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07章 闭门羹
    车子到了这座城堡的中心,那里是一座大厅,门口早已等候了不少人,众人象众星捧月一样,把前面的蒙丝乌拉以及李孔亮等人迎了进去。而蒙丝乌拉他们似乎早忘了后面的张横,竟然径直就走入了厅堂,把张横三人给晾在了后面。

    血梦泪的俏脸顿时涨得血红,做为血家少主,她何曾受到过如此的待遇?更何况,这次还有张横这位新巫神在。

    马志刚也是一脸的尴尬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他们怎么也没想到,来到这里,进门就是一个下马威,完全被人无视了。这好象是他们在拿热脸孔在贴人家的冷屁股一样。

    想到这次前来,完全是两人的怂恿,这立刻让他们感觉对张横是无比的愧疚。

    “张少,我……”

    马志刚满是歉意地想说些什么。但话还没出口,却被张横摆手阻止:“马大哥,不必介意,既然人家不怎么欢迎,那我们也不必去凑热闹,那就在这里看看风景吧!”

    说着,转过了身去,负手观看起了四周的景色。

    虽然张横也想不到,蒙丝乌拉会如此无礼,但想到李孔亮那家伙的存在,张横心中却是释然了。想来,李孔亮应该与蒙丝乌拉之间关系不错,他肯定是受了李孔亮的指使,才会这样。

    张横却也不会为此生气,以他如今的境界看事物,李孔亮这样的行为,无疑就是小儿科。所以,也就根本不当一回事。

    而他也并未拂袖而去。听了马志刚对蒙丝家族诡异事件的叙说,张横现在已有了很大的兴趣。尤其是雷公山大巫师,竟然莫名其妙地死亡,更是透着诡异。

    难得遇上这样的怪事,张横确实是想一探究竟,弄清其中的原因。

    对于张横来说,每一次奇异的经历,都是对他修练的一次磨练。更何况,他心中有一种预感,似乎千户寨的事,与自己此次来古苗的目的,有着莫大的关系。所以,现在的张横,就算蒙丝乌拉不让他看这里的问题,他也要留下来看看。

    大厅里,蒙丝乌拉热情地把李孔亮和谷陆生奉为上座,几名漂亮的伺女簇拥在他们身边,送上了美酒美食。

    李孔亮的脸上满是得色,心中兴奋之极。眼看着张横他们被甩在后面,吃了闭门羹,他感觉浑身十万八千的毛孔都舒服得在呻吟了。

    他如今是巴不得想看看张横那张因吃憋而愤怒的脸,只可惜身在席上,不能出去,却不免有些遗憾。

    这次蒙丝乌拉前去邀请谷陆生,意外地在店里遇到了李孔亮。

    说来蒙丝乌拉还真与李孔亮认识。知道这位李少门主乃是元古玄门玄武门的少主。

    玄武门虽然居住在云南边境的蛮荒之地,但传承这么多年,对苗疆一带,还是有些影响。蒙丝乌拉所在的家族,曾经与玄武门有所接触,彼此间一直保持着不错的关系。几年前,玄武门举行少门主戴冠庆典,蒙丝乌拉就曾亲自前往庆贺,见到了当时的李孔亮。

    因此,在天星阁突然见到这位玄武门少门主,这顿时让他喜出望外。蒙丝乌拉可也知道,玄武门术法万般,也许他们族中所遇到的困难,李孔亮能帮忙解决。

    当时,蒙丝乌拉自然也是看出了李孔亮对张横的敌意。所以,当李孔亮激张横一起来参与时,他立刻就明白了李孔亮的意思,再加上他对汉族的阴阳风水不怎么了解,也完全不信。所以就对张横非常的冷漠了。

    等进入城堡,在李孔亮的授意下,他这才会如此冷落张横他们。

    谷陆生的心情却是有些无奈,他也没有想到,马志刚带来的朋友,竟然会与李孔亮有怨隙。而且,现在更是弄成这副样子。

    只是,无论是蒙丝乌拉还是李孔亮,他却也得罪不起,也只有心里暗暗对马志刚说声抱歉了。

    时间已是近中午,张横和血梦泪他们被晾在了门外。看里面的架势,估计蒙丝乌拉这位大祭司,是要好好招待李孔亮他们。张横也不会傻乎乎地在外面喝西北风,微一沉吟,便举步向城堡的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血梦泪和马志刚互望一眼,连忙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张横可不是漫无目的,他径直向刚才感应中那股凶煞蒸腾的所在而去。一路通行无阻,城堡里虽然有不少的守卫,但见三人气度不凡,却也没有人敢上前阻拦。大白天能进入城堡中心,又如此悠闲之人,自然不会是偷偷进来的贼人,绝对就是堡中的客人。

