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22章 鬼手印
    张横刚才虽然只撇了一眼那个小姑娘,却敏锐地感应到,小姑娘身上的一股阴煞之气特别重。这让他心头不由一凛,立刻意识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在小姑娘身上,张横还隐约地感应到了另一股奇异的气息。所以张横对小姑娘的兴趣更大了,这才要想让施老头带出来,亲自再看看她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小家家能得张少您亲睐,那可是她三世求来的福啊!”

    见到张横对自己的小孙女很有兴趣的样子,施老头开怀大笑,立刻站了起来,朝着里面喊道:“老婆子,快带小家家出来见贵客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一个年纪在六十多岁的老太,带着施家宇走了出来。小姑娘一脸的好奇,乌溜溜的大眼睛,望着店堂里的两人,小脸上露出了害羞的神情。

    她躲在奶奶的身后,似乎还有些不敢见生人。

    刚才施家宇也看到了发生在店门外的那一幕,见马志刚挥手抬足间就把六名打手打得满地找牙。所以,她对马志刚是又敬佩又有些畏惧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小家家啊!”

    马志刚微笑着向她招了招手:“好漂亮的小姑娘哦,长大一定是个难得的美人胚子。”

    “果真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一凝,心中却是更加的恍然。此刻近距离见到施家宇,张横已完全肯定了自己先前的判断。

    “小家家,快来见过这两位叔叔。”

    施老头宠昵地把施家宇拉了过来:“这位是张叔叔,这位是马叔叔。”

    “张叔叔,马叔叔,你们好!”

    施家宇乖巧地叫了两人一声,大眼睛更是在偷偷地打量眼前的两人。尤其是张横。

    她先前看到彩虹寨的寨主,对张横奴颜屈膝。就算她最不懂事,也心中明白,这位张叔叔可了不得。否则,彩虹寨的头领,也不会对他如此的谦卑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小家家真乖!”

    张横笑着抚摸着她的长发,手中已是多了一块羊脂玉的观音雕像,把它挂在了施家宇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马志刚一见,也连忙从怀里掏出了一只式样别致的翡翠发夹,给施家宇夹上。

    连张横都亲自给这个小姑娘见面礼,马志刚当然不能让施家宇白叫了自己一声马叔叔。

    “啊呀呀,张少,马老板,使不得,使不得!”

    一边的施老头顿时大惊,连忙站起来想阻止。他虽然见识不多,但只要看那块观音玉佩和翡翠发夹,晶莹透彻,里面更是隐隐地似有霞光流转,就能看出这两件东西非常的珍贵。

    他那敢接受如此的重礼,所以忙不迭地想让施家宇把东西还给人家。

    “施老伯不必客气,一点点小东西,就当是见面礼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摆手:“而且,这东西也非常适合小家家,她戴上此物,今后好处多多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观音玉佩,正是他练制的正气符,具有避邪挡煞的作用。再加上玉质乃是极品的羊脂美玉,效果更是奇佳。对于小家家来说,还会有滋养容颜的作用。

    果然,此刻再看施家宇,她整个人象是突然多了一层辉光,白晰的小脸蛋,在那块白玉观音的掩映下,竟然变得更加的清纯可爱。

    马志刚的那块翡翠发夹,也是一件他炼制的巫符,虽然比不上张横的玉佩,但也隐隐地散发着一层翠芒,更是增添了小家家几分惊艳。

    “啊呀,这怎么使得!”

    施老头搓着手,一时却不知该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“施老伯不必客气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一笑,神情却是变得凛然起来:“你家小家家其实出了点小问题。”

    说着,张横的手指轻轻地点在了施家宇的额头上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圈暗芒骤然蒸腾而起,一点朦胧的灰黑色的印记,渐渐地从施家宇的额上浮突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啊,这,这,这……”

    施老头和他的妻子刹那脸色大变,望着孙女额头上突然出现的印记,骇然惊魂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施家宇额上,已多了一只灰褐色的小手掌,大小只有婴儿的小手模样,但在掌心的中间,却有一抹妖异的血色。看起来诡绝之极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随着这只小手印记的出现,一股极度森寒的气息,也猛然散发出来,让施老头夫妻,不由浑身一阵哆嗦。

    两人顿时被惊得魂飞魄散,这样的情形,还是他们平生所未见。更何况是出现在最宠爱的小孙女身上。

    “鬼手印,这是鬼手印!”

