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40章 神之肉丘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蛮王阿里一记极光刃,怒斩张横。

    此刻张横被少女死死地抱住,却那里来得及还手。他心中大骇,猛地反手搂住了怀里的少女,一个懒驴打滚,向旁边滚去。

    “贼子,还不放开皇女。”

    蛮王阿里怒喝,已是有些气急败坏。

    他刚才一击,看似声势浩大,但其实并未使上全力。皇女在对方手中,他还真怕伤到了皇女。

    此刻,看那人死死抱着皇女,似乎是要拿皇女做人质,这顿时让他火冒三千丈。

    蛮王阿里那里还会迟疑,身形狂冲,就朝张横怒扑了过去,他准备以强悍的身体,与贼子贴身肉搏了。

    嚎呜!

    正是时,阿大和阿二陡然咆哮,一左一右就朝蛮王阿里攻了过来。

    两头海狒王护主心切,虽然感受到了来人身上散发的恐怖气息,却仍是不顾一切地要阻止他。

    “孽畜,去死!”

    蛮王阿里正怒火狂窜,无处可发泄。突然见到两头畜生竟然意欲拦截自己,顿时怒不可歇。

    嗤啦!

    他全身极光暴耀,刹那如同一尊巨灵神降世,双掌直击,两道极光刃轰然击向了阿大阿二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阿大阿二虽然力量已是达到了三品的顶峰,但是面对已跨入四品的蛮王阿里,根本毫无还手之力。两头海狒王惨号一声,顿时被击得飞了起来。身在空中,狂喷鲜血。

    蛮王阿里含恨出手,如果不是两头海狒王身体坚若金刚,只怕这一击就得被拍得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纵然是这样,两头海狒王也不好受,身形如同两根木桩一样,轰隆隆地就被砸到了洞壁里。

    嚎呜,嚎呜!

    阿大阿二怒吼狂嘶,蛮王阿里的这一击,几乎让它们五脏六腑都翻了过来。

    然而,更要命的是:就在它们被砸入洞壁的刹那,山壁象是陡地活了过来,一股奇异的力量,丝丝地渗入了它们的身体,体内的血液竟然嗤嗤嗤地就被吸了过去。

    阿大阿二狂啸,心中惊骇之极。两头海狒王这回是真的暴怒了,全身血光暴逸,已然使出了狂化的天赋本能。

    咔喇喇!

    山壁一阵剧烈地摇晃,阿大和阿二身形轰然暴涨,硬生生地从山壁上撑开了两个巨大的窟窿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两头海狒王狂嘶怒吼,铁爪怒抓,完全是失去了理智。

    顿时,山洞内隆隆异响震天,山壁被它们撕开了一道道恐怖的裂口,甚至连洞顶上那些血管状的东西,也全被它们抓了个粉碎。

    嚎呜!

    阿大阿二狂啸,从洞壁里挣脱了出来,朝着蛮王阿里疯狂地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孽畜!”

    山洞实在是太小,数十平米的地方,阿大阿二两个大家伙在洞里,就已经显得拥挤。等蛮王阿里这个大个子再闯入,整个山洞几乎没有了多少的回旋余地。

    当阿大阿二狂化时,纵是蛮王阿里,也不敢上前,生怕暴乱中伤了皇女。此刻,见两头畜生再次扑来,蛮王阿里已是气得七窍生烟。

    “蛮王斧!”

    蛮王阿里厉喝,掌心银光极闪,一柄车**小的巨斧,已然现形:“斩!”

    他已是绝不愿再与两头海狒王纠缠,决定使用蛮王斧一斧斩杀这两头凶兽。

    但是,巨斧刚刚举起,蛮王阿里的神情骤然而变,脸上也露出了惊怒交加的神色:“孽畜,你们……你们竟然敢伤了神之肉丘!”

    蛮王阿里确实是被震惊了。此时此刻,山洞顶部那血管状的东西,全被两头海狒王撕烂,汩汩如同鲜血样的液体,正滴滴嗒嗒地滴落下来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在洞顶深处的地方,一根粗有丈许的巨大血管状物,也不知是被那一只海狒王抓了出来,撕成了两断,巨大血管里,流出了墨绿色的液体。

    “神之肉丘竟然被这两头畜生伤到了主脉!”

