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59章 神蛊
    “马大哥,血少主到底出了什么事?你慢慢说!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一凛,连忙扶住了马志刚,一边已是细细地检查起了他的伤势。

    马志刚现在的情形确实是很惨,衣衫破烂,遍体鳞伤。而且,看他的脸上,有一层黑气在蒸腾,显然是中了某种剧毒。

    张横那敢迟疑,连忙给他畏了解毒的灵药,一边更是为他全身的伤势涂抹起了疗伤药物。

    “张少,我没事,这点小伤还要不了我的命。”

    马志刚感激地望着张横,脸上焦急之色更甚:“可是,少主却被古苗的人给抓走了,在下无能,不能保护少主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马志刚的神情中现出了愧疚和自责:“昨天晚上,我们遭到了伏击,两位长老当场被杀,队伍被冲散。我当时和一队护卫,保护着少主离开。但是,却被对方的两名强者带领数十人紧追不舍。”

    马志刚说起了昨天晚上的经历,神情悲愤之极:“虽然我们拼死抵挡,但最后少主还是被对方那名强者给抓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张少,你一定要设法救少主啊!”

    马志刚凄厉地呼喊起来。

    “血少主真的落入了敌人手中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陡地凝成了一个锐角,心也不禁猛地一沉。不过,他不得不安慰马志刚道:“马大哥,放心,我一定会尽力救回血少主。”

    说着,张横的目光转向了王钧。

    王钧的伤势也非常严重,身上也中了毒,阿娇早就在为他治疗。见到张横望来,王钧不禁脸现苦涩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身份很尴尬,他是雷公山乌拉大祭司的人,帮助血梦泪他们进入古苗,协助血家之事。

    如今,血家的队伍在蝴蝶泉边遭袭,血梦泪被抓,因此,他这个外人的嫌疑最大。此刻面对张横,他还真不知该如何说。

    微一沉吟,王钧苦笑道:“张少,我也想不到会出这样的事。但是,我敢保证,这次我带来的所有人,都是绝对可靠,如果有人泄露了消息,肯定不会是我所带的那些人。”

    王钧的神情变得肃然起来:“这次带出来的人,全是这些年我精心培养的心腹,对乌拉大祭司也是忠心耿耿,绝不会出卖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嗯,王总教练,此事我们一定会弄个水落石出,你现在好好养伤。”

    张横点点头,拍了拍王钧的肩。

    说着,又转向了被四头蚁王喷了毒雾僵在当场的那名老者,神情陡地变得凛然无比。

    “啊,你,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巴巴拉此刻仍是全身僵化,呆立当场。但是,他毕竟是那四头蚁王的主人,对蚁王所喷的毒雾有所免疫。不仅神魂没被冰冻,意识仍保持着清醒,甚至还能说话。

    看到张横望来,巴巴拉浑身剧震,脸色变得震惊无比:“你,你就是那个新巫神!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是谁?”

    这回却是轮到张横讶异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张横这个新巫神的身份,在苗疆这边,除了当日血梦泪在乌拉城堡时,为了取得乌拉大祭司的信任,让张横展示过外,还真没有在其他地方显露过。

    可以说,他这位新巫神的身份,如今还是保密,除雷公山乌拉大祭司和一众长老外,其他人确实是并不知道。

    然而,眼前的这个老者,却一眼就认出了自己,张横的心陡地一震:“莫非这次透露血家队伍行踪的人是……”

    张横猛地想到了什么,望向巴巴拉的眼神也变得凌厉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真的是新巫神?”

    正面面对张横,望着张横那张刚毅的脸,巴巴拉神情急剧地变化着:“怪不得你能操控我的蚁王!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巴巴拉,心中的震憾已是无以复加。在这次行动之初,他获得的名单中,排在首位的就是新巫神张横,其次才是血家少主血梦泪。

    当然,名单中新巫神是有前缀的,那就是冒充巫神转世的邪孽。在巴巴拉想来,这个所谓的新巫神,也必然是个西贝货。

    不是吗?虽然在巫族古老的传说中,巫神终将有一天会转世重生,引导巫族走向辉煌。

    但是,数千年过去了,巫神转世也仅仅只是限于传说,从来都没有出现过。甚至苗疆自当年血家主掌成为苗王后,如今苗王都改朝换姓。在古苗族人的心目中,巫神仅仅只是信仰,而苗王才是他们真正至高无上的统治者。

    所以,包括巴巴拉在内,许多人已然不信所谓的巫神转世。

    然而,当刚才与张横相遇,张横翻手之间,就操控了他的本命巫蛊。这完全震摄了巴巴拉。张横所展示的手段,那完全就如同是神一般。

    此刻,面对张横,巴巴拉确实是惊骇无比,先前不信巫神会转世的想法,如今也已动摇了。

    “哼,我就是新巫神。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凛然,陡地一翻手,巫神法杖已握在了掌心。

    “啊!巫神法杖,你真的就是巫神转世!”

