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61章 禽流感
    血梦泪不仅被抓,而且还被连夜押往了苗神寨。这让张横感觉事态已越来越严峻,他的眉头紧紧地锁了起来。

    自从进入蝴蝶泉,坏消息一个接一个。先是阿蛮发现了身后有人在追踪,这一事件还没搞清。更是听到了血梦泪的队伍被袭,血家多年谋划的复兴计划,已然完全暴露。再加上血梦泪被劫,可以说情况已是到了不能再糟糕的地步。

    那么,接下来该如何走?在如今古苗的老巢,面对已经营了数十年的苗王,血家的人手根本就是杯水车薪,如何才能救回血梦泪?血家复兴计划还有实现的可能吗?

    一个个难题横在了张横的面前,一时间,张横也是感觉头大如斗,有些理不出头绪。

    “张少!”

    何兵眼巴巴地望着张横,见到他双眉紧锁的样子,不由更加的焦急。

    不过,还没等他后面的话说出来,突然,后面传来了一阵隐隐约约的女子哭声。何兵的神情不禁一滞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何管家?”

    张横也被这一阵哭声所惊醒,脸现诧异。

    静夜里的哭声显得特别的刺耳,听起来似乎是个妇人在悲呜。从哭声传来的方向,应该就在第三进,那可是寨主所居住的内院。张横是真的诧异了:是什么人会在这个时候哭泣,而且还是在蝴蝶寨寨主的内院?

    “唉!”

    何兵这个时候已回过了神,微微叹息:“是寨主夫人在哭,倩珏小姐前几天感染了瘟役,这段时间来,虽然请了无数的巫医治疗,但情况却越来越严重。听巫医们说,小姐似乎撑不了几天。估计现在小姐的情况又严重了,所以夫人这才会半夜三更地哭泣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何兵摇了摇头,满脸的惋惜:“倩珏小姐是个挺好的姑娘,只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“瘟役?”

    这回张横更加的惊奇了。

    如果说在其他地方,发生瘟役什么的,张横还能理解。可是,这里是古苗之地,如果此处也会发生瘟役,就让人感觉难以置信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古苗之地,也就是外人传说中的蛊苗所在。即使是生活在这里的普通古苗族人,也是懂得驱虫避障,否则很难在古苗这种处处充满障气毒虫的险恶之地生存。

    而古苗的巫师蛊师,更是最擅长使用蛊虫的高手。在一般人看来神秘可怕的瘟役,其实无非是玄门中流传的蛊,瘟,降,菌中的一种,说到底就是具有奇特毒性的毒物而以。

    所以,瘟役在任何地方暴发都有可能,但要在古苗之地流行,张横感觉实在是不可思议。这无疑就是关公面前舞刀。

    “除非?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变得有些怪异:“除非是这流行的瘟役,是连古苗的一众蛊师也无法化解的可怕存在?”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横顿时来了兴趣。如果连古苗最擅长巫蛊的蛊师,也无法化解的瘟役,这种暴发的瘟又会是如何的恐怖?更何况,听何兵的意思,染上瘟役的好象还是蝴蝶寨寨主的女儿,这更是让张横心中一动,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何管家,你可以把倩珏小姐以及瘟役的事详细地说说吗?”

    张横转向了何兵,神情变得肃然起来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何兵有些诧异,一时不明白张横竟然暂时不理会少主被抓的事,反尔是对暴发在这里的瘟役有了兴趣。

    不过,他却也不敢违背张横的意思,微一沉吟,述说起了具体的情况。

    何兵所说的倩珏小姐,是蝴蝶寨寨主陶西明的掌上明珠。

    陶姓在古苗中也是一个古老的姓氏,而且还与最初的苗王王裔血脉沾边。所以,陶姓在古苗中也属于贵族血脉。

    蝴蝶寨寨主陶西明生了五个儿子,就只有陶倩珏这个小女儿。也因此特别宠爱这个掌上明珠。

    再加上陶倩珏兰心慧质,从小聪明灵利,更是天生异禀,对古苗古老的图腾有着特别的感悟。据说她十几岁的时候,就曾帮他父亲陶西明,破解了一处蝴蝶寨遗留千年的古迹上的图腾,从而打开了那片古迹,让蝴蝶寨获得了天大的好处。

    因此,陶倩珏在整个蝴蝶寨里,被所有族人称为蝶仙子,说她是蝴蝶仙子的化身。

    就在十几天前,古苗一带突然出现了一些奇异的现象,许多栖息的飞鸟,无缘无故地就死在了各地的树林里。

    此事最初还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,直到圈养在各寨各洞苗民家中的鸡鸭鹅等家禽,也突然大批量死亡,这才让所有人都惊觉起来。

    最初,大家还以为是出现了禽类的某种瘟役。但是,当那些接触死鸟和死禽的人们,也突然发生异常,甚至有不少人在短短的几天里死去,这才让人们惊觉。这次暴发在禽类的瘟役,竟然对人也是有害。

