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51章 天子殿下
    整个蛮族沸腾了,腾蛇王重创,再次被封印,压在所有人心头的一块千钧巨石终于轰然掉落,这让人们惊喜若狂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今天他们更是见证了皇女的神之赐福。而且还见识到了天子的诞生。

    要知道,天子当然不是古时皇帝的那个天子,在蛮族中,天子这个称呼有着特殊的含意。代表的是神的宠儿,是天之骄子。

    在蛮族数千年的历史中,这是第二位得到祖神恩宠,成为天子的第二个人。

    传说中,千多年前,蛮族中就有一位杰出的人物,才华横逸,修练天赋冠绝所有族人。年纪青青,在三十多岁的时候,就突破四品,进入超级强者的行列。可以说是当时蛮族千年难得一遇的妖孽。

    于是,就在那一年的祭祀祖神的仪式上,巨灵祖神突然发生异相,来了一次谁也意想不到的神之赐福,让那位天才族人,接受了神的力量。

    虽然,那位天子所获得的力量,并不象皇女那样完整,但他在接受了神之赐福之后,也同样具有了与神灵沟通的能力,成为了蛮族的一位真正守护者。

    因此,天子的身份,即使比不上皇女,但也是绝无仅有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那是比蛮王的地位更高,是神的宠儿,是真正的天之骄子。

    如今,蛮族不但有一位皇女,而且还出了一位天子,这可以说是蛮族自建族以来,最鼎兴的时候了。这让所有的族人,都充满了蛮族兴起的希望。

    望着下面神情狂热的人们,听着耳边传来天子殿下的呼喊声,张横的神情变得激动莫名,心中也是感慨无比。

    这样的场面,当日在九黎古族,成为新巫神的时候,他也曾见到过。此时此刻,再次感受到如此的情形,确实是让张横有种热血沸腾的冲动。

    接受了巨灵祖神的神之赐福,现在的张横已完全能听懂蛮语,而且也知道了蛮族的历史。莫名的,他对这个种族,也有了一种发自内心的亲近感,仿佛自己本来就是他们中的一分子。

    这也许就是接受了神之赐福带给他的变化。

    当然,张横的变化可不仅如此。接受了神之赐福,他的体内被灌注了银色的奇异力量。虽然这种奇异力量,因为是被动接受,并没有完全与自己本身的真元溶合。

    而且,在刚才与皇女联手对付腾蛇王的过程中,这股强大的力量,已倾泄了大半,只有少许一部分还存留在体内。

    但是,仅仅只是存留的小小部分,张横依然能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    他可以清晰地感觉到,身体的皮膜,骨骼,经络以及内俯中,隐隐地都渗透了点点的银光。这让他整个身体,就如同是多出了无数的星点,在内视下看起来是如此的奇异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身体的肌肉骨骼,经这些银辉的洗礼,就好象是有了金属的质感,光是**的强韧,已足以比拟一名达到半步四品的强者。

    这让张横惊喜无比。要知道,虽然天巫传承的功法中,也兼修**的强度。但是,比起得到神之赐福的洗礼后,**的坚韧和强悍,已比先前强了不知多少倍。

    张横相信,以自己现在的体质,即使是正面遭到狙击枪或是穿甲弹的射击,也根本不会受伤。这身体的强悍,绝对已是到了变态的程度。也是张横以前可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蛮族的血脉来自上古的巨灵族,他们的修练也与其他种族不同,练的就是自身的**。

    现在的张横,已完全可比蛮族之人,甚至因为体内那银色光点的存在,更具有潜力。

    张横得到的好处自然还不止这些。在神窍的小人儿身上,也出现了一幕奇异的现象。

    只见,小人儿的眉心上,多出了一个银色的星点,闪烁着奇异的银辉,让它看起来多了几分神圣的威严。

    张横知道,在神魂小人儿眉心多出的那点银星,就是神之赐福留在自己神魂里的神力。一旦触动它,便能让自己刻划出一个威力无比强大的神符。即使印在自己神魂中的这个神符,不可能象刚才对付腾蛇王时那样的恐怖,但想来威力之强大,也是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接受了神之赐福,自己又多了一张保命的底牌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的目光望向了身边的皇女。眼眸不禁微微一凝。

