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11章 轰出去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李孔亮玄武真龟所幻化的巨龟虚影,沉入地底,顿时暗芒大作。背上的八卦图案,陡地闪烁起了一圈圈奇异的光芒。

    刹那,整个雷公山山脉的地气地脉都被它搅动了,轰隆隆地震动起来。

    再看李孔亮,此刻神情中现出了凝重,一手托着那只小龟,一手指印急捏,整个人都闪起了淡淡的光芒。显然,他也已是全力以赴,想要探察这里的奥妙所在。

    四周一片寂静,蒙丝乌拉以及格尔和路西等一众长老们,一个个神情紧张,眼神迫切。

    李孔亮已是他们最后的希望,所有人确实是期待着李孔亮能查出事情的端倪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又是一声异响从地底传来,蒙丝城堡的四周,轰然闪过了七道光彩。只是,那七道光彩一闪而没,在场的众人,根本还没看清它们的样子,就已消失在了大家的眼前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李孔亮一声长啸,脸上也露出了兴奋的神色,手一挥,已是把掌心的那只小龟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李少门主,您是否查到了什么端倪?”

    蒙丝乌拉迫不急待地走上前去,满脸迫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蒙丝大祭司,本少幸不辱命,总算是看出了点端倪。”

    李孔亮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请李少门主指点。”

    蒙丝乌拉顿时惊喜无比,旁边的一众长老,也是个个目光炽烈地望向了他。

    “大祭司稍安勿燥。”

    李孔亮却是摆了摆手,目光转向了张横:“我们还有一位风水大师还没有探察过,何不待他探察完毕后,大家也好一起有个探讨。”

    李孔亮满是挑衅地凝视着张横,神情中却有一抹嘲讽。他自然是不会忘了张横,他这次特意让张横一起来,就是为了在这样的时候,狠狠地踩上张横一脚,让张横在这里大大地出个丑。

    现在,他是智珠在握,更是不能就这么便宜张横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蒙丝乌拉等人的目光,刷地一下全望向了张横,脸色却变得愤怒而厌恶。

    他们原本就没把张横当一回事,因此也根本没把张横当成这次解决问题的人员,从进入城堡以来,一直把张横当成了空气。

    此刻,李少门主明明已查到了问题的根源,偏偏因为这个不知从那里冒出来的东西,延迟了他们想知道真相的时间。这顿时让蒙丝乌拉以及一众长老,心里痒痒的。却是对张横的态度更加的恶劣。

    “哈哈,李少门主既然已用玄武真龟探察过,想来应该也就不用本少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淡淡地回了一句,完全无视蒙丝乌拉他们的态度,也似乎根本没在意李孔亮的挑衅和嘲弄。

    “哈哈,想不到张少这么谦虚!”

    李孔亮更加的得意了,他还以为张横这是在见识了他的手段后,不敢再出手,神情中的鄙夷之色更浓:“莫非张少这是黔驴技穷了吗?”

    见张横并不回应,李孔亮冷哼一声:“玄门风水一派,如今竟然末落至此,竟然多是虚有其名,装神弄鬼之辈,可惜啊,可惜!”

    李孔亮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,但只要是个明眼人,都能看得出来,他这是在含沙射影,讽刺张横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的神情一肃:“既然如此,本少也就不客气了,就让那些欺名盗世之辈,知道什么才是千古异术。”

    “李少门主,还请您多多指点!拜托了,拜托了!”

    蒙丝乌拉已是等得心痒难骚,立刻接口道。说着,他以一种极度鄙夷和厌恶的眼神,瞟了张横一眼:“您何必与这样的东西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蒙丝乌拉虽然身为大祭司。但是,大祭司只是一个俗世的称号,他本身也仅仅是个普通人。因此,他根本看不出张横有什么特别,再加上心中的主观,他那里会给张横好脸色。

    “你们!”

    一边的马志刚和血梦泪却是听不下去了,两人顿时脸色一沉,瞪向了李孔亮和蒙丝乌拉。

    现在,他们也已明白,要想与蒙丝乌拉搞好关系,看来是绝无可能。所以,两人也不再抱什么希望,就准备当场翻脸。

    不过,两人还没动作,却被张横的眼色所阻止,这让两人又气又急,一时不明白张横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既然不再想要与蒙丝乌拉合作,血梦泪可也没有什么可顾忌。这次血家举全族之力,前来古苗,也不是想和平解决问题,乃是准备着一场腥风血雨。所以,在此受气,以血梦泪的想法,如今已完全没有这个必要,大可抚袖而去。

    可张横的表现,却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,这让她心中实在是疑惑不解。张少这是还想要干什么?

