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31章 遗迹
    “敌袭,保护皇女!”

    刹那,四周响起了一片呼喊声,无数的人影,就从四面八方向这湖边冲来。

    在湖边弹琴的少女,娇躯一震,也猛然感觉到了不对劲。琴声嘎然而止,她猛地站起身来,正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吱吱吱!

    突然,树林中的那团血雾迅速膨胀,眨眼间就已弥漫到了少女面前。一阵让人胆战心寒的怪吱声,几欲穿破人的耳膜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少女的眼眸陡然睁得滚圆,面纱下的脸也露出了惊骇的神色。她在血雾里,看到了一个长有六只蝉翅的婴儿。

    那婴儿的形象实在是太恐怖,满嘴森森的獠牙,指甲更是如同鬼爪一样锋利,一股极度阴森,极度冰寒的气息,也陡然弥漫空间,让少女不禁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“孽畜,去死!”

    刹那的愣怔,少女猛地回过了神来,手中那张白骨琴一横,素手轰然一拨。

    铿铿铿铮响大作,琴弦乍动,一**肉眼可见的波纹,轰然攻击向了那头怪婴。

    吱吱吱!

    婴儿一张小脸急剧地抽搐起来,血红色的眼瞳里,也爆起了凶残的光芒。它猛地张开了嘴来,一团妖艳的血色雾气,朝着少女就狂喷而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少女正准备拨动第二拨琴弦,但被血雾喷了个正中,俏脸刹那变得血红一片,如同是喝醉了酒。紧接着,她便是闷哼一声,软软地瘫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杀,保护皇女!”

    四周涌来的人们狂叫怒喝,此刻已扑到了那片血雾笼罩的树林中。但是,一阵嗖嗖嗖的异响响彻,无数头毒物从树林里窜了出来,脸盆大小的蜘蛛,尺许长的蝎子,更有几丈长短的怪蟒,疯狂地扑向了这些人。

    顿时,惨号骤起,悲呼连天,冲过来的那些人,立刻被这些毒物所噬咬,一下子仆倒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“妖孽!”

    正是时,那名老妪已然从树林中窜了出来,怒嘶厉喝,朝着那边的少女狂冲而去。

    她先前一进入树林,就被一大群毒物所包围。当她奋力斩杀了那些毒虫,已然意识到自己可能中了调虎离山之计。所以,她不顾一切地返身冲出树林,想看看湖边的少女。

    然而,当看清那边的情形,老妪顿时目眦欲裂,她看到少女被一个怪异的婴儿喷出的血雾所迷倒。

    “不要伤我皇女!”

    老妪暴喝,身形骤然加快,如同是一道闪电,狂扑那个怪婴。

    “吱吱吱!”

    怪婴尖啸,陡然扑到了少女身上,两只鬼爪已死死地抓住了少女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下一刻,血雾轰然暴腾,刹那把四周的一切全部淹没在了血色里。

    “皇女!”

    老妪凄厉地嘶吼。但是,当她扑入血雾里,却那里还有那只怪婴以及少女的影子。那怪婴趁着血雾弥漫的刹那,已带着少女迅速远遁。

    “皇女被劫走了,皇女被劫走了!”

    老妪这一惊非同小可,那里还忍得住,立刻嘶心裂肺地叫喊起来。

    刹那间,整个蛮族所在的部落被震动了,他们的皇女,在她静修的日月湖中,在数十名精英族人的保护下,竟然被一头怪婴给劫走了。

    眨眼间,整个部落响起了呜呜的角号声,不一会儿,无数支队伍,向着部落的四周奔涌而出,开始追杀那只怪婴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蛮族部落好象出了什么大事?”

    张横和于昌秀两人,此刻正在数里外的一座小山上,望着那边的情形,两人神情都是非常的诧异。

    从进入蛮族地域的数十里外的范围,他们就陆续发现了蛮族人的岗哨。不过,以两人的修为,还是轻易地躲过了这些明岗暗哨。按着六翅金蝉的指引,继续向前深入。

    到了这座小山,已然可以看到蛮族的部落。从小山上望去,那边是一片山丘,连绵有数十里,最前面的地方用粗木扎成了栅栏,两座高高的嘹望台矗立在两边。数名身高马大的汉子,脸上画着油彩,头上插满了各色鲜艳的鸟羽,手中拿着刀枪等武器,守候在那里。

    蛮人的身高比普通人都要高出一大截,身形大多在两米以上,体形魁梧,看起来个个彪悍无比。

    整个蛮族部落划分出好几块地方,一座座用巨石垒成的房屋,星罗棋布,井然有序。一眼望去,根本看不到部落的尽头在何处。显然,这处蛮族部落,正如于昌秀所说的那样,是蛮族中最大的部落。

    只是,当两人正细细观察的时候,整个蛮族部落突然号角震天,紧接着一队队蛮族族人,全身武装,从部落中汹涌而出,奔向了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这让两人顿时意识到,好象是蛮族部落出了什么大事。否则,不可能会有这么多的人员被调动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与古苗族开战了?”

