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65章 合作
    “不瞒陶寨主,在下张横!”

    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,张横自然也不会再隐瞒,站起身来,朗声道。

    “张横!”

    陶西明浑身剧震,不由自主地退了一步,脸上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:“您就是那位新巫神大人张横!”

    陶西明确实是被震憾了。先前,当在女儿房中,看到这个陌生的年青人时,他就感觉很是怀疑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次流行在古苗的瘟役,连苗神寨的首席大巫师都无能为力。只是占卜出了个邪神出世,古苗即将发生大灾难的结果。

    可是,这个毫不起眼的年青人,却竟然让女儿的病情有所好转,这年青人岂是普通之辈?

    等张横果然救治女儿醒来,陶西明心中的疑虑更重。到刚才以威压逼迫,更是相信眼前的年青人,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可是,他仍然没想到,对方竟然就是新巫神张横。

    自从苗神寨派出人马,首席大巫师亲自带队,前来捉拿前苗王血家后裔。陶西明就从首席大巫师那儿,知道了这次行动中,还有一个无比重要的人物,那就是新巫神张横。

    陶西明当时也是半信半疑,对于巫神转世的新巫神,抱着置疑的态度。

    此刻,见张横竟然现身在自己面前,甚至还救了自己的女儿。这样的事实,如何不让他心头震惊莫名。

    “不错,我正是新巫神。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陡地一肃,手一翻,巫神法杖也顿时现形。

    “巫神法杖,真的是巫神法杖!”

    陶西明身形剧颤,完全被震呆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他可以清晰地感应到,张横手中的法杖,那凛凛的神威,让他有发自内心要膜拜的冲动。这是巫神法杖对任何具有巫族血脉来自灵魂深处的震摄力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传说中的巫神果然转世,眼前的这位年青人,确实就是新巫神。

    “新巫神大人,那您此次……”

    刹那的愣怔,陶西明总算反应了过来,下意识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瞒陶寨主,此次在下来见寨主,正是为了血家少主之事。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一肃:“先前冒昧之处,还望寨主原谅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是为了血家少主。”

    陶西明的脸色骤变,不由微微地叹了口气:“新巫神大人,在下也许帮不上您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血家少主昨天晚上,已连夜被首席大巫师带往苗神寨。现在只怕已到了苗神寨。”

    陶西明脸现无奈:“苗神寨乃是现任苗王所在之地,即使是我们九寨十八洞的首领,要想进去,也得事先通报。现在估计更是守卫无比的严密,老朽纵然有心想帮忙,也是无能为力。”

    虽然因为巫神法杖的现世而确定了眼前之人就是新巫神,也纵然张横救了自己的女儿。但是,要让陶西明就此马上改变立场,臣服于张横,这却还并不可能。

    现任苗王统治古苗数十年,陶西明可清楚他的手段,绝不敢轻易就背判。

    “嗯,陶寨主你的心思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凌厉地凝注着陶西明:“不过,我此次也并不是想要你帮我与苗王对抗,只是想知道苗王抓住了血少主后,有何打算。:”

    张横也不急于逼迫陶西明,血梦泪的事得徐徐图之,可不能急于一时。

    “新巫神大人,据当时首席大巫师的说法,血家少主被抓后,可能会在苗神节之日,当众祭祀,做为苗神的祭品。”

    陶西明迟疑了一下,还是说道。

    “苗神节祭祀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陡地凝成了一个角度。

    苗神节其实是一个新的节日,在以往的古苗中并不存在。只是在如今的苗王从血家夺位后,才开始设立的一个特殊节日。

    苗族本是巫族的后裔,所有的族人尽皆信奉巫神。

    不过,现任苗王在夺位后,竭力想改变这种状况。所以,他就让下属的一众巫师,遍阅古苗典藉,硬生生地造出了一个苗神。

    并为此特别设立了一个苗神节,而他所在的部落,也从此改名苗神寨,想以此潜移默化地改变人们对巫神的信仰。

    按张横从血家所知道的消息,苗神节就在古苗历龙月,也就是华夏阴历三月的第一个晨日。

    每年的苗神节,现任苗王就会举行隆重的祭祀仪式,可以说是古苗如今最盛大的节日之一。

    心中默默地计算了一下,张横的神情变得有些难看。苗神节离现在大约还有半个月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自己必须在这半个月内,设法营救血梦泪,否则,一旦到了祭祀当天,那就得要象当日在倭岛乙贺流那样,强攻苗神寨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:在倭岛当时有一众助拳的朋友,再加上老千门的鼎力相助。这才让自己能险险救回兰儿,并因机缘巧合而暗中操纵了整个乙贺流。

