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08章 内幕
    “李少门主,谷大师,这里就是大巫师当日所选的新祠堂的地址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众人已来到了一片树林边,那里有一处已平整过的空地,面积有近百平米。蒙丝乌拉向李孔亮他们道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立刻都聚集到了那片空地上,神情一个个变得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空地四周堆了不少的石料,显然是用来打地基所用,其中南边的所在,已挖开了一条沟,几块石头散乱地丢在沟边,甚至还有一些铁锹铁锨等工具,横七竖八地丢在旁边。

    从这个情形来看,似乎当时在此工作的工人,撤走的很匆忙,以至于把工具等都丢在这里。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却是陡地一凝,他敏锐地觉察到,在那条被挖开的土沟边,有几滩乌黑的残留液,看起来已凝固。但张横还是一眼就分辨了出来,那应该是血液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当时出事的时候,这里的工人有人流了血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更是细细洞察起了四周。

    “李少门主,谷大师,这两位是大巫师的高徒,蒙丝格尔和蒙丝路西。他们当时随大巫师一起占卜选址,对此地的情况更为了解。”

    见众人都在观察祠堂的新址,蒙丝乌拉把身边两名身穿长袍,头上缠着红色缠头布的两名男子,介绍给了李孔亮和谷陆生:“两位如有什么疑问,可以问格尔和路西巫师。”

    “嗯,蒙丝大祭司!”

    李孔亮和谷陆生点了点头,向那两名巫师打过了招呼。

    蒙丝格尔和蒙丝路西年纪都在四十多岁,他们两人其实是大巫师的孙辈,从小就跟大巫师学习巫术,已得大巫师真传。

    只是,在他们心目中如神一样存在的大巫师,却在这次事件中,莫名其妙的死去,这让两人在悲痛之余,也是惊骇之极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来,两人也是化尽了心思,想弄清其中的原因。不过,连他们的师父都折在此事上,凭他们两人的能力,却根本连边都摸不着。

    今日,蒙丝乌拉请来了高人,这让他们心中顿时充满了希望。因此,对李孔亮和谷陆生的态度很是恭敬。

    李孔亮和谷陆生互望了一眼,李孔亮哈哈笑道:“陆大师,强龙不压地头蛇,还是你先来问吧!”

    “李少门主客气了,那在下就献丑了。”

    谷陆生拱了拱手,目光望向了两名巫师:“在下想知道,当日大巫师是如何会选此地为新祠堂的宅地?”

    “谷大师,大巫师为选祠堂新址,曾为此占卜做法。”

    蒙丝格尔沉吟了一下道:“当时我和路西都在场,也曾聆听了大巫师的占卜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那时,大巫师占卜显示为:虬根错结之处。意思是说,此地为这一片地区的虬根所在,乃是生养之地。祠堂建在这里,可让蒙丝家族的列祖列宗安息,更能让蒙丝家族后人兴旺发达。”

    格尔继续道:“所以,最后就选了此处。”

    巫族的占卜不象其他玄门,他们的占卜之相大多以自然现象为形,从而解读占卜结果。这里面当然也有着一套套复杂的理论,却不是外人所能知晓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谷陆生点点头,微微沉吟,又问了当日出事时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大巫师当日占卜选定这里为祠堂新址后,他对此事也非常的重视,因此,之后的事宜,就一直交于在下跟进。”

    路西连忙道:“最初平整地面,清理四周,在下那几天一直在场,丝毫不敢有所松怠。”

    “一开始的时候,事情很顺利,平整地面只化了三天的时间,什么事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路西神情渐渐变得凝重起来:“但是,就在打地基挖沟的那天,却是出现了一些不寻常的现象。”

    “哦,什么不寻常的现象?”

    谷陆生顿时来了兴趣,不禁眼眸一凝,旁边的李孔亮也是神情一肃,目光凝注到了路西脸上。

    “那天,早上还是阳光灿烂,但是,就在大家开始挖沟时,天就突然变了,一下子阴云笼罩,似乎要下大雨。”

    路西脸上现出了一抹难以掩饰的惊悸:“当时我们也并不在意,工人们反尔加快了速度,想在大雨来临之前,把南边的这条地基先打上桩。”

    “然而,就在刚挖开地面,刚把第一块石头放下去的那一刻,突然天空陡地响起了一声惊雷。”

    路西的声音有些微微的变调:“就在那一刹那,我感觉整座雷公山都似乎轰隆隆地震动起来,天空中更是有万道闪电划过,耀得我眼前一片雪亮,再也看不到四周的任何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觉脑海嗡的一声,突然就失去了知觉。”

