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63章 阁下是什么人
    屋内的哭喊声顿时惊动了外间的所有巫医和巫师,大家一个个都慌忙站了起来,举目向内望去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屋里乱成了一团,许多婢女围在床头,哭喊着却急得不知所措。透过人群的间隙,可以看到,床上的陶倩珏正在急剧地抽搐着,口中也流出了丝丝的鲜血。看她的样子,似乎已经非常的危险了。

    “啊,巫医,巫医,你们快来救救珏儿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床边的那名妇人,猛地似是想到了什么,立刻凄厉地朝着屋外的一众巫医叫道。

    可是,屋外的一众人你望望我,我望望你,却是个个垂头丧气,谁也没有吭声,更是没有人上前。他们根本没有救治陶倩珏的办法。

    屋里的妇人顿时脸现绝望之色,凄厉地叫喊着,身形摇摇欲坠,终于一下子仆倒在了床头,昏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刹那,屋里更加的混乱了,一众婢女七手八脚地,一些人忙着照顾妇人,一些人更是围着陶倩珏哭喊不以。

    “让在下来看看!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一个声音陡然响起,在这一团混乱中,却是如此的刺耳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屋外的所有巫医和巫师,尽皆身形一震,目光猛地望向了说话之人。一望之下,众人尽皆神情一滞。

    不错,说话的正是张横。只是,他如此年青,却在这样的紧要关头,竟然敢出头,确实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。

    张横也不理会一众人怪异和置疑的目光,已然踏步向屋里走去。

    正乱作一团的婢女顿时象是看到了救星,也不管进来的人到底是谁,连忙让出了一条路来。昏迷中的妇人,也隐约地听到了什么,猛地惊醒了过来,看到进屋的张横,仿佛是抓到了救命稻草,顿时惊喜交加,一把抓住了张横的手:“这位巫医先生,请您快救救珏儿!”

    “嗯!夫人放心,在下一定尽力而为。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,已举步走到了床头。

    屋里刹那出现了一片异样的沉寂,所有人望着张横,一个个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,期待着这个年青的巫医,可以创造奇迹。

    张横目光落在了陶倩珏脸上,眉头不由微微一皱。此时此刻的陶倩珏脸色一片灰暗,头顶的三花聚顶中,代表本命气运的光氲已然几乎要熄灭,她确实已是到了万分紧急的地步。

    张横那敢再迟疑,手一把握住了陶倩珏的皓腕,掌心一团星芒闪起,天星之力缓缓地渡入了她的体内。

    如今的陶倩珏生命力即将耗尽,张横必须以强大的真元,护住她这点微弱的生机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张横从兽皮囊里掏出了一个玉瓶,从里面倒出了一粒黑乎乎的药丸:“拿温水化开,马上给小姐喂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好的!”

    旁边有婢女连忙小心翼翼地接了过来,拿过一只银碗,把那黑乎乎的药丸泡入了温水中,上前递给了张横。

    顿时,一碗浓稠如同是黑芝麻糊的浓汤出现在了张横面前,一股带着浓重辛辣的味道,也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张横也不犹豫,手掌在陶倩珏后心一拍,让她原本紧闭的嘴张了开来。手中银碗里的浓汤,就给陶倩珏灌了下去。

    屋里静得可以听到银针落地的声音,所有人目光炽烈地望着张横的动作,脸上都露出了迫切的神色。屋外的一众巫医和巫师,却是一个个交头接耳着,脸现狐疑。

    张横给陶倩珏所畏的药丸,在场的人竟然没有一个人认出来。这让他们感觉很是惊讶,不知这个年青人,为什么有如此的把握,竟然敢在这样的情况下出手救治陶倩珏。难道他真的有回天之力不成。

    更让所有巫医和巫师心中惊疑的是:这个年青人,在场的人竟然没有一个人认识。先前进来时,还当是某个人的学徒。现在看来,他似乎与在场的任何人都无关。

    那么,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巫医,会是什么人?

    “阿!”

    正是时,床上的陶倩珏陡地发出了一声娇吟,原本抽搐的身体,也渐渐平静了下来,微弱得几不可闻的呼吸,在这一刻也变得沉重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,小姐有反应了,小姐有反应了。”

    屋里的婢女们顿时发出了难以抑制的惊呼,人人振奋不以。

    要知道,自从昨天开始,陶倩珏就再也没有了声息,甚至苗神寨的大巫师前来看过她,当时也只是摇头叹息了一声,没说什么就走了。

    现在,眼前的这个年青人,竟然只是给小姐喂了一碗黑乎乎的药汤,就让她有了感觉。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所有人惊喜若狂。

    “珏儿,珏儿,你怎么样?你好些了吗?”