    刹那的愣怔,施老头猛地反应了过来,脸上已是惨白一片,毫无人色。

    在苗疆呆了这么多年,他自然也是听过许多人说起过巫术。甚至亲眼看到过一些诡异的现象。现在,看到孙女额上的婴儿手掌印记,他立刻想到了曾听到过的一种巫术:鬼手印。

    “啊呀,爷爷,奶奶,我怎么了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施家宇也被爷爷奶奶的惊恐给吓着了,不由自主地抱住了奶奶的大腿,有些惊惶地叫道。

    鬼手印在她额上,因此,她根本看不到上面出现了什么。但爷爷奶奶的尖叫和恐惧,却也让她意识到,自己身上似乎是出了什么不对劲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小家家,没事,不要怕。”

    张横爱怜地一把抱过了施家宇:“有叔叔在!”

    说来也是奇怪,被张横一抱入怀里,施家宇顿时感觉到了一种安全感,惊惶的神色也渐渐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张少,马老板,你们一定要救救我家小家家啊!”

    施老头夫妻此时也反应了过来,两人双膝一屈,就要给张横和马志刚叩头。

    “施老伯,施伯母,不必如此。”

    张横手一托,两老那里还能跪得下去,整个人都僵在了当场:“在下既然出手了,一定会保小家家平安无事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张横的神情肃然起来:“施老伯,相信你一定知道你们彩虹寨最近发生的小孩子失踪的事吧!”

    “啊,张少,您是说小家家额上的东西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施老头浑身剧震,脸色刹那变得难看无比。

    “嗯,正是有阴祟之物在作怪。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凝注到了施家宇额头:“家家额上的印记,正是那阴祟之物留在她身上的标记。”

    “啊呀,这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这回,施老头更加的惊骇了,惊恐地道:“张少,求您一定要救我家小家家啊!”

    “施老伯放心,小家家有我的那块玉佩保护,现在这印记对她不会有任何影响。”

    张横不得不又安慰道:“现在,只要待那阴邪之物出现,我就可以对付它。”

    张横之所以先前要送施家宇观音玉佩,就是感应到她体内存在着一股浓重的阴煞。为了防止阴煞对小姑娘造成伤害,这才用玉佩观音护住了她。

    此刻,望着施家宇额上的诡异印记,张横的心中也是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本以为这次在彩虹寨作祟的阴邪之物,也就是什么阴魂鬼祟。但是,从小姑娘额头上留下印记的情况来看,此物可并不简单。

    能留下印记,这说明那阴邪并非随便伤人,它是有目的地在选择。

    更让张横心中暗暗讶异的是:看到了这个鬼手印,他原本的那种熟悉感,更加的强烈了。好象自己在什么地方,见过类似的东西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直到此刻,仍是想不起到底在哪里见过,所以一时还是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的天巫之眼已然开启,细细地洞察起了施家宇。

    刹那,他的眼瞳里,映出了一幕奇异的影像。只见,施家宇头顶的三花聚顶,隐隐的蒸腾着一团彩光,无数奇异的符号,在彩光中跳跃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张横的意识中,也传来了一阵悠扬的乐声,仿佛是那些符号,正在演奏一曲天赖。

    “原来小家家是天生的通灵之体,而且还是难得的通灵乐体。怪不得她会被那阴邪之物盯上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更加的恍然了。他先前就感应到小家家身上有一股奇异的气息。现在在真实视野里,已然是纤毫毕现。

    任何通灵之体,都是天之宠儿,体内蕴含了先天灵气。这种先天灵气,对本身来说,自然有着巨大的益处。

    无论是当日所见的李飞,还是邱纯玉,他们在各自通灵之体的异能滋养下,都开发了某方面普通人所难以匹及的天,赋。

    眼前的施家宇也是如此,一旦她的通灵乐体觉醒,她今后必然在乐舞方面,会有超凡的成就。说不定就是今后世界上又一颗璀灿的音乐巨星。

    当然,通灵之体的先天灵气,对阴邪之物来说,也是大补之物。所以,那只阴邪鬼祟,才会在她身上做了标记。

    “张少,那就拜托您了,拜托您了!”

    施老头夫妻现在也有所平静下来。想到蒙抓正格对张横的那副恭敬态度,再想到似乎是张少手下的马志刚先前的表现,眼前的张少,必然也是个奇人。

    一边说着,两人目光迫切地望向了张横:“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嗯,施老伯,施伯母,我想听听你们寨子里,这段时间发生的孩子失踪事件的一些细节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颌首:“也许,我可以从中知道关于那阴邪之物的更多消息。”

    张横自进入彩虹寨,听到守寨门的护卫与王钧的交谈,立刻就追蹑着那股阴煞之气,进入寨子。对于那阴邪鬼物的具体情况,确实还是一无所知。现在,他确实是想从施老头这里,了解更多的情况。

    只是,当施老头说出这段时间发生的事,连张横心中也被震动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