    路西脸现骇色:“当我清醒过来的时候,天已是下起了大雨,而工地上原本的十几名工人,全部摔倒在了地上,那两个把石头放入地基的两人,更是口喷鲜血,仆倒在土沟边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时真的吓坏了,一时不知是发生了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路西深深地吸了口气,脸上的骇色更浓。

    此事可以说是他这四十多年来平生所未见,确实是在他的心中造成了很大的阴影。此刻再次述说起当日的情形,仍是让他心有余季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谷陆生和李孔亮等人脸色也变得怪异起来,甚至旁边的张横和血梦泪以及马志刚三人,也是神情异样。

    有关蒙丝家族新祠堂出事,这本在雷公山部落已是传得沸沸扬扬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听当时亲历者蒙丝路西说起,却仍是让人感觉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事情的发生确实是有些诡异,而且,比在外间流传的更多了许多细节。每个人都可以想象到当时的情形,尤其是此刻身在现场,都有身临其境的感觉。

    场中突然出现了一片异样的沉寂,谁也没有再吭声,气氛一下子无比的压抑。

    还是谷陆生首先回过了神来,目光望向了格尔和路西:“那大巫师那边的情况又是如何?”

    “当时在下就在大巫师那儿。”

    格尔反应了过来,连忙接上了话题:“在下记得,那天已是上午十点左右,这个时辰是大巫师每天静坐冥想的时候,我和路西总会有一人守在他的静室外。”

    “路西去了工地,就留我在守候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怎么的,原本阳光灿烂的天空,突然乌云笼罩了。我也以为是要下雨了,就在这时,天空就响起了一阵惊雷,同时闪起了漫天的闪电。”格尔的脸上也露出了惊悸之色:“在下当时也被吓了一跳,正有些头脑发晕,突然,在下听到了静室里传来大巫师的呼喊声。”

    “在下大惊失色,立刻惊呼着跑了过去。”

    格尔脸上的骇色更甚:“当我推开门时,隐约地听到大巫师在喊:我错了,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大巫师竟然说我错了?”

    这回,谷陆生等人都惊讶了。

    他们也都是听说过外面的流言,只知道大巫师在事情发生时发出了一阵凄厉的惨叫。

    那知,现在听格尔巫师说,他临死前竟然说了一句我错了,这确实是让所有人都无比的震惊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可以肯定,当时大巫师确实是说了这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格尔用力地点了点头:“只是,等我推门进去的时候,大巫师已仆倒在地,等我上前扶他,大巫师已完全没有了声息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我错了?大巫师到底在那个时候明白了什么?他这句我错了,又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谷陆生喃喃地念道着,神情越来越凝重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李孔亮和乐伯,甚至旁边的张横以及血梦泪和马志刚,也一个个脸现沉思之色。

    越是知道内幕的细节,事情就越让人感觉匪夷所思,越是有种诡异的感觉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所有人的心中,都在寻思着一个问题,大巫师临死前的那一句我错了,到底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场中再次陷入了沉默。好久,谷陆生这才回过了神,目光望向了李孔亮:“李少门主,在下的话问完了,少门主可还有什么其他的要问?”

    “哈哈,谷大师,本少也没什么可问的。”

    李孔亮哈哈一笑,目光却是凝注到了空地上:“看来,此事究根结底,还是与这处祠堂的新址有关。否则,不会在打桩的时候,出现这样的怪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,看来确实如此。”

    谷陆生点头,神情凝重无比:“那在下就先献丑了。”

    谷陆生现在对这片祠堂的新址,也是充满了好奇。而他也知道,以李孔亮的性格,应该不会先出手,所以,他决定第一个上前,探察这块新址。

    “哈哈,本少久闻谷大师的宅巫之名,今天倒是有幸能见识一下了。”

    李孔亮哈哈笑道,目光凝注到了谷陆生脸上,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李少门主谬赞了,在下雕虫小技,何以能入李少门主法眼。”

    说着,谷陆生也不再客气,手一翻,一样东西已出现在了他的手掌上。

    那是一杆象秤一样的物品,秤杆有尺许长,上面刻满了一个个星形的符号,前面有一架用金线吊着的秤盘。在谷陆生的另一只手中,还拿着一团如同是秤铊样的黑乎乎铁块,看起来就真的象是一杆平时人们所用的秤。只是尺寸稍微小了一点。

    然而,当张横看到谷陆生手中这杆怪异的秤,神情猛然一滞,脸色也变得怪异起来:“这是?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