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34章 古迹之谜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随着神像的异相出现,跪在面前的德尔德拉先知,陡地喷出了一口鲜血,整个人也一下子载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先知,您怎么了?”

    蛮王阿里和一众长老大惊,连忙拥到了先知面前,急急地呼唤道。

    德尔德拉脸色呈现出了一种异样的淡金色,如同菊皮般苍老的脸上,道道沟壑更深了,形如枯槁。

    一见先知如此情形,蛮王等人个个脸色大变,他们立刻看了出来,这是先知耗尽了生命力的原故。

    先知德尔德拉,虽然可以与巨灵祖神沟通。但是,他每一次沟通,都必须以自己的生命力献祭。

    再加上他如今已是一百零八岁的高龄,这次为了寻找皇女的下落,拼着消耗最后的一丝生命力,进行了这次与神沟通的祭祀。

    果然,德尔德拉咳了几声,又吐出了几口鲜血,神情却是稍稍振作起来,连浑浊的眼睛也有了亮光。他望望四周众人,老脸上露出了一丝欣然的神色:“老朽幸不辱命,东南一百六十里外,腾蛇古殿禁区。”

    说话声中,德尔德拉先知头一歪,已然气绝。

    “先知!”

    四周众人发出一阵悲呜,个个脸现悲色。

    蛮族的先知,为了寻找皇女,终于耗尽生命力,洒手而去。这让每一个人心中悲痛无比。蛮族失去了一位德高望重的智者,这是举族之痛。

    卟通!

    蛮王阿里带头,一众长老齐刷刷跪到了先知德尔德拉的尸体前,重重地叩了三个响头:“先知,您安息,我们一定会找到皇女,把她安然迎回来!”

    说罢,蛮王阿里陡地站了起来,神情刹那变得凛然无比:“大长老,你留守寨中,为先知准备后事。其余人跟本王前去迎救皇女。”

    “是,蛮王大人!”

    所有人应诺一声,刹那个个神情凛冽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柱冲天的烟火在神堂外响起,猛地在空中爆开,却是呈现出了一朵巨大的白莲花,在上空徐徐绽放。

    “啊!先知走了,先知走了!”

    刹那,四周响起了一片哀呜声,无论是留守在寨中的蛮人,还是正在四周山野寻找的战士,看到空中的这朵白莲花,顿时一个个卟通跪倒,朝着寨子的方向,拜伏痛哭。

    这朵白莲花的烟火,正是代表着先知去世的信号。看到这一信号之人,人人震惊,个个悲痛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这个时候,又是一声巨响传来,又一朵烟火腾空而起,再次在空中绽放。

    只是,这次绽放的烟火却是一个巨大的牛头,牛头的两根牛角,直指东南方向。

    “目标在东南方!”

    所有悲痛欲绝的族人们,陡地都站了起来,一个个神情凛冽,全身爆发出了腾腾的杀气。

    这是蛮族的传讯烟火,以现在的情况来看,就是在指示所有人,告诉大家,皇女如今正在东南方向。

    而之前的先知死讯,立刻让所有人明白,先知是因为占卜皇女的去向,消耗了生命力,这才去世。

    这让蛮族的所有人,顿时个个义愤填膺。

    不是吗?如果没有皇女被劫的事发生,先知又怎么会死去。一时间,群情激愤,所有人都把满腔的悲痛和愤怒,都倾泄在了劫持皇女的贼人身上。

    杀!

    漫山遍野响彻了愤怒的咆哮,所有外出搜索的队伍,在这一刻轰然转向,在各自队长的带领下,向着东南方狂奔而去。

    数百支队伍,数千人的战士,在山野间汇成了滚滚的人流,携着一股不可匹敌的气势,向先知所指示的方向狂冲而去。一时间山野震动,群兽乱窜,情形实在是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“这是古人建筑这处宫殿的雕像。”

    在遗迹的宫殿门口,张横和于昌秀两人,正细细地察看着壁画。只是,看到上面的内容,两人的神情中现出了震惊的神色。

    他们所看的壁画,一共有三幅,第一幅上,有无数的人正在一处看起来有数十丈的洞穴前,宰牛屠羊,数以千计的牛羊等动物,就这么被宰杀后,丢入了那个巨洞。

    第二幅壁画就比较古怪了,无数的人抬着巨石,在那巨洞四周,开始建筑起了什么工事,看画中建筑的范围,好象规模无比的宏大。

    到了第三幅,两人才有些恍然,建筑的地基已初见成形,上面已建起了宫殿的样子,无数人正在忙碌着。

    从画面中所展现的情况来看,这些人个个身高马大,服饰更是与现在的蛮族之人非常相似,似乎就是蛮族的古人。而所建造的宫殿,应该就是这座遗留的古迹。

    画面因没有受到多少的侵蚀风化,特别的清晰,从密密麻麻象玛蚁一样的人群来看,当时建造这座宫殿的人不下万人。以蛮族如今的人口来分析,这应该是古时蛮族整个族群的所有人了。