    张横和于昌秀互望一眼,又惊又疑。

    本来,两人顺着六翅金蝉的指引,可以人不知鬼不觉地穿过这片蛮族部落。但是,现在蛮族这么多族人出动,几乎遍布了各个地方,这给两人追蹑不死蝉婴的行动,增添了不少的麻烦。

    要是被蛮族队伍发现,只怕必然会引起争斗。到时,不死蝉婴没追上,反尔是莫名其妙地与蛮族打起仗来。这可是张横最不愿看到的情形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的眉头不由紧紧地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张天师,您看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于昌秀也是一筹莫展,他也没想到,竟然会遇到蛮族的人大规模出动。

    “嗯,看来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也没有什么好办法。目光望了望下面的蛮族队伍,最后落在了六翅金蝉身上。

    此刻,六翅金蝉正朝着一个方向嗡嗡起舞,显然不死蝉婴就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!”

    张横眉头一挑,朝于昌秀挥了挥手。同一时间,他手一招,十二面巫祖幡赫然现形,在自己和于昌秀身周,形成了一个遁形的风水阵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暗芒一闪,张横和于昌秀两人的身形,已消失在了小山的山头,只有四周的空间一阵波动,他们两人已是遁形而去。

    以张横如今的修为,布置的遁形阵,只要不是遇到真正的强者,很难被普通玄门之人发现。现在也只有借阵势的掩护,尽可能减少被发现的机率。

    整个蛮族处于混乱中,无数支队伍被派往了各个方向,展开了地毯式的搜索。

    张横和于昌秀尽量避开一众蛮人的队伍,在六翅金蝉的指引下,继续向前追蹑。

    绕过了一座山头,六翅金蝉的飞行方向猛然来了个转折,振翅飞向了部落左边。那里是连绵的险峻高山,放眼望去,茫茫的原始森林,覆盖其上,也不知有多少里。

    “那孽畜又窜入森林中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一凝,不由加快了脚步。蛮族那边出了什么事,张横可管不了,他的首要目的就是追杀不死蝉婴。无论是上天入地,他都不会放过那只鬼东西。

    两人迅速潜入了森林,一路小心翼翼地追蹑而去。一路上,两人也遇到了进入森林搜索的蛮人队伍,而且数量有十数支。

    这些队伍每一支都有十数人,领头的尽皆是玄门修者,修为大多在二品到三品之间。而且,人人全身武装,腰上更是系着一只牛角,显然是用于相互联系之用。

    幸好,这些人并没有看破张横的遁形,所以彼此间还是安然通过,谁也没有打扰谁。

    这些蛮人一路搜索,一边还叽哩呱啦地交谈着什么。只是,张横可没学过蛮族的土语,连王一鸣的记忆中也没有这方面的知识。所以全然是象在听天书。

    “张天师,蛮族好象是皇女被人劫持了。”

    于昌秀似乎是能听得懂蛮人的土话,侧耳听了一会,脸上露出震惊之色:“怪不得整个蛮族部落会突然混乱起来。原来是皇女失踪了。”

    “皇女失踪了?”

    这下轮到张横满脸的诧异。按先前于昌秀的介绍,皇女在蛮族中,就如同是巫族的圣女,地位无比的特殊,几如神灵。

    那么,她怎么会失踪?又是什么人敢劫持她?

    张横心中浮起了老大的一个疑团,一时心中也是非常的震动。

    只是,这事与张横无关,所以,稍一迟疑,张横便把它搁到了脑后,继续顺着六翅金蝉的指引,朝森林的深处追蹑而去。

    大约向里走了两个多时辰,七弯八折,已是到了原始森林的最深处。这个时候,眼前的景色陡然一变,出现了一片奇异的影像。

    只见,前面的森林中,树木变得稀少起来,无数的巨大石柱映入了眼帘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那里竟然有一座残破的石头宫殿,范围有数里,青石的台阶,巨石砌就的宫宇,虽然因为年代久远,许多地方已然残破一片,甚至被藤蔓树根所缠绕,看起来极其的荒凉。

    但是,光看那宫殿的残橼断壁,依然可以看出,这里曾经是一处无比雄伟的宫殿。

    竟然在森林里看到一片宫殿的遗迹,这让张横很是意外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正是时,前面的六翅金蝉陡地变得狂燥起来,全身血光闪烁,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难道那只孽畜就在这里?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头陡地一凛,神情刹那变得肃然无比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