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44章 救命恩人
    李孔亮一语惊起千层浪,他说的就是蛮语,因此四周的蛮族之人都听到了他的话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这里,一个个瞪住了正在与徐来福激战的张横,人人愤慨,个个义愤填膺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达鲁陡然咆哮,手中金戟金光暴耀,一股扑天盖地的气势,也猛地高涨起来。

    达鲁虽然如今年纪只有三十,但是,他的修为已达到了半步四品。尤其是他早年在蛮族的秘境中,获得蛮神戟和一篇蛮牛练体神功。这些年来,可以说已是隐隐成为了蛮族年青一辈中的第一人。甚至许多人在背后传言,他就是下一任蛮王最有力的竞争者。

    当然,如此优秀的达鲁少寨主,也正是皇女的追求者之一。

    在蛮族中,皇女虽然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。但是,皇女毕竟还是个女人,她的血脉更是祖神中的皇裔。与巫族的圣女不同,蛮族的皇女,在成年后就可以选择夫婿,以便能让她这祖神皇裔血脉能得到更多的传承。

    自从皇女转世出生,达鲁就暗自发誓,要取得皇女的欢心,成为皇女的夫婿。所以,这些年来,他不但一直没有娶妻生子,更是勤修苦练,成为部落年青一辈中的佼佼者,以引起皇女的观注。

    此刻,听到眼前这个年青人,竟然就是劫持皇女的贼子,达鲁已是怒火狂烧,就欲直接参战。

    “杀,杀了这贼子!”

    四周的蛮族之人齐声怒吼,声震天宇,一时间群情激愤。所有人都已把手中的武器,指向了张横和于昌秀这边。

    张横正与徐来福激战,眼角瞄到四周蛮人的这副态度,不由暗暗皱眉。

    他根本听不懂蛮语,所以这些蛮族之人在叫喊什么,他还真是有些西里糊涂。

    但是,就算他是傻瓜,此刻也感受到了蛮族人的敌意。而这一切,似乎都是因为李孔亮说了什么。这让张横心中又惊又怒,已然意识到,李孔亮这家伙,肯定是往自己身上泼了什么脏水。

    于昌秀已是脸色大变,他可是能听懂蛮语。见蛮人把自己和张天师认定是劫持他们皇女的贼子,这一惊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现在身处蛮族腹地,又被这么多蛮族精英所包围,那是真的插翅难飞。

    “尔等干什么?”

    正是时,突然一声厉喝传来,蛮王以及皇女和一众长老,已然从废墟中走了出来。看到眼前的情形,蛮王阿里不禁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蛮王大人!”

    正欲出手的达鲁身形一滞,连忙转过了身来,朝着蛮王和皇女等人行了个礼:“皇女殿下,这就是劫持皇女殿下的贼子。”

    达鲁猛地手指指向了场中的张横,眼眸中凶光暴逸。

    “是你!”

    蛮王目光一凝,立刻认出了激战中的张横,正是先前在废墟山洞中遇到的那个年青男子。他的神情顿时急剧地变化起来。

    刚才一路出来,蛮王阿里也与皇女交流过。最初,他也认为张横乃是劫持皇女的凶手。不过,在皇女的解释下,他这才明白,先前是闹了误会,那个年青人,不但不是凶手,而是解救了皇女之人。

    此刻,看到这个年青人被拦截下来,又被误会成了贼子,他心中确实是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杀,敢劫持皇女,必将你碎尸万段。”

    达鲁怒吼,手中蛮神戟呼啸狂舞,朝着张横背后就怒射了过去。

    开玩笑,皇女在场,又有这么多的蛮族高层在看,达鲁自然要表现一下。

    但是,他的蛮神戟刚刚出手,一声厉喝传来:“孽子,住手。”

    蛮王的背后,一个老者已然怒气冲冲地跳了出来,手指达鲁厉声咆哮道。

    “阿,阿玛,你……”

    达鲁浑身剧震,整个人顿时僵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旁边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,也人人惊愕,个个傻眼。

    蹦出来的老者正是蛮牛寨的寨主索卡,他竟然在这个时候,突然喝叱自己的儿子,并阻止他攻击劫持皇女的贼子。这样的事实,确实是把所有人给惊呆了。

    不过,众人却那里知道,蛮牛寨的寨主,正是在山洞中追杀于昌秀的三名老者之一。他亲眼看到了张横把于昌秀带走,离开山洞。后来,他也已从皇女那儿,了解到带走自己所追杀的那人,是皇女的救命恩人。

    因此,此刻看到自己的儿子竟然指认那年青人为贼子,并要当众出手,他岂能不怒。

    儿子的这个举动,无疑就是在蛮王他们面前出丑。他自然要出面阻止了。

    “阿玛,他是劫持皇女的贼子啊!”

