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41章 宿命
    嗡!

    空间振荡,一道金银相交的炫光骤然暴起,地面上的张横和皇女两人,刹那消失在了蛮王阿里面前。

    “啊,皇女!”

    蛮王浑身剧震,整个人都呆在了当场。他做梦也没想到,两个活生生的人,竟然会在自己面前消失。

    不过,刹那的愣怔,蛮王阿里陡地反应了过来,他还以为是对手使用了什么秘法,把皇女给劫走了。

    “贼子,那里走!”

    蛮王阿里暴喝,向着洞口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在洞外的通道中,一道炫光闪过,张横和皇女两人现出形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张横满脸的惊疑,望望面前的皇女,再看看自己和四周的情形,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,蛮王一斧斩落的时候,张横原本已做好了拼死一搏的准备。但是,他怎么也没想到,在那一刻,体内突然传来了一股奇异的力量。

    紧接着,眼前陡地一花,整个人象是进入了某个奇异的空间。在那一刹那,意识也仿佛出现了瞬息的迷糊。

    当睁开眼来的时候,却已发现,自己和身边的这个女子,已出现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“难道,难道这是瞬间挪移?”

    望着四周,张横的心里一震,心头猛地浮起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自己和眼前的这个少女,从原本的山洞中,被转移到了这条通道。这与天巫传承中所记载的一项神通瞬间挪移完全类似。

    可是,这怎么可能?要知道,瞬间挪移乃是一项神通。而只有修为达到四品的后期,才可以会产生神通。

    以自己如今只有四品初期的力量,要想修练神通,这根本还相差十万八千里路。

    那么,这究竟是怎么了?自己和这位少女,怎么可能会突然拥有这样的神通?

    心中惊疑不定,张横的目光望向了皇女。

    此刻,皇女也正目光灼灼地凝视着张横,神情难以喻意。

    “呃,这,这,这……”

    当目光凝注到皇女的脸上,张横再次心头剧震,脸色也刹那变得古怪无比。

    现在的皇女,给张横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了。两人目光相触的刹那,一种莫名的亲切浮上心头。眼前的女子,好象并不是仅仅第一面相见,而是早就相识了无数年,是如此的熟悉,甚至有种特别的亲近感,就好象彼此间有了血脉相连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顿时把张横惊呆了,他就算是长了三个脑袋,一时也想不通。一个陌生的女子,怎么可能会与自己有这样怪异的感受?

    “难道?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:“难道是因为她吸食了自己血液的原故?还是?”

    张横猛然想到,皇女刚才吸食了自己的鲜血。可是,这似乎又不可能,仅仅只是吸食了自己的鲜血,就能与她产生血脉相连的感觉吗?这也太离谱了吧?

    正满腹的疑惑,这个时候,突然通道的洞壁嗡嗡嗡地震动起来,原本平静的山壁,象是突然活了过来,出现了诡异的蠕动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张横猛然惊醒,神情凛然之极。

    山壁的蠕动,他可不是第一次见到。先前两条腾蛇的尸体,就是被蠕动的山壁所溶化,最后消失。

    后来阿大阿二被打入山壁,那时也出现了同样的情况。此刻,这山壁莫名其妙地再次出现这样的异相,确实是让张横心中暗惊。

    然而,还没等他转过念来,山壁的蠕动更加的剧烈,如同是波浪般一波急于一波,急速向四面八方扩展,甚至连整个地面都震动起来,就好象是发生了地震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张横陡地醒悟,虽然还不明白山壁的这种异动是怎么产生的,但他已是意识到,这绝对不正常。而且,心头一股极度恐怖的警兆,也在这一刻轰然高涨。

    张横猛地跳了起来,下意识地就想拉起身边的少女,往通道一边跑。

    “叽哩呱啦!”

    正是时,通道的另一头,响起了蛮王阿里愤怒的咆哮,地面也传来咚咚咚的震动,显然,他已朝着这边狂奔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那家伙又追来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动作陡地一滞,刚抓住少女的胳膊也不由松了开来。

    他可没忘了,那名蛮汉看样子就是蛮族之人,他应该就是来救眼前这位皇女的。

    所以,张横立刻放弃了带着皇女离开的想法,他可不想被蛮族之人误会自己就是劫持了皇女之人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目光深深地望了皇女一眼:“你应该是蛮族的皇女吧?你的族人来救你了!”

