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55章 阿蛮阿娇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,再次在比斗的现场响彻。滚滚的尘土中,一道极度耀眼的银光,骤然亮起,如同是黑夜中猛然升起的一轮小太阳,刹那把黑暗冲破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四周惊呼声四起,紧接着,呼啦啦跪倒了一片,所有在围观的蛮族族人,朝着场中虔诚地叩拜起来:“天子殿下,天子殿下!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场中的情形确实是震憾人心。只见,张横全身闪耀着灼目的银光,整个人如同是神灵降世,一股凛凛的神威,让所有人都感觉有一种要膜拜的冲动。

    再看他的对面十数丈外的地方,达鲁口喷鲜血,单膝跪地,一手支撑着蛮神戟,似是在拼命地想站起来。但是,他终究身形摇晃着,一头载倒在了地上。仔细看去,他身上皮开肉绽,甚至跪倒的那条左膝,骨头碴子已从肌肉里穿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已受到了重创!

    “天子殿下,天子殿下!”

    狂呼如同是大海的波浪般一波急于一波,一浪高过一浪,迅速向四周漫延开去。只是一会儿功夫,远在最外围的族人们,也已知道了这场比斗的结果,一个个疯狂地高呼起来,人人兴奋,个个狂热。

    族中最杰出的达鲁少寨主,终于败在了天子殿下的手中,这完全印证了天子殿下的实力。而再次见到天子殿下如同神灵降世的威严,更是让所有蛮族的族人诚心地拜服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索卡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,心中震憾已是无与伦比。他明明看到了,刚才张横被他儿子逼到了险境。

    可是,就这么放个屁的功夫,儿子达鲁却是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望望狼狈不堪,跪趴在地上的儿子,再看看如神灵般光芒夺目的张横,索卡的眼眸里,浮起了一抹怨恨的光芒。这一次儿子的惨败,丢的不仅是达鲁的脸,更是他蛮牛寨寨主的面子。

    “祖神在上!”

    皇女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意,目光望着张横,神情变得难以喻意。

    场中只有她清楚,刚才张横身上发生了什么。在那一刻,张横的体内,陡然爆发出了一股澎湃的神力,这才让达鲁的攻击,遭到了强力的反击,最终落得那副惨样。

    而能看到张横安然无恙,这也是皇女之所愿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张横也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,目光望向了皇女。两人的眼神交错,皇女羞得低下了头去。张横却是微微一笑,脸上浮起了会心的笑意。

    在那一刻,张横也感应到了皇女的惊惶,知道皇女看到自己陷入危险中,为自己担心。这是她对自己的情意啊!

    说实话,这次能一击击溃达鲁,确实是依靠了神之赐福中所获得的好处。当达鲁的蛮牛真体那股狂暴的力量,狂击而来的时候,张横也是大吃一惊。他感受到了那头虚幻的蛮牛影像中,蕴含的一股洪荒之力。若是光凭**的力量,张横绝对无法与它正面相抗。

    张横当机立断,调动天星之力,全力抵挡。只是,蛮牛真体的力量仍是出乎了他的想象,天星之力形成的护盾,竟然被达鲁势如破竹般层层击破,张横再想变招,已然是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就在张横以为这次要糟的时候,突然,神窍中的小人儿,它眉心的那个银亮的星点,陡然光芒大耀。

    刹那,一股无可匹敌的巨大力量,汹涌而出,与撞过来的达鲁轰然碰触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达鲁的蛮牛真体纵然变态,但比起张横所接受的神之赐福的神力,却存在着层次的不同。所以,本以为胜券在握的达鲁,被一击之下,撞得飞了起来,筋断骨折,内腑也受了创伤。

    “不,我不服,我不甘心啊!”

    终于,象赖皮狗一样的达鲁,缓缓地有所清醒,在几名蛮牛寨族人的扶持下,挣扎着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听到四周如潮水般呼喊的天子殿下,再看看族人们一个个虔诚狂热的模样,达鲁的整张脸都在急剧地抽搐,眼眸中都浮上了血丝。

    他确实是败的不甘心,甚至可以说是完全没有意料到,自己败的是如此的快。可是,他还有更厉害的杀招没使出来,却已是败得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要知道,蛮牛真体,并不是他最后的底牌,他真正的杀招在他的那杆蛮神戟上。只可惜,这一次他根本连使用蛮神戟的机会都没有。这让他如何败得心服口服?

    达鲁心底嘶吼着,两只手死死地握成了拳头,手臂上的青筋根根突兀,几欲撑破皮肤:“姓张的,我达鲁一定会用你的血来洗净我今日所受之辱!”