    床边的妇人顿时喜出望外,猛地抓住了陶倩珏的手,急急地呼喊起来。

    “夫人,稍安勿燥,在下还仅是暂时控制住了小姐的病情。”

    张横连忙阻止:“小姐要苏醒过来,还需要进一步治疗。”

    “啊呀,多谢先生,那就拜托您了。”

    妇人这才猛然醒悟,急急地向张横道谢,满脸的感激。她现在是把救治女儿的所有希望,都寄托在了眼前这个年青人身上。

    “夫人,只是要救治小姐,还有一些事要向您说明。”

    张横脸上闪过了一抹迟疑之色,这才压低了声音,在妇人耳边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“呃,竟然如此!”

    妇人一怔,但脸上立刻现出了决绝之色:“先生尽管施为,我古苗女子,又不是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。”

    张横提出的要求确实是有些为难。因为,他要为女子蒸浴。当然,蒸浴时就得赤身**相对,对于一位未曾出嫁的女子,确实是非常的不妥。

    不过,古苗的女子自然不象外面的人那么娇贵,也没有那么多顾忌。妇人纵然是有些犹豫,但为了救女儿,此刻却也是顾不得什么了。所以,立刻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顿时,一众婢女迅速准备起来,去烧水的烧水,拿浴盆的拿浴盆,屋里忙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至于屋外的一众巫医和巫师,也被妇人象赶老鸭一样全部赶了出去。这些没用的家伙,现在妇人已完全连正眼都不愿再瞧上一眼了。

    望着躺在床上,呼息变得平稳,脸色也渐渐现出一丝红润的陶倩珏,张横心中暗自松了口气,不禁叫了一声佼幸。

    能暂时压制陶倩珏体内的凤虱蛊,说来还真是幸运。

    按照九黎古族那本典藉中的介绍,破解凤虱蛊其实非常困难,必须有特殊的药物。那就是需要上古传说中神龙血脉之物。

    一时半会的,要想寻找这种只有传说中才有的东西,确实是强人所难。

    幸好,张横陡地想了起来,当日在九黎古族的巫王寨中,他曾和任思豪教授以及几名他的学生,一起进入过毒龙谷探险。当时任思豪的学生踏在了一团类似某种动物粪便的东西上,张横却认了出来,那正是地龙的大粪。

    当时,张横就把它收取了过来,藏在了行囊中。后来,更是把它炼制成了地龙丸。刚才他所拿出来的药丸,正是地龙丸。

    地龙本也是上古神龙的血脉,它的大粪更是一种可以解毒的圣药。以张横的猜测,应该可以对凤虱蛊有效。

    事实上,许多动物的粪便在巫医或中医中都是具有奇效的药物。象人类的童子尿,就可以对筋骨受伤的人,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。老鼠的粪便,在中医中更是可以化解许多毒蛇的毒素,一旦被蛇咬,只要在伤口上抹上鼠粪,便可以阻止蛇毒漫延。

    正是想到了这一点,张横这才会出手,要救治陶倩珏。现在,看到陶倩珏果然有所好转,他悬着的心也总算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在张横的天巫之眼里,他可以清晰地洞察到,陶倩珏体内的巫蛊,已被压制住了,现在只要把它们从体内逼出就行。所以,张横才需要为陶倩珏进行蒸浴治疗,其目的却是为了给她进行巫符刻划,以清除她体内的毒素。

    正沉吟着,这时候,门外又是一阵喧哗,一个男子的声音远远地传来:“珏儿怎么样了?真的有人可以救治珏儿吗?”

    匆匆赶来的正是陶西明,他本在大堂上与一众族人商量。突然听到女儿的病情突变,他立刻抛下所有人,就直接赶来。

    只是,刚出门,又听到第二波的消息,说是有一名年青的巫医出手,已在救治倩珏小姐,而且还有了效果,他女儿似乎有了反应。

    这顿时让陶西明惊喜若狂,不禁更加快了脚步。此刻,看到屋里忙碌的人们,恨不得就一下子冲进去。

    但是,他的身形刚出现在门口,却是被那妇人给拦住了。把女儿确实有所好转的消息告诉了他,并阻止了他现在进屋,说是那名年青的巫医,要为女儿蒸浴。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陶西明的脚步不禁一滞,目光却是望向了屋里的张横,脸上的神情猛地微微变了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个年青人,他根本不认识,也从来没有见到过。

    要知道,所有请来的巫医和巫师,都是陶西明亲自会过面,与对方交谈过。可是屋里的那人,他完全没有印象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此人并不是受他邀请而来。那么,他到底是什么人,出现在此的目的何在?

    一念及此,陶西明的神情陡然一凛:“阁下是什么人?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