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68章 各为其主
    嗖嗖嗖!

    异啸骤起,无数的箭矢如同是狂风暴雨般,突然向一线天内的队伍怒射而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,敌袭!”

    最前面领头的小队长惊呼。但是,他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,已是一声惨号,被箭矢射成了刺猬。

    悲呼连天,惨号迭起,战斗在瞬息间展开。只是,苗神寨的人马,完全处于被挨打的劣势中,他们所处的地理实在是太险恶,在如此狭窄的一条山道中,不但无处可躲闪,而且也是无路可逃。一时间,伤亡无比的惨重。一波箭矢下来,已是有数十人倒在了血泊中。

    “布阵!”

    陡地,队伍的中央,传来了一声厉喝,正是这次押队的四名巫师,已然发动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一团黑气从队伍中爆起,滚滚的黑雾刹那如煮如沸,弥漫向了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只是眨眼的功夫,整个毒蝎岭就被遮天蔽日的黑雾所笼罩,不仅一线天的通道内,就算是上方的山崖,也全部被黑雾所淹没。

    “哼,想借迷雾障气逃离这里吗?”

    山崖上,张横以及赵子强已赶到了这里,正目光灼灼地凝注着下方:“那就让你们自食恶果吧!”

    张横冷笑,手一翻,御灵笛已然握在了掌心,横笛就吹了起来。

    刹那,一圈圈奇异的波动,以张横为中心,向着崖下扩散。

    嗤嗤嗤!

    黑雾里,四名巫师正指挥一众人马,贴着山崖,迅速向前方撤离。只要离开了一线天这条险恶的通道,他们就有了回旋的余地。

    正是时,突然四周西西索索的异响大作,仿佛是有无数的蚕宝宝,正在蚕食桑叶一样,在这片四周都是黑雾笼罩,视野极度朦胧的山道里,显得异样的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四名巫师你望望我,我望望你,脸色尽皆骤变,他们都感觉到了一种极度危险的警兆。

    但是,还没等他们弄清楚情况,队伍中凄厉的呼喊声再次响彻。

    “神啊,毒蝎,这么多毒蝎!”

    惊呼连天,紧接着便是凄号骤起,一阵乒乒乓乓的刀剑乱砍乱砸声,夹杂着无数人的哀呜,队伍再次乱成了一团粥。

    不错,此时此刻的一线天山道内,情形确实是恐怖之极。无数的蝎子,从山道的石缝石隙中爬了出来,挥舞着黝黑的铁钳,高高地竖起蝎尾,向苗神寨的一众人,疯狂地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毒蝎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,密密麻麻,地上,山崖壁上,爬满了大小不一的蝎子,而且后面还在源源不断地涌来,如同是决堤的潮水一般。

    贴着山壁行走的人马,顿时遭到了这些毒蝎的攻击。许多人被毒蝎的双钳咬住,更有人更是被蝎尾狠狠地扎在了屁股,大腿以及身上和脸上。刹那间全身漆黑,已然是凄号着倒地。

    “不好,有人操控这里的毒蝎。”

    四名巫师大骇,一个个脸色剧变。

    他们在通过毒蝎岭的时候,早就一路撒下了驱赶蝎蛇毒物的药粉,以免让人员遭到毒物的噬咬。更是让每人的身上,都佩戴了防毒药物。

    照说,有先前的这些准备,山野中的毒虫毒物,根本不敢出来,早就都远远地避了开去。

    可是,现在这些毒蝎,却如同是疯狂了一样,根本不顾忌药物的刺激,全部从隐藏的地方跑了出来。这无疑说明,暗中有区毒的高手,他们这回是遇到高人了。

    “巴巴拉大师,你负责寻找敌人,务必在最快的时间内找到对方的位置!”

    冬不奇巫师是这次行动的主持者。原本跟首席大巫师出来的巫师一共有五名,在截击血梦泪队伍的那天晚上,当场伤亡了一人,现在还剩下四人。

    此刻情况紧急,冬不奇虽惊不乱,立刻吩咐起了几位同伴,想抑制情况继续恶化:“阿不拉大师,你马上组织人马集合在一起,尽量减少伤亡。西尔林大师,你跟本师一起,阻止那些毒蝎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几名巫师齐齐应声,各自散了开去。冬不奇也不迟疑,就准备施法在四周布阵,以阻止那些毒蝎向这边靠近。

    但是,他刚握住手中的巫杖,突然看到,巴巴拉大师仍站在他背后,并没有按他的吩咐,去寻找敌踪。

    冬不奇大师一怔,不禁有些恼怒:“巴巴拉大师,你还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冬不奇大师,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巴巴拉象是发现了什么,手指指着黑雾中的一个方向,满脸的惊疑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冬不奇大师下意识地望向了巴巴拉所指的方向,但黑雾翻滚,他却什么也看不清。他不禁更加的好奇了,连忙凑近了些:“巴巴拉大师,你到底发现了什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他后面什么的么字还没出口,脸色却是骤然而变,嘴里更是发出了一声惊呼:“啊!”

