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39章 来的不是时候
    “她还活着?”

    张横心里低咕了一句,很是诧异。

    被不死蝉婴捉来的猎物,竟然到现在还活着,这确实是出乎了张横的意料。以不死蝉婴的凶残,手下根本不留活物。

    不过,细细洞察,张横的脸色更加的怪异,他立刻看出了眼前少女的不同寻常。

    少女的全身被无数诡异的血色细线所烙印,这让她的皮肤,脸以及露在衣裙外的所有皮肤,变得非常的恐怖。

    细细看去,那些血色的细线仿佛都有生命一样,在缓缓地蠕动,形成一个个诡异的符号,闪烁不以。

    “不对,这女子的神魂有异!”

    细细洞察,张横的眉毛陡地一凝,心中诧异无比。他可以清晰地洞察到,少女虽然全身诡异之极,但是,所有的血色细线却完全在她的额头神窍部位被阻止了。

    少女现在生命力非常的微弱,可是她神窍中那雾状的神魂,却无比的活跃,甚至散发出了一层淡淡的银光,护住了神魂。

    她的修为大约在三品中期,但那股神魂的力量却无比的强大。银光中更是蕴含了某种神秘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神裔,她竟然是神裔血脉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一亮,他已感受到了少女神窍中神魂散发的神裔血脉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难道她就是蛮族传说中的皇女?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。他自然没忘了,一路追蹑不死蝉婴,曾在路上遇到不少的蛮族队伍,从于昌秀当时翻译过来的蛮语中,知道这些蛮人正在寻找他们蛮族的皇女。

    此刻,感受到少女特殊的神魂,张横顿时猜测到了她的身份。

    从当日蚩尤所传承的记忆里,张横知道,神裔并不仅仅指上古的巫族一脉,还有其他种族。象当年斩杀蚩尤的皇帝,他就是神裔的另一血脉。

    蛮族传说是上古巨灵神的后裔血脉,看来,上古的巨灵神,也应该是神裔的另一种族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,目光再次扫过洞穴四周。见洞壁的裂口,以及洞顶上的那些血管状东西,已然全部愈合,再也没有了什么动静,张横的心稍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当目光望向火狐内丹所焚烧的不死蝉婴的肉泥,却看到已全部被焚为了灰烬。

    只是,在地面上,却还存留着一粒小孩子拳头大小的血色晶体,上面布满了细细密密的龟纹,似乎被自己刚才的一斩斩碎。

    可是,这颗破碎的血色晶体,却散发着一股奇异的波动,让张横都感受到了它里面蕴含的奇异力量。

    “嗯,这可能是不死蝉婴的血晶。”

    张横立刻想到了它是什么,手一挥,已把这枚破碎的血晶收入了江山社稷图。

    此刻他也无遐查看,他还要好好检查一下眼前的少女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的手轻轻地按在了少女的头顶,一缕天星之力已缓缓地探入了其中。

    “好恶毒的不死蝉婴,竟然是在炼化她的神魂。”

    好一会儿,张横不由暗骂了一声。他已探明了少女的状况。

    那些布满她全身的血色细线,正是不死蝉婴以秘法凝练的本身精血,透入少女体内,想冲破她的神窍,吸取她的神魂。

    只不过,少女的神魂实在是太奇特,神魂中的神裔血脉死死地护住了最后一道防线。否则,她现在早已成了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“看来,得马上施救,否则,她就没命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一凝,立刻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虽然不死蝉婴已化为灰灰。但是,它以秘法凝聚的精血血线,却仍在侵蚀少女的神窍。

    少女本身的生命力,为了抗拒这些血丝,几乎耗尽,全靠神魂中奇异的力量在维持。一旦神窍被破,她自然就是一命乌乎的下场。

    张横那敢迟疑。他虽然与蛮族之人毫无关系,但却也不能见死不救。更何况这少女乃是神裔血脉,与自己有着类似之处,张横可不能置之不理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横手一挥。顿时,空间微漾,两团巨大的黑影赫然现形,阿大和阿二已被张横从江山社稷图中招唤了出来,守候在了洞口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张横目光一凝,再次落在了少女身上。

    嗤啦!

    指尖陡地爆起了一点星芒,刹那化为了细如针尖的一点。张横的神情也变得凛然无比,一伸指,就点在了少女的小腹上。

    嗤嗤!