    说着,也不管少女听不听得懂自己的话,朝她点了点头,转身就往外面的通道跑去。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望着张横离开的背影,一直沉默的皇女,神情变得难以喻意。只不过,她用苗语说了一个你字,后面的话却不知该怎么说了,喃喃着不知所以。

    皇女被不死蝉婴所虏掠,虽然被不死蝉婴用邪术控制,但她的神智一直清醒着。

    所以,张横进入山洞,斩杀不死蝉婴,所有的一切她当时全然看在了眼里。只是她一直假装昏迷,又无法动弹和言语。也就只能在旁边默默地观看。

    直到张横施法救她,用本身的天星之力消蚀她身上的血线,却遭到血线所凝成的符篆激烈反抗。

    在那一刻,她的意识陡地陷入了一片迷糊。而在潜意识中,感觉身边似乎有一股吸引她的力量,让她无比的饥渴。下意识地,她当时就张嘴咬了过去,这才会咬住张横的肩头。

    当张横体内的鲜血渗入她的口中,这让她体内暴乱的血线,猛然得到了压制。皇女心中一喜,本能地就狂吸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正是她那个时候会吸食张横鲜血的原因。

    灼热的鲜血吸入腹中,暴乱的血线渐渐被消蚀,皇女也慢慢地清醒了过来。直到那时,她才猛然发现,她吸食的竟然是一个男子的血液。

    皇女大惊。但是,还没等她做出任何的反应,蛮王阿里就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之后发生的一切,实在是太快,完全把她给震呆了,一时根本做不出任何的反应。

    此刻,她体内的血线已全部消失,身体和意识也都恢复了过来。想到刚才与那个年青男子之间搂抱在地翻滚的情形,再想到自己竟然吸食了他的血液,皇女的心中顿时变得复杂无比。

    “难道他就是宿命中的那个人吗?”

    皇女的神情急剧变化着,眼神中出现了一片茫然。

    张横刚才感觉,与皇女之间有那种仿佛相识了无数年的亲近感。而在皇女的感觉里,她与张横一样,有着同样血脉相连的熟悉。

    这让她陡地意识到,那个年青人的血液,应该与自己的神裔血脉类似,在某种奇异的刺激下,这才让两人产生了这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张横不知道当时洞顶那血管样的东西里,滴落的墨绿色液体是什么,但皇女从蛮族的古藉中,却清楚它是何物。

    墨绿色的液体,应该是神之肉丘的血液,而且是属于古神血液中的精华。虽然蛮族中从没有人被这种血液浇淋过。但是,当那墨绿色的血液,浇灌到她和张横身上的时候,她明显地感觉到,自己神裔血脉发生了某种异变。甚至从此就与那个陌生男子,有了血脉相连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皇女殿下,皇女殿下!”

    正喃喃着不知自己,这个时候,突然身后的通道里,传来了蛮王阿里的呼喊声。蛮王阿里已追了过来。

    见到皇女呆呆地坐在地上,蛮王阿里身形一震,连忙加快了脚步:“皇女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蛮王大人,我没事!”

    皇女总算回过了神,目光却仍是痴痴地望着张横消失的方向,神情难以喻意。

    “这就好,这就好!”

    蛮王阿里惊喜若狂。他一把拉起了皇女:“皇女殿下,我们快离开这里,此地神之肉丘被伤到了主脉,极有可能会发生异变。”

    蛮王阿里急急地说着,脸色变得凝重无比。

    张横不清楚山壁的异动是怎么回事,蛮王阿里自然明白原因。这正是神之肉丘被两头凶兽抓破了主脉,让沉睡中的神之肉丘产生了反应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:神之肉丘的这种反应,极有可能会导至守护它的腾蛇王苏醒。因此,此时此刻,这里无比的危险,随时会有意想不到的凶险出现。所以,蛮王阿里是迫不急待地要把皇女带离此处。

    再说张横,一路沿着通道狂奔。不一会儿,就已来到了前面的叉路口,这里正是他最初和于昌秀分开追杀不死蝉婴的地方。

    身形刚窜出叉道,另一边的通道里,陡地传来了一阵阵的暴喝声。

    只是,那是一连窜叽哩呱啦的怪叫,张横一句也没听懂。

    “是蛮族的其他人进洞来了?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一震,连忙转头望去。

    立刻,他看到那个叉口的通道里,一个人影正狂奔而来,隐隐约约间,好象后面的通道中,有好几个人正在追赶。

    “是于大哥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,他立刻看了出来,在通道中狂奔的就是于昌秀。

    “张天师,终于找到你了,快走,蛮族的人也进洞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于昌秀也发现了前面的张横,不由急急地叫道。

    “快走!”

    张横也是喜出望外,连忙一把拉住了他,向前狂奔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已是来到了先前用山河屏风封住的洞口。张横此刻也管不了三七二十一,只能硬闯出去。

    手一挥,山河屏风刹那消失,出现了外面的情形。

    然而,目光一扫外面,张横和于昌秀的神情陡然剧震,脸色也变得骇然无比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