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33章 先知德尔德拉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腾蛇突然暴起,张横和于昌秀两人大惊,立刻反应了过来,张横伏以神尺现形,于昌秀手中短剑怒舞,一场人蛇大战,刹那展开。

    不过,张横和于昌秀两人的修为,这百多条腾蛇,还真难以奈何他们。

    污血怒溅,血肉横飞,狂扑过来的百多条腾蛇,一会儿功夫,全部被斩为了两段。一时间血气弥漫,满地的蛇尸。

    “于大哥小心,这些腾蛇的血和它们喷出的阴气可能会有毒!”

    目光一扫,张横提醒了于昌秀一句。

    “嗯,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于昌秀也意识到了这些,全身罡气护罩已然现形,隔离了四周。

    但是,下一刻,他的脸色再次剧变:“这些腾蛇都在苏醒过来!”

    不错,此时此刻,四周的几堆枯藤,突然也有了变化,一团团冰寒气息轰然高涨。紧接着,几团纠结的枯藤,急剧地蠕动起来,现出了一个个诡异的蛇头。
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异啸乍起,劲风横逸,几团枯藤已然化为了数百条腾蛇,再次朝着张横和于昌秀怒噬而来。

    “混蛋!”

    于昌秀不禁爆了句粗口,心中震动无比。他还真没想到,自己斩杀了一条腾蛇,却让四周的腾蛇也都被惊动而苏醒。若是情况确实如自己所想象,以这片广场上,难以计数的一堆堆藤蔓。这岂不是说,至少有成千上万条腾蛇在此?

    一念及此,于昌秀的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。杀个百十条不在话下。如果要是成千上万条腾蛇围攻,只怕是真的要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张横低喝一声,他也意识到了这一点。但是,现在说什么也没用,只有尽量斩杀这些腾蛇再说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伏以神尺星光暴耀,这回张横是动用了天星之力,以求在最快的速度斩杀这些苏醒的腾蛇,以免被更多的腾蛇所包围。

    又是一翻腥风血雨,当两人停下手来的时候,地面上已满是污血蛇尸,情形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“不好,这些蛇血有问题!”

    张横猛然似是意识到了什么,脸色再次剧变:“是它们唤醒了沉睡的腾蛇。”

    刚才,虽然一直在奋力斩杀腾蛇,但张横却也不忘了细细洞察。此刻终于发现了异常。

    他清晰地感应到,当被斩杀的腾蛇的血液,飞溅到四周的枯藤上,那里的枯藤就猛地产生了感应。原本毫无生命气息,就如同是真正枯死的藤蔓,立刻就散发出了一股森寒的气息。紧接着就会轰然爆起,化为腾蛇朝两人攻击。

    这让张横心头一震,却也立刻意识到。这些腾蛇之所以会醒来,完全是被斩杀的腾蛇血液唤醒了它们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横心头电念急转。他那里还会迟疑,手指一点:“天地小乾坤。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黑气暴滚,空间振荡,十二巫祖幡赫然现形,在上空滴溜溜怒旋狂转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当十二巫祖幡落下地来,四周近百平米的区域,已被滚滚的雾气所笼罩,形成了一个奇异的空间。
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正是时,又有数百条苏醒过来的腾蛇狂噬而至。剑光乍起,星辉闪耀,张横和于昌秀两人,再次展开了屠杀腾蛇的行动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功夫,所有苏醒的腾蛇,总算又被杀之一空,留下了满地的蛇尸污血。

    这回张横更是没有丝毫的犹豫,手一挥,火狐内丹呼啸而出,四周刹那腾起了熊熊的烈焰,把满地的血污和蛇尸,烧了个精光。

    “这回应该不会再有腾蛇苏醒了吧?”

    做完了这一切,张横撤去天地小乾坤的风水阵,目光扫向了四周。

    果然,如张横所猜测,因为阵势阻挡了四溅的蛇血,这次斩杀腾蛇,并没有让它们的血液沾染到其他的枯藤。所以,现在的这片广场上,又恢复了原先的平静,再也没有腾蛇苏醒过来。

    望望身周一片已然没有了枯腾的地面,再看看这片遗迹,张横和于昌秀的神情变得怪异无比。

    先前根本不在意那些枯藤,如今了解了这些枯藤的实质,两人的注意力,自然全落在了这些枯藤身上。

    只是,放眼望去,除了这片广场上有枯藤纠结的现象外,前面那座破败的宫殿,无论是它的台阶,还是石柱,甚至宫殿里,到处都缠满了这样的枯藤。

    而让两人心头暗惊的是:越往里面,枯藤的藤蔓更粗更密。在广场上,所有的枯藤也就成人拇指粗细。前面的枯藤却已是有小儿手臂大小。甚至缠绕在石柱上的枯藤,竟然都是粗如小儿大腿。

