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18章 彩虹寨
    张横问起了谷陆生父亲的行踪。但是,谷陆生却轻叹一声:“张天师,我父亲自十多年前,把这家店交给在下经营,便一去不返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他跟在下说,他要去海外修练。”

    谷陆生脸现感慨:“按他的说法,他早已迫切想去海外那个地方,如果不是因为我还无法担当守护这家小店,他早就在三十年那次聚会时,留在那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竟然是这样!”

    这回张横是更加的好奇了。他一时还真有些想不通,谷陆生所说的那个海外之地,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,以至于他的父亲,不惜抛妻离子,也要去那儿?

    “其实,能去海外那片地方修练,说来也算是我们这一支脉守护这家小店所能获得的特殊待遇。”

    谷陆生神情怪异:“所以,在下也一直在期待着三十年一次的聚会,想看看聚会到底会有什么特别之处。”

    “谷大师!”

    张横眼眸一凝:“那么,参加聚会,是否有什么特别的要求?人数上有没有限制?”

    “这是参加聚会的信物。”

    谷陆生迟疑了一下,还是手一翻,把一块玉牌拿了出来:“至于人数是否有限制,父亲他没有说过。所以我也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张横接过了那块玉牌,眉毛不禁微微地挑起。

    玉牌有小孩子巴掌大小,是一块罕见的黑玉,触手冰凉。正面刻着一个立体的八卦图案,八卦的八个爻形成了一条曲折的曲线。

    再看反面,上面雕刻的图案就比较怪异了。中央是一个雄浑的令字,四周围绕着八个古朴的古篆。

    张横仔细辩认,立刻看出这八个篆字分别是:佛,道,巫,阴阳以及兵,法,杂和纵横这八个字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秦时百家争鸣中的八家吗?”

    张横眼眸一凝,心中的狐疑更甚。

    “谷大师,如果到时你要去那边,是不是可以带本人一起去?”

    想了一下,张横把玉牌交还给了谷陆生:“本人对这个三十年一次的聚会,也是很有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张天师,虽然在下不知是否可带外人一起去。不过,张天师到时也想参与,在下必然全力促成。”

    谷陆生沉吟了一下,还是答应了张横。不管怎么说,面对新巫神的要求,他还真无法拒绝。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谷大师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欣然点头。

    当下,两人约定了今后联系的方式,大略地制定了一起出行的行程。

    有了这一层关系,双方变得更加的融洽,彼此的交谈也更加的轻松。

    谷陆生所传承的虽然是巫术,但宅巫是唯一与风水相关的一项巫术,说起来也算是阴阳风水派的同行。因此,他手中的平地秤,这才会被风水界列入十大圣物之一。

    两人对对方所传承的量天诀和秤地诀,都是充满了好奇,经这一翻交流,都是获益不浅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三天,张横和血梦泪以及马志刚都住在了蒙丝城堡。经过三天的密谈,血梦泪也终于与蒙丝乌拉之间建立了同盟。

    蒙丝乌拉决定全力支持血家,为血家做好后勤保障,并派出一队人马,参与这次张横和血梦泪寻找那处传说中的秘地。

    第四天,一切准备就绪,张横等人,离开了蒙丝城堡,向前进发。

    这回,队伍中又多出了雷公山部落的一支小队,人数有十二名,个个都是雷公山部落的精英。

    领头的名叫王钧,年纪已有四十六岁,沉稳精悍。他是蒙丝乌拉城堡的护卫总教练,是个达到了三品中期的兵家修者。

    王钧本是汉人。不过,早年他的先人因战乱而流落到雷公山这一带。后来,被当时的大祭司所器重,聘为蒙丝城堡的护卫。从此,王家就留在了雷公山。

    经过了几代人,如今的王家也基本溶入了蒙丝家族,到了王钧这一代,更是担任了蒙丝城堡的护卫总教练,极得蒙丝乌拉亲睐,可以说已是蒙丝乌拉的左膀右臂。

    所以,这次参与寻找那神秘之地,才会派出王钧带队。

    两支人马汇合在一起,近三十人向苗疆的深处进发。只是,离开了雷公山这一带,前面已是没有公路,只有崎岖的小道,蜿蜒地深向远方。

    “张大师,前面还有十几里,就是我们雷公山部落最后的一个山寨,名叫彩虹寨,过了这里,就是古苗的范围了。”

    王钧指指面前的小路,向张横等人介绍道:“这里还有进山的路,等过了彩虹寨,再往深处,就基本上没有什么道路可言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,目光望向了远处。

