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19章 少爷,手下留情
    果然感应到了阴煞,这让张横心中一凛。但是,让他想不到的是:这股阴煞的气息,竟然依稀有些熟悉。这顿时让张横又惊又疑。

    只是,细细地洞察,张横一时怎么也想不起来,在何处曾感受过这股阴煞。

    “张少,怎么了?”

    血梦泪在一边,看到张横脸色变得古怪,不由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感觉这里有些问题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皱眉:“我们去看看吧!”

    说着,已举步向前走去,向着感应中的那股阴煞散发的地方一路寻来。血梦泪和马志刚互望一眼,连忙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王钧也已从那名护卫嘴里,了解了更多的情况。他朝那护卫挥了挥手,就准备进寨。不过,他立刻看到张横和血梦泪他们已抢先进入了寨里,正向着一个方向行进。

    王钧不由一怔,连忙带着其他人追赶了上来:“张大师,你们这是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彩虹寨的格局,与一般的苗寨大相径庭,一条宽四五米的青石板大道,横贯整个山寨,成为此处的中心大道。每隔一段路,两边又会有一条条的支路,整个山寨的道路就象是一棵大树的支节一样,有些错综复杂。寨里的所有吊角楼以及房屋,就是沿着这条中心大道和各个分支路口建设。

    彩虹寨虽然地处偏僻,但也有百多户人家。因此放眼望去,寨里房屋层叠,规模并不算小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进寨的人,肯定会走中心大道。但是,此刻张横和血梦泪以及马志刚等人,却是转入了旁边的一条支路,这确实是让王钧很是疑惑。

    “王教练,你们先去此地的寨主那儿吧!”

    那料张横转过头来,向王钧挥了挥手:“我和血少主他们,先在这边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王钧一怔,这回是感觉更加的奇怪。这位张大师是想干什么?

    他自然不知道,张横感应到了那股阴煞之气,这是在追踪。张横也怕人多势众,从而引起那阴煞之物的警觉。所以不让王钧他们一起跟来。

    心中狐疑,王钧却也不敢违背张横的话,应了一声,惊疑不定地先朝寨子中心那边去了。

    张横也不停留,带着血梦泪和马志刚两人,继续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这条小路两边也都是房屋,有些房屋门口,还挂着店铺的招牌,显然这条路是条商业街。

    只是,几人越是向前,越是感觉诧异。

    照说,现在还只有四点左右,虽然山里天色暗的快,但这个时间段,山寨应该也是最热闹的时候。出寨狩猎或做事的人,也会在天色即将暗下来之前回来,寨里的女人更是会烧菜做饭。

    可是,这一路走来,不仅街上行人稀少,而且,许多店铺都关着门,显得特别的冷清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的讶异更甚。不过,他此刻也无遐顾及其他,思感早已延伸了出去,细细地追蹑着那股阴煞气息。

    “少爷,我们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突然,从旁边的一间房屋里,传出了一个男子的说话声:“这段时间寨子里不太平,老爷吩咐过,天晚之前,一定要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,扫兴,爷还没尽兴呢!”

    一个骂骂咧咧的声音传来,紧接着,是一阵椅子拖动的声音,显然那人虽然不愿意,但还是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横微微皱眉,向那间房屋扫了一眼。立刻,看到这间房屋的门口,挂着一面酒幡,大门上也有一块匾额:施家酒铺!

    让张横意外的是:这块匾额上的字,竟然是汉字。而且,匾额的颜色有些发灰发暗,应该已是经历了好多年的日晒雨淋。

    这家酒肆应该是汉人开的,在彩虹寨这样偏僻的地方,竟然还有汉人开的酒店,张横不由多看了几眼。

    酒肆并不大,也就数十平米,店堂里摆了七八张四仙桌。此刻,店里有些冷清,除了一两桌正要离开的客人外,再没有其他人。

    “啊呀,什么时候才能把偷盗孩子的那个贼子抓起来。不然,总是这样疑神疑鬼的,这日子可怎么过呀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那群离席的酒客,已走到了店门口。

    这伙人是一群大汉簇拥着一个年纪在二十多岁的年青人。那年青人一身苗族的传统服饰,做工很是精细。显然就是刚才被人称为少爷的那个家伙。

    他嘴里骂骂咧咧着,一张脸却是血红一片,脚步也有些踉跄,想来在这里已是喝了不少酒。

    “嘿嘿,少爷,应该很快就能找到那贼子了。老爷昨天已把这里的情况,向大祭司那边汇报了,相信大祭司一定会派人前来帮忙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一名大汉馋媚地道。

