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35章 深穴探秘
    听到于昌秀的询问,张横微一摆手,脚步坚定地向祭台走去。

    于昌秀也不敢迟疑,手中的那柄短剑已然握在了掌心,神情凛然无比。

    两人跳过布满地面的枯藤,一步步向祭台靠近。果然,随着距离的接近,一股极度冰寒的气息,也轰然高涨,怪不得六翅金蝉都畏缩不前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张横已是敏锐地感觉到了不死蝉婴那股阴煞之气。这让张横的心头一震,这是他自追蹑这鬼东西以来,第一次如此清晰地感受到它。

    瘫塌的祭台,中间陷入了好大的一片,当两人登上祭台,立刻看到陷下去的地方,果然有一个黑黝黝的深洞,一股阴森的冰寒之气,直冲而上,让人不禁有些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黑洞实在是太深,即使是以张横天巫之眼的真实视野,也无法窥探到深处的情形,只能隐约地看到黑洞下数十米的范围,似乎是嶙峋的山壁,根本看不到其他的事物。

    心念微微一动,灵犀从一边窜了出来,张横想让它先入黑洞探察。但是,灵犀一靠近洞穴,却是陡然一震,竟然也如同是六翅金蝉那样,畏缩不前。仿佛这个深洞里,存在着让它无比恐惧的东西,心念中也传来了一丝惊恐。

    “看来,这下面确实是隐藏了极大的危险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一凝,神情更加的俨然。

    微一沉吟,张横望向了于昌秀:“于大哥,你在上面为我把风,我先一个人下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不,张大师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于昌秀一脸的绝决,用力地摇了摇头。黑洞确实也是让他有一种心悸的恐怖,但是,他此行已是抱着一颗拼命之心,所以却是要下去亲自看看。

    那鬼物屠杀了雄鹰寨的寨民,不报此仇,他是无脸再回寨子,见剩余的寨民。

    “那于大哥小心!”

    见他如此的绝决,张横也不再劝阻。身形一闪,已是凌空踏步,走向了黑洞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张横的脚下猛地闪起了两团星辉,整个人却是就这么凌空站在了黑洞的上方。

    力量达到四品,虽然还不具有空中飞渡的能力,但凌空踏步,已是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于昌秀也不犹豫,全身青芒闪烁,脚下的神行符突然腾起了一圈暗芒,整个人竟然也悬浮了起来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空间微漾,阴煞翻滚,两人就这么凌空踏步,亦步亦趋向黑洞下降去。

    张横的天巫之眼早已开启,细细地洞察着四周。于昌秀显然也练有某种秘法,可以在黑暗中视物,眼眸中闪烁着两道青光,如同是黑夜中的夜叉。

    洞穴笔直向下,四周是嶙峋的岩壁,看不出有人工凿刻的痕迹。显然,这个洞穴乃是天然形成。

    不过,黑洞呈倒喇叭形,越是向下,方圆就越大,从最初的十几丈逐渐扩大,也不知底下到底会有多广的范围。

    随着身形的下降,四周的温度也越来越低,甚至还看到了岩石上出现了晶亮的冰晶。而岩壁上也出现了无数的小洞,一个个黑黝黝地如同是进入了洞窟。

    张横的思感已全力扩展开去,细细地扫过每一个洞窟。却并没有感应到不死蝉婴的气息。所以,他也不迟疑,仍是一路向下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一柱香的时间,底下突然有了朦胧的光点,好象是有什么发光源在下面。张横和于昌秀更加的警觉,不由稍缓了速度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下面的光源也渐渐的变得清晰起来,一幕无比奇异的情形,映入了两人的眼底。

    只见,下面是一个无比广阔的空间,看起来似乎有数个足球场大小,放眼望去,四壁上镶嵌了一枚枚蓝色的晶石,闪烁着幽幽的蓝光,把整片区域,照得蓝汪汪的一片。

    在朦胧的光线下,两人可以看到,下面的这片空间中,长了一棵无比怪异的巨树,从下方直插而上,高度竟然不下数千米。

    巨树的树杆有数十丈,树杆上爬满了粗壮的枯藤,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:在树杆的上方,长出了无数的枝叶繁茂的树种,一眼看去,有松树,柏树以及各种叫不出名字的树木品种不下数百。

    这么多树就衣付在这棵巨树上,形成了方圆足足有一个足球场大小的树冠,看起来就象是遮天蔽月的一棵怪树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就是壁画中的那根巨藤?”