    走了近二十分钟,总算来到了凶煞感应的所在,张横的眉毛却是不由一凝。

    眼前已是城堡的最后面,那里就是雷公山的后崖,一道深不见底的沟壑横亘在那里。虽然已是大中午,但沟壑的上空,仍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雾气,放眼望去,根本就看不到下面的情形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张横心里咕噜了一句。最初感应到此处有凶煞冲天而起,但是,随着距离的接近,这股凶煞却是越来越稀薄。到了面前,更是变得若有若无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况,确实是有些反常,一般情况下,凶煞之气的感应,当然是随着距离的接近而变得更加的浓郁。此处却全然相反,反尔是越到跟前越淡。

    张横的心里浮起了老大的一团疑云。这次自己所遇到的情况,也是自己从所未见。那么,蒙丝家族的这座城堡,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?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的天巫之眼早已开启,细细地洞察起了这条深壑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眼瞳中一个淡金色的巫字闪过,真实之眼已透过空中那层雾气,直向沟壑深处延伸了过去。意识中也出现了沟壑下面的情形:嶙峋的山石,茂密的藤蔓荆棘。显然,沟壑下是一片荒芜之地。

    然而,思感横扫而过,张横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,心中暗道: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好象下面并无特殊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张横这回是越来越迷糊了,在他的感应中,下面的深壑并无异常。除了因为常年不见阳光,下面有些阴气汇聚外,竟然没有先前感受到的凶煞之气。这实在是出乎了张横的意料。

    “张少,这地方好奇怪?”

    血梦泪和马志刚两人,一直默默地观注着张横的动作。此刻,见到他眉头紧皱,血梦泪不由疑惑地道。

    她先前进来的时候,也感受到了那股凶煞,所以,跟着张横来此后,立刻也开启了她的血瞳在观察四周。但结果也与张横一样,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。这让她又惊又疑。

    “嗯,此处确实是有些蹊跷!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点头,脸现沉吟。

    当下,两人也不再迟疑,更加仔细地探察起了四周。

    “哈哈,张少,还以为你不辞而别了。想不到你竟然在这里欣赏风景啊!”

    突然,不远处传来了李孔亮的笑声。

    张横和血梦泪他们转头望去,立刻看到,不知何时,李孔亮以及蒙丝乌拉和谷陆生等人,在一众人的簇拥下,正从远处走来。李孔亮满脸得色地望着这边,神情很是兴奋。

    故意把张横他们晾在门外,李孔亮就是想让张横难堪,给张横吃个闭门羹。现在看到张横三人,孤零零地站在后山的崖边,自己等人却是油光满面,得到蒙丝乌拉大祭司的盛情招待,这如何不让他志得意满,感觉心中无比的畅快。这可是狠狠地打了张横的脸,也算是出了一口胸中的恶气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李孔亮更加的得意了:“啊呀呀,张少,不好意思,刚才忘了你们还在后面。看,都差不多一个时辰了,你们是不是也都饿了?要不,让蒙丝大祭司派人给你们送点吃的过来?”

    李孔亮假惺惺地说着,脸上的嘲弄之色更浓。

    “免了,这里的粗食劣酒,本少还真不习惯。”

    张横可也不客气,冷冷地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哈哈,既然如此,那真是怠慢了!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李孔亮完全把自己当成了这里的主人,阴阳怪气地道了个歉,语气中却满是讥讽。说着,他拱了拱手:“张少,那我们现在一起去那边看看,说不定张少能帮蒙丝乌拉大祭司,解决这里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李孔亮他们吃完饭,自然就要到现场去探察。不过,他可没忘了张横,所以出门的时候,问了路上的守卫,知道张横他们走向了后山。这才故意带着蒙丝乌拉他们,来到了这里,要把张横也一起带往现场。到时,也好看看张横出糗。

    七绕八拐,在城堡那古旧的建筑间穿行,转了老大的一个圈,又绕回了前面。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却是变得越来越古怪,心中的疑云更甚。

    这一路走来,他突然又感应到了凶煞之气的蒸腾。而且,让他心中很是惊异的是:这回,凶煞之气竟然不是出现在原先感应的后山沟壑的所在,好象是在城堡的左边。也不知那儿是城堡的什么所在。

    “怪事处处有,此地特别多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里低咕,他现在是越来越感觉匪夷所思了。

    照说,蒙丝家族的这个城堡,按贪狼星的格局布置,本身就具有强大的镇煞避邪的力量。可是,为会么进入城堡后,已然发现有两处凶煞之气旺盛的地方。而且,这些有凶煞的所在,还这样的奇怪,完全不符合常理。

    那么,这座城堡,到底有什么古怪?蒙丝家族祠堂塌方引起的事件,是不是与此有关呢?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