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62章 凤虱
    整个蝴蝶寨寨主的庄园里,此刻乱成了一片,内院内灯火通明,大堂上人员进进出出,一个个神情肃然。

    倩珏小姐重病,这让寨主陶西明焦虑之极,脾气也变得无比的暴燥。所以,每个人都是小心翼翼,以免触了他的霉头,受到责罚。

    何兵带着张横匆匆地赶了过来。现在的张横,换上了当地的服装,低着头,扮作是何兵的随从。人们各自忙碌着,倒也没有注意何兵身边的这个随从。所以,两人很顺利地进入了内院。

    内院的大堂里站满了人,一位年纪在五十多岁的中年人坐在堂上,俨然的脸上,难以掩饰的愁容。

    张横立刻认了出来,这人就是蝴蝶寨的寨主陶西明。

    他却没有随何兵进入正堂,而是闪到了一边的阴影里,目光望向了一处小院落。

    那里,就是哭声传来的位置,里面也是灯火通明,按何兵的说法,此处就是倩珏小姐的住所。

    微一沉吟,张横施施然向小院走去,小院门口站着两名护卫,见到张横走来,立刻喝道: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在下是替小姐看病的巫医!”

    张横面不改色,指了指身上背着的一个兽皮囊。

    兽皮囊上面有一个奇特的标志,绣的是一株灵芝。不过,灵芝的末端却探出了一个蛇头,看起来就象是蛇与灵芝的结合体。

    这个标志,正是古苗中巫医的标识。凡是巫医背的背囊,都会绣上这样的图案,以示身份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两名护卫现出了迟疑之色。倩珏小姐重病,蝴蝶寨寨主自然是不遗余力,在自己寨中之人无法治愈她后,立刻向其他洞寨发出了邀请,这段时间来,确实是来了数十位各寨各洞的巫师和巫医。

    张横这个生面孔虽然两名护卫还是第一次看到,但是,两人却不敢确定,此人是不是为小姐看病的巫医。毕竟,他们可不是二十四小时守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还不让开,担误了小姐的病情,你们负得起责任吗?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一肃,低声喝道。

    他在与何兵来此之前,就已商定了混进去的计划,假扮巫医,趁乱混入,见到倩珏小姐后,看机会趁机行事。

    两名护卫看张横这副气势,那里还敢阻拦,连忙让开了身来。

    小院里种满了各种花草,布置得很是清雅,张横此刻也无遐观看四周,径直向一间亮着灯火的房间走去。那里,济济一堂坐满了人,尽皆是各寨各洞的巫医或巫师,正一个个愁容满面地在低声商量着什么。

    倩珏小姐病情突然严重,这些被邀请来的巫医或巫师,连夜都被叫了起来,在小姐的卧室外聚集,一起商量救治之法。

    只可惜,这几天到来的巫医巫师们,已是使尽了浑身的懈数,但却是毫无效果。不仅倩珏小姐的病情丝毫不见好转,反尔是越来越严重。如今这些人聚在一起,却仍是束手无措。

    看到张横这个年青人进来,屋里的所有人不由目光都望向了他。不过,大家只是扫了张横一眼,又各自低声议论起来。以张横的年纪,他们根本没在意,还以为进来的是那位巫医或巫师的学徒。

    张横不动声色地站到了一边,打量起了四周。

    这里是倩珏小姐闺房的外间,隔着一道门帘,可以隐约地看到里面也有不少人,大多是婢女装扮的女子,围在一张床边,一个身上佩戴着一身银器首饰的妇人,正在床边哭泣。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一凝,天巫之眼已然开启,细细地洞察起了床上躺着的一个女子。

    女子二十多岁的模样,虽然现在的脸色无比的憔悴,头发有些散乱,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丝。但是,这女子确实是一个难得一见的美人胚子,精致的俏脸,如同瓷器般细腻。与普通的古苗女子完全不同,看起来就象是古时某个官宦家的大家闺秀。

    她应该就是被蝴蝶寨的人们称为蝶仙子的陶倩珏了。

    此刻,她双眼紧闭,呼息十分的微弱,似乎是已到了灯枯油烬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说来真是奇怪,从倩珏小姐的症状来看,她应该是被感染了瘟役中的大头瘟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屋中再次响起了一众巫医巫师的议论声:“从她当时发病时的最初情况,全身发热,咳嗽,身体无力,又伴着身上发红疹,与平常所见的大头瘟完全一至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

    一个年纪在四五十岁的巫医接了口:“在下最初也以为是大头瘟,所以用了几剂对症的药汤。可是丝毫无效,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。”

    此人显然就是蝴蝶寨本地的巫医,他一脸的苦涩,望向了身边另一名年纪在五六十岁的老者:“后来,在下便请来了古真巫师,请他看看,是不是有什么阴邪之物从中作祟。”

    “嗯,在下也想到了可能是阴邪作祟。”

