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37章 诡异的山壁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张横和于昌秀厉喝,手中尺剑光芒吞吐,已然斩向了两条腾蛇。

    卟,卟!

    两声沉闷的异响响彻,于昌秀的短剑和张横的伏以神尺,狠狠地斩在了两条腾蛇的脑袋上。但是,让两人震惊的事发生了,这一剑一尺,竟然只是深深地嵌入了两条腾蛇的脑袋,并没有象想象中那样,被斩落。

    卟嗤!

    污血狂喷,两条腾蛇凄厉地怒嘶,朝着张横和于昌秀狂扑。

    “孽畜!”

    张横脸色无比难看,他还真没想到,如成人腰粗的腾蛇,就有如此恐怖的**强度。自己已使用了天星之力,竟然也无法一尺把它斩杀。

    要是那些粗有几米甚至几丈,乃至十数丈的腾蛇苏醒,又该是如何的可怕?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横已然不敢再留丝毫的余力,真元轰然鼓荡,全身星光暴耀,再次奋力怒斩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这回,总算是见了功效,尺落血喷,那条腾蛇应声被斩为了两截。

    于昌秀也是全力以赴,一张金色的符篆贴在了短剑上。短剑光芒骤炽,剑端竟然猛地出现了一道数尺长短的青虹,吞吐闪烁,耀眼之极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扑向他的那条腾蛇,也立刻被剑芒斩杀,喷出了漫天的污血。

    两人松了口气,以为这次可以有回旋的余地了。

    洞只有丈许方圆,两人并排行进,已是有些狭窄。此刻,被这两条水桶粗的腾蛇塞在了通道里,照说可以阻止后面冲来的腾蛇。

    然而,让张横和于昌秀傻眼的事却发生了。两条被斩杀的腾蛇,身形竟然在迅速地溶化,只是眨眼的功夫,这两条巨蛇,就化为了一滩污血,丝丝地渗入了四周的洞壁中。

    “不好,这洞壁有问题!”

    眼看着这样奇异的情形发生,两人心头大震。他们可以清晰地看到,四周的洞壁竟然象是活的一样,在缓缓地蠕动,化为污血的两条腾蛇,就这么被洞壁吸得一干二净。仿佛就从来没有出现过。

    可以吸取腾蛇血肉的山洞,还真是把两人给惊呆了。这样的事实,别说是看到过,就算是听也没有听说过。无论是张横的玄门秘闻,还是天巫传承中的记载。或者是于昌秀道家和兵家的各种秘藉,完全就没有这样的记载。

    两人互望一眼,脸上难以掩饰的骇然。

    嗤嗤嗤!

    这个时候,洞中又是一暗,外面又有两条腾蛇狂窜而来,朝着两人狂扑而至。

    于昌秀不禁爆了粗口。如果照此情形下去,两人就算是铁人,也得要被这些腾蛇耗干真元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突然,张横神情一凛,右手陡然挥出。

    刹那,眼前一团巨大的黑影现形,轰隆隆地挡在了面前,竟然是一堵山崖壁。

    瞬息,整个山洞的洞口,已被这突然出现的山崖壁给堵死,丝毫没有缝隙。

    “呃,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于昌秀满脸惊愕地望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“快走!这是我的山河屏风!”

    张横说了一句,已然转身向前奔去。危急之下,张横只好先用山河屏风堵死了洞口,以免与后面追来的腾蛇纠缠不休。

    现在,最紧要的就是找到不死蝉婴,以防它逃遁。

    怦怦怦!

    身后传来了一阵阵的巨响,外面的腾蛇正在奋力地撞击堵住洞口的山崖壁。张横和于昌秀此刻也无遐顾及其他,奋力向洞内奔去。

    山洞的通道曲曲折折,一时也不知有多深。两人迅速前奔,一边细细地洞察着四周的情形。

    有了刚才山洞壁吞噬腾蛇血肉的经历,张横他们如今对这山洞也充满了一种莫名的忌惮,根本不敢去碰触山壁,行动也变得更加的小心。

    渐渐的,山洞中突然出现了淡淡的血雾,一股阴森冰寒的气息,也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“那鬼东西就在前面!”

    张横和于昌秀心中一紧,神情不由更加的凛然。

    咔喇喇!

    就在张横他们在山洞内狂奔的时候,此时此刻,深洞的上方,蛮王和一众长老,也已进入了这里。

    一众人身在半空,就听到了下面传来的轰隆声,这让所有人脸色大变。他们自然清楚,在这深洞下,蜇伏的都是巨大的腾蛇,是腾蛇一族中最恐怖的存在。

    按照族中古藉的记载,腾蛇也是一种具有灵智的生物。而且,它们具有独特的修练体系。

    刚出生不久的腾蛇,是依靠吸取星晨之力来生长。随着逐渐的长大,当体型超过成人手臂时,星晨之力已无法对它们的生长产生帮助。所以,就得吸取生物的精华来修练。

    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腾蛇就是这世上的邪祟之物,怪不得会被列为上古十大凶兽之一。与不死蝉婴有着某种类似的地方。

    只不过,自当年这处宫殿被那一代的皇女,借用祖神之力,把它封印后。盘踞在此的腾蛇,失去了供奉,也就没有了吸取生物精华的机会。

    就算偶尔有不知死活的野兽等闯入这里,却那里够这里数量恐怖的腾蛇服食。所以,从此后,腾蛇一族就进入了沉睡。如果不受到外界的刺激,就不会轻易醒来。

    然而,此刻下面传来如此巨大的声响,这岂不是说,有什么东西刺激了腾蛇,让它们中的一部分苏醒过来了吗?

