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13章 大救星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正跟着张横转身要走的血梦泪和马志刚,突然听到蒙丝乌拉的声音,不禁一愣。

    当两人转过头来,神情更是刹那变得怪异无比。此时此刻,蒙丝乌拉踉跄着,满脸焦急和惶恐,急急地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在他的身后,格尔和路西以及一众长老,也是个个焦虑万分,目光迫切地望向了张横他们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血梦泪和马志刚互望一眼,满头的雾水。他们一时还真弄不清楚,先前还要把他们赶出去的蒙丝乌拉,怎么现在会变成这副模样。

    “高人留步,高人留步。”

    蒙丝乌拉带着一众人终于赶到了张横的前面,拦住了他们的去路。不过,现在的蒙丝乌拉那里还有先前的冷漠和威严,整个人都矮了半截,哈着腰,弓着身,态度无比的谦卑:“高人,先前是本司有眼无珠,多有得罪。请高人多多见谅。还请高人不记本司之过,且往堡中一坐。本司还有许多问题想请教高人。”

    突然出现先人预言中的异相,蒙丝乌拉真的被吓坏了。幸好,他猛地回过了神来,立刻意识到了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不是吗?眼前的影像乃是那个年青人所为,那么,这是不是说,蒙丝家族的那一线生机,就完全得依靠他呢?

    一念及此,蒙丝乌拉心头大震,他那里还顾得了什么,立刻就屁颠屁颠地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面对蒙丝家族的生死存亡,所谓的面子,身份,那完全算不上什么了。所以,他这才会如此奴颜屈膝地求恳起了张横,要张横留下来。

    格尔和路西以及一众长老,自然也知道那一段关于蒙丝家族兴衰的预言,因此,那敢怠慢,连忙随着大祭司,一起来求恳张横。

    那知,张横对于蒙丝乌拉那谦卑的态度,根本连眼角都没瞄一下,他依然踏着坚定的步伐,向前走去,丝毫没有要留下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啊,高人……”

    蒙丝乌拉他们这回是真的急了,他与一众长老互望一眼,脸上都现出了惊恐之色。

    此刻,众人心中有一种绝望。要是这位年青人真的走了,这岂不是要让他们蒙丝家族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吗?预言中的一线生机,还有谁能给予他们?

    一念及此,蒙丝乌拉陡地一咬牙,他什么也顾不得了,猛然一屈膝,卟通一下,就跪倒在了张横的面前,一把抱住了张横的双腿:“高人,请留步,如果您不留下来,本司就长跪不起了。”

    不仅是他,身后的一众长老和两名巫师,也跟着他全跪到了张横的面前,一个个齐齐叩头求恳,挡住了张横的路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从堡内出来的那些人,看到这一幕情形,却是完全被震憾了。

    不说两名巫师和一众长老,他们都是雷公山部落的权力中心的重要人物,就说蒙丝乌拉。

    蒙丝乌拉是谁?这是雷公山部落的大祭司,乃是这里真正的土皇帝。一向为人高傲,在所有人心目中,这是个高高在上,不可一世的存在。

    可是,他现在却象一条哈巴狗一样,跪趴在那个年青人面前,叩头求恳。

    这完全颠覆了这些人的观念。一时间,所有看到这一幕情形的人,全部震呆当场。

    “留本少意欲何为?”

    张横缓缓地目光扫过跪在地上的一众人,终于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高人,您的手段我们都已见识到了,您才是拯救我们雷公山部落的救星。”

    蒙丝乌拉苦苦哀求:“所以,本司请您留下来,请您指点我们雷公山部落一条生路!”

    “指点一条生路?”

    这回却是轮到张横诧异了。他可不知道蒙丝家族的那个预言,所以,对于蒙丝乌拉所说的话,确实是有些西里糊涂。

    不过,旁边的血梦泪和马志刚两人,看到眼前这副情形,已然是急了。连连向张横打眼色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,与蒙丝乌拉的合作,根本没有了一丝希望。但是,现在突然情况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扭转,这让两人兴奋之极。所以,急急地想让张横先答应下来再说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。而且,还是蒙丝乌拉主动恳求,腆着脸要张横留下来地。

    “是的,高人,我们蒙丝家族即将面临一场生死大灾难。所以,还请高人留下来指点。”

    蒙丝乌拉的态度更加的卑微,一边叩头,一边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沉吟,他已看到了血梦泪和马志刚在一边打眼色了:“那本少就留下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高人,多谢高人。”

    蒙丝乌拉和一众长老顿时喜出望外,连忙一个个从地上爬了起来,如同是众星捧月一般,把张横和血梦泪以及马志刚三人,簇拥着向前面的厅堂走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他们已走远,只剩下了李孔亮和乐伯两人,孤零零地还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开玩笑,见到了预言中的影像,蒙丝乌拉现在那里还有功夫再理会李孔亮。

    比起蒙丝家族生死存亡的危机,他李少门主,什么也不是。所以,蒙丝乌拉现在已完全把他给晾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“姓张的!”

