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45章 不受欢迎之人
    “李少门主,你是我们蛮族不受欢迎之人。”

    蛮王阿里冷冷地道:“限你在三天之内,离开我们蛮族的区域,从今后,我们蛮族的界内再也不想见到你踏入。”

    “啊,蛮王,您……”

    李孔亮浑身剧震,脸色刹那难看无比,青红黄绿地变幻着,羞恼之极。

    蛮王阿里的这句话,虽然说的还算是婉转,但明确地表示了态度,那就是断绝与玄武门之间的来往。

    这让李孔亮在羞恼的同时,心中更是无比的震动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们玄武门近些年蠢蠢欲动,自然有着不可告人的阴谋。甚至他这次带着一众高手,深入古苗腹地,也有着特殊的目的。

    之所以要竭力交好蛮族,就是想得到蛮族的帮助。那知,他化尽了心思,刚刚与蛮族之间有了不错的开端,却因为张横的事,今日当众被蛮王驱赶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实,如何让李孔亮接受?

    不仅是他,李孔亮身后的一众高手,包括徐来福在内,尽皆脸色大变。他们做梦也没想到,事情竟然会出现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蛮王大人!”

    徐来福连忙抱拳,想要争辩。但是,他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,蛮王阿里已然摆手阻止,“徐先生,本王的决定,绝无悔改之可能。”

    说着,蛮王阿里已然转过身去,再也不理会李孔亮等人。

    他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,看似有些鲁莽,其实却是他早已有了这个打算。

    堂堂的上古玄门玄武门少主,亲自前来拜访,而且表示出了拉笼讨好之意。这让蛮王心中顿时起疑。做为雄霸一方之主,他可不认为,一直隐世的玄武门突然出世,会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所以,他一直密切注意着李孔亮等人的行踪,也曾请教过先知德尔德拉。

    最后,先知德尔德拉的意见是:疏而远之。

    这次见到了李孔亮欲借他们蛮族之势,来对付张横,这让蛮王阿里对他的为人心中更是不屑。所以,借此机会,直接就表明了态度。

    “这位勇士,先前有所误会,尚请原谅。”

    蛮王阿里向张横微一行礼,满脸真诚地道:“你救了我们的皇女,乃是我们蛮族的恩人,请这位勇士去我们寨子逗留几日,也好让本王尽地主之宜。”

    这回蛮王说的是苗语,张横完全明白了他的意思。他与于昌秀互望一眼,稍一沉吟,立刻抱拳还了一礼:“那就多谢蛮王盛情,在下张横荣幸之至。”

    既然人家蛮王盛情邀请,张横自然不会驳了他的面子。更何况,蛮王先前驱赶李孔亮的举动,也让张横心中颇有好感。所以,他很爽快地答应了蛮王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蛮王大笑,正想再说些什么。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又是一阵沉闷的巨响响起,整片大地轰隆隆地震颤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,腾蛇王,是腾蛇王!”

    四周响起了一片惊呼声,所有人的目光也刷地一下,望向了废墟那边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废墟中央所在的那座宫殿,再次出现了崩塌,原本还存留了大半的宫殿,巨柱又倾倒了好几根,一块块大石头隆隆隆地倒塌下来,声势实在是有些骇人。

    而让所有人震憾的是:一柱黑色的雾气,正从宫殿中心的一个地洞中,汹涌喷薄,形成了一柱冲天的黑气,仿佛是一条巨大的黑龙,正在曲扭摆舞,搅得天空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情形的人,立刻都意识到了,那是传说中的腾蛇王在作怪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蛮王阿里的脸色也变得很是难看,目光凛冽地凝注着那道冲天的黑气。好半晌,这才缓缓地道:“那孽畜还不能出来。深穴中有上一代皇女布下的十三道禁制,它要破阵而出,估计没那么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二长老,三长老,你等带领一队勇士,在此留守,随时注意腾蛇殿的变化。”

    微一沉吟,蛮王立刻做出了决定:“其他族人,随本王回寨。”

    看到废墟出现的异相,蛮王心中暗惊,隐隐地感觉到这次事情似乎有些不寻常。

    不过,皇女已然救回,这是头等大事。他也不能让这么多族人在此守候。所以准备先回寨子,再来商议腾蛇殿的事。

    呜呜呜!