    如果说这些枯藤都是沉睡的腾蛇,这岂不是说,这座遗迹里,腾蛇的数量难以计数。更可怕的是:那些如同儿臂以及小儿腿粗的腾蛇,又该是如何的恐怖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张横和于昌秀互望一眼,脸上都现出难以喻意的忧色。他们还真没想到,这片遗迹会是腾蛇的一处老巢。

    “张天师,我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于昌秀不禁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!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沉吟,脸上现出了决然之色:“只要我们小心谨慎点,尽量不要去碰触那些枯藤,想来应该不会惊醒那些腾蛇。”

    张横可绝不想因为这里的腾蛇,而放弃追杀不死蝉婴。

    说着,他举步向前面走去,于昌秀也不迟疑,紧跟在后。

    地面上的枯藤样玩意虽然多,但并没有把地面铺满,剩出了许多空余的地方。两人如今更是不会轻易去触动那些腾蛇,在六翅金蝉的指引下,迅速向前面的宫殿走去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两人终于踏上了宫殿前的台阶。台阶上也缠绕了不少的枯腾,而且都有小儿手臂粗细。想到它们都是一条条沉睡的腾蛇,两人的心里还是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。

    亦步亦趋,总算登上了数十阶台阶,那座破败的宫殿,已然出现在了眼前。

    走近宫殿,才真正知道它的宏伟,每一根石柱都有十数丈高,整座宫殿如同是一座天宇,无形中就给人一种威压。

    站在宫殿前,人是那么的缈小,就象是站在大象脚下的蚂蚁,油然就让人产生卑微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张天师,您看,那边有壁画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于昌秀的神情一肃,手指指向了宫殿大门边的墙壁。

    在那里,两堵宫墙矗立着,宫墙是整块达数十丈的巨石砌成,表面呈血红的颜色,虽然经历了无数年的风雨,但表面却丝毫不见腐蚀风化的现象。因此,那里雕刻的图案,还比较清晰。

    张横也已看到了这些雕刻,连忙走了过去。从几次历险来看,往往古时的建筑中,所刻划的壁画和雕刻,都会记载些什么。

    如今进入了这片遗迹,对此地的情况一无所知。张横确实是想对这里有更多的了解。这样,到时就算是追到了不死蝉婴,也有更多的把握。他可不认为,这处满是腾蛇的地方,会没有秘密。

    然而,当两人细细地察看宫壁上绘制的壁画时,神情顿时急剧地变化起来,脸色也刹那变得难看无比:“难道?”

    “巨灵祖神啊!请赐予您的子孙神奇的力量!”

    就在张横和于昌秀观看壁画的时候,此时此刻,在蛮族的中央部位,一座巨大的石屋里,气氛却是无比的诡异。

    石屋有近千平米,中央的地方矗立着一座巨大的雕像。雕的是一尊身披金盔金甲的神灵,威武之极。

    按照蛮族的传说,他们乃是古老的巨灵族血脉。因此,他们这一族的人,才会身形特别的高大。

    此刻,族中的一众高层,正在这所神堂里祭祀他们的巨灵神。

    蛮王以及其他两个部落的首领,也听到皇女被劫持的消息,赶了过来。整个神堂内人头济济,不下二十人,尽皆是蛮族的长老级人物。

    神像前,有一位身形佝偻,看起来年纪似乎已有**十岁的老者,正虔诚地跪拜在神像前。这位老者的身形,只有一米多高,比起四周蛮王和长老们,近乎三米的巨大身躯,就恍然是个小孩子。

    但是,望着这位老者,蛮王和一众长老,个个脸现恭敬之色,一个个静静地肃立在一边,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。

    这位老者,正是蛮族的先知德尔德拉,它是蛮族中的智者,能与巨灵神沟通,相当于是巫族中的大巫师,地位却比大巫师更重。因为,整个蛮族,就只有一位先知,只有他才能真正与巨灵神沟通。

    前些年的皇女,也是这位先知在祭祀时,感应到巨灵神的皇裔血脉转世,从而确定,皇女已来到了这个世上。

    最终,凭着先知的感应和指引,蛮族终于找到了已数百年没有转世的神之皇裔血脉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先知德尔德拉,正以他无上的智慧,与巨灵神沟通,以求能得到皇女的下落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陡地,祭台上的两柱牛油巨烛猛然火焰狂窜,那座巨大的雕像,也散发出了淡淡的金光。一股睥睨天地的神威,轰然在神堂内高涨。

    “巨灵神在上!”

    哗啦啦,蛮王等一众人立刻伏地拜倒,朝着雕像叩起头来。所有人都知道,雕像出现的异相,正是先知已沟通了神灵的一缕意念,那股凛凛的神威,正是巨灵神一缕意念降临此处的原故。

    此刻,再看先知德尔德拉,他果然象是进入了冥想,整个人都笼罩了一层淡淡的金辉,与祭台上的雕像出现了某种奇异的共鸣。

    气氛变得更加的庄严肃目,就在众人等待的时候,突然,先知德尔德拉陡地睁开了眼来,而一暮让所有人无比震惊的情形却猛地发生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