    望着蒙丝乌拉簇拥着张横他们远去的背影,李孔亮一张原本还算是英俊的脸,微微地抽搐起来,眼神中满是怨毒。

    他做梦都不会想到,事情竟然会有这样大的转变。而最让他难以接受的是:原本想狠狠打压张横一下,出一口胸中的恶气。

    那知,现在好象打脸的是他自己,他堂堂的玄武门少门主,再一次被张横弄得灰头土脸。甚至最初他所受到的礼遇,如今完全反过来了。他已被蒙丝乌拉完全无视了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李孔亮又恨又怒,他那里还愿再呆在这里,一声冷哼,转身就走:“姓张的,看你能得意到什么时候,本少绝不会放过你。你既然来到了苗缰,嘿嘿,本少倒要看看,你到底有没有命能走得出去。”

    李孔亮这次来苗疆,可不是来游玩的,而是有一个重要的目的。并且,他也不是一个人前来,而是率领着一众玄武门的高手。

    他如今也已看出来了,张横的修为在短短的时间内,突破到了四品。以他李孔亮本身的力量,根本无法再与张横为敌。但是,有身后一众玄武门的强者,他却有信心能与张横抗衡。更何况,玄武门这几年来,在苗疆这边,也暗中聚集了不少的势力。要对付张横,更是多了几分把握。

    早有长老抢先一步,回到了待客的厅堂。整个蒙丝城堡立刻被动员了起来。

    当张横和血梦泪以及马志刚三人,来到先前吃闭门羹的那处地方,被眼前的情形给惊得一愣一愣地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厅堂前已是变了样,一卷腥红的羊毛地毯从厅堂里一直铺到了门外台阶,一大群盛装的苗族少女,正载歌载舞,跳起了迎宾曲。

    一时间,鼓乐齐鸣,热闹之极。

    血梦泪和马志刚互望一眼,脸上的诧异之色更浓。两人一眼就看了出来,如此的阵仗,这完全是迎接贵客的最高礼节。看来,蒙丝大祭司,这是真的把张横当成了真正的贵宾在接待。

    张横和血梦泪以及马志刚三人,在他们身后,还有谷陆生。

    谷陆生虽然施法失败,但蒙丝乌拉却也不能忘了他。因此也派人把他接了过来。之所以把李孔亮主仆完全给忽略了,也是蒙丝乌拉的克意安排。他先前就已知道,李孔亮与张横有怨隙,他可不想因为李孔亮而得罪张横这位救星。比起蒙丝家族的生死存亡,与玄武门的交情那根本就无足轻重。

    四人在蒙丝乌拉亲自的引领之下,踏上了厚厚的红地毯,在一众苗族少女的歌舞中,缓缓向厅堂里走去。

    厅堂现在也进过了一翻布置,重新摆上了丰盛的宴席,各种美食鲜果,在金银器具的碗盘中,显得精美而华丽,让人食欲大开。

    四人被让到了主宾的位置,蒙丝乌拉亲自和一众长老陪席,人人态度恭敬而谦卑。

    酒席的气氛显得很是怪异,张横他们都有些感觉莫名其妙,一时不明白怎么会受到如此隆重的礼遇。而蒙丝乌拉等一众人,却战战兢兢,生怕招待不周,让张横他们不开心。

    直到酒过三巡,这种怪异的气氛才稍稍有所改善。蒙丝乌拉也从最初预言之事的震骇中有所冷静下来。他再次举起了酒杯,亲自敬了张横一杯,这才道:“高人,先前看您让天地呈现异相。只是不知高人,可否向本司解释一下,那异相代表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他终于问出了心中的疑问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席中所有长老以及两名巫师,也立刻停止了手中的动作,一个个迫切地望向了张横,目光炽烈无比。

    他们先前也是对张横弄出来的那副影像,西里糊涂,注意力全放在了那只浮突而起的巨大金鳌虚像上了。此刻,确实是想听听张横对此有何解释。

    “其实这就是你们蒙丝城堡真正的格局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一沉吟,却也没有隐瞒:“地底蒸腾而起的七柱彩光以及金鳌影像,那是蒙丝城堡的基础,北斗七星中的贪狼星局。至于天空照射而下的九柱星芒,却是蒙丝城堡隐藏的另一布置,为九星飞度之格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张横的语气也陡地变得凝重起来:“这次大巫师的事件,问题就出在隐藏的九星飞渡星阵上。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