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10章 玄武真龟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张横手中的伏以神尺,再次震颤,一点点星芒轰然暴逸。

    不过,这次星芒并不是洒落地面,而是飘向了天空,刹那间隐没入了上空。

    此刻正是下午二三点钟,太阳正烈。地面因为有树林的荫影,所以,刚才大家可以看到谷陆生的平地秤以及张横的伏以神尺散发的星辉,洒落地面。

    但现在星芒与阳光掩映,自然被阳光所遮盖。

    但是,在张横的意识中,却是出现了另一幕不可思议的情形。只见,漫天的星芒飘飘扬扬,转眼间就把这一片上空给笼罩。渐渐的,星芒缓缓旋转,形成了一个奇异的圆圈。

    这时的情形,就象刚才在伏以神尺内部所看到的那样,意识中出现了一个由星晨凝成的圆。只是,在这个圆圈里,隐约地出现了一座高山和城堡的影像。

    而一粒粒星晨,正围着高山和城堡的投影在怒旋狂转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量天诀,果然神奇!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头一震。他立刻明白了意识中出现的这幕情形是什么,正是伏以神尺在解封了量天诀后,自行以量天诀的秘法,对此地进行了探察。星晨所形成的圆圈里,那座高山不就是现在自己所在的雷公山,城堡自然就是蒙丝家族的古老城堡了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这个时候,谷陆生手中的那杆平地秤,也是猛然光芒大作,秤杆上的点点星辉,变得更加的耀眼。

    谷陆生一震,神情却是变得有些古怪,心中暗道:“果然是圣物有灵,平地称遇到了同样是位列风水界十大圣物的量天尺,竟然也变得活跃起来。似乎是要与量天尺比一下高低。”

    一念及此,谷陆生那里还敢迟疑,收敛心神,聚精会神地操控起了平地称。

    以秤称土,其实在阴阳风水派中,也是有这样的术法。据说,懂此术法的风水师,可以根据所秤泥土的份量,判断出地基的凶吉。

    一般一把土份量达到古秤的八两,也就是半斤,当能被称为吉地。乃是受地脉之气所滋润的好处所。

    如果能达到古秤的十六两,那就是上佳的宅地,必可有龙脉之气。

    当然,要是份量不到四两,便是煞地,不到一两者,更是极凶之所。

    这虽然只是一般的常识,却也可见其中的道理。同样的泥土,份量的变化,是因为受地脉之气影响而造成。

    凶煞之气会让泥土中所含的生养之气减少,从而份量越来越轻。而吉祥之地受地脉之气滋养,自然本身的份量会增加。

    不过,谷陆生的平地称乃是巫术中宅巫的传承,而他使用的也正是风水界两大千古秘法之一的秤地诀。因此,自然是更加的神奇。

    随着他手中平地秤的异相,地面的震动也越来越剧,似乎象是发生了地动。这让所有站在旁边的人,一个个脸现惊色,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,离得这片空地远远地。

    开玩笑,这片空地曾让大巫师莫名其妙死去,城堡里的人,本身就对此处充满了一种畏惧。此刻见到它再次震动,确实是让每个人心里都毛毛地。

    幸好,过了半晌,谷陆生终于称完了这一方向的泥土,他的脸色变得更加的凝重。

    望望四周,谷陆生也没说什么,再次脚踏奇异的步伐,在空地中走了起来。直到他走到了南方的一个角落,这才又停了下来,抓起了脚下的一把土,开始了秤量。

    大地有四方,因此,要想完全探察此地的奥秘,谷陆生必须寻找到这一片地方的四方主位,对每一个主位之土,进行称量。从而最终做出判断。

    四周一片寂静,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聚集到了谷陆生身上,而把张横又给忽略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张横,似是处于出神的状况,呆呆地立在那儿,一动不动。他手中的那柄伏以神尺,也完全没有了异相,又恢复到了原先的模样。

    所以,除了血梦泪和马志刚外,其他人都以为张横这是在发呆,自然就没有什么人再去注意他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装什么神,弄什么鬼?”

