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23章 黑夜魅影
    “事情发生在十多天前。”

    施老头叙说起了事情的经过:“说起来就是在雷公山大巫师出事后的第三天。那时,大巫师突然死亡的消息已传到了我们寨子,这让人们都感觉无比的震惊。”

    “就在那天晚上,突然天气就变了,温度象是一下子降了十多度,变得特别的阴冷。”

    施老头脸上露出了惊恐之色:“那天老头儿的酒肆关门很晚,这里的人们都喜欢在晚上来我这里喝酒,也说说寨子里的闲事。所以,直到快一更的时候,客人们才陆续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就在我关门的时候,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。不知是怎么回事,我就感觉一股阴森森的气息,突然就笼罩了我们整个寨子。四周寨民们养的狗,也齐齐惊恐地吠叫起来,声音悲呜之极,听得人心头直发毛。”

    施老头继续道:“狗吠整整持续了一夜。直到第二天太阳升起来的时候,那些畜生才算是安静了下来。可是,平日里一大早就会啼鸣的公鸡,在那天齐齐哑声,竟然没有一只啼叫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皱起了眉头。施老头所说的这一切,确实是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“是的!”

    施老头应了一声:“就在一早有客人来我这里喝酒的时候,人们正议论着昨天晚上的怪事。一件让人震惊的事却传了过来。住在寨子东边的西格家的小孙子,在昨天晚上失踪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介绍起了西格家的情况。

    西格家的老爷子是彩虹寨最有名的猎手,本身的武技也非常不错,在十里八方的寨子里,说起西格老爷子,无不都会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他的孙子今年虽然只有十岁,但在西格老爷子从小精心的培养下,也已显出了不错的天赋,在他六岁的时候,就与老爷子一起上山,猎杀了一头野猪。在寨里人人称他为小英雄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那天晚上,这位小英雄却莫名其妙的失踪了。据后来人们得到的消息,那天晚上,西格老爷子听到了家中有异响,他一向非常的警觉,就立刻披衣起来,想看看到底是出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但是,他刚走出房间,就看到黑夜里有一道血色的闪电,嗖地一下从自家的吊角楼中闪过。同时,听到了一声小孩子的悲呜声。

    西格老爷子大惊,因为,那道血色闪电划过的方向,正是他小孙子所住的卧室。他立刻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卧室里那里还有人,只有一滩血迹留在床上,还有一只血色的婴儿手掌印,刻在床板上,深深地陷入床板数寸。

    西格老爷子大骇,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小孙子可能出事了。他连忙唤醒了家中的众人,以及旁边的邻居到处寻找。

    但是,整整一夜,却哪里还有他小孙子的影子?后来,蒙抓寨子也派出了护卫队,甚至连政府部门驻扎在这里的人,也参与了搜索,却丝毫没有结果。

    从那天晚上起,我们彩虹寨就象是受到了诅咒,每天晚上开始有小孩子失踪。甚至连我们寨里巫师的孙女,也在第五天的晚上,莫名其妙地不见了。在她的床上,也流下了一团血迹,还有那只可怕的婴儿手掌印。

    此事就此震动整个彩虹寨,人人惊慌,有小孩子的人家,更是恐惧万分。所以,整个寨子的防卫也被提升到了最高警戒。

    说到最后,施老头长长地叹了口气,神情满是担忧地望向了自己的孙女。如今事情竟然落到了自家身上,孙女施家宇额头上,也出现了那只恐怖的婴儿手掌印记,施老头确实是无比的担心。

    屋里一片沉寂,听了他的叙说,大家心里都感觉沉甸甸地。好久,张横这才出声道:“嗯,施老伯,从您所说的情况来看,那阴邪之物就是在西格老爷子家孙儿出事的那天晚上,进入了彩虹寨。它能横行这么多天,可见这东西已是有了一定的道行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今天它遇到了小爷,小爷必让它无处可遁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陡地一凛,脸上现出了一抹绝然之色。

    阴邪之物惨害儿童,确实已是让张横心中一团怒火燃炽,他这次是决意要把那鬼东西找出来,为此地的苗民除害。

    说着话,时间已是晚上十二点多。望望门外漆黑阴森的街道,施老头夫妻却是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现在,老夫妻俩根本没有了睡意,心里满满的都是对孙女施家宇的担心。可是,如果就这么在店里坐一夜,似乎也不是什么办法。所以,两人有些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“嗯,施老伯,施伯母,时间也晚了,今天我就留宿在你们家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沉吟:“我和马大哥就睡到小家家的房里,你们看如何?”

