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28章 不死生物
    嘶嘶嘶!

    正是时,那条怪蟒已然扑到了张横面前,嘴里更是喷出了一团五彩毒障。

    “斩!”

    张横厉喝,手中伏以神尺化为一道惊天白练,刹那斩落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怪蟒那倒三角的脑袋,应声而落,骨辘辘地滚出老远。

    但是,让张横惊讶的是:被斩了脑袋的怪蟒,从腹腔里喷出来的并不是鲜血,而是一蓬五彩的障气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活物,乃是被炼制的傀兽。”

    张横眼眸一凝,立刻认出了这条怪蟒是什么东西。心中更是暗凛。不死蝉婴不但能布阵,而且还能炼质傀兽。这足见它已完全传承了得普的记忆,假以时日,极可能还会进化,成为更可怕的鬼物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一般的鬼祟凭着本能修练,就算是能吞噬其他生物的精血,但没有功法,要想进化会很难。

    但是,不死蝉婴如果传承了得普的所有记忆。那么,凭着得普这位降头大师的所学,它要想进化,比起其他鬼物来说,无疑将容易无数倍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的杀意更凛,手中的伏以神尺光芒暴涨,朝着向自己扑来的那些毒虫毒物狂扫而去。

    嗤啦!

    伏以神尺所化的白练,以横扫千军之势,把扑过来的毒物一下子斩为了两截。一时间断肢残骸四处乱飞,情形惨烈之极。

    于昌秀也不含糊,他手中的那柄短剑也是件兵家法器。此刻剑如游龙,发出阵阵铿锵异啸,剑过之处,扑过来的毒虫毒物,也立刻被斩成两半,无一幸免。

    只是眨眼的功夫,扑向张横和于昌秀两人的所有毒物,已然被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一波攻击,仍是阻挡了他们不少的时间。两人不敢稍有停留,身外的护罩在这一波攻击中,被那些毒虫毒物所喷薄的五彩毒障,又消蚀了一层,只剩下了不到原本的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然而,这仅仅只是开始,两人刚踏出没多远,五彩毒障中,又嗖嗖嗖地窜出了无数的毒物,凶猛地扑了过来。这些毒物根本没有灵智,完全不惧生死,所以,前仆后续,刹那又把两人围在了当中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。当张横思感四扫,搜索不死蝉婴的时候,他猛然发现,先前被自己和于昌秀斩杀的那些毒物,正在诡异地复活。

    只见,那条被斩掉了脑袋的怪蟒,此刻它的腹腔内五彩毒障汹涌如沸,渐渐的,又一个五彩的脑袋,从腹腔里生了出来。

    顿时,原本已然一动不动的怪蟒,陡地又活了过来,嗖地一下,从后面狂窜而上。

    其他被斩杀的毒物也是如此,在四周浓郁的五彩毒障滋养下,迅速长出了被斩掉的断肢残骸,一只只又活蹦乱跳地活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竟然都被练成了不死生物!”

    张横暗叫乖乖,心中更是暗惊。

    这些能重新活过来的傀兽,显然是沾染了不死蝉婴的不死特性,可以重新再生。这样的事实,确实是出乎了张横的意料。

    “啊,这些东西竟然活过来了,它们是不死生物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于昌秀也发现了那些毒物的异常,不禁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如果这些毒虫毒物斩之不尽,杀之不完,这岂不是要被它们困死在这片五彩毒障中吗?

    可是,问题在于,以于昌秀现在的力量,根本无法让这种具有再生的不死生物灭绝的手段。一时间,于昌秀心中大骇,手中的剑势也不由弱了几分。

    正骇然间,突然,身边的张横全身星芒大作,他手里的那柄尺状武器,更是猛地爆起了耀眼的星光。

    “天星之力,这位年青的高人竟然是四品的超级强者。”

    于昌秀浑身剧震,再一次被震憾了。他感受到了张横身上星芒所散发的威压,那不是天星之力是什么?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星光暴逸,伏以神尺恍然是一柄圈点星空的量天尺,携着万点星光,横扫四周。

    怦怦怦!

    扑上来的那些毒物,被星芒扫中,顿时象烂西瓜一样,刹那爆了开来,残余的断肢躯骸,更是被星光沾染,如同是遇到了酸碱,嗤嗤嗤地溶化开来。转眼间,被斩中的毒物,便化为了乌有,要想再复活,自然是绝无可能。

    不死生物并不是真正的不死,所谓的不死,是有条件限制,指的是伤害它们的能量,没有超越它们承受的范围。

    四品超级强者的天星之力,已完全不是它们能承受。所以,这些不死生物,只有化作灰灰的份。

    吱吱吱!