    李孔亮自然不会把张横忽略,他望望神情凝重的谷陆生,再看看出神的张横,脸上现出了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刚才张横手腕上的那柄尺状的法器,突然现出异相,让他很是惊讶。

    只是,这一异相,之后消失,张横就陷入了这种失神的状态,他就更加的怀疑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把张横激到了这里,想着让张横出丑。但他却也不敢真的把张横给轻视了。毕竟,张横当日在青龙麻雀馆所展示的能力,还是让他心中有所忌惮。

    正沉吟着,这个时候,突然场中传来了一阵闷哼。同一时间,四周响起了惊呼:“啊,谷大师,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此刻,谷陆生已是换位到了西边,这正是第三个他要称量的主位。

    只是,谷陆生脸色苍白,额头上汗出如浆,整个人摇摇晃晃着,似乎要摔倒。看他的样子,恍然是真元耗尽,无法再继续的现象。

    李孔亮的眼眸一凝,嘴角却是浮起了一抹嘲弄的笑意。以他的修为,立刻看了出来,谷陆生确实是真元不济。显然,此地的情况比较复杂,让他仅仅只是用平地秤称了三个方位,就已是无能为力了。

    果然,谷陆生微微叹了口气,终于停了下来,向蒙丝乌拉歉意地道:“蒙丝大祭司,在下功力有限,此地的情况确实是太复杂,恕在下有负大祭司厚望了。”

    原本,以谷陆生先前的节奏,完全是可以把此地探察完整。但是,平地秤受量天尺的刺激,突然活跃起来,这虽然让谷陆生的探察更深更远,却也让他的消耗一下子增加了数倍。

    谷陆生毕竟只有二品顶峰,顿时有些抗不住了。不得不中途停止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是藏了私心,可不想因为此事而拼命。他与蒙丝大祭司之间并无特别深厚的交情。否则,他拼着真元受点损,还是可以勉强完成的。

    “谷大师请快快休息。”

    蒙丝乌拉脸现失望,但却也不能责备谷陆生,只是已少了几分热情。

    一边说着,蒙丝乌拉的眼神已望向了李孔亮,目光变得迫切起来:“李少门主,这次全靠您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,好说,好说!”

    李孔亮傲然地点点头,目光却是瞟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此刻,张横仍是处于那种失神的状态,微闭双目,似是神游天外的模样。

    李孔亮本想说些什么,但看到张横这副样子,也就懒得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先前激张横来此,自然心中有着让张横出丑的把握。

    要知道,玄武门虽然不是风水门派。但是,做为传承自元古的古老门派,门中典藉包罗万象,有关风水方面的秘法也是不计其数。所以,在阴阳风水这方面,李孔亮也是颇有造诣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他手中所握有的玄武真龟,更是元古十大圣器之一。不但威力强大,而且在风水探察方面,更是有一些奇效。

    因此,李孔亮自认在风水这一修为上,张横肯定比不上他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,李孔亮手一翻,他的掌心已多出了一只小乌龟。

    小龟只有拳头大小,全身灰不溜秋,看起来毫不起眼。不过,小龟的背上,却刻满了奇异的花纹,仔细望去,似乎是一个八卦。

    这正是李孔亮的玄武真龟。

    天地有四方神兽,东方青龙,南方朱雀,西方白虎,以及北方玄武。这是四方守护神兽,乃是上古的神物。

    李孔亮的这件玄武真龟法器,据说是元古的大能,降服一头玄武血脉的亚神兽,把其魂魄封印入其中,这才炼制出了这件元古的圣器。它背上的那个奇异的八卦,蕴含了先天异数,奥妙无穷。

    “真武现形,万般诡诈,何以遁形?”

    李孔亮喃喃地念道起了一段扭涩的音节,掌心的那只小龟,刹那闪起了氲氲的黑芒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圈圈强烈的波动,猛地从小龟身上散发开来。与此同时,一头长达数丈,形像威武的巨龟的虚影,也赫然从小龟身上浮突而出。

    “起!”

    李孔亮手掌一放,那只巨龟的虚影,昂首长嘶,刹那一跃而下,庞大的身躯,几乎把眼前的空地,占得满满。

    “阿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四周一众蒙丝城堡的人,顿时个个脸现惊色。如此奇异的景象,确实是他们平生所未见。甚至比起大巫师的占卜作法,还要更加的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这让所有人的心中尽皆一震,不由自主地又向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正是时,那只巨龟的虚影,已缓缓地没入了地面,消失在了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紧接着,整个地面,象是被什么东西给搅动了,出现了一**的振荡。续尔,振荡越剧,城堡所在的雷公山也有了摇晃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果然不愧是元古十大圣器之一的玄武真龟!”

    张横猛地睁开了眼来,目光变得犀利无比。

    就在李孔亮拿出那只小龟的时候,张横已然清醒。此刻,感受到地面的震动,他的心中也不由感叹。

    尤其是:在张横的天巫之眼真实视野中,此时此刻,地底又是另外一副震憾人心的情形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