    “好的,好的,那就拜托张少了。”

    施老头夫妻喜出望外。有张横和马志刚两人,守护自家孙女,这顿时让他们感觉到了心里踏实。

    当下,施老头关了店门,向后面走去。

    酒肆后面是一座吊角楼,这里就是施家人的住所。

    苗疆一带的少数民族,之所以大多住在吊角楼,这自然是为了适应当地的生活。

    苗疆地处群山,四周又有原始森林。因此,多野兽毒虫。吊角楼下面一层悬空,用柱子撑起上面的楼房,这完全是为了避免夜晚野兽毒虫等物,突然闯入。

    有下面一层悬空的隔层,即使是有野兽和毒虫到来,也会被挡在楼下的悬空层,确保了居住在楼上居民的安全。

    施家的吊角楼占地有百多平米,完全是按当地的风俗建设,吊角楼里有客厅,以及几个卧室,井然有序。

    彩虹寨毕竟是太偏僻,这里还没通电,因此用的还是煤油灯。施老头把张横他们引到了小家家的卧室,这才依依不舍地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小家家却显得有些兴奋,她与张横虽然刚认识不久。但是这个张叔叔给她一种很温暖的感觉,与张横在一起,她心里有种莫名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她的卧室布置的很清雅,木板的墙上贴了不少的明星照片,一张小桌子上,更是摆放了几个花瓶,里面插着鲜艳的花朵,更是让这小房间增添了几分温馨。

    屋里只有一张小木床,张横和马志刚自然不能与她挤一个床睡觉。所以,张横哄着施家宇,让她先上了床。

    小姑娘毕竟还只是一个九岁的孩子,虽然经历了刚才额头上出现异相的惊惶。现在却也已是有些疲惫。不一会儿,施家宇便甜甜地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张横和马志刚互望一眼,手一弹,已把屋里的油灯熄灭。立刻,房间就陷入了一片漆黑中。

    时间已是晚上一点左右,整个彩虹寨一片寂静,除了偶尔传来的一阵阵狗吠外,再无其他的声响。整个彩虹寨的人们,也都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张横和马志刚盘膝坐到了窗前,黑夜对张横的视野毫无影响,他早已天巫之眼开启,细细地洞察着四周。

    夜晚的那股弥漫在空中的阴煞,显得更加的浓烈,仿佛是汹汹的潮水,在彩虹寨的上空汹涌。空气中充满了一股阴森而冰冷的气息,让人感觉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“来了!”

    突然,张横神情一凛,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在他的天巫之眼真实视野中,可以清晰地洞察到,远处的树林中,陡地闪起了一个红点,迅速向这边飞来。

    那红点急剧扩大,呈现出了一团血色的雾气。它的速度极快,正如施老头刚才所说,就象是黑夜中的一道血色闪电,朝着这边狂射而来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那阴邪之物吗?”

    马志刚此刻也觉察到了那团血色的雾气,不由身形一震,手中也猛地多了一柄漆黑的匕首,全身的气势轰然高涨起来。

    “马大哥,稍安勿燥,不要惊动了那玩意。”

    张横连忙一摆手,心中也是有些震动。

    随着那团血色雾气的迅速接近,一股极度冰寒的阴煞,刹那浓烈起来,四周的空气,也仿佛是被冰冻了一样,让人冷得牙关发颤。

    但是,让张横心中讶异的是:那团血色的雾气,似乎包裹了什么东西,在自己真实之眼的视野里,不断地变幻着,竟然一时无法洞察到它的真面目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张横心头那种熟悉的感觉,也越来越甚,一种强烈的危机,猛然从心底升起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东西的道行不浅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一凝,更加提高了警觉。不过,为了不引起那东西的注意,他屏息而坐,把全身的气息收敛起来,就如同是一尊雕像一样,就这么坐在窗后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马志刚得到张横的提示,也已完全收敛了自己的真元,静静地等待着那团血色雾气的靠近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那团血雾果真是有明确的目标,就是朝着施家宇所在的房间直飞而来。它留在施家宇额上的那个记号,为它指引了方向。

    只是眨眼的功夫,血雾已然射到了窗前,一股极度阴森的气息,刹那笼罩住了整个吊角楼。

    “是这玩意,竟然是这玩意!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一震,他此刻已洞察到了血雾里的影像。只是,看到那东西,张横确实是惊着了,因为他一眼就认了出来,血雾中的鬼物是什么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