    放眼是一片苍茫的树林,幽深而苍翠。早已没有了原先在千户寨那样的繁荣。

    这一路走来,虽然也偶尔能遇到几个行人,但已是人迹稀少,可见越往里走,越是荒凉。

    到了这里,外面带进来的手机,也已完全没有了信号。之后的联络,只能靠人力来相互传递了。

    嘱咐大家小心,一行人继续向前行进。大约下午三点多的时候,已远远地看到了一处山寨。

    整个山寨建在一处三山围绕的谷地中,一道原木制成的巨大栅栏把山寨围了起来,在谷地的出入口,还有两座高高的嘹望台矗立在那儿,远远地可以看到,嘹望台上有几名手持枪支的苗人大汉,在上面值守。

    “张大师,彩虹寨地处偏僻,四周又是原始森林,因此,这里平时经常会有野兽等出入,寨里的护卫就会比较严格。”

    王钧对雷公山部落各洞各寨的情况都比较熟悉,平时他也会下来替蒙丝大祭司巡察,此刻便向张横他们解说起来。

    说话间,一众人已接近了山寨,嘹望台上的护卫以马上发现了他们,手中的枪立刻指住了一众人,同时有人高喝: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雷公山王钧!”

    王钧立刻亮明了身份,眉头却是不由微微地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感觉上,现在的彩虹寨的护卫,比以前多出了一倍。嘹望台上竟然两边各有六人,这与平时只有两人的情况,全然不同。

    尤其是:当自己这伙人走近,嘹望台上的人员,顿时紧张起来,如临大敌。这很是出乎寻常。

    那么,难道彩虹寨最近出了什么事吗?

    “哦,是王总教练!”

    嘹望台上终于有人认出了王钧,这才松了口气,连忙向守寨门的人发出了信号,把寨门打了开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兄弟,你们这边难道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当走入寨门的时候,王钧拉住了一名护卫,低声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唉,王总教练,我们采虹寨最近确实是不太平。”

    那名护卫有些愁眉苦脸:“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几天前,突然寨里就莫名其妙地失踪了不少的儿童,年纪在五六岁到十几岁都有,每天晚上都会突然失踪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竟然有这样的事?”

    王钧的神情一凛,脸色顿时变得沉重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那名护卫唉声叹气:“这也是我们彩虹寨自立寨这么多年来,从未发生过的事。要说是有人贩子拐卖偷盗,却也是不可能,寨里的人大家相互熟悉,若是谁看到谁家的孩子被人带走,肯定会及时发现。如果要说是野兽所为,可我们已加强了防范,夜晚也增加了巡查,却根本没发现什么痕迹。”

    护卫把一些情况说给了王钧听,最后道:“王总教练,您来了,这回可得拜托您了。我们彩虹寨这几天可是人心惶惶,日夜不宁啊!”

    这名护卫显然是知道王钧的厉害,所以立刻求恳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,我既然来了,一定会尽力。”

    王钧点点头,神情中已是现出了一抹怒气。

    彩虹寨的孩子莫名其妙地失踪,确实是让他心中无比的愤怒。现在,他也算是有些明白了,为什么彩虹寨如今的守卫,会比平时更严密。

    “竟然发生了孩子失踪的事件?”

    张横和血梦泪就在王钧身边,护卫与王钧之间的交流,两人听了个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张横和血梦泪互望一眼,脸上都露出了诧异的神色,两人也是被这一消息给惊着了。

    “莫非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一凝,心头陡地浮起了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他自然没忘了,雷公山上蒙丝城堡的双星局失衡,原本被压制的凶煞之气散逸。按自己的推测,这不仅会导至雷公山百里范围内,自然灾害频发。而且,还会因凶煞之气的散逸,引来一些阴祟邪物作怪。

    虽然四天前自己暂时弥补了那处星位的破败。但是,先前那处星位的凶煞散逸,已是造成了一定的危害。

    那么,彩虹寨做为雷公山部落最偏僻的山寨,这次孩子莫名其妙失踪的事件,是否就与蒙丝城堡双星局失衡有关呢?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那里还会迟疑,天巫之眼刹那开启,真实视野就细细洞察起了四周,他想感应一下,此处是否有什么异常。

    然而,天巫之眼一开启,张横的脸色骤然而变,心中暗道:“不好,这里果然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不错,张横确实是发现了此处的异常,在天巫之眼真实视野中,他可以清晰地洞察到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阴森的煞气,一团若有若无的阴煞,就缭绕在彩虹寨的上空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细细洞察着这股阴煞,张横的脸色越来越难看:“为什么小爷会有一种熟悉的感觉?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