    张横和于昌秀互望一眼,脸上都露出了惊疑之色。

    古时的蛮人,举全族之力,建造了这处宫殿。那么,蛮族如今就在百多里外,为什么这样一座雄伟的宫殿,竟然成为了腾蛇盘踞的老巢,从而变成了废墟。

    那么,这座宫殿,到底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心中惊疑不定,两人立刻又走向了宫殿的另一边,那里也有一幅巨大的壁画。也许,可以从那壁画上找到答案。

    果然,当两人来到宫殿大门另一侧的宫墙前,又看到了壁画。不过,这一边只有一幅巨型的壁画,并没有分成几个画面。

    只是,看到这幅壁画,两人的身形不禁剧震,脸色也刹那变得难看无比。

    这幅壁画上所呈现的图像实在是太诡异。

    壁画的背景似乎是黑夜,天上繁星点点,在一片空旷的地方,矗立着一根粗达十几丈的粗藤,它就这么如同是擎天巨柱一样,直破天际。

    天空中一颗星晨与这根巨藤似乎产生了某种神奇的感应,发射出了耀眼的光芒,如同是黑夜中的小太阳,把远处的月亮都映得黯淡无光。

    一圈圈波纹从那颗耀眼的星晨中散发而出,似乎那根巨藤,正在吸取星晨的光辉。

    再看四周,无数的枯藤围绕着这根巨藤,纠结缠绕,层层叠叠地围在它的四周。从壁画上可以看到,围绕的枯藤最里面的可以粗达丈许,越向外围就越来越细,从粗如水缸,到成人腰背大小,依次变细,直到最外围只有拇指粗细。看起来就象是一团无比巨大的枯藤纠结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腾蛇,难道中间那根擎天巨柱样的巨藤,就是传说中真正的腾蛇吗?”

    两人互望一眼,脸色变得无比的骇然。这根擎天巨藤,光看体型,就足以让人心胆惧寒。它如果不是传说中的腾蛇,又会是什么?

    不过,让张横和于昌秀更加震惊的却还在后头,从壁画的背景中,隐隐约约的有一座巨大的宫殿的阴影,看起来与现在这座宫殿废墟轮廓非常的相似。

    这岂不是就是说,这条腾蛇,就是在这处宫殿的废墟中吗?

    那么,问题来了。从先前的那幅壁画来看,宫殿是蛮族人举全族之力所建造。但是,他们却似乎是为了腾蛇而特意建筑了这座宫殿。

    这就有些不可思议了。张横已从于昌秀的嘴里知道,蛮族供奉的是他们的祖神巨灵神,怎么却为毫不相干的腾蛇,建造了这样一座宏伟的宫殿。

    这其中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?

    一时间,张横和于昌秀你望望我,我望望你,却是谁也无法明白其中的奥秘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吧!”

    好半晌,还是张横首先回过了神来,朝于昌秀打了个手势。

    看到了这两幅壁画,虽然更增添了无数的疑惑。但却也让张横明白了一件事,这座古迹中的宫殿,就是为了腾蛇而造。这也就是说,这片废墟中,极有可能存在着体型更大的腾蛇,甚至传说中的腾蛇也依然蜇伏在某处。

    这让张横和于昌秀更加提高了警惕。

    不过,不死蝉婴的气息就在里面,就算前面是真正的龙潭虎穴,张横和于昌秀却也不会就此止步。他们是必然要闯一闯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两人小心翼翼地举步向宫殿里走去。

    整座宫殿虽然部分倒塌,但还是可以看到它原本的轮廓,占地足足有数十亩,几人合抱的巨柱,让它如同是凌空的天宇,必须昂头才能看到它的天花板。

    只是,宫殿里到处都缠绕着如同成人手臂粗的枯藤,那些柱子上,枯藤更是粗有成人腰那样。

    张横和于昌秀知道这就是沉睡的腾蛇,自然不会轻易去碰触它们。两人亦步亦趋向里走去,目光望向了中央。

    那里原本有一个高大的祭台。但因为年份久远,已倒塌了大半,甚至上面本应该存在的雕像,现在也已完全散成了一片碎石,看不出最初的模样。

    六翅金蝉嗡嗡嗡地在宫殿空中盘旋,却已然不敢向前靠近。但是,从它所指示的方向来看,感应到的不死蝉婴就在祭台那边。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微微地促了起来。从刚才门外的壁画中,张横已然知道,宫殿是在一个巨大的洞穴上方建起来的。以方位来看,应该就是祭台的所在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不死蝉婴是躲到了祭台下的巨洞中。

    “张天师!”

    于昌秀显然也看出了这一点,不由把目光转向了张横,想看看张横的意思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