    一念及此,蛮王和诸位长老的心头不禁大凛,一个个更加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,皇女的气息就在下方,他们却也不能半途而废,众人依然向下冲去。不管怎么样,救回皇女,就算所有人全部死在这里,也是义无反顾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一众人终于看到了那棵庞大的巨树。大家的心又是一紧。众人当然知道,这棵巨树就是传说中的腾蛇王。

    要知道,此处被封印后,每隔十年,蛮族中人仍然会派族中勇士,前来探察,以防这处封印中会有异变。

    因此,对于深洞中的情形,他们也是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当他们绕过巨大的树冠,看到下面的情形时,却是再次被震憾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深洞底下,已是暴乱一片,数以百计的巨大腾蛇,一条条曲扭摆舞着,正向一个方向聚集。其中的数条腾蛇,昂首怒嘶,拼命地撞击着一处洞壁。

    轰隆隆,咔喇喇的爆响,就是由此传出来,震得整个深洞摇晃不以,似乎是发生了地震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腾蛇怎么可能会攻击山壁?”

    蛮王阿里和一众长老互望一眼,人人脸现惊异。这样的情形,在千年的古藉中,并无记载,这实在是出乎了他们的意料。

    那么,这是怎么了?难道腾蛇群发疯了吗?

    “不对,那处山壁有问题!”

    陡地,蛮王阿里的神情剧变,他敏锐地觉察到了山壁处传来的奇异波动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那处山壁并非自然之物,而是某件奇异的法器形成的一道屏障。

    嘶嘶嘶!

    正是时,一众腾蛇也感应到了空中降落的众人,陡然间无数的腾蛇轰然转向,张开了巨嘴,嘶嘶嘶地怒啸起来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嗖嗖嗖异响大作,数十条腾蛇凌空而起,向蛮王等人狂射而来。

    “快进洞里,一定要尽快找到皇女。”

    蛮王大吼一声,身形一闪,已然冲入了旁边山壁的一个洞穴。

    按照蛮族多年的探索,这些山洞相互连通,他已感受到皇女的气息,就在那处被封闭的洞中。所以,立刻命令所有长老各自进洞,寻找皇女的下落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一众长老那里会迟疑,迅速进入了最近的山洞,他们可也不想跟这些恐怖的腾蛇硬拼。

    刹那间,蛮王他们已闪入了洞里,一众飞扑上来的腾蛇紧追不舍。山洞中紧接着响起了轰隆隆的打斗声,一时混乱之极。

    张横和于昌秀此刻已进入了洞穴的深处。不过,眼前的血雾越来越浓,仿佛是进入了一片血海。

    “哼,区区雾障迷术,何能奈我?”

    张横冷笑,他已立刻觉察到这诡异的血雾,乃是不死蝉婴布下的血障。但以张横现在的修为,这根本难不住他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张横手指一指,十二巫祖幡现形,在血雾中隔出了一片空间,向着感应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吱吱吱!

    在洞穴的最深处,那里是一处有数十平米的空洞,不死蝉婴全身血雾蒸腾,在它的身边,坐着那名少女。

    洞穴虽然不大,但四周的情形却无比的诡绝。只见,洞穴的洞顶上,一根根奇异的管状物纵横交错,把整个洞顶笼罩。

    那些管状物竟然如同透明一样,可以清晰地看到里面有血色的液体在滚滚流动,就仿佛是一根根血管,看起来实在是怪异之极。

    不死蝉婴盘膝坐在地上,全身蒸腾着汹汹的血光。它一双鬼爪保持着一个诡异的动作,探向前方。在那里,被它从蛮族抓捕的少女,正保持着一个怪异的动作,盘膝坐在不死蝉婴的面前。

    少女脸上的面纱早已被揭去,露出了她那如同仙子般清秀绝丽的面容。

    只不过,她此刻双眼紧闭,如同是沉睡了一样。然而,细细看去,不死蝉婴的鬼爪,射出丝丝的血线,正往她身体灌入。可以清晰地看到,那些血线在少女的身体,烙印出一个个诡异的符号。尤其是少女的脸上,更是密密麻麻地布满了这些血丝。

    吱吱吱!

    陡地,不死蝉婴猛地浑身一震,似是感应到了什么,一对血眸也骤然睁了开来,刹那暴射出了两道如同闪电般的血光。

    吱吱吱!

    不死蝉婴的声音更见凄厉,全身血雾暴腾,它迟疑了一下,却是猛地扑到了少女身上,张开了森森獠牙的嘴,就朝少女额头噬咬而去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