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57章 小石头
    树林中传来的异响,顿时让张横他们吃了一惊。众人都是在从林中有经验之人,立刻身形一闪,分散了开来,各自隐蔽,目光更是全部望向了那边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正是时,远处又传来了一声沉闷的痛哼,似乎是有人受了伤。而且,听那声音,好象还是个女子。

    “不好,是血家少主的人。”

    张横身形一颤,脸色刹那变得无比的难看。说话声中,他陡然全身劲气暴逸,身形已如同是一枝离弦的怒矢,朝着声音传来处怒射而去。

    怦怦怦!

    一连撞断沿途无数的树枝断杈,张横已最快的速度,赶到了那里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身形未至,张横发出了一声怒喝,全身星光骤然闪耀,速度再次加快了一倍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在前方的树林中,十几名身穿奇异服饰,脸上绘着油彩的壮汉,正挥舞着枪茅等武器,围住了一个少女。

    少女头发散乱,衣衫破烂,在她背部的地方,更是有汩汩的鲜血在渗出来,把后背染得一片殷红。

    看到那少女,张横立刻认了出来,她正是血梦泪十二名贴身伺女之一。

    当日在倭岛的时候,血梦泪带十二伺女前去助拳,张横与她们相处那么一段时间,自然对每个伺女都非常的熟悉。

    刚才正是听出那闷哼声有些熟悉,张横才会不顾一切地冲了过来。此刻,见受伤的果然是自己人,张横顿时怒火中烧:“该死!”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一道星光凝聚的匹练,轰然暴涨,朝着那围住少女的十数人怒斩而落。

    “啊呀!”

    惊叫骤起,悲呼连连。正叫嚣着要上前抓捕少女的一众人,被这道惊天匹练波及,刹那如同是稻草人一样全部飞了起来。身在空中,鲜血狂喷。摔下地来的时候,已全部瘫软在了地上,一个个筋断骨折,惨号不以。

    “小石头,你怎么样?血少主他们呢?”

    张横飞身跃到了少女面前,急急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啊,张少,是您,您总算来了!”少女正满怀的绝望,以为这次必难幸免,甚至手中的一柄短剑,已准备刺向自己的心脏自杀。

    但是,突然听到张横的声音,少女娇躯巨震,俏脸上也露出了难以抑制的狂喜之色。

    少女小名小石头,正是血梦泪十二伺女中的大姐,平时与张横接触也最多。此时见到张横,顿时象是见到了亲人。不由猛地扑入了张横的怀里,悲凄地叫喊道:“张少,小姐出事了,小姐有可能被他们给抓走了!”

    小石头又喜又急,话说到一半,却已昏倒在了张横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小石头!”

    张横连忙一把搂住了她,心头却是陡地一沉。

    小石头的话,让张横大惊。他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在蛮族呆了几天,血梦泪这边竟然出了事。

    心中又惊又急,张横的天巫之眼早已开启,细细地洞察起了小石头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她中毒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一皱,伸手已是撕开了小石头背后的衣衫。一枝短羽弩箭,赫然插在小石头的背上,污血汩汩,四周的皮肤已然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显然,她是被人在背后射了一枚毒箭,再加上先前内腑也受了创,这才突然昏迷。

    “好歹毒的箭!”

    张横低咕了一句,心中暗叫佼幸。

    箭正好射在小石头背心的部位,如果不是向左偏移了半分,就是正中心脏。若真是这样,只怕大罗金仙也救不了她。

    不过,箭上的毒素非常的可怕,小石头的血脉已被毒素侵蚀。若不是她强烈的求生**,只怕也坚持不到现在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手一翻,一个玉瓶已出现在了掌心。同一时间,两指一点,插在小石头背心的箭陡然被震得飞射了起来,一蓬黑血刹那爆开。

    张横的动作何其迅速,已是把瓶里的药粉抹在了伤口上。掌心一团星光闪起,一缕天星之力,也缓缓地注入了小石头的体内。

    “阿!”

