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17章 三十年聚会
    此时已是傍晚,天刚刚昏暗下来,但天空中还没有星辰出现。

    然而,随着张横的动作,漫天星辰象是突然撕开了夜幕,从黑暗中浮突而出。刹那,星光璀灿,一片炫丽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星光闪耀,缕缕星辉如同是雨丝一样,飘飘扬扬洒落下来,在半空中却凝成了一柱星柱,陡地照射到了那片空地上。

    顿时,整片空地仿佛是受到了甘露的滋润,原本已被清理得干干净净的泥土上,迅速长出了无数嫩绿的草芽,在所有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,这些草芽快速生长。转眼间,这片空地,已变成了一片绿油油的草坪。

    “巫神,巫神,巫神!”

    眼见这样的神迹出现,在场的所有人顿时兴奋起来,一个个虔诚地高呼巫神之名,拜伏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张横这位新巫神所展现的手段,确实再一次深深地震动了大家。

    “天星之力,这就是天星之力的强悍!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中也是无比的激动,这是他踏入四品境界以来,第一次驱动天星之力。他可以清晰地感应到,每一缕天星之力中,都蕴含了勃勃的生机。这是他以前从所未曾感受过地。

    张横的心灵渐渐地沉浸在了这种奇异的感觉里,他仿佛是触摸到了世界另一个层次的存在。

    时间就如同是凝滞了一样,大约过了一柱香,天空的星辉这才渐渐消散,漫天的星辰也隐没入了黑暗。今晚是阴天,天上有云层掩盖,根本没有任何一颗星星。

    张横也终于睁开了眼来,目光扫过那片如绿毯般的地面,心中却是不禁暗叹一声:“终究还是只能暂时弥补此处的双星局,一旦这片草地开始枯萎,那么,双星局的这个破败,就会再次爆发。”

    别看当时工人们只是挖了一条地基,甚至还来不及打桩,在地基上埋入石块。但是,此处星位原本与贪狼星局达到的平衡,已被破坏了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当日大巫师在占卜时,也在此地留下了他的巫法烙印,这才是大巫师会遭双星局反噬之力的原因所在。却是更加大了此处星位的破败。以至于现在难以用普通的方法修复。

    暂时弥补了阵势,一众人簇拥着张横再次回到了厅堂。现在,所有人对张横更加的恭敬,张横所施展出来的手段,完全震憾了大家。他这位新巫神在众人的心目中,已然真的如同神明一样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事就简单多了,血梦泪先前就表明了身份,更是说明了这次回苗疆的来意。所以,她自然是要趁此机会,与蒙丝乌拉形成同盟。

    蒙丝乌拉现在也是迫切想从血梦泪这里,知道五彩石所在的那个神秘之地。因此,双方便商恰起来。

    张横可不关心这些细节,微一沉吟,目光已望向了谷陆生:“谷大师,不知你现在是否方便?”

    “张天师!”

    谷陆生一怔,连忙向张横恭敬地行了一礼:“您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张横刚才已交待众人,不要称自己为巫神,以免血家的事提前被对方知晓。所以,现在蒙丝乌拉他们,仍以张大师称呼。

    但是,谷陆生可不敢仍称张横为张大师。做为一名玄门修者,他已见识了张横动用天星之力的手段。这也就是说,张横是位达到了四品的超级强者。

    在玄学界中,三品可动用地脉地气之力,谓之地师。四品就是可动用天星之力的天师。所以,谷陆生以张天师称呼张横。

    “谷大师,本人有些事要向谷大师请教。”

    张横却也不摆架子,仍对谷陆生很是客气。

    谷陆生身怀风水界排名十大圣器之二的平地秤,又是早已失传的宅巫传人,足见他也有着不凡的来历。再加上这次张横获得量天诀,也是受谷陆生手中平地秤的影响,现在的张横,确实是对谷陆生充满了好奇。

    更何况,谷陆生还是八卦卦爻布置中的其中一环,张横确实是想从他口中,得到一些自己迫切想知道的隐秘。

    “张天师,您尽管吩咐,在下知无不言。”

    谷陆生还以为张横想问的是他的平地秤之事,所以答应的很是爽快。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谷大师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颌首。却也不再犹豫,当下把自己无意中探察到八卦卦爻,布置在华夏祖脉上的事说了一遍,并把在上京,钱塘以及台岛三地,同样有如此布置的店铺说给了谷陆生听。最后道:“谷大师,本人一直非常奇怪,为什么在华夏祖脉的八个节点上,会布置这样的阵爻。不知谷大师是否可为本人解惑?”

