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30章 蛮族
    做为彩虹寨的少寨主,蒙抓格尔回到家里后,自然也知道了张横以及血梦泪的真实身份。

    但是,这家伙蛮横惯了,对新巫神和将来可能会成为新苗王的两人,却那里有丝毫的敬畏之心。反尔因为先前在大庭广众之下所受的曲辱,怀恨在心,把张横和血梦泪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当他从老爹蒙抓杰尔那里,了解了血梦泪他们的这次行程和目的,顿时恶从胆边生,要报复他们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蒙抓杰尔神情变得更加的恶毒。手一挥,黑暗中便立刻闪出了一个黑影:“少爷,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嗯,爷这次交给你一个重要的任务,你绝对不可透露给任何人,一旦事情成功,爷一定会好好赏赐你。”

    蒙抓杰尔压低了声音,当下把他的计划,细细地说与了那阴影听。

    “是,少爷,属下必不负少爷重托。”

    阴影点了点头,身形一闪,已消失在了黑暗中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山野上,五彩毒障里,陡地爆起了一团炫光。紧接着,两条人影已是从毒障中狂窜而出。

    “巫神在上,总算闯过鬼门关了。”

    于昌秀的声音响起,兴奋之极。身影刚窜出毒障,一屁股就已坐倒在了地上,粗粗地喘着气。

    张横也是满头满脸的大汗,疲惫之极。在百美的拼死护卫下,两人竭尽全力,总算是脱离了五彩毒障区。只是,两人也是累得够呛,几乎虚脱。

    不过,张横现在也来不及检查自己的情况,目光凝注到了四周,脸色变得难以喻意的悲喜交加。

    当是时,身周围绕的百美,她们的艳煞已是若有若无,甚至每一个女子的虚影,也变得更加的虚幻,仿佛随时要崩溃一样。

    显然,这次百美拼死护着张横两人,奔出五彩毒障区,不仅消耗了多年凝聚的艳煞,更是已然被毒障侵蚀到了魂体。看她们的情形,个个受创不轻。

    张横的心中无比的感激,百美这回确实是用自己的生命在维护自己。

    “多谢诸位!”

    张横向四周拱了拱手,心念一动,已是把百美收回了江山社稷图里。

    这回,百美丝毫的没有抗拒,血光一闪,刹那消失。又出现在了江山社稷图的那片山崖上。

    微一沉吟,张横这才有时间查看自己的状况。幸好,除了真元和魂力消耗过度外,身上并无其他的伤势。

    张横那里还会犹豫,手一翻,已是把一粒天星精髓取了出来,准备炼化,尽快恢复力量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两头海狒王赫然现形,守在了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开玩笑,此地乃是苗疆深处茫茫的荒野,到处都隐藏着危机。不死蝉婴更是不知行踪,极有可能隐匿在附近。所以,张横可不想再犯当日在火山腹中的错误,被人在疗伤时偷袭。

    一边的于昌秀也没有丝毫的迟疑,取出了几粒补充真元的药物,抓紧时间恢复起来。

    大约半个时辰,张横陡地睁开了眼来,神情中一消疲惫之态,眼瞳奕奕生辉。

    意念一探入神窍,小人儿也完全没有了先前的萎糜,又变得精神抖擞。甚至镇海印中的王一鸣老祖,也有所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张横一阵感慨,天星精髓果然不愧是百品神媒中的绝世灵物,吸收了一粒,就让自己基本恢复过来了。只可惜,当时从伊藤樱子那里只得到了四粒,用掉了这一粒,只剩下了最后一粒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抬起头来,看到旁边的于昌秀还在运功,张横的目光望向了四周。

    这里已是一片荒野,先前的原始森林已被远远地抛在了身后,这一次奔跑,也不知跑出了多少里。

    心念一动,张横招唤那只六翅金蝉。但是,丝毫没有回应,张横的神情陡地一凛,知道那只引路的六翅金蝉,可能已出了事。否则不会失去联系。

    幸好,张横江山社稷图里的六翅金蝉还有不少,他连忙又招出了一只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六翅金蝉现形,顿时凌空飞舞,朝着一个方向发出了嗡鸣。

    “好个鬼物,竟然已趁机远遁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不由暗叹了一声。自己被五彩毒障这一困,又失去了追上不死蝉婴的最佳机会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目光望向了身后的那片毒障,张横的神情变得有些莫名。

    本以为自己修为达到四品,这天下已是无处不可去。但是,仅仅一个五彩毒障,就让自己陷入了生死危机。

    这让张横的心中不禁很是感慨:自然界的力量,确实是无奇不有,自己还是要戒骄戒躁。四品仅是踏入玄门登堂入室的一道槛,只有力量不断的提升,才可以遨游这世界。

    “高人,那边去不得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于昌秀也已运功结束,正目光灼灼地凝望着四周,看到六翅金蝉指引的方向,不禁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这回却是轮到张横诧异了。

