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67章 美丽的误会
    陶倩珏递过来的是一只香囊,形如一只元宝,精细的针线,香囊上却用黑色的丝线绣了一只蝴蝶,看起来无比的精美。

    但是,目光凝注到这只香囊,张横的心头却是一震。他立刻看了出来,这只香囊不简单,因为,香囊上绣蝴蝶的那些黑线,并不是什么普通的丝线,而是头发。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陡然一滞。他虽然不知道古苗的风俗,也不明白一个少女送男子香囊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但是,在华夏汉族中,少女的香囊却是有着特殊的含意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少女只有对忠情的男子,才会送上亲手绣制的香囊,往往是做为定情之物。

    此刻,陶倩珏就送给自己一只香囊。张横不知道古苗是不是也有这样的风俗,但总是感觉有些不妥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,我知道您这次去苗神寨,有无比重要的事。也知道此行凶险万分。”

    陶倩珏目光悠悠地望着张横,眼神变得复杂无比:“这是我为您求来的护身符,愿张先生此行平安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倩珏小姐。”

    张横心中一松,听她说这只是平安符,他也就不再多想了,说着接过了那只香囊,向陶倩珏施了一礼,就准备告辞。

    “啊呀,张先生,您这块玉佩是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陶倩珏突然看到了张横腰间挂着的一块玉佩,不由脸现诧异之色。

    “哦,这是一块古玉。”

    张横低头看了一下玉佩,下意识地答道。

    玉佩确实是一块古玉,上面刻划了一个奇异的图案,如符如篆,又象是某种动物的图腾,看起来很怪异。这是当日在血家的时候,张横翻看血家的古藉,寻找血髓池的线索。看到古藉中有这样一块古玉。

    后来,经血家老太解释,说是这块古玉就是当年血家先祖,从那个神秘之地带出来的。但一直不知它的用途,还以为就是一块装饰用的玉佩。所以就存放在古藉一起。

    张横那时也是好奇,便把这块古玉要了过来,系在了身上,也算是为这次古苗之行,当个护身符。

    此刻,见陶倩珏突然注意到了这块古玉,张横心中很是诧异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,这块古玉上绘的是某种上古的图腾。”

    陶倩珏的俏脸上露出了惊奇之色:“不瞒张先生,我对图腾有特别的感知。感觉它好象蕴含了某种信息。所以,对它特别的好奇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头一震,神情也变得异样起来。他立刻记起,何兵确实说过,陶倩珏天生异禀,对古图腾有特别的感应。好象她十几岁时,就因为破解了一处古迹上的图腾,让蝴蝶寨打开了那片遗迹,从而获得了天大的好处。

    蝴蝶寨能成为如今古苗九寨十八洞中前三的大寨,陶西明能达到半步四品,全是因为那次机缘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张横也曾用天巫之眼洞察过陶倩珏,她头顶的三花聚顶中,确实是有异于常人,本命气运中隐约有一团奇异的光氲在流转,似乎是个神秘的符号。

    因此,张横断定她就是位通灵者,通灵的事物,可能就是她所擅长的古图腾。

    此刻,陶倩珏如此一说,张横的心顿时热乎乎起来。稍一犹豫,他解下了玉佩,慎重地交到了陶倩珏手中:“那麻烦倩珏小姐,是不是能帮在下破解这玉佩上图腾的含意?”

    玉佩放在自己身上,无疑就是一块普通的装饰品。但是,如果陶倩珏能破解上面图腾的意义,也许就对自己寻找血髓池有着莫大的好处。

    所以,张横当机立断,把玉佩留在了陶倩珏这儿,想让她帮忙破解上面的图腾。

    “嗯,先生放心,我必然全力以赴。”

    陶倩珏脸上露出欣然之色,接过了玉佩。

    当下,张横也不再逗留,告辞陶倩珏离开了内院,他已是有些迫不急待,要前去救援血家被押的人马。

    “郎,愿你一路平安,珏儿会等你回来!”

