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60章 大事不妙
    “张少,首席大巫师乃是位达到四品初期的超级强者,而且,他的本命蛊无比的诡异,直到现在为止,族中谁也不知道他的本命蛊是什么。但是,却无比的可怕,能千里之外无声无息取人性命。您遇上他一定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决心跟随张横,巴巴拉也不再隐瞒,把他所知道有关首席大巫师博格的情况说了一遍,提醒张横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,心中却也不禁更加的警觉。

    从血家当时提供的消息中,古苗两大超级强者,除了现任的苗王之外,就是首席大巫师博格。而且,这两人的关系相当密切,当年血家被迫离开古苗,就是因为他们联手,血家的老苗王就是死在两人手中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现任苗王和首席大巫师博格的来历非常神秘。当年他们突然进入古苗腹地,利用那时苗疆出现的一场大灾难,暗中蛊惑人心,收服了不少的古苗首领。最后设计暗算血家老苗王,这才夺位成功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血家一直在追查两人的背景和来历。只是,直到现在为止,血家也只调查出他们似乎来自海外。但具体是何背景,却仍是迷雾重重。

    天色已完全暗了下来,张横他们也已接近了蝴蝶泉那边。果然,如巴巴拉所说的那样,在这里仍留有苗王的人马,透过树林的间隙,可以看到,有上百人的队伍,在此宿营,不时有一小队一小队的人员,举着火把,从四周的树林中出来,显然就是在连夜追杀血家的漏网之人。

    蝴蝶泉位于一片山谷中,山谷西边有一道瀑布直泄而下,汇入中心的一处方圆达数里的湖泊,四周丛林密布,环境十分的静悠。

    因为山谷和湖泊的存在,让这里形成了非常奇特的气候。据说在蝴蝶泉边,常年如春,气温十分的宜人,因此,有种类和数量极其恐怖的蝴蝶在此栖息,这才会被人们称为蝴蝶泉。

    如果是白天,可以看到色彩各异,形态万千的各种蝴蝶翩翩起舞,景观特别的美丽。

    只不过,蝴蝶泉虽然是个景色怡人的好地方,但因为生活在这里的蝴蝶实在是太多,许多蝴蝶的身上,会散发出对人有害的东西。所以,这里并没有人常住,偶尔在这里玩玩还可以,要是长期住在此处,就会浑身不适,也无药可治。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从山谷中扫过,眼神陡地一凝,望向了湖泊的对岸。那边,有一处残破的宿营地,许多地方还冒着缕缕青烟,有大火焚燃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可以看到地上散落的各种野营器物以及刀枪剑戟等兵器。显然,那里就是昨天晚上,血梦泪的队伍宿营的地方。

    只是,现在那里已成为了一片废墟,空气中也弥漫着一股血腥味和火烧过留下的焦烤气息。在这夜色中显得无比的苍凉。

    微微叹息,张横他们也没有惊动这里的人马,悄悄地绕过了山谷,从一边潜了过去。

    原本,以张横现在所带的人马,要收拾营地中的这些敌人,并不算难事。但是,张横却不愿打草惊蛇,让对方有了防备,从而影响到自己营救血梦泪。

    蝴蝶泉边的人马,追杀了一天一夜,显然也都非常的疲惫。除了守候和巡查的护卫外,大多数人都在休整。张横祭起十二巫祖幡,布置了一个昏天黑地风水阵,神不知鬼不觉地带着众人绕了过去。

    蝴蝶寨就在十数里外,沿途就已见到了不少的明岗暗哨,而且人数比寻常的时候更多。显然,发生了蝴蝶泉的事,蝴蝶寨这边,也加强了警戒。

    张横他们一路小心翼翼,迅速向蝴蝶寨靠近。这次进入蝴蝶寨,张横他们要找到寨子里血家的内应,了解如今的状况。

    当然,最重要的就是知道血家少主现在的去向,以便寻找解救她的机会。

    血家曾经在古苗经营上千年,虽然当年被迫远离,但在各寨各洞都留下了不少的亲信。

    现在张横所要找的那人,在蝴蝶寨中的地位也非常的特殊,是如今蝴蝶寨寨主手下的一名管家。是血家血脉的旁支,对血家忠心耿耿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马志刚就是与那人保持着暗中的联系,从而获得古苗这边的各种消息。

    夜已很深,整座蝴蝶寨也象是进入了沉睡,若大的寨子,除了寨门口高挂的灯笼之外,放眼望去,是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不过,寨门两边的两座嘹望台上,仍是有不少的护卫在走动,不时地传来脚踏楼板的咚咚声,在这深夜却显得异常的刺耳。

    暗暗地在寨子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,观察了良久,张横向阿蛮和阿娇打了个手式,三人便如同是夜枭一样,陡地腾空而起,没入了浓浓的夜色里。