    正说着话,那年青人身形突然一僵,他也看到了正从门口经过的张横和血梦泪等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年青人的目光猛地凝注到了血梦泪脸上,神情中顿时露出了惊艳的表情,甚至连原本有些惺忪的醉眼,也陡地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血梦泪厌恶地瞟了年青人一眼,不屑地转过了头去。她那里会理会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“蒙抓少爷,我们是路过彩虹寨的旅客。”

    一边的马志刚连忙上前,向那年青人行了个礼。

    马志刚在雷公山部落呆了多年,对雷公山部落四周各洞各寨的情况,都有所了解。看到这位年青人,他也立刻认出了此人是谁,正是此处彩虹寨寨主的少爷,名叫蒙抓杰尔。

    蒙抓也是苗族的一个古姓,彩虹寨的寨主就姓蒙抓,是雷公山部落的一名长老。

    蒙抓杰尔是寨主唯一的儿子,这家伙一向被宠坏了,为人傲慢嚣张,在彩虹寨里更是横行无忌。

    而且,蒙抓杰尔还是个花花太岁,这些年来,被他糟踏的女子,也不知凡几。

    只是,寨里的人们,摄于他的身份,还真没什么人敢招惹他,大家都对这位恶少敬而远之,就算是吃了亏,也是敢怒而不敢言。

    此刻,看到这位恶少,目光炽烈地死死瞪着血梦泪,马志刚心中一惊,连忙上前答话,一边已是有意无意地挡在了血梦泪身前。

    “路过我们彩虹寨的旅客?”

    蒙抓杰尔斜睨着眼,打量起了面前的三人。

    血梦泪和马志刚两人,本就都是穿着苗人的服饰。甚至为了避免被人注意,张横这次也换了一身苗族服装。看起来就象是从外围千户寨等地来的苗民。

    但是,蒙抓杰尔眼眸微微一眯,目光又落回到了血梦泪身上,神情中现出了一抹惊喜,心中暗道:“好个美人儿,这回爷可是有艳福了。”

    血梦泪本就是个清秀绝丽的女子,再加上这一年来,她的修为在家族集中资源的全力培养下,修为大进,更让她多了一种飘逸的气质。整个人确实是有一种如同仙子般的优雅和高贵。

    蒙抓杰尔住在这偏僻的彩虹寨里,那见过这样如仙子般的女孩,早已被惊艳了。心中的那份**,在这一刻也轰然高涨。

    他可不认识张横以及血梦泪和马志刚中的任何一人,认为这三人必然是其他寨中的苗民。

    而且,他蒙抓杰尔没有印象的苗民,自然也就只是普通的百姓。

    要知道,雷公山部落,每年都会召开盛大的部落大会。到时,各洞各寨寨主的少爷小姐,也会聚集在一起。因此,只要是有点身份的年青人,蒙抓杰尔多多少少都认识,不会象眼前三人那样,完全是张陌生的脸孔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蒙抓杰尔更加的兴奋起来,他已是对血梦泪垂涎三尺。再加上这段时间因为寨子里出事,他被父亲严格约束,确实是憋得很气闷。此刻,遇到如此天仙般的美人,他那里还会放过。

    “哼,爷看你们可不象什么旅客。”

    蒙抓杰尔陡地提高了声音,神情中也现出了一抹狰狞:“倒象是来我们寨里搞破坏的贼子。”

    “来人!”

    蒙抓杰尔一声厉喝,手指猛然指住了张横他们:“给我把这三个贼子抓起来,爷怀疑他们可能与我们寨这段时间来,小孩儿失踪的事有关。”

    这家伙还真不要脸,为了要把血梦泪带回去,已是无耻地给张横他们叩上了一顶贼子的帽子。还与彩虹寨最近发生的案件联系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呀,把这几个贼子抓起来。”

    跟在蒙抓杰尔身后的一共有六名大汉,都是他的保镖。突然听到他们的少爷要抓人,这些大汉也是尽皆一怔。

    但是,看到蒙抓杰尔那副色迷迷的样子,目光一直死死地瞪着那个漂亮姑娘。这些狗腿子顿时明白了他们少爷的心意。一众大汉那里还会犹豫,立刻怪叫着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蒙抓少爷,不要,我们确实是路过这里的旅客。”

    马志刚脸色大变,他还真没想到,彩虹寨的这位恶少,竟然是如此的蛮不讲理,光天化日之下,就敢做出这样颠倒黑白的事来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,脸色已阴沉的可怕。见过蛮横的,还真没遇到过这样无耻的。他胸中的一团邪火,轰地一下就蒸腾了起来。

    眼看双方就要发生冲突,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一个声音传来:“啊呀,少爷,手下留情啊……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