    望着张横离开的背影,陶倩珏的俏脸急剧地变化起来,素手轻轻地抚摸着那块还带着张横体温的玉佩,心情难以莫名。

    张横收了那香囊,还以为只是一个平安符。但是,他却那里知道,在古苗,少女送男子香囊,其实意义与古代汉族人的意义完全相同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陶倩珏所送的香囊中,那只蝴蝶乃是她用自己的秀发剪下一缕所绣,其中所代表的含意,更是不同。

    用自己头发绣的香囊,代表的是女子对男子生死不逾的爱。即使男子因为意外而死,女子也会终生不嫁。这在古苗中,是少女表达爱意最炽烈也最真挚的方式。

    张横不知就理,就收了那只香囊。而且,还因为想破解古玉上的图腾,把随身的玉佩也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陶倩珏可不知张横不清楚古苗的风俗,还以为这是张横接受了自己的表达。留下了玉佩当定情之物。

    所以,此刻她的心情无比的激动,心中对张横的称呼也完全变了,改成了最亲昵的郎!这不可为不是个天大的误会。可张横现在仍是头上顶着个罗卜,毫无知觉。

    对于古苗女子来说,坦诚直白大胆是她们的本性。陶倩珏昨天夜里与张横有那旖旎接触,心中对张横已是有了一种莫名的感觉。

    而醒来后,知道张横乃是个奇人,古苗各寨各洞那么多巫医和巫师都无法治疗自己,却只有他才可以。这让陶倩珏更对张横充满了崇拜之心。

    后来,陶倩珏也向父亲打听张横的来历。陶西明见女儿的神态,知道女儿似乎对新巫神有了爱慕之心,为了打消女儿的念头,他也就把张横的身份和来历都告诉了女儿,也好让女儿知道,张横如今无比的危险,随时会有生命之忧。

    那知,陶西明的介绍,却让陶倩珏对张横的爱慕之心更加的炽烈。尤其是知道,张横还暗中帮古苗化解现在流行的瘟役,这更是让她心目中的张横身影变得无比的高大。

    所以,她才会连夜用自己的头发绣了一只香囊,向张横表达。那知却是造成了这样美丽的误会。

    走出了陶家的庄园,门口有一位年纪在二十七八岁的男子,等候在那儿。男子一脸刚毅,脸上棱角分明,一看就是个性格坚韧之辈。

    “赵大哥,久等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向男子点点头:“我们马上出发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男子名叫赵子强,小名子扬,乃是蝴蝶寨寨主陶西明的一名得力干将。

    不过,赵子强并非古苗族人,乃是早年陶西明游历天下,在外面带回的弟子。年纪还只有二十八岁,修为却已是达到了三品初阶,在整个蝴蝶寨中,也是位修练的天材。

    他一直负责为蝴蝶寨暗中探察消息,所以极少在人前露面,也没有人知道他与陶西明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这次陶西明受张横之恩,虽然不能背判苗王而追随张横。但是,他却也是感觉愧对张横这位新巫神。所以,他把自己最得力的干将赵子强交给了张横,让赵子强认张横为主,从此跟随张横,也算是可以在古苗一带,帮到张横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,陶西明就把赵子强介绍给了张横,这次解救血家人马的行动,就是由赵子强在旁协助,现在更是由他带张横前往伏击的地方。

    毒蝎岭,这里是离蝴蝶寨数十里外的一处险要之地。地形非常的险恶。

    整个毒蝎岭就象是一只张开两只巨大毒蝎钳的蝎子,两只蝎钳形成了一条狭窄的山道。走入其中,抬头望天,只见一道细如细线的一道亮光。所以,毒蝎岭的这条通道,又被称为一线天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毒蝎岭传说有一头蝎王,是这一带无比恐怖的存在,因此,毒蝎岭内无数的毒蝎栖息于此,一般人还真不敢随便通过。

    不过,对于古苗的族人来说,尤其是苗神寨的精英,区区毒蝎毒虫自然不在话下。每个人的身上,都佩带了驱毒虫毒物的药品,一般毒虫毒物,远远地嗅到他们身上的气息,就都避了开去,根本不会去攻击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数百人的队伍,正缓缓地通过毒蝎岭的一线天。正是苗神寨的人,押送着血家的俘虏,往苗神寨赶。

    队伍的士气很高,虽然这次袭击,原本的五百人,因为遭到血家人马的强烈反抗,现在只剩下了三百多人,伤亡近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但是,因为这一战大获全胜,不但抓住了血家的首脑人物血梦泪,更是获得了大量的战利品。剩下的这些人员,每个人腰囊都是鼓鼓的,确实是人人兴奋。再加上每次苗神寨的人马出寨,总能在其他寨子里得到丰厚的礼物。在离开蝴蝶寨时,陶西明也不例外,送上了一笔丰厚的礼品。

    队伍的中间,血家被虏的人员一共有五六十个,一个个被绳索捆绑着,窜成了一串,被解押着向前走去。稍有迟缓,就会被押送的人员,狠狠地抽上一鞭子,一个个遍体鳞伤,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“儿郎们,小心点,前面就是毒蝎岭最险恶的地方,大家打起精神,不要疏忽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前面带队的一名队长朝后面的人员喝道。

    然而,喝声还没荡漾开来,异变陡生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