    “哈哈,蒙丝大祭司,其实此地确实是大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李孔亮此时已转过了身去,不再理会张横,他手指指点着四周,一副指点江山的气魄:“据本少的玄武真龟探察,蒙丝城堡所在的这片雷公山,本是一处龙脉所聚的宝地。当年,蒙丝家族的先人,更是请了高人布置,在此设下了一个北斗七星的贪狼星局。”

    李孔亮娓娓而谈,他利用玄武真龟所探察到的情况,与张横先前所见几乎一模一样。这足见他在风水上的造诣,确实也是不弱。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!”

    蒙丝乌拉脸上的佩服之色更浓,李孔亮所说完全符合了蒙丝城堡的格局,这让他对这位李少门主的信心更是大增:“那么,李少门主,这次祠堂新址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蒙丝乌拉问到了问题的关键,神情更见迫切。旁边所有长老的神情,也变得无比的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,大祭司,问题就出在贪狼星局上。”

    李孔亮也不卖关子,手指指了指面前的那片空地:“贪狼星局镇压此地气运,带给蒙丝家族数百年的兴旺。但是,贪狼星局本身也是主杀伐,内含凶煞之气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想必当年蒙丝家族的先人,在请高人布置之时,也考虑到了这一点,为防贪狼星局本身暗蕴的煞气,伤及蒙丝家族后人。所以,在布置这个贪狼星局的时候,把这一布局中的煞气,凝聚于一点,成为一处煞气的泄气口,以便平衡整个贪狼星局,让它的煞气得到倾泄,不留后患。”

    “而这个煞气的倾泄口,就是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李孔亮陡地加重了语气。

    “啊!此处竟然是一个煞气的倾泄口!”

    蒙丝乌拉脸色大变,不由自主地倒退了几步,离那片空地远远地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旁边的一众长老也是如此,个个脸现惊色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里。”

    李孔亮肯定地点了点头:“不然,贵族的大巫师,也就不可能会在此处地基被挖动时,突然莫名其妙死去。这完全是受此地凶煞冲刑所至。而且,刚才谷大师也不会半途而弃。他就是被此地煞气给冲煞,才会消耗大量真元,无以为继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目光望向了谷陆生。

    “这里确实是煞气非常浓烈。”

    谷陆生此刻已然恢复过来,见李孔亮望向自己,连忙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现在我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得到谷陆生的附和,蒙丝乌拉现在已是完全相信了李孔亮的判断,不由急不可待地道,眼神中满是求恳,态度也变得更加的恭敬,甚至已是弯下了腰,一副虚心求教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哈哈,要化解也简单!”

    李孔亮志得意满,他非常满意蒙丝乌拉的态度。不过,他却并不急着说出化解之法,而是把目光再次转向了张横:“小子,天地万物,讲究的是一个平衡,贪狼星局,可聚集权威,但却也有凶煞,要布置一个完美的阵势,那就得让整个阵势处于天然的和协中。你明白不?”

    他大咧咧地教训起了张横,称呼上也完全不再有什么顾忌,直呼张横为小子。他现在是要借机狠狠地打压张横,让他被所有人所看不起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张横冷笑:“不过,本少却以为,李少门主的判断,有失偏簸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李孔亮陡地象是被踩了尾巴的猫,满是得色的神情刹那僵滞。

    续尔,他象火山一样爆发了,愤怒地指住了张横:“小子,难道你还有什么别的看法?”

    不仅是他,蒙丝乌拉以及一众长老,也猛然反应了过来,一个个愤怒地望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东西,也竟然敢在我们蒙丝城堡胡言乱语。”

    蒙丝乌拉这回是真的动了怒,一声厉喝:“来人,把这东西给我轰出去。”

    他现在是真的把张横给恨上了,眼看李少门主就要说出化解之法,却因为这小子的一句话,中断了解说,甚至还让李少门主勃然大怒。这岂不是想要搅乱他们蒙丝家族的大事吗?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四周的一众护卫,陡地一声暴喝,一大群人就蜂拥了过来,一个个提刀拔剑,准备上前捉拿张横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血梦泪和马志刚大惊,厉喝一声,挡在了张横的面前。

    一时间,场中气氛陡然变得无比的紧张,一场争斗眼看就要爆发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张横却是丝毫不在意那些围上来的护卫,目光冷冷地从蒙丝乌拉和李孔亮身上扫过:“李少门主,你说的似乎是头头是道。但是,你却忘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关键。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