    如今的皇女,整个人仍散发着淡淡的银光,就如同是神灵一样让人有一种膜拜的冲动。而她那原本清秀绝丽的俏脸,也已多了一抹无比神圣的气息,仿如是仙子般光彩照人。

    让张横心中震动的是:皇女新华的修为,已跨入了四品,一股凛凛的神威,让人不敢逼视。

    即使是下面修为已达到四品中期的蛮王,仅是从威严而言,也比此时的皇女稍逊几分。

    皇女是主动承受神之赐福的载体,她所获得的好处,显然比被动接受的张横更多。不但修为进阶,而且气质也完全改变了。

    感受到张横的目光,皇女也微微地转过了头来。两人的目光相触,神情都不禁陡地一滞,心中更是猛地涌起了一种莫名的感觉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皇女与张横依然保持着手牵手的姿式,接受着族人们的膜拜。她的神情中也是充满了难以喻意的激动。

    虽然自从被先知预测到她是祖神皇裔血脉的转世,从小就被整个蛮族的族人所尊敬。但是,今天在接受了神之赐福,为族人们重创了腾蛇王,真正为蛮族化解了灭族之灾,从此也成为了族人们心目中神一样的存在,这还是让她感觉无比的欣慰。

    能为族人们撑起一把保护伞,皇女也算是对得起这些年来族人对自己的呵护和爱戴。

    不过,在这万众瞩目的蛮神峰上空,与眼前这个年青人四目相对,皇女的心情变得无比的复杂。

    与这个仅仅只是见过一面的男子,却在腾蛇殿深穴之下,与他经历了那一次生死危机。

    从此,她与这个男子,不但有了血脉相连的感觉,更是在这次神之赐福的仪式上,共同接受了祖神的力量。现在,她可以清晰地感觉到,自己与这个男子,仿佛已是生生相息,那种奇妙的感觉,就如同是他们已相识了千万年,如此的熟悉和亲切。

    一时间,皇女痴痴地望着张横,忘了时间和场合,整个人就呆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下面的族人们依然在疯狂地呼喊,谁也没有注意到上空中两人的异样。

    不过,在这狂欢的人群中,却是突然有一个人发出了一阵惊呼:“呃,三清在上,我的天!”

    于昌秀满脸的震骇,嘴已完全张成了蛤蟆。

    他刚才在神之赐福出现的时候,突然脑袋瓜子里嗡的一声,感觉自己象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所束缚,意识就完全陷入了一片沉寂。之后发生的一切,他根本就没看到。

    此刻,他总算清醒了过来,立刻就看到了空中遥立的皇女和张横,更是听到了四周山呼海啸般的叫喊声,却是把于昌秀完全给震憾了。

    他是做梦都不会想到,场中的情形竟然会发生这样的变化。原本与他一起观礼的张天师,竟然与皇女站在了一起,正在接受一众蛮族族人的朝拜。

    从四周蛮人们的呼喊声中,他更是明白,好象张天师成为了蛮族的天子殿下,成为了蛮族人人尊敬的神之宠儿。

    可是,这怎么可能?张天师明明是一个外族之人,他怎么就能成为蛮族的天子殿下,可以与蛮族的皇女一样,受到他们如此的尊敬和爱戴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了?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?于昌秀只觉脑袋瓜子里的筋全部短了路,完全想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一时间,他被震憾在了当场,愣愣地望着天空中的张横,再看看四周狂热的人群,难以自己。

    当然,感觉不一样的人,还不止于昌秀。在人群中,却有一双怨毒的目光,死死地瞪着空中的两人,脸皮在急剧地抽搐。

    “恨,我好恨,为什么祖神选择的天子会是那个外族之人,为什么我如此的勤修苦练,却得不到祖神的认可?”

    达鲁喃喃着,牙齿咬得咯咯直响,心中一股冲天的怨气熊熊蒸腾。

    他亲眼看到了那个来自外族的人,受到了祖神的恩赐,成为了蛮族的天子。

    可是,这一切为什么不是他,为什么是那个外族之人?

    这让达鲁心中的怨恨已是倾海难填。

    一直以为,他是蛮族中的天之骄子,年纪青青,就达到了半步四品,足以比拟当年那位被神眷顾的第一代天子。

    甚至他也梦想着,当皇女成年,接受神之赐福之后,他会幸运地成为皇女亲睐的夫婿,从此成为蛮族的新一代领袖。

    可是,到了现在,他才明白,这一切其实都只是他的空想。这个意外出现的外族人,不仅成了蛮族的天子,而且看他与皇女之间那亲蜜的关系,他所有的梦想已全然成了泡影。

    可以说,他达鲁,已即将成为族中如同是阿猫阿狗的人物。有那位外族人在,他永远不会进入皇女的视线,更不会被皇女所亲睐。甚至下一任的蛮王,也根本就没有他的份。

    达鲁好恨,只觉胸口一团怒火在燃烧,整个人都几欲爆炸开来。

    “天子?天子!”

    达鲁的眼神中闪过了一抹怨毒和仇恨:“小子,你夺走了本该属于我的一切,我达鲁绝不会放过你。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