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36章 千古仇恨
    想到蛮族先人们所遭受的灾难,蛮王阿里的神情中现出了一抹仇恨而愤怒的光芒。

    当年,最初进入巨洞探察的先人,在洞穴里发现了腾蛇,一不小心,就把沉睡的腾蛇给惊醒。

    于是,如同潮水般的腾蛇,就从洞穴里涌了出来,给当时的蛮族造成了巨大的伤害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一场蛮族与腾蛇之间的战争爆发了。而且,战争越来越激烈,那些腾蛇杀之不尽,斩之不完。甚至后面出来的腾蛇,体型越来越大,毒性和力量也是越来越恐怖。

    蛮族不得不投入更多的人手,以至于到了最后,连一众长老和蛮王也参与了战争。

    然而,战争的结果却是一个悲剧。就在蛮王等人参战的时候,洞穴中那条传说中的腾蛇王也苏醒了。

    这一役,蛮王和众多长老殒落,整个蛮族几乎精英尽逝,已是到了生死存亡的边缘。

    还是当时的先知,通过某种秘法,与洞穴中的腾蛇王取得了联系,并双方达成了一个协议。那就是蛮族之人,从今以后,供奉腾蛇一族,成为腾蛇一族的奴仆。

    虽然这个条件无比的苛克,但是,为了蛮族的延续,那一代的先知,还是答应了这个屈辱的要求。

    之后,蛮族举全族之力,开始为腾蛇建造了一座巨大的宫殿,这就是腾蛇殿的来由。

    没有了蛮王和一众长老的蛮族,苟延残喘地接受着腾蛇一族的欺辱,他们不但要每年用大量的牛羊以及野兽来祭祀腾蛇,而且在每月初一之际,更是要献上族中的百名童男童女,用于活祭。

    要知道,蛮族本来就生育能力比较低下,大多的蛮族妇人,一生都只能生一胎。整个蛮族,一年生育的孩子也只有二千多人。

    腾蛇却是要每月活祭一百名童男童女,这无疑就是在蚕食蛮族的根。是把整个蛮族当成了它们圈养的生畜场。

    灭族的悲哀笼罩了整个蛮族,每一个族人屈辱地生活着。但是,面对强大的腾蛇一族,失去了蛮王等一众强者的蛮族,却毫无反抗的能力。

    就这样,蛮族屈辱地被压诈了几百年,眼看蛮族已危在旦夕,就在那一年,转机却是出现了。先知预测到了蛮族皇女的转世。

    于是整个蛮族看到了复兴的希望。因为,皇女是蛮族祖神巨灵神的皇裔血脉,每一位转世的皇女,与先知一样,可以与祖神沟通。

    不过,皇女与先知的情况还不一样。先知可以得到祖神的指示,属于智慧型。但是,皇女却是能从祖神那里得到力量,保护蛮族。

    于是,整个蛮族集全族之力,暗暗地培养着皇女的长大,期待着她在成年之际,可以从祖神那儿获得力量,从而拯救蛮族。

    那一代的皇女果然没有让蛮族众人失望,就在她成年接受祖神赐福的时候,拥有了祖神赐予的神奇力量。

    皇女终于出手了,她也自知以一人之力,无法抗衡腾蛇一族,而蛮族也已根本再也无法承受战争的损失。

    所以,她最终以祖神之力,把腾蛇殿给封印了起来,把所有腾蛇,困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从此,蛮族也不再遭受腾蛇的欺压,终于得到了生息。并且,在皇女封印腾蛇殿后,把此处地方,划为了蛮族的禁区,整个蛮族,更是迁移到了百多里外,以避免再与这些毒物有所接触。

    蛮族因为那一代的皇女,这才得到了复兴的机会。只可惜,那一代皇女,在封印了腾蛇殿后,也是消耗了全部的生命力,香消玉殒。

    如今,再一次盼来了皇女的转世,却发生了皇女被劫的灾祸。而且,先知拼死预测到的结果,皇女竟然就落在如今已成为废墟的腾蛇殿中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蛮王和一众长老心中震怒无比?

    “二长老,三长老,你们在此调度等会来的大部队。其他人跟本王进去。”

    微一沉吟,蛮王阿里立刻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“是,蛮王!”

    一众长老躬身应诺,人人神情肃然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蛮王低喝,身形一闪,已是第一个冲入了废墟。

    此刻天色已然再次暗了下来,天空现出了点点的星光。星辉洒落,却是让整片废墟突然出现了一种诡异的情形。

    只见,广场上那些纠结的枯腾,似乎是陡地活了过来,一根根直竖而起,朝着天空中的星辉吞吐不定。

    刹那,整个广场变得无比的诡绝,一根根枯腾就这么凌空直竖,放眼望去,密密麻麻不知凡几,形成了无数道栅栏。

    蛮王阿里冷哼一声。蛮族当年与腾蛇一族争战多年,部落的古藉中早就留下了无数关于腾蛇的各种信息。眼前的情形虽然怪异,却也是早有记载。

    腾蛇王在传说中是十大凶兽,也是勾陈星晨。因此,它的蛇子蛇孙,是吸取星晨之力修练。每当星夜的时候,这些被星光照耀的腾蛇,就会自动吸取天空中的星辉。现在的情况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蛮王全身陡地闪起了银光,身形已是如同一道闪电,就这么直接冲入了密密麻麻的腾蛇群里。