    夜,一片寂静,整座蝴蝶寨就如同是蜇伏在黑暗中的一头巨兽,隐藏了森森的獠牙。但无形中,却又散发着一股危险的气息。张横等三人,如同是鬼魅一般,无声无息地潜入了寨子。

    以三人的修为,就算胡蝶寨守卫森严,却仍是如入无人之境。那些巡查的明哨暗岗,根本没有人发现这几个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张横早从马志刚和巴巴拉等人的口中,了解到了蝴蝶寨的地形以及布置,一路通行无阻,快速地向着寨子的中心处潜去。

    蝴蝶寨依山而建,方圆有近十里,寨主的房屋就在最中央的地方,是一处占地面积有数亩的复合式建筑。四周一圈吊角楼,里面却是有些象明清时风格的砖瓦房屋,看起来就象是一个庄园。

    庄园里还有许多地方亮着灯,不时有巡逻的小队在四周巡查,宁静中透着几分潇杀。

    张横所要寻找的那位管家,就在庄园的第二进,是一个单独的小院落。显然,他在寨主家中的地位也不算低。

    院落的一个侧房内,还点着灯,一个人影透过窗户不停地晃动着,似乎屋里的主人还没睡,在屋里不停地走动。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竟然还没睡?”

    张横有些诧异,靠近窗户,透过窗隙,便看到一位年近五十的中年男子,正在屋里踱着步,一副愁容满面的模样,时尔还长叹一声,似乎心事重重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竟然就是何兵何管家!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头一喜,他还真没想到,屋里的人就是他要来寻找的血家内应。

    “啊,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当张横穿窗而入,正在踱步的何兵猛然发觉,见到几个陌生人突然进入,不由大惊失色,就想呼喊。

    但是,张横手一挥,手掌中已多出了一枚古朴的斑玉戒指。

    “血玉斑戒,您,您,您是张少!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正是何兵,今年四十九岁,留守在古苗这里,已是第二代。看到张横拿出来的戒指,不由浑身剧震,脸色也刹那变得惊喜若狂。

    血玉班戒式样古朴,戒面的班玉内,有一滴艳红的鲜血,看起来很是怪异。这正是血老太当日交给张横的血家信物,见血玉斑戒,如见血家家主。

    何兵自然认得此物,而且也立刻明白了张横的身份,不禁喜出望外:“张少,您终于来了,属下正不知该如何是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何管家,这次过来,就是想麻烦你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也松了口气,看来自己没有找错人。当下,他也不拐弯抹角,神情一肃道:“不知血少主现在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张少,事情大大地不妙。”

    何兵身形一颤,脸色刹那变得焦急无比:“少主她已被苗神寨的首席大巫师,连夜带往了苗神寨。”

    说着,何兵详细地说起了事情的经过。

    “这段时间,我一直在期盼着少主的到来。”

    何兵道:“昨天,当我接到消息,少主假扮的押送货物的队伍已来到蝴蝶泉那里,我还无比的惊喜,正暗自准备着接应他们。”

    原本,按照最初的计划,血梦泪带着队伍,假装成送货的人员,来到蝴蝶寨。到时,何兵会派人接应,并把夹杂在货物中的一些重要战略物资转移,以便到时好趁机制造混乱,给血梦泪他们创造机会。

    可是,还没等他前去,当晚就传来了苗神寨首席大巫师带人袭击的消息。最让何兵震惊的是:他们的少主血梦泪,竟然被首席大巫师擒获。

    本来,首席大巫师把血梦泪带回了蝴蝶寨,何兵还以为有机会可以救援。那知,首席大巫师在蝴蝶寨只是逗留了一会,与蝴蝶寨寨主交谈一翻后,马上就亲自押着血梦泪离开,连夜就押送她前往苗神寨。何兵在此潜伏多年,手下自然也积累了不少的力量。再加上前段时间,比血梦泪早一步潜入的血家弟子,力量也不算小。

    可是,如果仅凭这些人马,想在半路上截杀首席大巫师,救出血梦泪,这根本就是天方夜谈。所以,何兵自得到这一消息后,简直就如同是热锅上的蚂蚁,急得团团直转,却是毫无办法。

    这正是他到了深夜,仍是在书房里思索对策,彻夜难眠的原因所在。

    此刻,突然看到手握血玉斑戒的张横,他仿佛是看到了救星,顿时激动之极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何兵身形一矮,已然要向张横跪倒,口中急呼:“张少,您一定要想办法救救少主啊!”

    “何管家,不必如此,血少主之事,我必然会全力以赴。”

    张横连忙一把扶住了他,眉头却是紧紧地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按何兵的说法,首席大巫师带血梦泪早在半天前就已离开。此时追上去,只怕已经迟了。毕竟人家是熟门熟路,这一路上还要经过几处古苗的寨子,自己要想比他们走得快,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那么,现在该怎么办?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