    “竟然有这样的事?”

    谷陆生身形一震,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:“张天师,不瞒您说,对此事其实我并不怎么了解,我也没有去过上京以及钱塘和台岛,所以完全不知道,在那儿也有同样类似的阵爻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灼灼地凝视着谷陆生,看他似是不象说谎的样子,不由点了点头:“那么,谷大师的这家店,开在此处,又是否有什么用意呢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用意?”

    这回却是轮到谷陆生有些摸不着头脑了:“这店在这里已开了百多年,据我所知,乃是我家先人在明清末期,迁移至此,从此就以此店为生。”

    “到我手中,如今已是传了五代。”

    谷陆生微微沉吟,琢磨着张横话中的意思。

    对于谷陆生来说,他也是巫族之人,因此对眼前这位新巫神,心中也充满了敬畏。所以,他确实是不敢对张横有所隐瞒。

    对巫神的崇拜,是他从小就被灌输和薰陶的信仰。更尤其是他所学就是巫族的巫术,更是对巫神怀着发自内心的崇拜。

    “已然经营了五代?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皱眉:“谷大师,以你们谷家传承的宅巫之术,难道就甘心蜇伏于这偏隅之地,无所作为吗?”

    “唉,张天师,不瞒您说,我们谷家之所以一直守着这家小店,也是非不得以。”

    谷陆生叹了口气:“因为,我们先祖曾留下祖训,无论我们后辈如何发展,但必须有一支守住这家小店,不得离开,更不可以把小店关闭。”

    “当年我们这一支,被选为了守护小店的那一脉,从此就只能呆在此处了。”

    谷陆生脸现无奈之色。对于他来说,身怀绝技,却只能偏守一隅,确实是心有不甘。

    但是祖训如此,他却也不敢违背,这些年来,在千户寨虽然过得平静安逸,却也让他感觉自己象是龙囚浅滩,有种无法施展抱负的委屈。

    此刻,听张横说起,确实是有些哀声叹气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祖训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:“不知谷大师可知,为什么谷家有这样古怪的祖训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谷家有这样的祖训。”

    谷陆生满脸的苦笑。

    说实话,谷家的这个祖训,确实是有些不近人情。为了守一个小店铺,让谷陆生这一支脉,困于这样偏僻之地。

    不过,他陡地似是想到了什么,脸上闪过一丝异色:“张天师,在下想起来了。其实我们这一支虽然几代人困守这里。但是,却也有一个福利。每过三十年,我们这一支的人,便可去海外参加一个玄学界的聚会,每次都能得到很大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海外的玄学界聚会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一亮,猛地意识到了什么:“不知谷大师是否可以说一下具体的情况?”

    “具体情况在下其实也并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谷陆生苦笑:“因为,我今年才三十二岁,所以,上一次的三十年聚会,乃是我父亲前去参加。当时我还只有两岁,所以,聚会的事情还是听我长大后,偶尔从父亲的闲谈中得知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我父亲似乎对那次聚会感慨颇多,每次听他谈起那个聚会,都是显得特别的兴奋。”

    谷陆生继续道:“而且,以前父亲对困守这家小店,也是有很多的埋怨,但自从那次聚会回来后,似乎心态完全不一样了,对小店的经营也特别的用心。他甚至还会不时的告戒在下,只要好好守着这家小店,等到在下去参加下一次聚会时,必然能得到天大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在下以为,这应该就是我们谷家先祖,要我们这一支脉坚守这家小店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谷陆生的脸上也现出了期待之色:“自我接续父亲,经营这家小店以来,也一直在期待着父亲所说的那个聚会。幸好,今年就是三十年一次聚会的年份,想来等到了那时,就可以知道一切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沉吟起来。谷陆生的叙说,这三十年一次的海外玄学界聚会,已让张横意识到,这可能就是揭开华夏祖脉八个立体八卦上,布置这些八卦卦爻阵势秘密的关健。

    而且,他心中也充满了好奇,到底是什么人在那里聚会,为什么谷陆生的父亲会说,能让参加聚会的谷家人得到天大的好处呢?

    “谷大师,那么,不知你父亲现在何处?”

    张横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,那就是既然谷陆生的父亲参加过那次聚会,他应该知道其中的奥秘。如果能找到他,这岂不是一切真相都可得知了吗?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