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69章 猛虎寨
    救下了血梦泪的人,等处理完战场,时间已是傍晚。张横等人在赵子强的引领下,来到了一处山洞,那里是蝴蝶寨寨主陶西明暗中经营的一个据点,里面储藏了许多武器以及粮食等战备物资。

    带着这么多伤员,自然不便连夜赶路,队伍需要修整。而从陶西明那边传来的消息,血梦泪已押送到了苗神寨,被苗王关到了某个秘密之处。

    正如当时首席大巫师透露的那样,血梦泪将会成为苗神节祭祀苗神的祭品。

    如今,苗王已发出了命令,要各寨各洞全力追捕血家余孽,甚至还翻起了旧帐,要追查当年血家是不是在古苗留下了判孽。

    一时间,弄得各寨各洞草木皆兵,情形无比的紧张。

    明白了这些,张横他们反尔安心了。知道血梦泪暂时不会有危险,而现在就算急着赶往苗神寨,也已是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所以,张横需要整合队伍,细细策划接下来营救血梦泪的行动。

    一连在这秘密的据点休整了两天,伤员们基本上也都治疗完毕。除了小部分人失去战斗力外,其他人已然都恢复了行动能力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原先早一步进入古苗各地的血家队伍,如今也全向这边汇集。血家的复兴计划完全暴露,最初的所有打算就得全盘推翻,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如何营救血家少主血梦泪。

    所有人以张横马首是瞻,一切任凭张横指挥。

    各路人马汇集,加上张横身边的人,人数已有两百多个,而且个个都是精英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血家当年留在古苗潜伏的力量,也是不可小觑,仔细算起来,在各寨各洞,死忠于血家的人,也有近千之数。

    说起来以这样的力量,也不算是小了。只可惜,比起在古苗统治了数十年,如今风头正健的苗王,仍是相形见促。

    而且,潜伏的人马分散各寨各洞,要想全部汇聚起来,也是不可能之事。那股潜伏的势力,只能是当奇兵,出奇不意之时才会有奇效。

    所以,现在营救血梦泪的主力,仍然得靠聚集在张横身边的这二百多人。

    各方面的消息也不断传来,幸亏赵子强这些年为陶西明打理外面的事务,负责的就是各种消息的处理。所以,有赵子强的协助,一切井然有序,张横也很快整理出了头绪,做出了决定。那就是尽快赶往苗神寨,暗中布置。

    苗神寨在整个古苗的中心,离蝴蝶寨还有上百里路,而且,中间隔着猛虎寨以及毒蟒洞等几个大部落。要把身边这两百多人,带往苗神寨,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尤其是如今形势如此严峻的时候。更是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不过,办不到也得办,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。张横采取了化整为零的手段,把两百多人,分成了无数个小队伍,有的扮作了在各寨行走的行商,也有的装成了采药队。更有数十号人,直接就以朝圣的名义,结队朝苗神寨出发,去参加苗神节。

    张横就在这支朝圣的队伍中,打头出面的正是何兵。不过,他现在的身份是蝴蝶寨附近一个小部落的首领,是带着部落中的族人,去苗神寨参加苗神节,队伍中还携带了不少的贡品。

    第三天一早,张横他们就出发了,到了中午的时候,就已到了猛虎寨。

    猛虎寨位于猛虎山,整个寨子依山而建,如同是一头猛虎雄踞山野间,无形中透着一股凛凛的威势。

    猛虎寨是进入苗神寨最险要的一道关口,因为,猛虎寨有一处虎头崖,地形无比的险峻,可以说是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。

    整个虎头崖就象是一头猛虎张开的巨嘴,一条只容两匹马并行的狭窄山道,这是唯一通往猛虎寨的道路。

    虎口上方是悬崖,上面安置了万斤闸,终年有上百名护卫在此守候。一旦遭敌攻击,虎口的万斤闸放落,那么,此路就此堵塞,无路可走。

    所以,对于张横他们来说,通过猛虎寨的虎头崖,这是要通往苗神寨的第一道关。

    “看来,现在的守卫果然是加强了。”

    远远地望到虎头崖,张横和何兵以及赵子强等人,互望一眼,神情变得很是凝重。

    虎头崖的道口,现在正有两队二十多名护卫在检查来往客人。举头望去,崖上更是有数十名护卫,虎视眈眈地瞪着下面,刀剑出鞘,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。

    何兵和赵子强来往此处也不知多少回了,平时那里会有这样的阵仗,道口最多也就四五人,现在却几乎是增加了四五倍。足见猛虎寨现在气氛的紧张。

    不过,既然都已来到了此处,众人也不能停步。当下,何兵做了个手势,整支四十多人的队伍,背着各种贡品,缓步向虎头崖走去。

    “停下,接受检查!”

