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26章 障气毒雾
    后面传来的暴喝,让张横身形一滞,微一偏头,立刻就看到了在寨门那儿,正有十几个壮汉,向这边冲来。

    那些壮汉都穿着古怪的服饰,看起来象是明清时的装束,与寨子里躺满一地的人,装束相同。显然也应该是这个寨子里的住户。

    只是,他们手中持着枪支和猎叉等武器,一个个悲愤无比。再看他们的背上或腰间,还挂了不少野兔野鸡等猎物,似乎是应该刚从外面打猎回来的猎户。

    张横顿时恍然了,显然他们看到了寨子里横七竖八惨死一地的寨民,还以为是自己这个外来户杀害了这些人。所以,这才会怒喝叫骂。他们是把自己当成是凶手了。

    “在下也是刚来,害死寨里的人另有凶手,在下也正是在追踪它。”

    张横此刻那里有功夫与他们纠缠,他急着要追赶不死蝉婴。

    先前因为自己被不死蝉婴在它的老巢中绕了一天一夜,以至于被它远遁,自己远远地落在了后面。这才导至那孽畜提前一步赶到这里,害死了这处寨子中的人们。

    所以,张横现在是丝毫不敢浪费时间,以免被不死蝉婴再次远遁。

    一边说着,张横体内真元鼓荡,就要急奔而去。

    “哪里走!贼子!”

    然而,一声厉喝传来,一名大汉突然如同是旋风一般,手提一柄猎叉,朝着张横狂扑而至。身形未到,手中猎叉幻化出百十幻影,携着呜呜的风雷之声,就朝着张横面门刺来。

    “兵家修者,而且还是达到了三品初期。”

    张横一怔,他还真没有想到,在这样一个小寨子里,还隐藏着这样的高手。

    铿!

    张横手一挥,伏以神尺已挡住了刺来的猎叉,一边喝道:“这些人确实不是在下所杀,你仔细看看,他们额头上的伤。”

    蹬蹬蹬!

    攻击张横的是一名年纪在四十多岁的中年人,他被张横这一挡,顿时连退十几步,脸上立刻露出了骇然的神色。

    他全力攻击,竟然被人家轻易地击退,足见对方力量的强悍,修为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刚一愣神,张横却那里还会停留,身形一闪,化为了一道幻影,随着六翅金蝉,刹那远去。

    身后传来了一阵暴喝怒骂声,夹杂着乒乒乓乓的枪声。显然,后面跟来的十几名壮汉,朝着张横开了枪,想把他留下。

    只可惜,那些人的动作还是慢了一步,枪声响起时,张横已在百米之外。等再想开枪,张横的身形已消失在了视野里。

    张横也无遐顾及这些人,速度提到了极至,如同是离弦的怒矢,向前狂彪而去。

    只是眨眼的功夫,他已是窜到了寨子的底部,面前是一座悬崖。

    “那畜生是从悬崖上逃离了。”

    见六翅金蝉振翅高飞,向着悬崖顶上飞去,张横立刻明白了不死蝉婴逃跑的路线。他身形一窜,已是跃起有十几米,身体却如同是一只壁虎,一下子紧贴在了悬崖壁上。下一刻,身形奇异的扭动,就急速向上面窜游而去,速度竟然不比在平地上狂奔稍逊。

    瞬息,张横已是利用五圣戏中的壁虎戏身法,攀上了百米的悬崖。

    但是,就在这个时候,后面又传来了一阵高呼:“高人留步,高人留步。”

    张横很是诧异,转头一看,见到刚才拦截自己的中年人,飞奔而来。他的速度,竟然丝毫不逊自己,就象是脚下踏着风火轮一样,几乎是脚不沾地,就这么紧追而来。

    “这人倒是有些手段,看来是练了某种奔行的秘术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咕噜了一句。不过,此刻却也顾不上别的,还是追蹑不死蝉婴要紧。

    攀上悬崖,举目四望,四周又是茫茫的原始森林,后面是连绵的群山,显得无比的苍凉。

    天色此刻已完全暗了下来,前面引路的六翅金蝉已化为一点金光,迅速地没入了森林里。张横那敢迟疑,身形一闪,就狂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森林里的光线更暗,树枝藤蔓错综复杂,地下厚厚的腐枝烂叶,足足积了有数尺,每次落足,都能感觉象是踩在了棉花团上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在树林的每个角落,都潜伏着毒虫毒物,在张横的天巫之眼真实视野里,可以清晰地看到,长达尺许的银色蜈蚣,全身血色的小蛇,以及脸盆大小的巨型蜘蛛,正瞪着诡异的眼睛,目光幽幽地瞪着自己这个不速之客的闯入。

    张横冷笑,体内的气息稍稍释放了出去。

    刹那,那些蜇伏的毒虫毒物,立刻象是遇到了天敌,瑟瑟发抖起来。下一刻,四周响起了一片西西索索的异响,所有感受到张横气息的毒虫毒物,刹那四散奔跑,眨眼间消失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开玩笑,面对一位四品超级强者散发的威压,这些毒物立刻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危机,那敢再逗留在此。