    在不远处的五彩毒障中,不死蝉婴正借着毒障的掩护,迅速靠近。它正想趁着张横他们被百毒大阵纠缠,趁机偷袭。

    半途上,它顺手逮住了那只六翅金蝉,嘎吱嘎吱地就吞入了嘴里,嚼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但是,当它突然看到这边的这副情形,不死蝉婴的嘴顿时张横了蛤蟆,嘴里的半截六翅金蝉也叭地一下掉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不死蝉婴的脸色急剧地变化起来,现出了惊骇的神情。它怎么也没料到,它的大仇人张横,竟然已是位达到四品,可以动用天星之力的超级强者。

    虽然它在这半年里,进入苗疆后,吸食了无数人以及许多剧毒毒物的精华,力量已达到了半步四品,隐隐有突破的迹象。

    可是,半步四品可不是真正的四品,这半步之遥,就如同是一道天堑,与四品的超级强者相比,无疑就有天与地的差距。

    它现在总算明白了,为什么在彩虹寨中,仅仅只是被张横砍了一刀,就造成了那样严重的创伤,需要吞食百多名人类的脑髓和神魂才能有所恢复。它本还以为,是张横手中的那柄怪尺含有某种特殊属性。现在才恍然,原来张横是动用了天星之力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不死蝉婴心头大骇。它那里还敢再向前靠近,那无疑就是前去送死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不死蝉婴陡地化为了一道血色的闪电,朝着前方狂飞而去。

    开玩笑,现在不趁机离开,只怕被张横追上,它只有化为灰灰的份。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五彩毒障中,张横如同是天神降临,天星之力所凝聚的恐怖力量,横扫一切。所有的不死生物,被他尽皆斩为了灰灰。只是一会儿功夫,扑过来的毒虫毒物,已然清扫一空。

    “高人原来您是位天师!”

    于昌秀也从震惊中清醒了过来,望向张横的眼神里,已多了一抹难以掩饰的敬畏。

    “快走!”

    张横脸上却是现出了一丝苦涩,一拉于昌秀,极速向前奔去。

    虽然扫清了眼前的所有毒物,但此时此刻,张横和于昌秀身上的护罩,也只剩下了如纸片般的薄薄一层。随时会被消蚀干净。

    与百毒大阵中毒物的争斗,还是拖延了他们不少时间。再加上天星之力的动用,更是让防护消弱几分。

    果然,两人又奔出百多米,于昌秀身上的那套虚幻的铠甲,轰然爆开,化为了点点光芒飘散。他身上的那些符篆,也顿时燃起了烈焰,眨眼间便化为了灰烬。

    骤然,五彩毒障汹涌而来,与他身上的护体罡气直接接触,爆起了噼哩叭啦的异响。

    于昌秀脸色大变,他的护身罡气根本无法抵抗五彩毒障的侵蚀,他已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,心中大叫不妙。

    他的这些符篆,炼制不易,尤其是地处苗疆这样的荒芜之地,缺少天材地宝等资源,他这几年一共炼制了三套。但早年因为在原始森林中遇险,已用掉了两套。现在身上唯一的一套符篆耗尽,如今只有用命强抗的份。

    张横苦笑,不得不双手一挥,一层天星之力笼罩住了于昌秀。他现在的情况也非常糟糕,镇海印所形成的护罩,也已摇摇欲坠。一旦破碎,就只能用本身的真元来抵抗五彩毒障。

    这也正是他之所以一开始并没有动用天星之力,就是为了保存实力,以穿越这片可怕的五彩毒障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终于,护着于昌秀,两人再次奔出上千米,张横身周的护罩也轰然炸散,头顶的镇海印光芒也都黯淡下来。

    这件上古圣物,在五彩毒障的侵蚀下,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。

    嗤嗤嗤!

    立刻,汹涌的五彩毒障如潮澎湃,显然,此刻两人已进入了这片毒障区的中心,是毒障最浓烈的所在。滚滚的毒障,已然与张横真元形成的护身罡气接触了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五彩毒障。”

    感受着身周护身罡气的消蚀,张横的脸色变得难看无比。

    他可以清晰地感应到,护身罡气与五彩毒障相触,就如同是沸汤泼雪,正在急剧地消蚀。纵然自己动用天星之力,却仍是无法减缓护身罡气的消溶。

    “这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中大惊。虽然早就预料到五彩毒障的可怕,但当真正进入其中,才知道自己还是低估了这种毒障的恐怖。

    尤其是先前灭杀那些不死生物,更是让自己消耗甚大,此时此刻,张横已是感觉有些难以维续。要是一旦自己真元消耗过甚,无法引动天星之力护体,只怕真的要被五彩毒障所侵蚀。果然,又奔出数千米,张横额头上的汗下来了。他神窍中的小人儿,脸上已现出了萎糜之太,这是神魂消耗过大,引用天星之力即将难以维续的现象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