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64章 蒸浴
    陶西明的厉问,立刻让气氛陡地变得紧张无比,四周的一众护卫,顿时人人刀剑出鞘,指向了张横。谁也没有想到,寨主的内院,竟然闯入了陌生人。而且,还冒充巫医给小姐治病。

    “寨主大人,他是属下从外面请来的巫师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何兵从人群里挤了出来,连忙躬身向陶西明道:“因为来的匆忙,还来不及向寨主大人您汇报。刚好又听说小姐病情危急,属下擅自作主,这才带他进来,请寨主大人降罪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陶西明目光一凛,望了望何兵,又看看张横,终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虽然如今情况特殊,当年老苗王血家之人卷土重来,他所在的蝴蝶寨更是第一道关口。可以说,现在是草木皆兵,任何陌生人都值得怀疑。

    不过眼前这年青人既然能让自己的女儿有所恢复,却是女儿唯一的希望。所以,陶西明纵然心中有些置疑,却也不想影响了救治女儿。

    “那就麻烦先生了。”

    陶西明向张横点了点头,站在了房门外。

    张横颌首,见屋里的几名婢女已准备好了蒸浴所用的大木桶,热水也已放入桶里。他也不再迟疑,转身对一众婢女道:“那现在开始吧!”

    陶倩珏此刻已被两名婢女扶到了水桶中,当然全身的衣物早已脱得精光。在腾腾热气的掩映下,却依然可以隐约看到她玲珑的娇躯。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扫过,心头无来由地一颤。

    说实话,给女孩子蒸浴治疗,张横这也不是第一回了。上回给华雪莹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不过,今天给陶倩珏的治疗却又不同。因为凤虱蛊的特殊性,光靠巫符根本无法把毒素从她体内排出。所以,等会必须采取一些特别的手段。

    想到等会要做的事,张横的心不自觉地跳得厉害。幸好,张横也知道现在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,眼前的陶倩珏关系到这次古苗之行,是否还有转机。深深地吸了口气,张横终于平复了一下心绪。掌心陡地星光暗逸,就在陶倩珏身上拍打了起来。以他现在的修为,根本用不着再用桃木或柳木针划符,直接用天星之力就可以凭空刻划出巫符。

    热气蒸腾,水声哗啦,房里一片旖旎的景象。陶倩珏赤身**坐在大木桶中,张横身影如电,绕着大木桶急转狂奔,双手似蝶翩舞,不断地在她身上刻划出一个个奇异的真元巫符。

    只是一会儿功夫,陶倩珏的全身,闪起了淡淡的星芒,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,都被张横以星力刻划上了符篆。

    屋里的几名婢女都是陶倩珏的贴身侍女,也全部都是黄花闺女。见到自家小姐,被一个陌生男子如此。虽然都知道这是在治病,但仍是让她们感觉娇羞难忍,心头更是如同一个个都装了一头小鹿一样,突突突地跳得厉害。

    一时间,屋中的气氛,变得无比的异样。

    然而,让这些婢女们更加心跳的还在后头。

    “叱!”张横陡地低喝一声,一指点在了陶倩珏胸口的膻中穴上。与此同时,他神情一肃,猛地低下头来,张开了大嘴,一下子含住了陶倩珏的樱桃小口。

    “阿!”

    四周的婢女发出了一阵难以抑制的娇呼声,谁也没有想到,这位巫医竟然会在这个时候亲吻她们的小姐。

    不过,婢女们却也不敢阻止,她们根本不知道这位巫医采取的是什么治疗手段,可不敢轻易打扰。

    “阿!”

    一直处于半睡半醒的陶倩珏突然娇躯微微一震,似乎有所清醒过来,忍不住微微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但是,感受到樱唇传来那火热的气息,她陡地意识到了什么,俏脸上刹那浮起了一抹怒色,就准备给眼前之人一个大耳光。

    事实上,陶倩珏在服用了地龙丹后,就已恢复了意识。只是当时非常的虚弱,根本无法说话。但对于发生在身边的一切,却心中全然清楚。

    当明白为自己治疗的年青巫医,需要为自己进行蒸浴疗毒时,她就已是羞得不知该如何是好。因此,更是只愿假装昏迷而不愿醒来。

    可是,她怎么都没想到,巫医此刻会亲吻她。这让她以为巫医是借机在沾她便宜。

    陶倩珏大怒,也顾不得身体虚弱,就想出手。但是,还没等她有所动作,胸口陡地一痛,一股极度冰寒的感觉,猛地从胸口直透而上,向着喉咙口直喷而来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正是时,张横用力一吸,一股灼热的真元,已渡入了陶倩珏口中。

    陶倩珏娇躯剧震,整个人陡地呆在了当场。因为,随着张横那口灼热的气息透入她的体肉,胸口的那股冰寒,刹那消失。一种暖融融的舒坦感,也猛然传遍全身,让她感觉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似乎在舒服地呻吟了。

    “阿!”