    号角吹响,蛮族的队伍浩浩荡荡地撤离废墟,在蛮王的带领下,向蛮王寨而去。

    只是一会儿功夫,场中就只剩下了留守的队伍,以及孤零零被冷落在一边的李孔亮等人。

    望望被蛮王和一众长老,如同众星捧月般簇拥着离开的张横,再看看四周留守的蛮人望向他们充满警惕的目光,李孔亮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。

    “姓张的,本少与你誓不两立。”

    李孔亮的眼眸里闪起了怨毒而仇恨的光芒。他对张横的恨意,已是倾黄河之水也难以洗净。

    自从在倭岛青龙麻雀馆遇到张横,张横就仿佛成了他命中的克星。几次的精心布置,最后都以失败告终,甚至每一回都让他堂堂李少门主,弄得灰头土脸。

    如今,蛮族之事,更是完全打乱了他们玄武门的计划,李孔亮如今是真的把张横当成了肉中刺,眼中钉。

    当然,用怨毒的目光凝注着张横的人,还不止他李孔亮。在蛮族队伍的最后,达鲁有些垂头丧气地跟在后面,神情阴厉之极。望向前面的张横更是眼眸里充满了腾腾的杀意。

    张横成为皇女的救命恩人,得到蛮王阿里的礼遇,想到皇女先前对那小子的那种眼神,就让达鲁心中熊熊的怒火,妒火在燃炽。

    “小子,我达鲁绝不会让你这么好过。”

    达鲁喃喃着,神情更见凛冽。

    一众人回到蛮王寨的时候,天色已微明,整个蛮王寨已然轰动,无数的族人在寨门口迎候皇女和蛮王的归来。

    不过,气氛却是显得有些怪异,先知德尔德拉的逝世,带给了族人们无比的悲痛。幸好,被劫持的皇女总算回来了,否则,蛮族整个族群都会陷入绝望中。

    张横和于昌秀被安排到了蛮王所居住的一处精舍。说是精舍,其实也是巨大的石屋,只不过里面的摆设比较精致,还有四名蛮女在旁边伺候。两人各自进入了精舍,稍事休息。

    昨夜一夜的奔波,又经历了废墟的激战,张横其实有些疲惫。只是,他还有许多疑团在心中,自然也就顾不上休息。

    当下,他把伺候的四名蛮女挥退,盘膝坐在了石屋的一张巨石凳子上,神情变得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在废墟深穴的山洞中,被皇女吸食了鲜血,之后又被洞顶浇落的墨绿色液体所淋。张横发觉自己的身体有了某种奇异的变化。不但与皇女之间有了血脉相连的感觉,而且还获得了一项瞬间挪移的神通。

    这是张横一时难以想通的地方,先前在废墟的时候,因为腾蛇王的苏醒,情况无比的紧急,无遐查看自己身体的状况。此刻正好趁着这个机会,好好地探察一下。

    身体的经络脉理间,那点点的墨绿色残留还在,似乎已溶入了脉络中。

    只是,张横并没有感觉出这种墨绿色的残留,对身体有什么异常的影响。就仿佛它仅仅只是一种可沾染经脉的颜料。

    细细地洞察了半晌,依然没有什么结果,张横只好把它暂时放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心念一动,意识已缓缓地探入了神窍,张横的眼眸却是陡地一凝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神窍里的小人儿,确实是有了些奇异的变化。一抹若有若无的墨绿色的光氲,出现在了小人儿的头顶。

    仔细看去,这墨绿色的光氲一共有三圈,就围绕在自己的功德光圈之后。与功德光圈那淡金色的光团相映成辉。一股奇异的波动,从墨绿色的光氲中散发出来,让自己的神魂仿佛是沐浴在了春日的阳光中,说不出的融融暖意。

    微一沉吟,张横的思感探向了第一道墨绿色的光氲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圈圈涟漪荡起,那圈墨绿色光氲顿时荡漾开来,心神中也呈现出了一幕影像,竟然是皇女那清秀绝丽的面容。

    刹那,心灵中皇女的身影变得无比的清晰。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,在这一刻也突然更加的强烈。

    “原来与皇女之间的感应,就是由这墨绿色的光氲所产生!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变得怪异无比,却已恍然了。

    就在张横触及这一道墨绿色光氲的时候,在蛮王寨的一间巨大的石屋里,皇女赫尔新华陡地娇躯一震。

    这间巨屋正是先知德尔德拉先前所住的住所。只不过,现在已成为了他的孝堂。一众蛮族的高层,从外面回来后,就先来此处祭拜他。

    皇女赫尔新华伏身在先知的画像前,心中悲痛无比。

    可是,就在这一刻,她的心头一颤,张横的面容陡地闪现,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,也在此时变得无比的炽烈。

    皇女的神情猛然一滞,她陡地意识到了什么,不由抬起了头来,向着感应中的方向望去,神情变得难以喻意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坐在这边的张横,也猛然似是感应到了什么,抬头望向了皇女所在的方向。两人的目光,虽然隔着重重的石屋,却仿如交错在了一起。两人尽皆心头一震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张横这才回过了神来,脸上现出了一抹苦笑。与皇女这种血脉相连的感觉,让张横也不知该怎么说了。

    微微地叹了口气,心神重新回到了神窍那几道奇异的墨绿色光氲上。

    “那么,第二道光氲和第三道光氲又代表着什么呢?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中突然变得迫切起来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