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29章 拼死护主
    嗤啦,嗤啦!

    五彩毒障与护体罡气相互消蚀。但五彩毒障如潮汹涌,源源不断,张横的消耗完全跟不上。更何况他要兼顾身边的于昌秀,消耗更是加剧了许多。

    渐渐的,他的护体罡气已然变得虚幻起来。

    张横额头的汗水如雨而下,心中却是有些无奈。他身上藏着拽着的宝贝不算少,无论是诺亚冥舟,还是九阴神鼓,都是上古的神物,威力无比强大。

    但是,诺亚冥舟直到现在还在沉睡中,自那次主动现形后,就再也没有了动静。甚至张横达到四品后,也想唤醒它,让它发挥作用。

    只可惜,全然无效。也不知是上次它的自行启动,消耗了它太多,还是别的原因。原本达到四品就可以动用的诺亚冥舟就一直这样休眠着。

    九阴神鼓虽然为万邪之尊,但它主要的力量还在于鼓声形成的声波攻击,对眼前的毒障完全起不了什么作用。

    所以,现在的张横是空有一身的宝贝,却是即将陷入生死一线中。

    眼看情况越来越紧急,张横神窍里的小人儿疲态更甚,镇海印中的王一鸣老祖,也早已瘫软在地。刚才张横早就摧发了王一鸣老祖的神魂。但这无疑是杯水车薪的举动。在如大海般澎湃的五彩毒障中,最多的魂力,也不够消耗。

    现在,张横自己的神魂已到了极限,所能引动的天星之力也越来越稀少,他身周的护身罡气也到了即将破碎的程度,张横的心不断往下沉,脚步拼命地在加快,想尽早冲出这片毒障。

    可是,视野里一片茫茫,五彩毒障仿佛没有尽头,他看不到任何一丝可以在护身罡气破碎前,冲出此地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难道小爷要困死在这里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里燃烧起了一团不甘的怒焰。如果再这样下去,他只有拼命一途,那就是燃烧神魂,以摧发潜力,维持神魂的魂力。

    可是,这会留下极其严重的后果,神魂受创,张横今后的修为就再也无法进阶,从此就只能停留在四品初阶的境界,甚至还会修为倒退。

    然而,如今已是处于生死一线,张横纵是心有不甘,却也只能如此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咬了咬牙,就准备燃烧神魂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张横的意识里,陡地传来了一阵女子的呼唤声:“主人,我等且来助你。”

    同一时间,张横胸口江山社稷图里,百美所剧住的那片山崖上,一阵奇异的波动弥漫开来,百美已然幻化出了身影,飘然而来。

    “百美?难道她们能挡五彩毒障?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一震,但此刻也容不得他多想,心念一动,已是把百美从江山社稷图里释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空间微漾,五彩毒障翻滚,张横的眼前,猛地现出了无数的女子幻影,刹那间在他与于昌秀的身周,形成了一个包围圈。

    “呃,这是?”

    于昌秀现在也是心急如焚,他也看出了身边的这位年青高人,已是有难以维续的现象。可是,以于昌秀的力量,此刻根本无能为力,一点也帮不上忙,甚至还成为了人家的累赘。

    于昌秀有些后悔,自己当时不该光凭着一腔怒气,就这么冒然闯入五彩毒障中,此刻却是拖累了高人。

    正又急又悔,突然感觉到四周的变化,隐隐地还似乎感应到了无数女子的影像,缭绕起舞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身周的空气,也象是一下子被冰冻了,急剧下降了十数度。一股彻骨的冰寒刹那传来,让他不禁心头大凛。他还以为是五彩毒障中,又出现了异变。

    “没事,于大哥,这是在下的术法。”

    幸好,耳边传来了张横的声音,他也怕于昌秀不了解情况,会突然出手。

    一边说着,张横的眼眸已是死死地瞪在了四周的百美身上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百美形成一个阵势,一个个虚幻的身影,猛地蒸腾起了汹汹的艳煞。眨眼之间,张横和于昌秀身周,已被一团浓得化不开的艳煞所包裹。

    嗤嗤嗤!