    刹那的愣怔,达鲁猛地反应过来,立刻反驳道:“您为什么要阻止我?”

    “混帐,谁说他是贼子?”

    索卡更加的愤怒了,厉声喝道:“他是皇女的救命恩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达鲁浑身剧震,脸上露出了震骇的神色:“这怎么可能,他怎么可能会是皇女的救命恩人?”

    说着,达鲁目光望向了李孔亮:“是李少门主刚才说的,这小子就是劫持皇女的贼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,这绝不可能,这小子与苗族关系密切,怎么可能会救蛮族的皇女?”

    一边的李孔亮神情剧变,忍不住开了口:“这肯定是你们搞错了,被这小子给蒙蔽了。”

    李孔亮曾对张横做过调查,虽然没有查到张横是九黎古族的新巫神。但是,从当日九黎古族巫王彩云飞,亲自带人前去倭岛助拳,却也能猜测到张横与巫苗的关系无比的密切。

    想到古苗与蛮族势不两立,所以,他以为张横是绝不可能会去救皇女。

    “哼,原来是李少门主说的。”

    还没等索卡说话,蛮王阿里已是冷哼一声,脸色也变得阴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玄武门近些年开始蠢蠢欲动,与周边的一些势力频繁接触。做为占居一方的蛮族,自然也是在结交的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因此,李孔亮确实是代表玄武门,曾拜访过蛮王几次。只不过蛮王对玄武门的态度不冷不热,仍保持着他们蛮族对外族的戒备。

    倒是李孔亮几次来蛮族,与蛮牛寨的少寨主达鲁混得很熟,两人之间也成为了难得的朋友。

    此刻,见达鲁竟然是受李孔亮所挑拨,这才会认为那年青人就是劫持皇女的贼子,再看到场中与那年青人激战的,正是玄武门的太上长老。蛮王心中那里还能不明白:想来李孔亮原本就是与那年青人有仇隙,这是借着蛮族皇女失踪之事,想利用蛮族的力量,来对付那年青人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蛮王那里还会给李孔亮好脸色?

    他目光冷冷地望向李孔亮,正想亲自说明。但是,蛮王阿里还没出口,一边的皇女道:“不错,他就是我的救命恩人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四周惊呼一片,谁也没有料到,被指认为是贼子的年青人,竟然会是皇女的救命恩人。

    如果,此话是由别人口中说出,还有值得置疑之处。但是,现在皇女亲口承认,谁还会怀疑。

    刹那,场中所有人的目光全然变了,望向张横的眼神里多了一种难以喻意的异样。

    “呃,张天师竟然救了蛮族的皇女!”

    于昌秀的嘴张成了蛤蟆。虽然他已从张横口中,知道屠杀他们雄鹰寨的阴邪之物已被灭杀。但是,张横与他在山洞中分开后,之后的情形他却丝毫不知,张横也未提起与皇女之间的事。此刻听到,确实是心中无比的震憾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李孔亮脸色大变,身形都不由自主震颤起来。他做梦都不会想到,张横竟然成了蛮族皇女的救命恩人。甚至正与张横激战中的徐来福,也是身形一滞,手中的玄武天罡再也无法掷出去。

    开玩笑,竟然当着蛮族一众强者的面,要斩杀人家皇女的救命恩人,他徐来福这回是真的要撞南墙了。

    “是这小子救了皇女,竟然是这小子救了皇女!”

    达鲁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,一张脸由青转白,又由白转黑,眼眸里却闪过了一抹怨毒之色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皇女,目光痴痴地望着张横,眼神中满满的都是别样的柔情。她现在那里还是威仪一族的皇女,完全就是个春心萌动的小姑娘啊!

    达鲁看到皇女这副神情,他的心猛地象是被刀搅了一下,一口鲜血就几乎狂喷而出。他已感觉到,皇女与那个年青人之间,似乎已然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多年追求的目标,也是他人生奋斗和努力的方向,此刻竟然出现了一个对手。而且,来人还是外族之人,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达鲁对张横这个突然插足者,充满了愤怒和怨恨?

    “小女子赫尔新华,拜谢英雄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皇女已是双手横胸,向张横深深地躬身。

    皇女名为赫尔新华,赫尔是上古巨灵祖神的姓,凡是转世的皇女,皆姓赫尔。而新华才是她的本名。

    此刻,她当着一众族人的面,把自己的名字报了出来,已是表明了她赤诚感激之心。而且,她所行的这个双手横胸的礼节,也是蛮族中对最尊贵客人的至高礼仪。足见她对张横的感激之情。

    场中一片寂静,所有人望望皇女新华,再看看张横,个个脸色怪异。

    “哼,李少门主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突然蛮王又是一声冷哼,转向了李孔亮。说出了一翻让李孔亮无比震骇的话来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