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70章 石世敬
    郭发突然指住何兵,说是他曾在哪里看到过他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立刻全聚集到了何兵身上,一众护卫更是刀剑铿锵,全部指住了何兵,气氛陡地变得压抑无比。

    何兵心头一颤,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。做为蝴蝶寨寨主的管家,何兵一直在蝴蝶寨负责内部事务,很少与外人相见。

    因此,他这次扮成鸡米咯嗒小部落的首领,只是略微化了点妆。

    然而,他怎么也没想到,半路杀出个郭发,此刻更是盯上了自己。

    说实话,何兵确实是与郭发见过一次面。那还是几年前,郭发到蝴蝶寨巡查,陶西明热情招待,在陶西明的庄园里,何兵就这么与郭发见了一次。

    何兵暗暗叫苦,但见郭发似乎对自己只是依稀熟悉,并不确定自己的身份,他那里还敢迟疑,连忙满脸堆笑地道:“郭总大人,在下确实是有幸见过您,上回也是苗神节的时候,在下带部落的人前去苗神寨朝圣,就曾远远地见过郭总大人您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何兵脸上现出了佩服之色:“想不到郭总大人竟然还能认得在下,郭总大人,您实在是记忆力超凡,让在下佩服得五体投地啊!”

    何兵不失时机地一通马屁就拍了上去,想以此引开郭发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郭发仍是一脸的凛然。他确实是有些记不起何兵的真实身份,以他堂堂苗神寨总管的身份,每天要会见的人也不知凡几,这么多年来见过的各寨各洞有地位的人更是数以千计。他还能记得蝴蝶寨的一名管家的样貌依稀熟悉,其实已是难能可贵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微微沉吟,郭发的神情陡地一凛,眼眸中也现出了一抹狠色。

    如今情况特殊,他虽然不能确定眼前之人的真实身份。但是,他却已是有了决定,那就是宁可杀错一千,也决不放过一个。所以,他已是准备下令先把这些人抓起来再说,到时慢慢调查核实。

    然而,郭发要抓捕的命令还没有出口,这个时候,突然后面响起了一个男子的声音:“啊呀,阿布达,你今年又要去参加朝圣啊!”

    说话声中,一阵马蹄急踏,一名骑着黄骠马的大汉,已从后面拍马冲了上来。来人的骑术无比的精湛,就在堪堪要撞上何兵的刹那,黄骠马人立而起,一声长嘶,马上的骑士也已从马背上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,阿布达兄弟,本来早该在这里接你了,刚才有点事担搁,哈哈哈,来迟了,来迟了!”

    来人是名三十岁上下的大汉,一身兽皮战铠,威风凛凛,浑身充满了一股彪悍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统领大人!”

    四周的一众护卫,见到此人,连忙纷纷行礼,神情都变得恭敬起来。

    来的正是猛虎寨三大统领之一的石世敬。他虽然是猛虎寨年纪最轻的一名统领,但为人耿直,作战时更是奋不顾死,一向有狂少之名,在整个猛虎寨,极受寨民和一众护卫的爱戴。

    “哈哈,世敬老弟,你总算过来了,不然这回误会可就大了。”

    何兵此刻已与石世敬来了个热情的拥抱,一边哈哈大笑道。

    石世敬正是在猛虎寨血家的联络人,何兵以前也与他经常联系,彼此非常熟悉。这次敢带这么多人闯猛虎寨的虎头崖,也正是因为有石世敬在此,何兵是有恃无恐。

    此刻,见到他出面,何兵心头悬着的大石终于落了地。

    “哈哈,阿布达老哥,对不起啊,对不起啊!刚才确实是有事担搁了。”

    石世敬连连道歉,一边说着,一边转向了郭发:“郭总大人,这位是我的好兄弟,来自鸡米咯嗒部落的阿布达老哥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郭发望望何兵,又看看石世敬,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。

    “当年在下追赶一头猛兽,不小心摔入山崖,本以为必死无疑。”

    石世敬连忙向郭发说起了他与阿布达结交的过程:“幸好,当时鸡米咯嗒的阿布达老哥出外狩猎,刚好看到了在下,把在下救了回去,这才保住了一命。”