    盛大的篝火晚会终于结束。有张横与达鲁的这一战,其他勇士的比武就显得索然无味。所以,在两人这一战之后,人们的热情也都差不多消耗尽了,没有了再看比武的兴趣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三天,张横在蛮王他们的热情挽留下,张横只好又呆在了蛮王寨中。不过,他也没闲着,与皇女新华一起,参详了蛮族的许多秘藉。

    以他如今蛮族天子的身份,蛮族的所有典藉都向他开放,谁也不敢阻拦。这让张横得益非浅,对蛮族这个古老的种族,以及各种他们所修练的功法,也有了深入的了解。

    第四天,张横确实是无法再呆下去了。与血梦泪他们分开,说起来已是有近十天的时间。

    按当时的约定,血梦泪等人,他们也应该已进入了古苗的腹地,在暗中畴划复兴大业。张横可不能担误了血家的大计,必须马上赶过去与血梦泪汇合。

    当下,张横与皇女新华和蛮王等一众人告辞,就要离开蛮族。

    蛮王他们再三挽留,见张横去意已决,却也是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“天子殿下,你这一去也不知何时能回。”

    蛮王阿里轻叹一声:“你一个人在这茫茫荒野中行走,也需要有人照顾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蛮王拍了拍手。帐后立刻走出了两个矮小的人影,恭敬地向蛮王行礼。

    “天子殿下,这是我们族中的矮巨人,名为阿蛮和阿娇,是一对卵生姐妹,今后就追随天子殿下,殿下身边也好有个使唤之人。”

    蛮王指了指两人道。

    “矮巨人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微微一凝,目光不由落在了那两人身上。

    那是一对身高只有一米三四左右的姐妹,生的很是清秀,就象是一对袖珍美人,玲珑中透着几分灵气,一看就让人有心生爱怜之感。

    两姐妹看起来似乎还只有十五六岁的模样。矮确实是矮了点,身高与平常所见的侏儒相似。但与蛮王所说的巨人,却是丝毫搭不上边。貌似两人体型清瘦,完全与汉族中的七八岁儿童相似,根本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。

    但是,望着这两人,张横的眉毛却是微微地扬了起来。在天巫之眼的真实之眼里,他可以清晰地洞察到,这对卵生姐妹,体内蕴含了一股可怕的力量。而修为竟然也都是达到了三品中期。

    “果然不愧是蛮族中的异种矮巨人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中暗赞了一声。

    现在的张横,自然对蛮族的这个种族有了深入的了解。

    蛮族除了牛高马大的勇士外,还有一类就是身形与普通人类似的智者。这是构成蛮族这个族群的基础。

    但是,除此之外,蛮族中还有另一类特别的人,那就是矮巨人。

    据说矮巨人是上古巨灵族的变种,他们的体形不仅不象蛮族人那样伟岸高大,反尔长得都是侏儒,一般不会超过一米三四。就如同是传说中的矮人族一样。

    之所以称他们是巨人,却是因为这类变种人,虽然身形矮小,但天生所具有的力量,比正常的蛮族人更强大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每一位矮巨人,都是天生的元素契合者。他们可以生下来就拥有操纵某一类元素的特殊能力。从某种角度上来说,矮巨人就是人类中的异能者。

    只是,矮巨人的人数极其的稀少,万名蛮人中,才会有一两名矮巨人。因此,在整个蛮族的族群里,矮巨人也是非常的稀罕,并因为他们具有操纵元素的异能,更是被族中各位首领所器重,每一个矮巨人几乎都是各寨首领倚以重任的得力干将。

    张横还真没想到,蛮王阿里,竟然会把两名矮巨人送给自己当随从,而且,这对卵生矮巨人姐妹,生得清秀玲珑,更是难得的美人胚子。

    望望蛮王,见他一脸带着古怪的笑意,张横的心里却是咯噔一下。他猛地似是明白了蛮王送这对卵生姐妹的意思:他这不是还想着要自己留下种吗?送这对袖珍姐妹给自己,就是希望两姐妹可以得到自己的宠幸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横真是有些哭笑不得了,暗中叱了一句蛮王老不正经。貌似他看自己拒绝了那十几名各寨的美貌少女,还以为自己不喜欢那口味。所以,这回却是送上两位袖珍型的美女过来了。

    蛮王这老家伙,根本是把自己当性变态啊!

    不过,既然蛮王把人都送过来了,张横自然也不能再拒绝,当下欣然接受。

    “他真的走了,真的走了!”

    在皇女静修的山谷中,此时此刻,皇女新华正遥立在一块巨岩上,目光悠悠地望着寨门口的张横,神情中现出了一抹怅然。

    虽然早知张横不会留在族中,但当真正看到张横要离开,皇女的心中仍是充满了淡淡的忧伤。这个与自己仅仅只相处了几天的男子,自己曾喝过他的血,与他一起经历了神之赐福,这一切的一切,就象是烙印一样,深深地烙在了皇女新华的心底。

    也许,这一生她都无法忘怀。

    渐渐的,张横的身影在皇女的视野里越来越远,终于隐没入了前方的原始森林中。皇女的眼眸里,两串晶莹的泪珠,已悄悄地滑落,初升的太阳,把她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,在晨风中,她显得如此的孤寂和清冷。

    陡地,走在路上的张横,猛地似是感应到了什么,回过头去,望向了远方。他看到了站在山岩上皇女那孤独的身影,张横的心头不由一颤。

    但是,他却不得不硬着心肠转过了头去。前面的路就在脚下,新的征程等待着自己。

    咚咚咚!

    正心情难以莫名,这个时候,突然树林中传出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似乎有一大群人,向这边紧追而来。张横立刻惊醒了过来,望向了那边。

    只是,一望之下,张横的神情顿时变得怪异无比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