    于是,各寨各洞的巫师就开始施法,要消除突然暴发的这种瘟役。

    然而,让所有人无比震惊的是:巫师们的施法根本无济于事,仍是有大量的飞鸟和家禽死亡,许多族人也依然因接触死鸟死禽而丧命。

    这顿时引起了人们的惊慌。而从苗神寨首席大巫师那边传出的消息,说是这次瘟役的暴发,乃是预示着邪神的降世,我们古苗即将面临一次大灾难。

    世觉小姐就是一次在外出的时候,看到树林中一只小鸟从树上掉了下来。当时还没有瘟役流传的说法,而倩珏小姐也一向心地善良,怜惜那只小鸟,就把它带回了家中,想要救护它。

    那知。那只小鸟就是感染了瘟役,她在家中饲养了那只小鸟几天。小鸟最终还是死了,而她也出现了异常状况。

    之后,虽然请了无数的巫医前来为她诊治,但情况越来越糟,一直到现在,倩珏小姐已是快不行了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何兵又是长叹了一声,对于倩珏小姐,他也是感觉无比的惋惜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陡地一扬,心中暗道:“难道古苗这次暴发的是禽流感?”

    从何兵的述说来看,似乎与外界这几年出现的禽流感的现象非常相似。

    不是吗?禽流感也是家禽和野鸟受感染后,接触它们的人,才会出现异常。

    不过,微一沉吟,张横不禁又摇了摇头,感觉自己的想法太简单了。

    如果是禽流感,堂堂古苗各寨各洞的巫师,竟然都束手无策。那么,这些巫师的饭也都是白吃了,根本就是笑话。

    看来,暴发在古苗的这次瘟役,肯定有着不同寻常的地方。尤其是,张横想到了何兵所说的话中,那句苗神寨首席大巫师传出的消息,这次瘟役的暴发,预示着邪神的降世,古苗将会有一次大灾难。

    “难道?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头陡地一震,这句话让他猛然意识到了血家曾经的衰败的原因。

    据血家老太的说法,当年血家老苗王主掌古苗。就在那一年,古苗的境内突然爆发了一次大瘟役,让古苗的族人惊惶不以。

    当时,血家老苗王手下几名大巫师,使尽浑身懈数,却也是无能为力。以至当时古苗各寨各洞的百姓,因感染瘟役而死去上万之人。

    不久之后,整个古苗就突然流传出了一些谣言,说是血家气数已尽,这才会导至古苗出现瘟役。要是血家老苗王不退位让贤,只怕更可怕的灾难还会降临。

    谣言越传越广,古苗各寨各洞的百姓更是人心惶惶。现任的苗王,正是利用了这样的机会,才最终夺得苗王之位。

    此刻,听到何兵说古苗又暴发了瘟役,而且还正是血家意欲回归夺位之际。张横的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,一种阴谋的气息,也刹那浮起在心底。

    看来,这次古苗之行,是越来越复杂了。张横的眉头锁得更紧。

    “张少!”

    何兵在旁边有些急了。他现在所有的心思全在少主被带往苗神寨的事上,那里还顾及什么瘟役不瘟役。

    可是,这位张少,却似乎在为瘟役纠结,这完全是有本末倒置的意思。所以,他不由摧促起来。

    然而,张横却是微一摆手,阻止了他的说话:“何管家,血少主的事,要从长计议,急于一时也无济于事。”

    “张少!”

    何兵急了,正欲争辩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,同时一个声音急急地道:“何管家,家主快让你去义事堂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何兵一怔,连忙答应道:“好的,我马上过去。”

    说着,脸色却是变得更加的黯然了。寨主此刻召集他,想来必然是为了倩珏小姐的事了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何兵望向了张横:“张少,看来您得在此稍等,我去去就来。”

    “陶寨主召唤?”

    张横的脸现思索之色,迟疑片刻,这才道:“不知何管家是不是可以带我一起去?”

    “张少,您也要一起去?”

    这回何兵是真的震惊了,他怎么也想不到,张横竟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。

    “嗯,何管家,其实我是想去看看倩珏小姐。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一凛,说出了自己真正的意图。

    “你要去看倩珏小姐?”

    何兵身形一滞,脸色急剧地变化了起来,他立刻感觉到张横这话似乎另有他意。

    何兵也是个聪明人,张横此刻竟然提出要去看倩珏小姐,他顿时反应了过来,张横这绝不会是无的放矢。

    稍一犹豫,何兵点了点头:“张少,我只能把您带入内院,至于您是不是能看到倩珏小姐,我可不敢保证。”

    “好,只要能带我进去就行。”

    张横眉毛一挑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突然提出想去看看倩珏小姐,自然是有目的。一方面他确实是对暴发在古苗的这次瘟役特别的感兴趣。另一方面,倩珏小姐乃是蝴蝶寨寨主的掌上明珠,如今事情一团糟,张横就想到了是不是可以从倩珏小姐的事上,打破一个缺口。

    不过,这还是张横的想法,一切还得到时见机行事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