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09章 量天尺
    在风水界中,也有十大圣物,虽然不象那些元古十大圣器那样,传承自元古。但是,这十大圣物对风水师来说,那无疑可以在风水探察上,能如虎添翼。因此,也是每一位风水师所向往的宝贝。

    眼前谷陆生手中的那杆看起来象秤一样的物品,让张横怀疑它似乎就是传说中风水界十大圣物之一的平地秤。

    风水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:量天秤地,无所不能。其中量天和秤地,就是十大圣物排第一和第二的两件风水法器。

    这如何不让张横心中感觉讶异?

    不仅是他,那边的李孔亮看到谷陆生手中的怪秤,也是不由神情一凛。续尔却是哈哈大笑道:“谷大师不愧是宅巫传人,想不到风水界十大圣物排名第二的平地秤,竟然就在大师手中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李少门主谬赞了。”

    谷陆生打了个哈哈:“区区平地秤,虽然也算是不错。但比起李少门主的玄武真龟,那又算得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看谷大师说的。哈哈哈!”

    李孔亮大笑了起来。似乎被谷陆生说破了他身上的法器,很是得意。一边笑着,一边傲然地望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平地秤!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中一突,望向谷陆生的眼神又有些不同了。

    至于李孔亮那满是得色的眼神,张横却完全无视了。

    说实话,谷陆生所说的玄武真龟,确实也是一件元古的圣物,位列元古十大圣器之一。

    但是,张横手中有镇海印,更有诺亚冥舟和九阴神鼓这两件上古神物。他还真没把李孔亮手中的玄武真龟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正沉吟着,这个时候,谷陆生已手拿那杆怪秤,走入了空地里,场中所有人的目光,也刷地一下都聚集到了它身上。

    “大地无垠,唯我敢秤!”

    谷陆生神情肃然,脚踏奇异的步伐,在场中游走,口中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陡地,他在东方站定,手中的平地秤已然把秤铊挂在了秤杆上。同一时间,他无比慎重地从脚下的地面上,拈起了一把土,放在了秤盘上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平地秤猛然一阵振颤,秤杆上那代表份量标识的星点,顿时星芒闪烁,一点点星光从秤杆上浮突而出,洒向了地面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形很怪异,仿佛谷陆生手中的秤中有满天的星晨,竟然让他所在这一片地方,笼罩了朦胧的星光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谷陆生双手如同是突然担负了千钧重力,整个人的脸色都微微地涨红起来,而全身更是刹那闪起了淡淡的暗芒。

    “果然不愧是风水界的十大圣物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却是猛地一眯:“好一个平地秤!”

    他的心中确实是有些震动。因为,在谷陆生用平地秤称量那一把土的时候,在张横天巫之眼的真实视野里,已然出现了一幕异相。

    只见,谷陆生所站的这片方位,地面陡然象是被一只巨手抓住,整个地皮都如同要被扯起来一样,微微地波动起来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张横可以清晰地感应到,这股波动,正在向地下延伸,与地脉产生了某种共鸣。

    张横的心中不由感叹,他总算是明白了,为什么平地秤能被列为风水界的十大圣物,它果然是与众不同。竟然真的可以称量大地,并与大地产生共鸣。

    想必,有如此神奇之物,这一片地方,所有地底的秘密,要想再瞒过谷陆生,也是绝无可能。

    “不错,不错,果然不愧是平地秤。”

    李孔亮显然也是看出了平地秤的不凡,在一边不由抚掌赞道。

    不过,他的话声未落,神情却是陡地一僵,目光猛然望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这一刻,就在谷陆生用平地秤称量大地的时候,李孔亮突然感应到张横这边,也猛地产生了一阵奇异的波动,似乎于谷陆生的平地秤,发生了一种别样的振动。

    这让李孔亮很是惊疑。然而,当他的目光望向张横这边,神情顿时变得更加的怪异起来:“这是怎么回事?这小子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不错,此时此刻,张横身上确实也是出现了状况。他手腕上的伏以神尺,猛然自动解开,闪烁起了朦朦的星光。与谷陆生平地秤散发的星光,相映成辉。

    “阿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这时,旁边的人也看到了这一怪相,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惊呼,大家的目光不禁在谷陆生和张横两人之间来回注视着,个个脸现惊诧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的脸色却是急剧地变化起来,神情怪异无比。