    张横和于昌秀互望一眼,神情中都露出了异样。从这棵怪树的形状来看,它绝不是一棵真的树,不然,一棵树的树杆上,不可能会长有数百种的树种。

    而看它的巨型程度,也只有壁画中那根最粗的枯藤才能与它相符。这让两人的心头都是不由一阵抽紧。

    不过,既然都已下落到了这里,两人自然也不会半途而退。只是行动变得更加的小心,尽可能地收敛身上的气息,缓缓地向下降去。

    这棵巨树的中心,如果就是那条传说中的腾蛇,那绝对就是可怕的存在。两人可不想一不小心触动了它,或者是让这东西感应到什么而自动苏醒。

    远远地绕开巨大的树冠,两人从上面降了下来。直到这个时候,才总算看到了树冠下的情形。

    巨树四周,密密麻麻地满地都是枯藤,其中有十二根枯藤却是无比的显眼,粗有数丈,就如同是横亘在地面的一道道土丘,实在是怪异之极。

    张横和于昌秀的神情又是一凛。那十二根巨藤,应该就是壁画中最靠近腾蛇的存在,想来必然就是腾蛇中除那根主体之外,最强悍的腾蛇。

    两人可不敢有丝毫大意,凌空站在了上空,不愿踏上地面。一边已是细细地观察起了四周。

    洞壁依然有无数的洞窟,前后左右数量也不知凡几,看起来阴森森的一片。

    “那孽畜在那里!”

    陡地,张横的眼眸一凝,目光中也刹那腾起了熊熊的杀意。

    他敏锐地感觉到了,在左边岩壁的一个洞穴里,不死蝉婴那股阴寒的气息特别的浓重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天巫之眼的真实视野里,更是洞察到了那洞穴里有隐隐的血雾在蒸腾。

    这让张横立刻意识到,这鬼东西就在此处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于昌秀的眼眸里猛然变得血红,一张脸都扭曲了。他也感觉到了那个洞穴中的阴煞特别的浓烈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于昌秀身形一闪,连人带剑,已然化为了一道青光,直射而去。身在空中,青光暴逸,如同是炸开了一枚炸弹,汹汹的真元倾泄而出,疯狂地冲向了洞口。

    “于大哥小心!”

    张横惊呼,手中伏以神尺轰然怒舞,猛地就掷了出去。化为一道惊天匹练,快如闪电,比于昌秀更快一步,射入了洞中。

    张横与不死蝉婴几次接触,知道这鬼东西无比的狡诈,它可不会就这么轻易让人进入它的藏身之处。所以,于昌秀冒然冲入,极有可能会遇到不可测的危险。

    果然,伏以神尺轰然射入,原本平静的洞口,乍然腾起了滚滚的血雾,一阵阵如同是恶鬼凄呼的叫嚣也刹那响彻。整个洞口轰然爆了开来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里了!”

    就在张横他们发现不死蝉婴行踪的时候,此时此刻,在古迹的废墟外,十多个身形魁梧的大汉,已然出现在那儿。领头的正是蛮王阿里,在他身后的自然就是一众蛮族的长老。

    他们的修为毕竟不是一般的族人可比,在最短的时间内,赶到了此处。

    不过,此刻站在那圈沙石地外,蛮王阿里和一众长老,一个个神情变得无比的怪异。

    “多少年了,多少年了……”

    蛮王阿里的脸色急剧地变化起来,神情中露出了一抹苍桑和悲哀:“想不到那贼子竟然把皇女劫到了此处!”

    对于这片废墟,也许张横和于昌秀他们这些外人不知道它的来历。但是,做为蛮族如今的蛮王,阿里却是对此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这座废墟,正是先知德尔德拉临死前所说的禁区腾蛇殿。

    正如刚才张横和于昌秀在壁画上所看到的那样,腾蛇殿就是千多年前,生活在这里的蛮族族人,尽全族之力所建造。

    但是,这座宫殿,却是蛮族的血和泪所凝铸,更是蛮族曾经的屈辱,是任何蛮族之人心中的痛。因为,这座腾蛇殿,并不是他们的先人自愿所建,而是被迫之下,不得以才动工。

    为了建造这座腾蛇殿,不知有多少蛮族的族人,埋骨于此,甚至在这千年里,蛮族都一举不振,只能偏安于此。

    据蛮族古藉的记载,千多年前,蛮族就生活在这里,甚至当时的蛮王寨就是选址于此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千年之际,这里突然发生了一次地震,在废墟所在的地方,现出了一个恐怖的巨洞。当时就震动了所有的蛮人。

    只是,那巨洞中喷出了滚滚的阴障气,最初的时候,根本没有人能接近。

    障气足足喷了三天,这才渐渐消失。当时的蛮王便派出了一支探察队,进入巨洞察看,想知道里面的情形。

    只是,谁也没有想到,这一探察,为整个蛮族招来了惊天的横祸。以至在之后的数百年里,整个蛮族沉伦,甚至几乎到了灭族的境地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