    巴巴拉身形瑟瑟地发起抖来,巫神法杖散发的凛凛神威,让他有一种发自内心的臣服。

    按古老的传说,只有巫神转世之体,才能真正掌控巫神法杖。眼前的年青人,手中竟然真的握有巫神法杖,这岂不是说,他就是传说中的巫神转世吗?

    “见法杖如见巫神,尔还不臣服?”

    张横的语气变得凛冽无比,一股无形的威压,也刹那笼罩住了巴巴拉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要突然展示巫神法杖,就是看出了巴巴拉的惊骇和动摇。所以,想借此测试一下,巫神法杖到底在如今的古苗中,还能有多少的权威。

    此刻见到巴巴拉惊惶无比的模样,张横心中不禁一喜。只要巫神法杖在古苗中还具有神威,那么,事情就还没有到了不可挽回的余地。

    “我,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望着在巫神法杖金色光芒掩映下,神威凛凛的张横,巴巴拉全身剧震,一时却我我我地不知该我什么了。

    好半天,他突然长长地叹了口气,一脸的颓丧,却是低下了头,再也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张少,他是古苗的巫师,被苗王种下了神蛊。如果他敢背判苗王。苗王只要一个心念,就能让他魂消魄散。”

    一边已然缓过气来的马志刚,凑到了张横耳边,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一凝。他当然知道神蛊是什么。

    所谓的神蛊,那是种在神魂中的蛊虫,是古苗驾御手下的一种手段。一旦手下有反判之心,就能让神蛊发动,刹那间就可侵蚀对方的神魂,让人一命呜乎。

    果然,天巫之眼的真实视野一察,张横立刻洞察到,在巴巴拉的眉心神窍中,那团雾状的神魂里,有一团黑色的星点在浮沉,隐隐约约间,可以看到那黑点就是一只怪异的蛊虫虚影,诡异之极。

    张横这下恍然了。被种下了神蛊的人,绝对不会反判主人。否则等待他们的下场就是一个死字。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,对于神蛊,张横也是无能为力。神蛊溶合了下蛊之人的意念,如果自己稍有异动,只怕对方就已然知晓。

    除非下蛊之人已死,自己才可以有从容化解的办法。

    “哼,我知你被下了神蛊。虽然我现在无法为你解蛊。但是,我可以保证,待你主人伏首,我必然还你自由之身。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一凛,目光凝注到了巴巴拉身上:“如你不臣服于我,那现在就得死!”

    张横有意收服巴巴拉,有了这个如今古苗的巫师为己所用,对自己今后在古苗的行动,大有益处。所以,张横立刻提出了条件。

    “我,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巴巴拉浑身一颤,脸上再次现出了迟疑之色。

    半晌,巴巴拉的身形一矮,终于跪倒在了张横面前:“属下巴巴拉,愿听新巫神大人号令。”

    面对现在就死还是将来会死,巴巴拉还是明智地选择了臣服。毕竟,背判了苗王,还有新巫神的一句承诺,有可能还会有活命的机会。要是现在不服臣,等待他的就是格杀勿论的下场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张横欣然点头:“只要你忠心于我,一定不会亏待你。”

    意外地收服了巴巴拉,张横他们知道了更多的情况。

    这次血梦泪他们遭袭,苗王确实是也做了精心的安排,派出了寨中五位大巫师之一的首席大巫师亲自带队,率领五名巫师和数百名亲卫。

    当时,就是首席大巫师亲自出手,把血梦泪抓获,并带往了最近的蝴蝶寨。

    巴巴拉等其他四名巫师,仍留在蝴蝶泉附近,追杀昨晚漏网之鱼。

    不过,对于是什么人向苗王透露了血梦泪他们的消息,巴巴拉也并不知情,这一秘密,只有苗王自己知道,当时泄秘者就是亲自与苗王联系,谁也不清楚对方的身份。巴巴拉他们只是依命行事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一凛,微微沉吟起来:“看来,我们得尽快赶往蝴蝶寨,弄清血少主的去向。”

    知道血梦泪已落入对方手中,张横首先想到的就是要把血梦泪救出来。不管怎么说,她落在敌人那儿,每过一分钟,就多一分危险。

    “张少!”

    突然,巴巴拉猛地似是想到了什么,脸色变得很是难看:“属下还有一件事要向张少汇报。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