    就在谷陆生的平地秤发挥作用的时候,张横手腕上的伏以神尺,确实是猛然产生了震动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伏以神尺上所有的符号和星点,陡地浮突而出,一下子飞散开来,这才会与平地秤散发的星光形成相映成辉的奇观。

    张横心中一动,陡地意识到了什么。他的思感,立刻就探入了伏以神尺中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脑海中传来一阵异响,一幕奇异的影像,也赫然映入了心神中。

    深遂的星空,一个朦胧的身形,正遥立其中,手中握着一柄尺状的物品,横折曲直,似乎在测量天空。

    这一幕情形,正是当日张横获得伏以神尺内所蕴含的伏以点星诀时,曾看到过的影像。不过,此刻再次出现,却是让张横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正是时,那个人影手中尺状物一挥,整片星空都轰然震颤起来。下一刻,星空化为了一片虚芜,张横的意识,也随着这片虚芜的出现,骤然陷入了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黑暗不断地在延伸,仿佛是进入了无穷无尽的宇宙尽头,没有边际。张横的心却是一片宁静,这样的经历,在曾经获得伏以神尺之时,已然见识过。只是,他心中浮起了一个疑团:此刻再现,这又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怦!

    突然,张横的意识一震,黑暗处仿佛有一道无形的屏障,阻挡了他的意识前行。

    “又到了那个无法破开的屏障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一凝。曾经在得到伏以点星诀之初,张横也是遇到了同样的情况。

    而在达到四品修为后,张横也曾以意识探察,以为自己修为大进,应该可以突破伏以神尺内的这层屏障,知晓其中所隐藏的秘密。

    只是,让他惊讶的是:他竟然还是无法破开那层屏障,最终无功而返。似乎要突破那层屏障,还缺少一个契机。

    此刻,伏以神尺自行启动,把自己的意识直接吸到了这层屏障前,张横的心头轰然一震:“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还没等他心中形成一个完整的概念,脑海中传来了一阵咔嚓的异响,仿佛是一块玻璃被什么东西所砸碎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意识中光芒大作,那道无形的屏障竟然在这一刻已然破碎,心神里再次现出了一幕怪异的影像。

    依然是一片星空,只不过这片星空却是浓缩的天空。所有的星辰,象是被圈在了一个圆圈里,显得无比的明亮。

    一个伟岸的身影,就遥立在这团圆形的星空之上,手握一柄尺状的物品,在指点着什么。

    陡地,那伟岸身影手中的尺状物,笃地一下插入了星晨凝聚的圆圈里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万千星晨刹那爆了开来,化为滚滚的星辉浪涛,向四面八方扩散。

    “量天诀,量天测地,何以不能?”

    星晨上空的那个伟岸身影,猛地发出了一阵长笑,一个充满了威严的声音,也在张横的意识俚隆隆响彻:“得量天诀者,得我传承,光我门派,切记,切记!”

    “量天诀!竟然是风水界早已失传的量天诀!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大震,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。

    脑海中传来的信息,正是一篇叫量天诀的心法。

    但是,这却是把张横的心给震憾了。张横当然知道,量天诀被称为风水界千古之秘,与另一项秘法称地诀,号称风水界两大神术。

    只不过,量天诀和称地诀这两项秘法,早已失传多年,谁也不知道是否还留存于世。

    张横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此刻竟然在伏以神尺最深处被封印的屏障内,获得了这千古秘法量天诀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我明白了!”

    陡地,张横浑身一震,猛然似是想到了什么,神情中现出了一抹欣然:“原来,伏以神尺就是风水界十大圣物之一的量天尺。想来,当年的鲁班以及他的弟子伏以,应该是获得过量天诀。所以,鲁班才会创造鲁班尺,而伏以神尺,更是改进了鲁班尺后,铸造出了这柄伏以神尺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人们只知量天尺之名,并不知道它的本质是什么。所以,一直不知量天尺的真相。”

    张横喃喃着,心中的兴奋已是无以复加。此刻,他更是清楚了另一件事。那就是先前一直认为的那个缺少的契机是什么。那应该就是谷陆生手中的平地秤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的目光望向了谷陆生。

    “量天尺,难道这位张少手中的就是传说中的量天尺?”

    此刻,谷陆生的神情也是无比的怪异,也正目光灼灼地向张横望来。

    两人的目光交错,不禁都是现出了惊疑。

    不过,就在张横正想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,突然,脑海又是一震,手中的伏以神尺,轰然振荡起来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