    陶倩珏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娇吟,她此刻已然完全明白,眼前的男子之所以亲吻自己,并不是在轻薄她,而是在帮她化解体内的剧毒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她刚举起来要抽张横耳光的手,顿时就僵在了当场,一对漂亮的大眼睛愣愣地瞪着张横,不知该如何是好了。

    “幸不辱命!”

    张横长长地舒了口气,连忙放开了陶倩珏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会以亲吻的动作,给陶倩珏疗伤,这也是无奈之举。

    凤虱蛊虽然不是禽流感,但在某些方面却有类似之处。尤其是它所侵蚀的正是生物体的肺部。因此,陶倩珏的毒素,最后都残留在了肺上。张横不得不以吸的方式把这些毒素吸出来。所以才需要采取那种旖旎的方式。

    “啊,小姐,您终于醒过来了!小姐!”

    四周的婢女,直到此刻才回过神来,立刻奔向了大木桶。

    “阿,我,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陶倩珏又是娇躯一震,一张俏脸却刹那红得几欲滴出血来。她猛地意识到了,如今自己正赤条条地站在眼前这个陌生男子面前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一声水花溅起的声音,陶倩珏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。当然,地缝是没有的,但水桶里的水却正好给她有了暂时掩饰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珏儿,珏儿!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屋外正焦急地等待的陶西明和他夫人,也听到了屋里婢女们的惊呼,顿时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可惜门关得紧紧的,两人也知道女儿正在蒸浴疗病,所以还真有干着急,在门外扯着脖子直喊的份。

    好半天,房门打了开来,张横第一个施施然跨步走了出来,后面是一众婢女扶着换上了新衣服的陶倩珏。

    “珏儿,珏儿!你真的醒了,你真的醒了,你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夫人迫不急待地冲了上去,一把抱住女儿,喜极而泣。

    经历了这几天的焦虑,现在看到女儿再次走出房来,夫人的感觉恍如隔世。母女两人抱头痛哭。

    “醒来就好,醒来就好,巫神在上!”

    陶西明也是喃喃不以,一向以严厉着称的蝴蝶寨寨主,此刻也不觉眼角**辣的湿润,心中激动莫名。

    四周一片贺喜声,所有看到陶倩珏醒来的人们,个个惊喜,人人兴奋。

    “多谢先生救小女之命。”

    半晌,陶西明总算回过了神,向张横行了一礼,目光变得炽烈无比:“请先生进内堂一叙,也好让老夫好好感谢先生。”

    虽然张横治愈了女儿,但是,陶西明对眼前这个陌生的年青人,人是心存疑虑。所以,他要单独与张横谈谈。

    “陶寨主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淡淡一笑,欣然答应。他现在也是确实想要与陶西明好好谈谈。

    天色已是微明,陶西明所住的庄园内,一扫先前愁云笼罩的阴郁,所有人都是喜形于色,甚至已有下面的家奴在门外点起了鞭炮,以示庆贺。

    “先生请坐!”

    内院一间幽静的房间里,陶西明把张横让在了椅子上,目光灼灼地打量着眼前的年青人。

    房间的布置象是一间书房,四周摆着几个用原木制作的书架,上面放着一大堆竹简和羊皮制做的书卷。

    四周墙上,挂了不少野兽的头骨,以及弓弩等武器。显然,这应该都是陶西明心爱之物。

    整个房间宁静中充满了一股野性,还真是有别具一格的感觉。

    张横安然坐下,目光直视着陶西明,毫不回避。

    房里的气氛陡地变得无比的凝重起来,两人就这样对视着,似乎要把对方看穿。

    好半天,陶西明终于长长地舒了口气,望向张横的眼神却已是有些不同了。

    古苗腹地的寨子与外围的雷公山完全不同。雷公山的大祭司蒙丝乌拉的地位是世袭,可在古苗这样条件恶劣的地方,每一位要镇住一方的寨主,自然都是强者,否则根本坐不了这个位置。

    因此,做为蝴蝶寨的一方霸主,陶西明乃是位达到了半步四品的强者。在刚才与张横的对视中,他已是无形中向对方使出了威压。

    但是,让陶西明心头震憾的是:他的威压对眼前的年青人,却恍然是如泥牛入海,对方根本毫无反应。也没有受到对方的任何反击。

    陶西明的心头大震,他立刻意识到,眼前的年青人,修为深不可测,甚至比他更强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,陶西明神情凛然,再次向张横躬了躬身:“老朽再次谢过先生救小女之命。不过,老朽知先生乃是高人,绝不是什么普通的巫师和巫医。那么,老朽斗胆一句,,敢问先生是何人?来此又有何意?”

    感受到眼前年青人的神秘莫测,陶西明的自称也从老夫改为了老朽。不过,他可不认为,在古苗如今多事之秋,这样一位深不可测的高人来此,会毫无目的。所以,他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问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