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27章 百毒大阵
    “操,竟然是五彩毒障!”

    张横不禁爆了句粗口。

    这一路追来,张横也曾遇到过不少的毒障区。只是,那些毒障都是普通的障气,根本耐何不了张横。

    但是,他还真没想到,此刻就要追上不死蝉婴的时候,却遇到了五彩毒障。

    要知道,五彩毒障之所以恐怖,乃是它暗含五行之毒素。据玄门秘闻记载,五彩毒障的形成有特殊的条件,那就是这一片区域内,曾有五行灵体的生命存在。

    当这种五行灵体的生命体死亡之时,就会散发出五行精华。一旦被四周地气地脉中的障气所吸收,就会渐渐演变成可怕的五彩毒障。

    五行之毒素可以侵蚀神魂,因此,对四品的超级强者也会造成伤害。要是冒冒然就冲入其中,确实是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感激地望了于昌秀一眼。这次如果不是这位生活在苗疆的老猎人提醒,只怕自己还不会当一回事,直接就冲进去了。

    “高人,这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于昌秀脸色也是无比的难看。

    长年生活在苗疆这片地方,他对各种毒雾障气最是熟悉。更是清楚五彩毒障的变态。以他达到三品的修为,也绝对无法穿越。

    尤其是现在正是午夜时分,是毒障最浓毒性最烈的时候。如果硬闯,只怕走不了多少距离,就会被五彩毒障所侵蚀。

    大多情况下,当苗人遇到毒障,迫不得以要穿越的话,必须等到正午阳光最烈的时候。阳光不仅会削弱毒障的威力,而且因为温度升高,毒障会蒸发到空中,反尔地面的毒气会变得无比的稀薄,在下面通过反尔受到的威胁最小。

    可是,杀害寨民的阴邪之物就在前面,于昌秀却如何肯善罢甘休,眼睁睁地看着那阴邪之物远遁?

    吱吱吱!

    就在张横和于昌秀迟疑之际。此时此刻,在五彩毒障的深处,不死蝉婴却是吱吱怪叫起来,它那对血色的眼眸里,也闪起了兴奋的光芒。

    现在的不死蝉婴,在吸食了雄鹰寨百多名寨民的脑髓和神魂后,它背上那道恐怖的伤痕已然愈合,萎糜的神情也已然有了精神。显然伤势恢复了大半。

    毒雾障气对于一般生物来说,是致命的伤害。但是,对于不死蝉婴来说,却就如同是呼吸的空气一样平常,甚至对它还有些益处。

    不死蝉婴之所以号称不死,并不是说它真的不会死。而是指它不惧任何毒素以及自然界的水火等侵蚀,它本身就是至阴至邪的鬼祟之物,可以说是万毒不侵。

    此时进入五彩毒障的深处,不死蝉婴原本急速飞逃的身形,却停滞在了空中,它已猛然意识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稍一观察,不死蝉婴那张婴儿脸上,渐渐现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。
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它那对长满了爪子的婴儿手突然一挥,无数粒血色的晶体,如天女散花一样,撒向了四周。

    噼噼叭叭!

    一阵如同玻璃破碎的声音响彻。它抛下的那些血色晶体,陡地全部爆了开来,现出了里面如同是蚕茧一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嗤嗤嗤!

    四周的五彩毒障猛地翻滚如沸,向着那些蚕茧样的玩意汹涌汇集。只是眨眼的功夫,所有的蚕茧样的东西,上面被包裹了一层浓浓的五彩障气,看起来璀灿之极。

    噼哩叭啦!

    一会儿功夫,那些蚕茧样的东西,突然破了开来,一只只怪异的小虫,就从茧里探出了脑袋。

    仔细看去,这些小虫竟然是无数种毒物,蜈蚣,蜘蛛,蛇以及许多叫不出名字的奇形怪状的蛇虫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这些破茧而出的毒虫,迎风而涨,一只只刹那就化为了巨型的毒虫。两尺多长的蜈蚣,半尺左右的蝎子,几条怪蛇更是可怕,身形竟然长达几丈,恍然是某种巨型的怪蟒。

    而且,所有的毒物,全身呈现出五彩的颜色,妖艳之极,诡异之极。

    吱吱吱!

    不死蝉婴发出了一阵兴奋的怪啸。顿时,所有的毒物如同是接受到了什么命令,嗖嗖嗖地向四周窜去,眨眼间就消失在了浓浓的毒障里。

    做为得普的化身,不死蝉婴除了本能的一些手段外,还保留了得普这位降头大师的记忆。这些诡异的毒物,正是得普生前他们门派中最厉害的百毒大阵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毒虫,也正是不死蝉婴自进入苗疆以来,被它捕杀的各种蛇虫。

    它不仅吸食人类的精血,各种毒物也是它的食物。而且,被它吸食的毒物,被它用降头术炼化,成为了一只只傀虫。

    事实上,不死蝉婴之所以会千里迢迢要逃往苗疆,就是因为这里毒虫毒物最多,而且地处偏僻,正好让它可以大胆地在此作恶。否则,要是在大都市中,它吸食人类的精血,只怕早就引来了特殊部门的追杀,说不定当初的重创还没恢复,就被围杀在了外面。

    张横在后一直紧追不舍,不死蝉婴当然也感应到了。先前因为措不及防下受了重创,无力与张横一战。现在伤势有所恢复,这鬼东西立刻就准备反击张横,借着这五彩毒障的恐怖,布下了百毒大阵。

    它对张横这位大仇人可是恨之入骨,岂肯如此轻易罢手。

    吱!

