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43章 泼盆脏水
    “哈哈,姓张的,今天看你往那儿走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李孔亮已是疯狂地大笑起来,手一挥,身后的一众人已哗拉一下,围住了张横和于昌秀,布成了一个阵势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张横冷哼一声,却那里愿与这家伙多纠缠。心念一动,就准备发动瞬间挪移离开。

    但是,神念运转,张横的脸色陡地一僵,心中暗叫苦也:“原来这瞬间挪移,也是有次数限制,以小爷现在的修为,一天时间内只能使用三次。”

    张横不由苦笑。莫名其妙地得到瞬间挪移的神通,张横对它的性能其实并不了解。此刻想使用这项神通,却竟然无效。这才意识到,自己刚获得的牛皮玩意,也是有一定的条件和限度。

    “小辈,就是你一再欺辱我家少门主。”

    正是时,那名修为已达四品的老者,目光一凛,向张横喝道:“辱我玄武门者,杀无赦!”

    老者正是玄武门中的一名太上长老,名叫徐来福。这次随李孔亮深入古苗腹地,一路上早就听他的这位少门主,说起与张横之间的仇怨。

    此刻,见到张横,那里还会客气。他陡地一声厉喝,全身星光暴逸,手一挥,一道星芒形成滚滚的气浪,就朝张横怒斩而来:“蝶浪斩!”

    “辱我玄武门者,杀无赦!”

    旁边的一众人怒喝,个个神情凛然。不过,他们并没有出手,只是围住了张横,预防他逃走。

    “老匹夫!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一凝,知道今天已是无法善了,手指轰然一指,镇海印狂转怒旋,发射出万道金光,向徐来福狂砸而去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心念一动,早已暗中驱动王一鸣老祖的魂力,溶入自己的神魂,意欲与眼前的老者硬拼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空间振荡,劲气横逸,两大超级强者这一击,顿时炸起了漫天的灰尘,方圆十丈范围内,飞沙走石,威力恐怖之极。

    “小辈,原来你得到了上古十大圣器之一的镇海印,怪不得你如此的嚣张。”

    徐来福身形一晃,脸色却已骤然而变。他怎么也没想到,眼前这个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的年青人,竟然可以挡下他全力一击。

    要知道,徐来福虽然也仅是四品初阶,但他跨入四品已有十数年,已隐隐的摸到了四品中期的门槛,神魂的凝练,自然比张横不知高出了多少。

    此刻,对方竟然与他硬拼之下,可以平分秋色,确实是让他心中无比的震动。

    “哈哈,老匹夫,就让小爷教教你这不明事理的老东西。”

    张横大笑。有王一鸣老祖的神魂暗中相助,已是可摧发镇海印的大半力量。一招与老者硬拼,并未落入下风,张横信心大增。

    所以,他现在是毫无惧意,准备硬拼一场,杀出一条路来。

    心念及此,镇海印金光大耀,呜呜怒旋着,再次砸向了徐来福。

    “好个小辈!”

    徐来福怒极,他何曾受到别人这样叱责,已是怒火中烧:“今天如不杀你,岂不让天下人笑我玄武门无人。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徐来福手腕一抖,一个箍在他右手上的乌黑铁环,陡地被他握在了手中,黑芒闪耀,迅速变成了一个有成人脑袋大小的黑色金刚圈。

    这正是徐来福多年祭练的法器,名为玄武天罡,乃是他得自一处上古遗迹的宝贝。此刻他已准备使出此物,好好教训张横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废墟的方向,猛地传来了一阵惊天动地的隆隆声。紧接着,天动地摇,整个大地都似乎是要翻转了一样,剧烈地震动起来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咔喇喇!

    废墟中心的那座巨石宫殿,轰然摇晃,原本已倒塌了许多地方的宫宇,在这一刻再次出现了崩塌。无数的巨石隆隆摔落,甚至几根撑起宫殿的巨柱,也轻斜下来,仿如世界末日。

    “啊,这是怎么了?那里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李孔亮等一众人脸色剧变,个个骇然。他们可不知道废墟下面深洞的情形,一时确实是被这突然发生的状况给惊着了。甚至正准备出手的徐来福,也是身形一滞,目光不由自主地望向了那边。

    “不好,那条传说中的腾蛇王要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和于昌秀互望一眼,心中大凛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中,只有他们明白废墟下面到底有什么。以刚才出来时的情况,只怕那条正在苏醒中的腾蛇王,现在已是完全复苏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横的脸色也变得难看无比。体内真元全力鼓荡,镇海印再次呼啸怒旋,如同是一座金色的小山,就朝徐来福兜头盖脑狂砸而下。

    他可不想再与李孔亮这伙人纠缠,只想早点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“小辈,找死!”