    蛮王阿里暗叫不妙:“这回可糟了。”

    与腾蛇一族争斗千年,蛮族对这里的情况简直是了如指掌。尤其是对于腾蛇这处深穴中,四周那诡异的山洞,更是进行过详细的探察。

    这里的山洞,不但相互连通,而且,每一个山洞中,都有着类似生命体血管状物品的存在,仿佛它就是一具奇异的生命。

    而据当年那一代先知的占卜,终于明白了这些山洞的诡异现象,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按先知从祖神中得到的指示,其实腾蛇所在的这个深穴,它乃是上古一位古神殒落后,**所化。

    只是,那位古神在殒落后,它的**仍存留着生机,并没有真正的毁灭,却是化为了这样一处奇异的地方。

    每一个山洞,相当于是古神的一个毛孔,山洞内洞顶如血管状的东西,就是古神**中的毛细血管。

    那一代先知最后得出的结论是:当年殒落的古神,它留在此处的**是活的,所以被称之为神之肉丘。

    甚至腾蛇之所以出现在此,就是为了守护这片神之肉丘。

    神之肉丘还存留着生命力,当年第一批进入此地的蛮族探险者,就是不知道这个原因。曾对神之肉丘发动过攻击。在某个山洞里,撕裂洞顶那细小的血管状物后,看到了一根粗达丈许的巨大血管。

    因为好奇,那时的领队用刀斩开了那根最粗的血管,想看看它究竟是什么。

    那知,粗大的血管被斩断后,整片神之肉丘就发生了异变。而且,原本一直沉睡在洞外的腾蛇,也全部苏醒。

    这就是当初蛮族招到腾蛇一族疯狂攻击,最后被它们所奴役的原因所在。

    蛮王阿里怎么也没想到,事过千年,今天这两头凶兽,竟然再次撕裂了神之肉丘的主脉血管。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他心中惊骇?

    “难道千年前的灾难,又要重现吗?”

    蛮王阿里浑身剧震,脸皮都急剧抽搐起来,望向两头海狒王的眼神,也刹那不同了,充满了愤怒和仇恨。

    如果千年前的灾难重现,那他蛮王阿里就是罪魁祸首,将会是蛮族的千古罪人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蛮王阿里不禁机灵灵地打了个冷战,对眼前的这两头海狒王已是充满了绝杀之意。

    “孽畜,该死!”

    蛮王阿里暴喝,手中蛮王斧已然轰然怒舞,斩向了阿大阿二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正与皇女滚在一起的张横,这个时候也看到了这边的情形,不禁心中大骇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张横,正处于一种无比奇异的状态中。为了躲避蛮王的攻击,他抱着皇女在地上翻滚,落下来的地方,正好就是阿大和阿二狂化之下,撕裂那根粗大血管的所在。

    立刻,血管中流出的墨绿液体,就浇在了他和皇女两人身上。顿时,一股灼痛灵魂的炙烤感,刹那传遍了张横全身,身体的每一寸皮肤,肌肉,经脉骨骼,甚至是神窍中的神魂,都仿佛是一下子被烈火焚烧一样。

    张横大惊,还以为那墨绿液体含有不知名的剧毒,正想挣扎着爬起来。

    但是,无比的灼热中,陡地腾起了一抹清凉,仿佛是六月里暴晒在烈日下的人,突然得到了甘霖,他身体的每一寸都饥渴地吮吸起了浇落的墨绿液体。

    丝丝清凉传入体内,刹那又化为了融融的暖意,传遍了张横的四肢百骸,乃至五脏六腑,甚至神窍中的神魂,也是舒服得一阵颤糜,好象是沐浴在了春日的阳光中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张横顿时怔愣在了当场。他已立刻意识到,滴落的墨绿色液体,似乎对自己的身体经脉以及神魂,都有着一种无比奇异的滋养作用。在这墨绿液体的浇灌下,自己整个人都仿佛发生了某种不可思议的变化。

    低头一看,被自己搂在怀中,压在身下的少女,此刻也已睁开了眼来。她的俏脸上原本诡异的血色细线凝成的符篆,已然消失,恢复了她那张清秀绝丽的面容。

    再看她的神情,也如自己一样,露出了震惊和狂喜的神色。显然,她此刻的感受,也与自己一样。

    不过,看到少女近乎赤身**地被自己搂在怀里,张横的心头一震,下意识地连忙把她给放了开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耳边传来了那名蛮族之人的咆哮,眼角更是闪过了一道锐芒。

    张横大惊,立刻想到了阻挡此人的阿大阿二。微一偏头,顿时就看到蛮汉正举巨斧怒斩两头海狒王。

    张横那里还会迟疑,手指轰然一指,点向了阿大和阿二:“收!”

    刷!

    极光暴逸,空间撕烈,蛮王斧携着风雷之声,斩向了两头海狒王。

    然而,斧刃划过,眼前并没有出现两头海狒王被斩为两截的惨烈场面,它们竟然在这一刻凭空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叽哩呱啦!”

    蛮王暴跳如雷。不过,他的目光猛地转向了张横,眼眸中已蒸腾起了熊熊的怒火:“斩!”

    蛮王阿里再次举起蛮王斧,朝着张横的脑袋就斩了过来。现在,那年青人已放开了皇女,蛮王没有了顾忌,他是把所有的怒火,都倾泄在了眼前这个年青人身上,意欲一斧斩为粉碎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极光如练,空间剧震,眼看张横已然毫无躲避的余地,要被蛮王这一斧分尸。

    但是,就在这个时候,异变骤生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