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48章 神之赐福
    蛮神峰,在蛮王寨数里外,那是整个蛮族的圣地,山上矗立着一座高达数十丈的蛮神像。

    呜呜呜!

    苍凉的号角在蛮神峰上吹彻,巨大的蛮神像前,一片有数千平米的广场上,燃起了一堆熊熊的篝火,一百零八名近乎赤身**的蛮族勇士,身上绘满了奇异的油彩,如痴如狂地跳着古老的图腾舞。

    神像下,一众蛮族的高层,包括蛮王阿里,皇女新华以及一众长老在内,一个个神情庄严,虔诚地匍伏在地,向着蛮神象跪拜祈祷。气氛无比的肃目。

    举目望去,沿着蛮神峰上山的台阶,无数的蛮族人沿阶拜伏,一个个虔诚之极。

    漫山遍野的蛮人,一直延伸到山下,人数竟然有数万之众。

    神之赐福是整个蛮族最隆重的仪式,族内的所有人全部都会参加。众人会按照各自身份地位的高低,从山上一直到山下,见证这百年难得一见的神迹。

    张横和于昌秀两人,就盘膝坐在山顶广场边的一块巨石上,他们两人是这次仪式的唯一两个观礼者,望着眼前这副肃目庄严的情形,感受着如此宏大雄壮的仪式,两人的神情不禁很是难以喻意。

    这次蛮族的神之赐福,比当日张横在巫王寨时,见到的万人祭祀更宏大。这让张横的心中也不禁很是震动。

    站在高处,他一直在暗暗洞察着四周的地形地理。心里也是不由赞了一个好字。

    从格局上来说,蛮神峰所在,正是整个蛮族的中心处。如果把蛮族的三大寨分布划为一个三角形。

    那么,以这个三角形的三角为基础,就可以画出一个圆来,而蛮神峰正是这个圆的圆点。

    这看似巧合,但张横却知道,这应该是当年蛮族在建立三大寨之初,经过了精心规划。这足见蛮族即使不讲究风水,却也懂得天道自然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蛮神峰能凝聚天地灵气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微微扬了起来。站在山上,他可以清晰地感应到,此处的天地灵气,比蛮族的任何一处都浓烈。再加上矗立在山顶上那座巨大的神像,汇集了这么多年来,蛮族之人无数的信仰念力,这座蛮神峰,无疑就如同是一件天然的庞**器,镇压着这一地的气运。

    这也就怪不得,蛮族虽然经历了当年近乎灭族的危机,却仍能延续。有如此庞大的天然法器镇压,蛮族纵有兴衰,却也绝不会走到灭亡的绝地。

    咚咚咚!

    正沉吟着,这个时候,一阵巨鼓的敲打声响起。匍伏在神像前的所有蛮人,顿时一个个高声吟唱起来。

    刹那,涛涛的声浪汇成惊天之势,直破云霄,连天地都似乎都在震动。

    “神之赐福!”

    主持这个仪式的是族中一名专司祭祀的长老,他突然双手高举,用一种古老而苍凉的声音,向面前的神像祈祷道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神像的眉心,陡然亮起了一点银光。一股无比奇异的波动,也刹那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场中猛然寂静一片,所有人都用一种狂热的眼神,炽烈地凝注着神像,人人神情虔诚,个个心情激荡。

    期待中的神之赐福终于要来了,那么,这一次神之赐福,会带给皇女怎么样的力量,皇女能不能带领族人,重新封印腾蛇王,给蛮族一片生息的土地?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,神情也急剧地变化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一刻,张横猛然感觉到了整座巨大蛮神像的变化,也感受到了整座蛮神山的异动。

    在天巫之眼的真实视野里,他敏锐地洞察到了,随着神像眉心的银光亮起,整座蛮神山的地脉地气,汹汹地涌向了神像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神像本身所蕴含的信仰念力,也轰然澎湃起来。

    刹那,神像眉心的银光越来越亮,越来越炽,迅速向它的全身漫延。只是眨眼的功夫,整座巨大的神像,已象是一个银色的雕像,耀眼刺目,让人不敢逼视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空间振荡,天地共鸣,仿佛是冥冥中某种神秘的力量被唤醒,整座神象轰隆一震,在它的眉心的深处,猛然现出了一团被银光笼罩的珠子,滴溜溜旋转着,发射出了一层层奇异的波动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就是神的力量?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大震,脸色也变得骇然无比。他可以清晰地感应到,神像眉心深处,出现的那团银色的珠子,蕴含了一种神秘而强大的恐怖能量,以自己达到四品初期的修为,在感受到这股力量的刹那,仍是有心神被摄,难以自己的颤糜,仿佛在那团银光的照耀下,自己如同是髅蚁一样缈小,心中不由自主升起了一种直欲膜拜的冲动。

    幸好,张横在九黎巫族的地底,曾感受过巫神蚩尤的神力,所以,他还能免强守住心神的一点清明,没有跪拜下去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神像眉心的银色珠子越转越剧,银光如匹练般轰然怒射而出。

    “神之赐福,巨灵祖神在上!”

