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16章 苗王血巫令
    望着蒙丝乌拉等人一个个迫切的神情,血梦泪那好看的眼眸弯起了一抹得逞的笑意:“大祭司不必如此,这次我们就是要去那个神秘之地。如果机缘巧合,能得到五彩石,必然会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太好了,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蒙丝乌拉等人顿时喜出望外,连连向血梦泪至谢:“姑娘,您的大恩大德,我们雷公山部落永世不忘。”

    “咯咯!”

    血梦泪巧笑嫣然:“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血梦泪突然拖长了语气,就这么美眸灼灼地望着蒙丝乌拉他们,却不再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呃,姑娘,不过什么?”

    蒙丝乌拉和一众长老互望一眼,一颗心儿立刻提了起来。他们也马上意识到了,问题可能绝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只要姑娘有所要求,我们一定会答应。”

    蒙丝乌拉连忙承诺道。

    “大祭司!”

    血梦泪的神情陡地一肃,素手一翻,掌中已多了一块血色的令牌:“你看此为何物?”

    “苗王血巫令!”

    蒙丝乌拉浑身剧震,脸色刹那变得震惊无比:“姑娘是前任苗王血家之人?”

    血梦泪拿出来的令牌,整体血赤,正面上刻画了一座血色的宫殿,背后是一个大大的古苗文字:令!

    这令牌正是当年血家主掌古苗时的苗王血巫令,是苗王的至高令符。当年此令一出,可号令万千古苗族人,是曾经古苗至高无上的存在。

    只不过,自从苗王变更。曾经的血家族人逃离苗疆,血家的这块苗王血巫令,也从此就失去了作用。好多年了,也从未现世。

    蒙丝乌拉怎么也没想到,眼前的姑娘,手中竟然就握着这块苗王血巫令。这让他心头大震,也立刻明白了,这位少女就是当年苗王血家的后人。

    “不错,本姑娘乃是血家当代少主,苗王血巫令的掌有者!”

    血梦泪神情凛然,眼眸中却蒸腾起了雾气。

    做为血家少主,承担着血家复兴的重担。现在,自己终于回到了苗疆,她的心情确实是难以喻意的激动。

    更尤其是:手中握着苗王血巫令,想到当年先祖纵横苗疆,主掌这一片土地,何等的英雄。这让她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我们血家传承血巫之术,在古苗中主掌苗王之位上千年。”

    血梦泪语气变得凛然无比:“只可恨,数十年前,受小人暗算,以至那一代的苗王惨遭迫害。我们血氏一族被迫远离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我们血氏一族,从来没有忘记,我们的根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血梦泪全身的气势轰然高涨,整个人如同是一位登临天下的女皇,竟然散发出了一股凛凛的神威:“现在,我们回来了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血梦泪的眼眸陡地一凝,凝注到了蒙丝乌拉身上:“大祭司!”

    血梦泪后面的话并没有说下去,但是,她的意思已然非常的明确,这是要蒙丝乌拉做一个选择。

    雷公山部落虽然地处古苗外围,但做为苗族的一份子,仍是归属于苗王管辖。

    只不过,雷公山部落,因为与外界交集极深,本身已不是纯萃的生苗,已是与外界社会几乎溶为一体的熟苗。因此,在当年血家与夺位苗王的判逆争斗时,他们保持了中立,双方谁也不帮。

    之后,前任苗王惨死,血家逃亡,夺位者顺利掌权。雷公山部落仍是采取了先前的方针。那就是谁掌权,他们就听谁的。

    甚至这些年来,血家人一直想联合他们,却被蒙丝家族回避,根本不愿与血家人有所接触。

    此刻,血梦泪突然表明身份,而且要蒙丝乌拉当场表态,一时间却是把蒙丝乌拉给震住了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身后的一众雷公山部落的长老,也是一个个你望望我,我望望你,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。他们也是没有想到,事情竟然出现了这样的变化,当年前任苗王的后人,血家少主会出现在此。

    “血少主,本司……”

    刹那的震惊,蒙丝乌拉猛然反应了过来。但是,他却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要让他做出选择,到底是忠诚于血家,还是服臣于如今的苗王,这确实是一个无比困难的决定。他现在甚至开始有些怀疑,先前血梦泪所说的知道五彩石的下落,只是一个借口,完全是胁迫他们支持血家的一个谎言。

    “大祭司!”