    做完了这一切,不死蝉婴身形一闪,顿时化为了一团血雾,刹那隐没入了五彩毒障中。

    “哼,就算是龙潭虎穴,小爷也要闯一闯!”

    张横陡地神情一凛,脸上现出了绝决之色。

    不死蝉婴就在前面,张横岂肯因为五彩毒障而前功尽弃。所以,他决定闯一闯。

    说着,他目光望向了于昌秀,意思很明白,是在询问于昌秀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高人,我也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于昌秀微一沉吟,脸上也现出了绝然。他可也不想就这么放过那只阴邪之物,决心冒险也要进入五彩毒障,为全寨的老少报仇血恨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张横欣然点头,对于昌秀更多了几分赞许。

    当下,张横也不犹豫,全身真元轰然鼓荡,身周刹那腾起了一圈罡气,把自己笼罩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镇海印赫然现形,在头顶怒旋狂舞,一个金色的气罩洒落下来,形成了第二道防护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这个时候,于昌秀也不再迟疑,全身青光骤耀,护住了自己。手中更是多了几张金色的符篆,顺手在自己肩头脚踝以及胸口等地方一沾。

    符篆顿时光芒大作,一个个奇异的符纹在他全身缭绕,如同是给他穿上了一套金色的铠甲,威武之极。

    “原来于大哥是玄门兵家和道家双修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微微一凝,心中却是恍然了。

    于昌秀身上散发的浓烈青光,正是兵家罡气的标志。至于符篆,张横也立刻认了出来,这是道家的真符。

    现在,张横也总算明白了,为什么于昌秀修为仅是三品初期,却能与自己的速度相仿,这完全是他利用了道家的一种神行符。

    张横可以清晰地看到,贴在于昌秀脚踝的符篆,就是道家秘法神行符。

    看过水浒的人都知道,梁山有一位号称神行太保的英雄,名叫戴宗,他有日行千里,夜行八百的奇能。之所以可以有如此的神速,就是因为他有一项秘法,可以绘制神行符。只要贴上神行符,就如同是脚下生风,比千里马都跑得快。

    此刻,于昌秀脚上所贴的就是神行符。显然,他要以最快的速度,穿越这片五彩毒障。

    两人做好了准备,也不再迟疑,张横又一个意念传给了在空中盘旋的六翅金蝉,让它继续引路。

    六翅金蝉也是毒物中的变态存在,它对于五彩毒障丝毫没有畏惧。嗖地一下,就化为一点金光,直射而入。

    张横和于昌秀互望一眼,刹那化为了两团幻影,跟着六翅金蝉冲入了五彩毒障中。

    嗤嗤嗤!

    奔出一段距离,眼前的五彩毒障骤然浓烈起来,这些毒障似乎是有生命一样,嘶嘶嘶地向着两人汹涌而来,刹那间就包裹住了他们。

    陡地,两人的身周响起了嘶嘶的异响,五彩毒障与他们身外的护罩相触,顿时如同是沸汤泼雪,双方就这么交溶。

    张横和于昌秀的心头尽皆一凛。他们以前确实是没有闯过五采毒障,此刻亲临障气中,这才明白五彩毒障的厉害。

    这些毒障竟然象强酸或强碱一样,无论是张横镇海印的护罩,还是于昌秀符篆所形成的保护,都被它丝丝侵蚀。只是一会儿功夫,原本凝如实质的护罩,已是眨眼间就被消蚀了一半。

    两人心中暗叫乖乖,立刻鼓足了全力,向前狂奔。一边举目四望,想探查不死蝉婴的行中。

    嗤啦!

    正是时,一道彩光骤然爆亮,彩光中,一团巨大的阴影,朝着张横狂扑而来。

    “怪蟒!”

    张横眼眸一凝,心中很是诧异。在他的天巫之眼真实视野中,可以清晰地洞察到,扑来的那团阴影是一条长达数丈,粗如儿臂的怪蟒。倒三角的脑袋,血红的眼瞳。让张横惊奇的是:这条怪蟒的全身,竟然是五彩的鳞片,与五彩毒障的气息完全相同。

    彩色鳞片的怪蛇极其少见,与五彩毒障气息相同的更是少之又少。张横心中一凛:难道这条怪蟒就是生长在此地的原生蛇?

    但是,还没等他转过念来,嗖嗖嗖异啸乍起,五彩毒障中,数十道彩光暴逸,无数只毒物陡地窜了出来,朝着两人狂扑怒噬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