    冬不奇陡然感觉到,腹部传来了一阵刺痛,全身的力量,也在这一刻骤然倾泄而去。这让他骇然惊魂,连忙低头看去。而一看之下,冬不奇的脸上更是露出了惊怒交加之色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一柄蓝汪汪的匕首,正插在他的小腹上。他竟然被人用刀刺破了肚子。

    让冬不奇无比惊骇的是:握着那柄匕首的人,正是巴巴拉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冬不奇骇然地望着巴巴拉,满脸的难以置信。他虽然平时与巴巴拉关系并不算好,但他仍是做梦都想不到,巴巴拉会在这个时候杀他。

    “冬不奇大师,对不起了!”

    巴巴拉眼眸中闪过一抹狠色:“各为其主!”

    “啊,你,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冬不奇浑身剧震,但后面的话已然说不出来了,巴巴拉手一伸,已狠狠地拔出了匕首,一蓬黑血喷薄而出,冬不奇的身形轰然倒地,死难瞑目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其他两名巫师,也遭到了至命的打击。巴巴拉的四头蚁王,从黑雾里窜了出来,朝两人发动了神魂冰冻。

    两人措不及防之下,顿时遭了暗算。虽然这两位巫师也是各怀异术,神魂冰冻只在转眼间便有所恢复。但是,还没等他们有所反应,数以万千计的食人蚁蜂拥而上,刹那把他们给覆盖。

    等蚁群散去,地上已多了两具白骨。可怜的苗神寨剩余的三名巫师,连怎么回事都没弄明白,就都成了枉死鬼。

    失去了头脑的队伍,顿时群龙无首,根本没有了任何反抗力。再加上有巴巴拉在暗中作怪,数百人的队伍转眼间便溃散。

    战斗很快结束,张横他们有巴巴拉这个内应,以及毒蝎岭的毒蝎,不费一兵一卒,就全歼这数百人,解救下了血梦泪一众被虏的手下。

    黑雾渐渐散去,等张横和赵子强等人从山崖上下来,就只看到满地被毒蝎噬咬,毒发身亡的尸体,情形惨烈之极。

    小石头和马志刚他们可没功夫理会这一地的死尸,连忙冲向了山道上被绳索窜成一串的伙伴,一时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这次被解救的人员一共有四十三名,其中血梦泪的十二婢女,除小石头外,还有另外四人也在这里。

    所有被解救的人身上都带了伤,许多人的伤势还非常严重。张横等人立刻忙着为他们疗伤,一时忙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“主人!”

    巴巴拉恭敬地站到了张横面前,心中却暗叫佼幸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巴巴拉早就投诚了这位新巫神大人,只怕满地的尸体中,也会多上他一个。

    以张横所展示的力量,又占据如此有利的地形,他们的队伍,这次覆灭只是迟早之事。

    “嗯,你做的很好!”

    张横点点头,他刚才在山崖上,真实之眼早就洞察到了巴巴拉所做的一切。

    说话间,张横陡地神情一凛,一掌就拍向了巴巴拉!

    怦!

    巴巴拉就算长三个脑袋,也不会想到,张横竟然会在此刻对他出手。顿时被一掌击中了胸口,嘴里狂喷鲜血,身形也一下子瘫软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主人,您,您,您……”

    这回是真的把巴巴拉给吓着了,他骇然地望着张横,却是您您您地您不出个所以然来。他还以为是自己做错了什么,以至于张横要对他痛下杀手。

    “巴巴拉,我这不是伤你,而是救你。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肃然,说着,手一挥,把一瓶疗伤丹药丢给了巴巴拉:“这是我亲自炼制的伤药,你服了它,尽快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呃!”

    巴巴拉浑身一震,续尔,脸上露出了恍然之色,连忙接过了那玉瓶,向张横道了声谢,这才挣扎着爬了起来,匆匆地离开。

    他现在也总算明白了,为什么张横这一掌是救他,而不是想杀他。

    不是吗?整支队伍数百人竟然全部殒灭,就只剩下他巴巴拉一人。如果他毫发无伤地回去,苗王不怀疑才叫见鬼。

    现在有张横这一掌,虽然让他受了重创,却也给了他逃回苗王寨的理由。显示他是拼死才逃出来,跑回苗王寨报信。身上那记蕴含了张横天星之力的掌伤,就是他最好的证明。

    望着巴巴拉匆匆离去的身形,张横的嘴角浮起了一抹欣然的笑意。他可不想巴巴拉这个好不容易收服的巫师,这么快失去作用。

    巴巴拉将会是他安放在苗王寨中一枚重要的钉子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