    徐来福大怒,手中的玄武天罡刹那化为了一道黑色的闪电,狂掷而起。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狂暴骤起,砂石乱飞,两人这一击确实是有些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两人打得难分难解,这个时候,废墟那边,传来了叫喊凄呼声。一大队蛮人,已从开始倒塌的宫殿里,狂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再看那些蛮人队伍,所有人一个个身上沾血,不是头破血流,就是筋断骨折,形象无比的狼狈。

    幸好,这些人都是蛮族的精英,虽然从宫殿中退出来,个个狼狈不堪。但还依然保持着一定的队形。否则,场面会更加的不堪,甚至造成彼此的践踏伤亡。

    怦怦怦!

    上千人的队伍,如同是滚滚的洪流,眨眼间就奔到了广场上,所有人毫不停留,就朝张横他们这边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当他们看到外围沙石圈边对峙的两拨人,不禁都露出了诧异的神色。只是,他们现在也无遐顾及,再加上这十几人身上散发的凛凛杀气,却也没有人敢去招惹,就这么从张横他们身边绕道而过,冲出了废墟。

    直到冲出废墟外,所有的蛮族之人似是才稍稍松了口气,回头望向了那边的废墟里的宫殿,一个个脸露忧色。

    他们之所以如此慌乱地退出来,不仅是因为宫殿地底传出来那巨烈的震动,更是听到了下面蛮王等人传来撤退的命令。

    所有的蛮族之人当然知道,废墟的底下有着什么。纵然他们人人奋不畏死。但是,想到那条传说中的腾蛇王,却仍是让所有人有种胆占心寒的感觉。

    现在虽然撤出了废墟的范围,但想到蛮王以及一众长老和皇女,仍在里面,确实是个个为在里面的人担心。

    咔嚓嚓!

    陡地,在废墟的中央,猛然爆起了一团冲天的极光。宫殿的顶部刹那被撞破了一个巨大的窟窿。极光中,现出了十几人的影像,正是蛮王阿里扶持着皇女,在他的身后,还有一众长老。

    此刻,蛮王等人也是个个身上见血,每个人更是兵刃在手,显然是经过了一翻苦战。

    他们从巨穴四周的山洞出来时,所有的腾蛇已然全部苏醒。甚至最中央的腾蛇王,也振落了身上的那些大树,露出了真面目。

    蛮王等一众人冲出来,立刻遭到了群蛇的狂攻怒噬。

    幸好,蛮王他们是整个蛮族中修为最高的强者,众人联手之下,威力无比的强大。趁着中央那条腾蛇王还处于半苏醒状态,总算杀出群蛇的包围,向上面冲来。当他们冲到一半的时候,下面的腾蛇王也已完全惊醒,这才会有那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,以至于让废墟都几乎全部倒塌。

    “皇女殿下,蛮王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一众蛮人狂呼,人人兴奋之极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空中的蛮王,突然眉头微皱,目光望向了正在打斗中的张横和徐来福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所有的蛮人,也立刻顺着蛮王的目光,再次望向了这边。不过,马上队伍中就有一人窜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住手,你们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那人朝着张横和徐来福喝道。

    这蛮人汉子身高有两米四五,全身穿着一套兽皮铠甲,头上却不似其他蛮人一样,是插着彩羽,而是戴了一顶金色牛角的战盔,手中握着一柄金色的巨戟,气势不凡,威风凛凛。

    “啊呀,达鲁少寨主,你来得正好,我们截下了劫持贵族皇女的贼子。”

    李孔亮从旁边跳了出来,见到这名蛮人,他脸上顿时现出了兴奋之色。

    这个叫达鲁的蛮人,李孔亮自然认识,正是蛮族三大寨其中之一,蛮牛寨的少寨主。

    蛮族三寨,以蛮王寨为首,另外蛮牛和蛮龙为辅。不过,蛮牛部落在三大部落中位列第二,整个寨子人数有二万,仅比蛮王部落少了五千,在蛮族中也有着极高的地位。

    李孔亮这次之所以会出现在蛮族的地方,其实就是正在蛮牛寨做客。只是,因为听到蛮族皇女失踪,这才与蛮牛族的少寨主达鲁一起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之后,达鲁加入了与腾蛇的战斗,他做为客人,自然不会冒然参战,就一直在废墟外看热闹。那知,废墟中竟然跑出了张横。李孔亮这才会出面拦截。

    现在,达鲁出来喝问,李孔亮那里还会客气,立刻给张横叩了一顶劫持蛮族皇女贼子的大帽子。

    先前,李孔亮也是无比的奇怪,张横怎么会出现在这里。但是,心念一转,就马上想到了蛮族皇女失踪的事。想来张横有可能与这事有关。

    此刻,他更是不管三七二十一,先给张横泼盆脏水再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?他就是劫持皇女的贼子?”

    达鲁浑身剧震,一张脸刹那变得狰狞无比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