    再看如今,自己人单势孤,深入古苗腹地,血家这次前来的弟子,与整个古苗九寨十八洞的势力相比,完全就是以卵击石。要想再从外面请来援兵,时间也根本来不及,只怕自己能调来九黎古族等力量,血梦泪到时也已是香消玉殒,成了祭祀苗神的祭品。

    原本想利用自己这个新巫神转世的身份,振臂一呼,来个兵出奇招。但是,现在自己的身份已暴露,对方绝不可能没有防范。

    在这样四面楚歌的情况下,要想再复制在倭岛的营救行动,根本就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那么,自己究竟该怎么办?张横的眉头紧紧地锁了起来,感觉到了事态完全不可控,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外。

    屋里突然陷入了沉寂,气氛也陡地变得无比的压抑,陶西明和张横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,谁也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好半天,张横终于回过了神来,目光一凛:“陶寨主,我知道你受苗王所控,不会轻易背判他。所以,我也不强迫于你。只是有一个要求,希望你能安排我们的人手,能潜到苗神寨。其他的事,就不麻烦陶寨主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清楚,陶西明与巴巴拉一样,都是被现任苗王种下了神蛊。

    因此,现在逼迫他跟随自己这个新巫神,确实是有些不现实。所以,他退而求其次,只是需要陶西明帮忙让他们进入苗神寨。

    “这个!”

    陶西明迟疑起来。好一会儿,他终于咬了咬牙:“既然新巫神大人如此要求,老朽岂敢不答应。”

    面对一位修为深不可测的新巫神,陶西明也怕张横当场翻脸。要是这样,只怕他现在就有性命之危。

    而且,张横毕竟救了他女儿,现在并不强迫他跟随,只是要求帮点忙,他思考良久,终于还是决定暂时与张横合作。

    “对了,新巫神大人,您能救治珏儿,想必也能化解这次瘟役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陶西明神情一肃,再次向张横深深地施了一礼:“希望新巫神大人看在古苗族人尽皆是巫神血脉的份上,请您出手,消弥百姓的这次大灾难。”

    说着,陶西明目光迫切地望向了张横:“如能消除瘟役,老朽相信,九寨十八洞的各位首领,以及古苗数十万族人,也都会感激新巫神大人的恩德。”

    “嗯,陶寨主不必客气,此事在下义不容辞。”

    张横丝毫没有犹豫。

    能为古苗化解这次突然暴发的瘟役,解救这里的族人,也是张横所愿。

    “这是地龙丹。”

    张横手一翻,已把一袋地龙丹拿了出来:“其实这次古苗暴发的瘟役,乃是元古遗留的凤虱蛊,必须有传说中神龙血脉之物方可化解,我偶然得到地龙身上之物,正好能解此瘟役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张横走到书桌边,拿起了笔来,在一张羊皮纸上,刷刷刷地写下了一个药方:“陶寨主,这是配合地龙丹所需之药物,只要按此方配制,在各寨各洞的水源中投入一定剂量,必可预防族人被感染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地龙丹有限,以古苗九寨十八洞的范围,根本不够使用。

    不过,化解瘟役,可不象救治已生命力衰竭的陶倩珏那样,需要整粒的地龙丹。

    他也不藏私,把当日在九黎古族中获得的化解凤虱蛊的秘方拿了出来。配合地龙丹,要消弥古苗一地的瘟役,却是足足有余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新巫神大人!”

    陶西明大喜,恭敬地接过了张横手写的秘方,仔细地收了起来。这才卟通一声跪倒在了张横面前:“老朽代九寨十八洞的首领,代古苗数十万族人感谢新巫神大恩大德。”

    陶西明激动无比。这次瘟役暴发,不仅是自己几乎失去了女儿。在蝴蝶寨中,也早已有数百人因此而丧命。

    现在,有了张横的这些地龙丹和秘方,即将危害整个古苗族人的大瘟役,总算有了化解的希望。可以说,张横的这一举动,无疑将拯救数以万计的百姓。他这一拜,确实是发自内心。

    “陶寨主不必如此,这也是我应该做的事。”

    张横抬手,就想阻止陶西明。只是,陶西明是真心的感激,还是硬生生地跪了下去,深深地向张横一拜。

    “哈哈,血家孽种已然擒来。这正好用来做祭祀苗神的祭品。”

    就在张横与陶西明交谈之时,此时此刻,远在数百里外的苗神寨中,苗神殿上响起了一名老者疯狂的笑声:“到时,也好以此警戒那伙愚昧的古苗之人,立本座之威,哈哈哈!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