    四周陡地响起了难以抑制的惊呼声,所有拜伏在地上的蛮族之人,狂热地呼喊起来,人人兴奋,个个痴狂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一道银亮的光柱,从神像眉心射出,刹那笼罩住了跪拜在它面前的皇女身上。那团银色的光柱实在是太炽烈,让天空的太阳都黯然失色,仿佛它已成为了这个世界的焦点。

    再看皇女,她整个人笼罩在了银色光柱中,身形变得越来越朦胧,越来越模糊。

    银色光柱产生的银光实在是太浓郁,就仿佛凝成了一团银色的液体,把皇女新华完全包裹在了其中。在所有人看来,现在的皇女,就如同是身外被一层银亮的光茧所包围。神奇之极,怪异之极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奇异的波动仍然在持续,向着四面八方漫延。只是一会儿功夫,银光已漫延向了蛮神山方圆十数里范围。

    顿时,跪拜在地上的蛮人,无论是山顶的蛮王和一众长老,还是沿阶跪拜在山上和山下的普通蛮族,一个个身上竟然都闪烁起了淡淡的银辉。

    而每一个蛮族之人的脸上,也露出了痴狂和迷醉的神情,显然,得到银光的照耀,让他们都感受到了祖神的力量。

    银色的光辉依然在漫延,如同是水银泼地,丝丝地浸染了蛮神山的每一寸土地。此刻的蛮神山所在,就象是一片银色的世界,耀眼之极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盘膝坐在岩石上的张横,陡然浑身剧震,脸色也刹那变得怪异无比。

    随着银辉的漫延,他所坐的这块巨石,也完全被银色所浸染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丝丝的银色光氲,也缓缓地笼罩到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陡地,张横的心神剧震,他猛然感觉到,一股神秘的力量,正从自己全身的毛孔渗透进来。

    张横下意识地用神念探察起了那银色的光氲。但是,就在他的神念触及银辉的瞬息,异变骤生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心神轰然一震,一种奇异的感觉猛地传来,皇女的影像,骤然在心灵里变得无比的清晰,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,也在这一刻变得无比的炽烈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一惊,他一时还有些难以明白,怎么这个时候会产生与皇女血脉相连的那种感觉。

    但是,还没等他回过念来,脑海嗡然剧震,意识猛地出现了刹那的迷糊,一团比太阳更炽烈的银光,猛地从神像那边怒射而来,瞬息把他笼罩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“巨灵祖神在上,这是,神啊!”

    正沉浸在如痴如狂感觉中的蛮王以及一众长老,猛然感受到了四周的异样。不由自主地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过,当他们睁开眼,身形尽皆轰然剧震,整个人也惊骇地震呆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场中出现了一墓无比震憾的情形。只见,在神像下,竟然有两团炽烈如同是太阳的银色光茧在闪烁浮沉,一股扑天盖地的威压,弥漫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“神啊,怎么会有两个人接受了神之赐福?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蛮王和一众长老互望一眼,脸上难以掩饰的骇然。他们做梦也不会想到,这次神之赐福,竟然会出现两个被神恩赐的对象。

    刹那的愣怔,蛮王他们猛地醒悟了过来:“巨灵祖神在上,是那位参加观礼的张先生,他竟然也受到了巨灵祖神的恩赐。”

    不错,蛮王阿里他们,立刻发现,另一团光茧,正是在做为观礼台的那块巨岩上。而且,另一位观礼的贵宾于昌秀,依然好好地坐在上面。观礼的主宾张横,却已是失去了身形。

    这让他们立刻意识到,出现的那个光茧,里面就是张横。

    可是,这怎么可能?蛮族的神之赐福,只会对蛮族血脉之人产生作用,自蛮族立族数千年来,从来就没有听说过,其他族人可以接受蛮族的神之赐福。

    可是,这条铁律,如今被打破了。一个来自外面的外族之人,竟然在这一刻,接受了神之赐福,与他们族中的皇女一样,正在接受神的赐予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们,跪伏在广场边上的一个年青人,也是陡地抬起了头来,望着巨石上被银光笼罩的张横,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,眼眸里更是刹那爆起了震骇和怨毒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这小子怎么可能接受我们蛮族的神之赐福?”

    年青人正是达鲁,突然看到张横竟然接受了神之赐福,确实是把他给惊得目瞪口呆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