    血梦泪立刻看出了他的心思,不由冷笑:“我们血家之人,绝不屑使欺诈的手段,来骗族人。五彩石的下落,本姑娘绝不骗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信,你可以问张大师。”

    血梦泪目光转向了张横:“他能证明我所言蜚虚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蒙丝乌拉和一众长老的目光,立刻又转向了张横,脸现狐疑。

    “嗯,本少可以证明,血少主所说的确实是实话,五彩石是有可能会出现在那个神秘之地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沉吟,终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现在也已然想到了,血梦泪所说的那个神秘之地是那里,正是自己这次想要寻找的血髓池。

    而且,从当日翻阅血家先人笔记时,他确实是记得,似乎其中好象是提到了五彩石。只不过,张横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血髓身上,倒是并没有把这一条消息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蒙丝乌拉眼眸微微一缩,语气却变得特别的冷淡。

    现在,他也对张横有些不信任了。这位张大师可是与血家人一起出现,说不定就是两者串通好了,来骗自己地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蒙丝乌拉的态度又有所改变,那里还有先前的恭敬和谦卑。

    “咯咯!”

    突然,血梦泪娇笑起来:“大祭司,你可以不信任我,甚至也可以怀疑张大师。但是,我可以告诉你,张大师还有另外一个身份,不知你是不是还敢置疑?”

    说着,血梦泪向张横躬了躬身:“新巫神,请您出示巫神法杖!”

    “新巫神?巫神杖?”

    蒙丝乌拉和一众长老尽皆浑身剧震,有些难以置信地望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但是,让他们更加震惊的却还在后头。

    张横微一沉吟,手一翻,一根金色的法杖已赫然出现在了他的手中。张横的神情也变得肃然起来,以一种无比威严的语气喝道:“巫神法杖在此!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空间微漾,金光暴逸,张横手中的巫神法杖发射出了耀眼的光芒。刹那间,张横整个人的气势轰然变化了,竟然有了一种神圣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巫神法杖,真的是巫神法杖!”

    厅堂里响起了一片难以抑制的惊呼,蒙丝乌拉和一众长老,以及四周的伺女等人,个个脸现惊色,他们都感受到了巫神法杖那股奇异的波动。

    “巫神法杖?新巫神真的转世降临了!”

    不仅是他们,一直默默坐在旁边的谷陆生也是浑身剧颤,眼眸中露出了震惊的神色。

    巫神法杖做为当年巫神嗤尤的本命法器,是巫族至高无上的权杖,它代表的就是巫神的权力。

    而且,这根法杖,只有巫神才能拥有,其他任何人,都无法碰触它。否则,会被巫神法杖强大的力量所反击。

    当然,做为巫族至高无上的存在,巫神法杖对任何具有巫族血脉的人,都有一种发自血脉的威摄力。此时此刻,面对张横手握巫神法杖那威严的影像,屋里的所有人,心头都被震骇了。

    “新巫神在此,尔等还不臣服!”

    陡地,血梦泪娇喝。

    蒙丝乌拉和一众长老,心头大震。面对手握巫神法杖的新巫神,他们确实是被震憾了。此刻,原本的怀疑,早已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不是吗?以新巫神的身份,岂会欺骗他们?所以,现在他们不仅对张横充满了敬畏,对血梦泪也不敢再有丝毫的怠慢。貌似五彩石还得依靠她。

    稍一迟疑,蒙丝乌拉和一众长老卟通一声,齐齐拜倒,恭敬地向张横叩了三个头,态度虔诚之极。

    四周众人也是哗啦啦拜倒一片,人人兴奋。传说中的巫神降临,确实是让在场的所有人振奋之极。

    “我等愿听从巫神号令!”

    蒙丝乌拉心中无比的激动,他已看到了蒙丝家族这次危机的一线希望。巫神出面,蒙丝家族的危难,必可化解。

    望着匍伏一地的众人,血梦泪的俏脸上露出了欣然的笑意。他的这一计划终于成功了。

    说实话,她刚才冒然表明身份,确实是有些冒险。一旦蒙丝乌拉不买帐,就会把血家这次回来的行动暴露。

    幸好,巫神在巫族民众中的信仰依然存在,张横这位新巫神一出,立刻震摄了雷公山部落众人。

    这对于血家此次复兴,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。只要巫神的威信依旧,那么,进入古苗,张横这位新巫神振臂一呼,不怕没有人响应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血梦泪的心激动起来,她已看到了血家复兴的希望。

    蒙丝乌拉表示了服臣,张横这位新巫神自然也不能不表现一下。于是,张横也不迟疑,再次带着一众人回到了祠堂的新址,手持巫神杖,准备暂时弥补此处九星飞渡星位的破绽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金光大作,一圈圈奇异的波纹刹那振荡开来,弥漫向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天空陡地一沉,一股威压轰然传来,仿佛整片天空都要掉下来一样。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暴缩,一手高举巫神法杖,一手指地,整个人散发出了凛凛的神威:“叱!”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大地震动,风云翻滚,下一刻,一幕无比震憾人心的情形陡地发生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