    后面的一众长老也丝毫没有迟疑,全身银光闪耀,跟在蛮王之后,直冲向了废墟。

    噼噼叭叭!爆响骤起,污血横飞,正在吸取星辉的腾蛇,被蛮王和一众长老恐怖的力量撞击,顿时炸为了粉碎。一时间,广场上污血横流,硬生生地被冲出了一条血路。

    在广场上的腾蛇,毕竟是属于最小的腾蛇,根本无法抵挡蛮王和一众长老的蛮力。即使是许多腾蛇猛然惊醒过来,疯狂地扑向了他们,却也仍然是以卵击石,化为灰灰的份。整个广场刹那成了一片屠宰场。

    蛮王和一众长老,心中本就对腾蛇充满了冲天的恨意,那里会有丝毫留手,只是眨眼的功夫,数以万计的小腾蛇,就全部化为了血污,场中情形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大约盏茶时间,蛮王等人就已冲入了废墟的宫殿。

    这里的腾蛇更粗更壮。不过,只有少数的腾蛇,受到星辉的照耀,直挺挺地矗立在殿中。其他没有照到星辉的腾蛇,依然在沉睡。

    蛮王等人这回可不敢大意,身形迅速地在腾蛇的空隙间穿行,遇着苏醒的腾蛇,更是顺手一掌击去,斩为两截。

    当然,对腾蛇的习性他们是完全知晓,在斩杀腾蛇之时,早已用了某种秘法,把腾蛇喷出的污血在刹那间蒸发,不让喷出的鲜血沾染到旁边的腾蛇,以免把此处的腾蛇全部唤醒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一路急冲,一路斩杀腾蛇。蛮王等人迅速穿过了大殿,向祭台奔去。

    他们自然清楚腾蛇殿里的布局,知道祭台下的深洞才是腾蛇的老巢。而且,皇女身上也有特殊的气息,在近距离下,可以让蛮王等人感应到。

    他们已感觉到皇女就在深洞里。所有人那里还会有丝毫的迟疑,以最快的速度,向着深洞冲去。

    皇女失踪的时间已然半天,每一分每一秒,她都面临着生死危机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洞底里,张横的伏以神尺击入那个洞穴,刹那爆起了惊天的巨响。一股狂暴的劲气流,也轰然横扫而出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正向洞穴中冲去的于昌秀,身形剧震,整个人被那股劲暴一冲,顿时如同是石头般倒飞了回来。

    幸好,他修为不俗,乍逢惊变,仍能及时反应过来,身在空中,凌空翻转,险险地避开了正面冲击。

    “于大哥小心!”

    正是时,张横也已凌空踏步,直冲而来。顺手一拉于昌秀,总算止住了他跌落的趋势。

    不过,举目四望,张横的脸色变得难看之极。

    当是时,这一波狂暴的气劲,冲击向四面八方,已然把洞口的一些枯腾炸得污血横逸。顿时,附近的枯腾陡地有了动静,一根根诡异地蠕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诡诈的不死蝉婴!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大凛,他现在已然明白了,不死蝉婴之所以要进入这里,就是借此处的腾蛇,给它掩护。洞口的布置,更是为了防止有人追蹑而来,一旦强行破开,就会引起爆炸,从而把四周的腾蛇惊醒。

    现在,洞口四周的腾蛇已然开始苏醒过来,以这些腾蛇最细也是成人腰背粗细的程度,只怕绝对的恐怖。

    “快走!”

    张横厉喝一声,也顾不得再压抑全身的气息,一拉于昌秀,向着洞穴狂冲而去。

    刚冲入洞里,身后响起了嘶嘶嘶的一片怪啸,无数的腾蛇,已然曲扭摆舞着,朝着两人狂噬而来。

    嗤嗤嗤!

    追来的腾蛇,每一条都有水桶粗细,前端张开的蛇嘴,吐出了一条条血色的蛇信,腾腾的黑气汇成滚滚的雾障,汹涌沸腾。只是扫了一眼,就看到这样的腾蛇足足有上百条已苏醒。

    张横和于昌秀的心头大骇,要是被困在如此恐怖的腾蛇圈里,只怕就算是生有三头六臂,也得被这些玩意给吞噬。更何况,四周还有更粗更壮更可怕的腾蛇还在沉睡中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两人那敢有丝毫的迟疑,奋力地就向前冲去。

    洞穴是一条幽幽的黑暗通道,一时也不知通往何处,股股阴风从洞中吹来,让人毛骨悚然。但此刻两人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就埋头狂奔。

    嗤啦!

    正是时,两条粗如水桶般的腾蛇,脑袋已探入了洞里,朝着两人狂扑怒噬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