    渐渐的,小石头缓缓地睁开了眼来,原本笼罩了一层黑气的脸色,也现出了几分红润。

    “小石头,你快说说,你们到底遇到了什么情况,血少主她又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张横一边仍是往她体内输送真元,一边迫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于昌秀以及阿蛮阿娇等人,也已赶到了此处。看到眼前的情形,众人尽皆一震。不过,他们也立刻看了出来,张横与怀中的少女似乎相识。他们那里还会犹豫,马上奔向了四周那些倒地的壮汉,看守住了这些人。

    “张少,我们被人出卖了,在这里遭到了伏击。”

    小石头缓过了气,这才说起了她们的遭遇。

    血梦泪和马志刚以及王钧等人,当日在彩虹寨,押送一支骡马送货队伍,向古苗的腹地进发。

    这支骡马队伍,原本雷公寨的普通运送人员,早已全部被血梦泪的人所替代,人数有上百之众。

    一大伙人押送着大量的物资和装备,沿着以往进山的道路,缓慢而行。按事先的预计,这段行程将会有十天的路。这一路上,大家自然十分的小心和警惕。

    一切倒也是平安无事,有王钧这位雷公山的总教练押队,他也是曾经进入古苗腹地好几次的老人了,对一路的情况非常熟悉。甚至古苗的许多人,也都认识他。

    因此,沿途风餐露宿,却也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。到了第九天,队伍总算到了古苗最外面的寨子蝴蝶寨附近。这里也是张横与血梦泪所约定的地方。

    当下,他们就在寨子外那个着名的蝴蝶泉边扎了营,一边等待张横,一边休整队伍,以便养足精神,应付接下来可能会出现的一切变故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当天晚上三更的时候,营地遭到了一大伙人的突然袭击。说到这里,小石头的脸上露出了愤然之色:“当时,袭击的人从四周的黑暗里突然冲出来,他们的人数竟然有数百之众,把我们全部包围在了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来袭的人有不少强者,看他们的架势,显然是早就做好了准备,目标也非常的明确,就是我们这支宿营的队伍。”

    小石头继续道:“我们虽然一直警戒,但仍是被他们的突袭打乱了阵脚。尤其是随同一起来的两名长老,被对方的数名强者当场击毙,更是让军心大乱。”

    “眼看已是守不下去,我们姐妹不得不强拉小姐离开。”

    小石头脸现悲色:“可是,对方显然知道小姐的存在,早把小姐列为了重要的目标。所以,当我们离开时,顿时遭到了两名对方强者,带着数十人追杀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姐妹和一众护卫,边战边退,拼死保护着小姐。”

    小石头语气中充满了悲切:“可是,对方人多势众,我们一路伤亡很大,许多小姐妹都受创倒地,也不知最后结果怎么样了。等天亮的时候,我们总算冲出了蝴蝶泉的宿营地,但我和小姐也在黑暗中失散。我一时找不到小姐,只好认定了一个方向,想暂时躲起来再说。但是,仍是被追杀的人发现了,一直追着我到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小石头目光转向了张横,脸上满是焦急之色:“张少,您一定要想想办法,一定要找到我家小姐。她可不能出任何事,这是我们血家的希望啊!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凛冽一片,眼眸里也腾起了熊熊的怒火。

    从小石头所说的情况来看,这次血梦泪的队伍,遭到突然袭击,显然对方确实是有预谋。而且,从对方能知道血梦泪的存在,更是印证了小石头猜测他们是被人出卖的可信度。

    否则,以血梦泪血家少主的身份,在队伍中除血家之人外,其他人根本不清楚。

    那么,到底是什么人泄漏了血梦泪他们的这次计划?谁会是那个出卖者呢?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一凝,无数的疑问如同是煮沸的米粥一样,汩汩地冒起了泡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事现在还真无法猜测,张横纵然有梅花异术,也不能就此可以窥探到究竟。

    微微摇了摇头,张横暂时把这个疑问搁在了脑后。见小石头的情况已然有些稳定下来,他把小石头交给了阿娇,目光转向了四周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四周的那些奇装异服的壮汉,已被于昌秀等人全部看押了起来,一个个瘫软在地上,目光凶狠地望着这边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都是古苗的族人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一凝,他已看了出来,先前攻击小石头的人,他们的服装与古苗族人一样。

    “嗯,看来得好好查问查问他们的来历,是什么人在背后指使。或许,能从中查到线索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一沉吟,已是走向了其中的一名壮汉。

    先前张横虽然含怒出手,但手下仍是留了分寸,只是凭着恐怖的天星之力,把这些人全部震伤,失去了行动能力,并没有把他们给杀死。

    此刻,他认定的那名壮汉,修为在二品顶峰,是这些人中力量最强的一个。张横自然而然地把他当成了头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古苗什么寨的族人?是谁指使你们,策划了昨天晚上的袭击?”

    张横冷冷地向那人喝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敢来我们古苗,你们都得死,都得死。”

    那名壮汉脸现狰狞,猛地朝张横吐了一口带血的吐沫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一声极其细微的破风声响起,吐沫中寒芒一闪,一点寒星直射张横的眉心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