    外围的五彩毒障轰然暴舞,如同潮水般朝着艳煞狂冲过来。顿时,眼前彩光与艳煞蒸腾如沸,双方又相互交溶,彼此侵蚀起来。

    百美本身也是阴邪之物,经过江畔野渡这么多年的炼化,百美联合的力量也已是极其的恐怖,甚至可以抗衡四品的超级强者。

    此刻,她们释放出了多年凝聚的艳煞,直接与五彩毒障抗衡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,艳煞虽然厉害,但并不是可以克制五彩毒障。因此,百美的举动,其实就是以她们的力量,在保护张横。

    果然,艳煞与五彩毒障交溶,如同是酸碱相遇,刹那爆起了滚滚的黑烟,相互消蚀。眨眼的功夫,百美形成的艳煞护罩,也被消蚀了一层。

    张横心头一震,他立刻看出了这是百美冒着要被消亡的危险,前来护卫自己。他那里还会稍有迟疑,把所有的力量,灌注到了奔跑上,速度立刻又加快了几分。

    这片五彩毒障范围确实是非常的大,足足有数十里方圆,以张横他们的脚程,要奔离这里,确实是也要化不少的时间。

    噼噼叭叭爆响连天,百美所释放的艳煞,在五彩毒障的侵蚀下,也急剧地消溶。大约半刻钟的时间,原本浓得化不开的艳煞,也几乎被消蚀了大半。

    百美掩映在艳煞中的身影,也渐渐的变得清晰。

    张横的心头一凛,知道再过片刻,她们就即将与艳煞正面接触。他不由暗中一个意念传递了过去,让百美离开。

    但是,百美却一个个恍然未闻,神情中也都现出了绝决之色,她们已然是做出了决定,就算是拼命,也要护张横这一路平安。她们的意志是如此的坚定,甚至连张横想把她们直接收入江山社稷图,也难以办到,遭到了她们意念的强烈抗拒。

    嗤嗤嗤!

    果然,又过了一会,百美身周的艳煞已是稀薄如纸,她们脸上的表情,也现出了痛苦之色。

    虽然百美联合的力量极其的恐怖。但是她们单个的修为其实并不高,完全是依靠了阵势,这才能抗住五彩毒障的侵蚀。

    此刻,艳煞几乎消蚀,她们本身也已遭到了毒障的伤害。张横大骇,意念急急地传递出去,想让百美回归江山社稷图。但百美显然心意已决,丝毫不为所动。反尔是一个个艳光暴耀,显然是已使用了某种秘法,正在摧发本身的力量,强行抗衡。

    感受到百美的心意,张横的心暖暖的,感动之极,眼角都涌动着**辣的东西。

    同为阴邪之物,百美在溶合了当年的残魂,恢复灵智后,却能感恩戴德,不但认张横为主,愿意留在他身边修练。现在,遇到生死危机之时,更是不惜拼死一搏,也要护卫张横这位主人的安全。

    这足见百美尽皆是知恩图报的人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张横心中感激?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已是使出了吃奶的力,把速度提到了极限。

    就在张横他们困在五彩毒障的时候,此时此刻,彩虹寨中,血梦泪和马志刚以及王钧等人,仍在商议着。

    已经等了两天,依然没有张横的消息。虽然众人都知道张横的修为,却也不禁为他担心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却也不能这样一直等下去,所以,已然决定明天一早就要离开彩虹寨,向苗疆深处的古苗部落进发。

    这次之所以要逗留彩虹寨,得到蒙抓正格的帮助,这自然是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血家先前派出的大批人员,虽然有许多人已潜伏进入了古苗的地域。但是,仍有近百人在此等候血梦泪,以便一同进发。血家可不能让少主出事。

    可是,百多人的队伍,如果浩浩荡荡地进入古苗地域,就算最隐蔽,也绝对无法逃过古苗那边的巡察。肯定会导至这次行动提前暴露。

    所以,一定要找一个合适的理由,或是合适的身份,这样才能光明正大地进入古苗。

    古苗虽然不与外人联系。但是,同是苗族的一份子,他们与最外围的雷公寨还是保持着一定的关系。每隔一段时间,雷公寨这边,就会派出一支庞大的商队,把各种生活物资运到古苗,与他们交换各种在外面稀少的商品。

    血

    家正是想利用运送物资的商队,来做些文章。这也正是血家竭力想拉笼蒙丝乌拉这位大祭司的原因。

    而做为离古苗区域最近的彩虹寨,就是商队汇集的地方。所以,血梦泪即使已得到蒙丝乌拉的支持,也得与蒙抓正格搞好关系,以免事情出现漏子。

    他们这次进古苗,就是要替换商队的人员,让血家的高手,假扮护卫队,也好见机行事,在古苗那里兴风作浪。

    现在,一切已谈妥,所有人员已然到位,就准备着明天一早出发。血梦泪他们就是在商议着一些细节,以做到万无一失。

    然而,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,就在他们商议之时,有一个人却是咬牙切齿地在发誓:“哼,敢打爷,爷就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,让你们永远都回不来。”

    蒙抓格尔眼中燃烧着仇恨的火焰,望着那边的大厅,一张脸已是微微地扭曲,现出了狰狞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