    张横也不去理会这些东西,顾自向前狂奔。他之所以要驱散它们,就是为了防止这些毒物不知死活来攻击自己,从而影响自己的追踪。

    当然,张横一直在森林中追蹑,并没有从树冠上踏枝而行,这也是有原因的。他可不想被不死蝉婴发觉自己的行踪。毕竟在森林里,有茂密的枝叶掩护,可以极大地隐藏。

    又奔出了不知多少里,时间已是快近午夜,前面的六翅金蝉突然吱吱地怪叫起来,全身的金光也骤然暴逸。显然,它感应到不死蝉婴已就在附近,变得有些急燥。

    张横心神一凛,也更加的警觉。他可不想再让那鬼东西再次逃离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心念一动,修罗拘魂网已出现在了左手掌心,同时镇海印也已随时处于发动状态。如今在原始森林中,他可没有了象在施老头家中那样有所顾忌,已做好了准备,一击之下,以雷霆之势,必杀不死蝉婴。

    “高人留步,高人留步!”

    但是,就在这个时候,后面远远地又传来了那中年壮汉的呼喊声。他竟然一直紧追不舍,跟着张横追过来了。

    张横不禁皱了皱眉头,却也不得不稍稍放慢了脚步。中年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追踪前面的不死蝉婴,要是任由他这样呼喊,只怕会让不死蝉婴听到,从而生出别的事端来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后面出现了一条人影,纵然是在这地形无比复杂的原始森林中,也是速度极快。显然,这人对森林的环境无比的熟悉。

    “高人!”

    这时,那人也看到了张横,并看出张横放缓了脚步,似在等他,顿时喜出望外。

    不过,他刚叫了一声,张横已向他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。那人一怔,却也立刻停止了叫喊,脚下却是再次加快了速度。

    眨眼的功夫,他已奔到了张横旁边:“高人,刚才多有冒犯,还请高人多多见谅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向张横行了一礼:“在下于昌秀,雄鹰寨的猎户。刚才听高人说,您就是在追踪杀害我们寨民的凶手。不知高人可知,那凶手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于昌秀正是那个名叫雄鹰的小寨子的猎户首领。今天他带着寨中的十多名猎人,外出打猎。那知,回到寨子的时候,却看到那副惨样。这顿时把他给惊呆了,整个人更是悲愤交加,目眦欲裂。

    当时,正好又见张横这个陌生的外来人员在那里,这才误以为寨里的惨案就是张横所为。因此才会暴怒出手。

    直到被张横一击打退,这才让他有所清醒。而听了张横离开前的话,立刻回头察看起了那些死去的寨民。于是,他也终于看出了寨民们的死因,并非是人为,似乎是某种阴邪之物的做祟。否则,死去的人不会被吸干了脑髓和神魂。

    想到张横曾说他在追踪凶手,于昌秀马上就追了上来。只是,他也没想到,张横的速度竟然如此的变态,任是他施展了奔行的秘法,追了半夜,直到此刻总算是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嗯,残害贵寨的凶手乃是一只阴邪之物,它现在就在不远处的前方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一沉吟,也不想隐瞒于昌秀。

    “就在前面!”

    于昌秀浑身一震,神情刹那变得悲愤交加:“我一定要杀了它,为寨里的人报仇。”

    于昌秀咬牙切齿,一张脸都微微扭曲了,眼瞳里更是浮起了血丝。

    “于大哥节哀。”

    张横连忙拉了拉他:“那只邪物灵智已开,而且无比的诡诈,所以,我们必须十分谨慎,以防被它觉察。”

    “好,全听您的。”

    于昌秀深深地吸了口气,总算压抑住了怒火,铿锵一声,已是从腰间拔出了一柄短剑。

    剑光凛冽,剑芒森森,一股寒气直透而出,显然也是一件利器。

    两人不再说话,细细地搜索着四周,一边仍保持着急速前行的资态,向着六翅蝉婴指引的方向追去。

    又行了数里,于昌秀的脚步陡然一滞,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:“高人,不好,前面是毒障区。”

    “毒障区?”

    张横一怔,目光望向了于昌秀。

    “你看,高人,这里的地形已有了变化,这正是毒障区的特征。”于昌秀神情凝重无比,指了指四周。

    果然,此刻虽然仍是在原始森林中,但周围的环境确实是有了变化,茂密而高大的树木变得稀少起来,地面上的腐枝烂叶却变得更加的厚实,一股腐臭的味道,弥漫了整个空间。

    张横的心头一凛,他也敏锐地感觉到了,空气中那股恶臭里,有丝丝的雾障在弥漫。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,苗疆之地,多毒雾障气,如果是遇上了五彩毒障以及幽冥障气,只怕是四品的超级强者,也会受其影响,寸步难移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横的脚步也不禁微微一滞。细细地洞察起了前面。续尔,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神情中也现出了一抹凛然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