    被称为古真的老者微微叹了口气:“当时我就施展了清心咒,为倩珏小姐治疗。可是,情况却是反尔越严重了。倩珏小姐发生了抽搐呕血的症状。”

    “在下还以为是修为不够,立刻向寨主汇报。”

    古真巫师继续道:“后来,寨主大人还请来了苗神寨的大巫师,可是结果仍是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嗯,老夫听说当时大巫师说,倩珏小姐这次所中的瘟,是大头瘟的变异,其中确实是沾染了极重的阴邪之气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也纷纷插嘴:“这种瘟还真是从来都没有遇到过,极有可能是前段时间,十万大山那边,发生了一次地震,把什么原本被封印在某处的元古瘟种给释放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所以苗神寨的首席大巫师,才会占卜说,这次瘟役的暴发,预示着我们古苗会有一场大灾难。而且,还是邪神出世的先兆。”

    有人接口道,一脸的愁色:“唉,真不知是什么邪神要现世,弄出这场瘟役。可是害了我们古苗,我们古苗族人不知要死多少人。”

    屋里的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,把倩珏小姐发病一直到如今的状况细细地疏理了一遍。最后更是扯到了如今暴发的瘟役,一时间气氛变得更加的压抑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们凑在一起,虽然是在商议,但经过这几天各施手段,能用的方法其实早就用遍了。现在也只能是尽人事,看天意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张横一边听着众人的议论,一边洞察着陶倩珏的情况。突然,他的心头一震,脸色也陡地变得无比的怪异:“难道,这些巫医巫师说的是真的,这位倩珏小姐,所中的是什么元古奇瘟?”

    在张横天巫之眼的真实视野里,他已然清晰地洞察到了陶倩珏体内的状况。

    现在的陶倩珏,头顶的三花聚顶中,中央代表本命气运的光氲无比的黯淡。浑身更是透着一股阴涩的气息,本身的生命力,在这股阴涩之气的笼罩下,变得无比的微弱。就象是风雨飘摇中的一盏灯,随时都有熄灭的可能。

    顺着这股阴涩之气,可以洞察到,她的五脏六腑,已出现了衰竭的现象。

    从这个情况来看,她似乎与外界流传的禽流感的症状类似。貌似禽流感最后也都是会出现器官衰竭。

    不过,让张横心中震动的是:在陶倩珏的内脏里,他敏锐地洞察到了有无数的异物在蠕动。

    那是一些看起来象羽毛般的小虫,肉眼根本不可见,应该是属于微生物。但是,它们浑身闪烁着黝黑的光芒,那股阴涩的气息,正是从这些怪异的小虫中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它们的存在,吞噬了陶倩珏的生命力,这才让她处于如此衰弱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凤虱?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凤虱蛊吗?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变得凝重无比,眼眸也不禁微微眯了起来。

    从陶倩珏体内洞察到的那些奇异微生物,让张横陡然想到了一种蛊虫。

    当日在九黎古族的时候,张横曾经翻阅过族中大量的古藉。因此,对一些如今已然灭绝的元古巫蛊,也是有所了解。

    而从眼前洞察的情形来看,陶倩珏体内那长得如同一片片羽毛样的怪异微生物,完全与传说中的一种元古巫蛊无比的相似。

    凤虱据说是生长在传说中凤凰身上的虱子,因为吸取凤凰的血脉,本身就具有了奇异的力量。

    当年蚩尤巫神与黄帝大战,黄帝的部下有一位奇人,可以驾御猛禽,组成了一支猛禽队伍,集合了鹰雕等天下的凶禽,在作战时凶猛异常。让巫族伤亡极大,当时的巫人可以说是人人闻雕声而色变。士气一泄千里,极大地影响了巫族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就在士气无比低落的时候,蚩尤手下有一位大巫师,他也不知从何处找到了上古的凤虱,利用秘法,炼制成了巫蛊。这种巫蛊就被称为凤虱蛊。

    当他释放出凤虱蛊后,黄帝的凶禽部队,一夜之间就被瓦解,无数的金雕苍鹰等异种,竟然就这么感染了凤虱蛊的瘟役,死于非命。总算化解了黄帝猛禽部队的威胁。

    只是,这种凤虱蛊培养不易,据九黎巫族古藉的记载,凤虱蛊早在千年之前,就已灭绝。甚至连如今的九黎巫族,也只有典藉中的记录,并无这种巫蛊的留种。

    张横怎么也没想到,陶倩珏身上所中的瘟役,竟然就是传说中的凤虱蛊。

    那么,连这种早已灭绝的元古巫蛊都出现了,这次古苗之地,难道真的象苗神寨那位首席大巫师所占卜的那样,是古苗即将发生大灾难的预兆呢?还是……

    张横那种阴谋的感觉陡地变得更加的强烈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!小姐,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房里突然传来了一众婢女的哭喊声,陶倩珏的病情又有了变化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