    指尖的星芒刹那没入了少女小腹,一根血丝被针状的星芒挑了出来。但在接触星芒的瞬息,已如同是沸汤泼雪,吱吱吱地炼熔起来。

    血丝仿佛是有生命一样,遭到星力的侵蚀,顿时血光爆闪,少女全身的血色符号,也诡异地急剧蠕动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张横冷哼一声,更加加快了速度,全身星光闪烁,迅速地炼熔着被抽出来的血丝。

    仅仅只是一会儿功夫,小腹部的那团血丝凝成的符篆,已被张横用最纯粹的天星之力所溶为乌有。

    张横所用的仍是巫符。只不过,以他现在的力量,已完全用不着柳木针和桃木针。只有雷劫柳针这样的天材地宝,才可以承受天星之力的灌注。

    所以,他完全舍弃了外物,就以指代针,在少女身上刻划起来,把一根根血丝抽离炼化。

    之所以要先炼化她小腹的血丝,就是因为此乃丹田之地,消除了这里的血丝,可以让少女被禁固的真元缓缓释放,最大程度地让她自我恢复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一直昏迷中的少女,陡地睁开了眼来。她的眼瞳里,竟然也布满了血丝。

    “阿!”

    一声嘶哑的叫声,还没等张横回过神来,少女猛然张开了她的樱桃小口,就狠狠地咬向了张横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张横一惊,但是,两人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,张横根本来不及躲闪,已被少女狠狠地咬在了肩头上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少女的牙齿深深地咬入了张横的肩头,一股灼热的鲜血,就被少女狂吸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不好,她竟然在吸我的血。”

    张横大惊,却也立刻明白了过来。少女被不死蝉婴的精血侵蚀,已受到了某种影响,具有了不死蝉婴的一些特性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横神情大凛,正想鼓荡真元,把少女震开。

    但是,抬头突然看到少女的脸庞,张横的身形轰然一滞。

    他猛然觉察到了异样。只见,少女在吸食了自己的血液后,她脸上的血丝,竟然在急剧地消退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立刻恍然了,自己的修为突破四品,血液中也溶合了天星之力。少女吸食后,天星之力顿时抑制住了她体内的不死蝉婴精血凝成的血线,这才会让她脸上的血色符篆消退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强忍住了肩头的刺痛,任由少女吸食起了自己的鲜血。既然吸血比炼化来得快,张横现在也想尽快地让少女恢复,所以就任由她吸血了。

    少女似乎感受到了嘴里吸过来的滚滚热流,能抑制体内的异样,她更加用力地吸吮起了张横的鲜血,一边更是死死地抱住了张横,与张横纠缠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叽哩呱啦,叽哩呱啦!”

    正是时,突然身后传来了一阵愤怒的咆哮,同一时间,阿大和阿二也猛然惊觉,发出了厉吼。

    “不好,有人闯进来了!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一震,微微偏头,向后望去。而一望之下,张横的脸色骤然大变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在洞口的地方,出现了一名身形无比魁梧的大汉,正双手怒舞,一道凛冽的极光直射而出,斩向了布置在洞口的修罗拘魂网。

    嗤啦一声,修罗拘魂网竟然挡不住他这一斩,刹那血光爆起,嗖地一下飞回了张横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达到四品的超级强者!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大震,脸色也变得难看无比。

    大汉发出的攻击中,张横敏锐地觉察到了蕴含的天星之力,似乎修为还在自己之上。张横怎么也没想到,在这紧要的关头,竟然闯来这样一位超级强者。

    “叽哩呱啦!”

    大汉又是一阵怒吼,已然举步向洞里冲来。

    “住手,我这是在救她。”

    张横急呼,想阻止那名大汉。他已从这人的身形中,看出来人是蛮族之人,甚至极有可能是蛮族中的长老或蛮王等级别的人物。他也应该是追寻他们的皇女来了。

    只可惜,大汉所说的是蛮语,张横根本听不懂他的话。而那名大汉此时也根本不理会张横说什么,咆哮着狂冲而来。

    冲进来的正是蛮王阿里。他凭着对皇女气息的感应,在山洞里七绕八拐,终于寻到了此处。

    只是,他做梦也没想到,当进入山洞,看到了这样一幕让他无比震骇的情形。

    现在这个时候,张横与皇女两人的资式,实在是暧昧之极。皇女被张横压倒在地上,再看她全身的衣衫破烂。

    在被不死蝉婴劫持而来,一路经过的都是茂密的森林,她身上的衣物早就成了破烂。又与张横纠缠在一起,两人这一翻滚,更是把她的衣衫弄得根本再也不能遮体。

    这样的情形,任谁都会怀疑,这是张横在欺辱皇女,正在做某种不可见人的举动。

    族中的皇女,竟然被一个陌生男子欺辱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蛮王阿里惊怒交加?并且,他也立刻认定,眼前的这个男子,就是抓走皇女的贼子。

    虽然从那名老妪口中,蛮王阿里早就知道,当时抢走皇女的是一头如同婴儿样的鬼物。但是,他还以为,那鬼物就是眼前之人伺养的。所以,蛮王阿里暴跳如雷,那里还管得了三七二十一,直欲斩了眼前这男子,解救皇女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蛮王阿里双手怒舞,一道如同是雷霆般的惊天极光骤然爆耀,朝着张横这边怒斩而来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