    守候在道口的护卫头目,是个年纪在三十多岁的络腮胡子,一脸的横肉。看到队伍,立刻喝道:“拿出路引,给老子乖乖的排队。”

    “啊哈,这位大哥,辛苦了,辛苦了!”

    何兵早已脸上堆起了笑意,小跑几步走了上去,离着老远,已是热情地伸出了双手,似乎是见到了老朋友一样:“我们是蝴蝶寨附近的鸡米咯嗒部落的族人,这次前去苗神寨参加苗神节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何兵的手已握住了那小头目的手,手里捏着的一块金子,已塞到了对方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小头目显然是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场面,不动声色地偷瞄了一眼手里的东西。看到是老大一块金子,眼眸都不由陡地一眯。

    象如此阔绰送他小费的,这还是第一次。貌似这块金子,够他一年好好快活了。小头目顿时心花怒放。

    不过,他脸上却仍是一副正经样,哼了一声,把金子滑入了袖子里:“别罗嗦,快拿出路引,老子可没功夫与你磨嘴皮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是,这位大哥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何兵心中一喜,连忙把路引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路引什么的,自然都是真的,有陶西明在后面支持,这些身份证明根本不在话下。再加上小头目收了好处,那里还会仔细检察,就马马虎虎看上一眼,放手让他通过。

    何兵连连道谢,他可也不敢大意,一路点头哈腰地朝每个护卫都上前答礼,寒喧上几句。当然,暗地里也都送上了好处。

    他可清楚,现在形势紧张,可不能因为得罪这些小罗罗而生出事端来。

    果然,得到了好处,所有的护卫都不再象先前那样凶神恶煞了,随便检查了一下众人的路引,就让大家通过。

    眼见如此顺利,张横和赵子强等人心中都松了口气,还以为这次算是顺利过关了。

    但是,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一阵马蹄声从虎头崖的里面传了出来,大家举目望去,立刻看到一队人马,从猛虎寨那边急驰而来。

    “大家小心点,那人是苗神寨的总管郭发郭总。”

    赵子强一看,脸色不由微微一变,他立刻认出了队伍中,领头的那个人是谁。

    郭发看起来三十岁上下的年纪,身形有些微微发福,骑在一头矮种的山地马上,一副威风八面的样子。他虽然年纪不大,但在苗神寨中却权威极重,乃是如今苗神寨的总管,人人称他为郭总。

    而且,郭家这已是第二代接任苗神寨的总管之职,可以说是现任苗王的心腹之一。世俗对内对外的许多事物,都是由他在负责。因此,在整个古苗各寨各洞,谁都知道他郭发郭总的赫赫大名。

    果然,见到郭发突然出现在这里,原本已是有些懒散的道口护卫们,顿时神情一肃,一个个变得凛然起来。查看手中路引的动作,也认真无比。

    吁!

    郭发一拉缰绳,在道口中央停了下来,坐在马上,目光凌厉地扫视向了面前众人。

    他这次突然出现在这里,正是为追查血家余孽而来。

    三天前,张横他们在毒蝎岭截杀了苗神寨的队伍,数百人只剩下了巴巴拉一个逃回了寨中。而且,还是身受重创。

    这顿时让苗王雷霆震怒,知道他最忌惮的那位新巫神已然来到了古苗,开始暗中出手了。

    苗王那敢怠慢,立刻指派郭发前往蝴蝶寨,现场前来督促。

    不过,郭发可没有首席大巫师的本领,连赶了两天的路,今天才赶到猛虎寨。他也不休息,立刻前到虎头崖来视查,想在这进入苗神寨的第一险关,亲自来把把关。

    此刻,看到虎头崖正好有一大队人马通关,他立刻警惕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郭总,他们是蝴蝶寨附近鸡米咯嗒部落的朝圣者,是去苗神寨参加今年的苗神节。”

    小头目连忙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,哈着腰向郭发汇报起来。

    “哦,鸡米咯嗒部落?”

    郭发微微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古苗除了九寨十八洞外,还有许多零星的小部落,大多人数在百多个,散落在各寨各洞的附近。其中这样的小部落到底有多少,谁也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郭发做为苗神寨的总管,他还真没听说过有鸡米咯嗒这个部落。所以,心中更是有些狐疑。他的目光变得更加的凌厉起来,不由细细地打量每一个人。

    然而,当他的目光扫过何兵的时候,郭发的神情陡地一滞,脸上也猛地露出了凶厉之色:“你,就是你,我好象在哪里见到过!”

    郭发指住了何兵,厉声喝道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