    “高人,你想必也应该知道,苗疆深处,除了古苗之外,还有蛮族。”

    于昌秀神情凝重:“前面就已是蛮族的地域,一般遇到我们苗族之人,必然是杀无赦。”

    于昌秀在雄鹰寨居住多年,自然对四周的环境非常的熟悉。五彩毒障外的这片区域,早年他也曾绕过毒障前来探察过,因此,一眼就认出了那个方向是蛮族的领地。

    “蛮族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。他自然知道蛮族与古苗之间仇怨颇深,双方势如水火。

    只是,他还真没想到,自己追赶不死蝉婴两天两夜,竟然已是来到了蛮族所在的区域。

    “嗯,不管那边是什么地方,我还是要去看看,绝不能让那阴邪之物给逃了。”

    微一迟疑,张横的脸上现出了绝决之色。他是决意不会放过不死蝉婴。

    “高人,您真的要去?”

    于昌秀神情一滞。不过,他最终还是咬了咬牙:“那在下就陪高人您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虽然知道蛮族之人无比的凶悍,而且这几年蛮族那边出了几位超级强者,与古苗之间的战斗也越见频繁。凭自己一人之力,想要闯入蛮族地界,确实是危险之极。

    但是,想到那些惨死的族人,于昌秀心中一团怒火刹那又蒸腾起来。所以也不惜一切,要前去追杀那只阴邪鬼物。

    做出了决定,两人也不再犹豫,立刻在六翅金蝉的指引下,向前奔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,于昌秀也介绍起了自己的情况。

    其实于昌秀也是一名汉人,之所以会居住在雄鹰寨这样一处深入苗疆的偏僻之地,是因为早年他的先人,因躲避战乱,带着一村之人从外面迁移而来。

    事实上,雄鹰寨的寨民,尽皆是早年迁移而来的汉人后裔。在这里已经生养了好几代。一直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。只是,经历了这么多年,他们也早已习惯了这里的环境,所以一直安居于此。

    然而,他做梦都想不到,这次寨子竟然遭到了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不禁感慨,现在他也总算明白了,为什么雄鹰寨那里的寨民,都穿着明清时的服饰。原来他们本来就是那个时代的后人迁移来此。

    当下,张横也简略地把自己的来历告诉了于昌秀,两人之间的关系,也一下子拉近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张天师,蛮族的部落虽然不象古苗那样人口多,而且,整个蛮族也就三个部落,人口加起来只有四五万。但是,蛮族人个个是战士,无比的凶悍,战力却不比古苗差。”

    于昌秀说起了蛮族的情况:“前面大约百里,就是蛮族三大部落中最大的一个,他们的蛮王就居住在此。所以,此处的防卫是最严密的所在。”

    “这几年蛮族一直蠢蠢欲动,因为他们蛮族数百年没有转世的皇女,在十数年前突然转世,被族中的先知所找到。”

    于昌秀继续说着:“据说,皇女是蛮族神支的后裔,按他们蛮族古老的传说,当皇女转世降临,就是蛮族兴起的时候。因此,这些年来蛮族一直野心勃勃,有向外扩展之势。”

    就在两人谈起蛮族的时候,此时此刻,在百里外的蛮族部落中,一处静幽的山谷里,一个身穿薄纱的少女,正在湖畔幽然地弹着琴。

    谷中的这个湖显然是一处温泉,太阳刚刚升起,湖面上迷漫着一层雾气,让四周的景物变得缥缈朦胧,仿然是仙境。

    少女安然地坐在湖边的一块巨石上,面蒙轻纱,专心地拨弄着一张古仆的横琴,琴的式样非常的古怪,竟然雕的是一头蛮牛。而且,琴架就是白森森的骨头,看起来很是诡异。

    不过,少女素指弹拨,如流水般轻盈阅耳的声音顿时在谷中响彻,恍如仙乐,让人心神不禁为之一清。

    “嗯,看来皇女的神之乐章即将大成。”

    在少女身后不远处的一块岩石上,一位年纪在六十多岁的老妪,身穿着式样古怪的葛麻衣衫,聆听着少女的琴声,那张满是皱纹的脸上,露出了欣然之色:“估计到皇女成年礼的那天,应该就可以圆满,到时她也该加冕,成为我们蛮族真正的皇女了。”

    正沉吟着,这个时候,突然身后的树林里,陡地划过了一道血光,似是有什么东西,猛然闯入了这片山谷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老妪猛地惊觉,厉喝道。

    但是,血光一闪,刹那已消失,仿佛只是错觉。老妪的眼眸里却是骤然爆起了两道晶芒,朝着树林直扑而去。

    老妪正是蛮族的一位长老,修为已然达到三品顶峰,她可不会认为,自己会看错。所以立刻觉察到情况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然而,她的身形刚扑到身后的树林,一阵吱吱怪啸响起。与此同时,血雾翻滚,刹那把她的身影淹没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老妪大惊,厉声长啸,发出了示警的信号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