    “从此,在下就与阿布达老哥,成为了莫逆之交。”

    石世敬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郭发点了点头。心中的狐疑这才散去。他就算最怀疑,但既然猛虎寨的统领出面作证,他却也不便再多说什么。毕竟,他也是不愿随便得罪一寨的统领,石世敬的这点面子还是要买地。

    一场风波终于平息,何兵等人在石世敬出面后,顺利地通过了虎头崖。这让张横和赵子强等人,心中都松了口气。在郭发出现的时候,他们还以为这次要糟,得强行冲关了。

    只是,如果真的那样做,之后的行程就变得无比的困难了。

    一行人进入了猛虎寨,何兵和赵子强曾多次来往此处,因此熟门熟路地找到了一家古苗本地人开办的客栈,准备在这里打尖休息。

    一众数十人把整个客栈都占得满满的,客栈的老板乐得笑开了花,一下子来这么多客人,平时极难遇到,这次是要大开张了。

    刚刚安顿下来,石世敬也来到了这里。不过,他现在可不象刚才那样扬眼,换了普通的苗民服饰,也没有带随从,而是一个人来到了此处。

    何兵也正等着他,见到石世敬,两人寒喧几句,便进入了客栈一间幽静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那里,张横以及赵子强和血家的两位长老等人,都已坐在了里面。

    “见过张少!”

    石世敬目光灼灼地凝望着张横,恭敬地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他自然早就接到了消息,知道张横这位新巫神的存在。只是,第一次见到这位传得神乎其神的新巫神,石世敬心中确实也是充满了好奇。

    “石统领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一笑,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他这动作看似轻描淡写,但是对面的石世敬却是心头怦然大震。因为,就在他刚才施礼的时候,已是暗暗散发了威压,以他达到三品初期的力量,对方竟然丝毫不动声色,而这挥手之间,更是让他身周陡地如同是大海起了汹涌的波涛,几乎让他站立不稳。

    如不是张横及时收手,只怕他就得当众出丑,一个踉跄摔倒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眼前的新巫神,果然是修为深不可测,一下子已是折服了石世敬。

    这下,石世敬已然没有了丝毫的傲气,态度也变得更加的恭敬。

    几人分宾主入座,桌上早就摆好了酒菜。张横也不摆架子,举起了酒杯,向众人遥遥举杯示意,在座的那敢迟疑,连忙一杯而尽。

    大家心里都有心事,注意力自然不在酒上,饮了一杯,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石世敬。

    “张少,现在的情况非常的微妙。”

    石世敬的神情变得肃然起来:“可以说是对我们有利,也是有敝。”

    “石统领说来听听!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陡地一扬,目光凝注到了石世敬脸上。

    “是!张少!”

    石世敬微微沉吟:“自从张少当日在蝴蝶寨,赐予了陶寨主化解瘟役的秘方和神药。陶寨主丝毫不敢藏私,更是不敢有所怠慢,已是把秘方和神药暗中交予了各寨各洞。”

    “因此,这几天来,先前在各寨各洞暴发的瘟役势头,已开始出现了扼制的现象。”

    石世敬继续道:“这让各寨各洞的首领惊喜不以,大家对张少您也都是感恩戴德。如果不是您的秘方和神药,只怕这次瘟役,也不知会让各寨各洞死多少族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:“这也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现在诸位首领对您的态度,都有了很大的转变。”

    石世敬的脸上现出了敬服之色:“至少,大家都对您并不排斥和敌对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好事!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中也不由一阵暗喜。出现这样的转变,也是他所意料不到的。

    “其实,我们古苗现在的形势非常的复杂。”

    石世敬微微叹了口气:“虽然血老苗王已离去数十年,但是,九寨十八洞中,还是有许多人曾受过他老人家的恩惠。因此,古苗族中,还是有很多人心里有血家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现在的苗王,自他当年上位后,实行了非常严苛的高压统治。”

    石世敬摇了摇头:“尤其是这些年来,暗中更是组织了一个强大的幽灵执法队。凡是被他觉察到稍有判逆之心,更会遭到灭族之灾。所以,人们纵然心有不满,却也不敢有丝毫的表现。”

    “事情确实是这样!”

    说到现任苗王的严苛,一边的赵子强忍不住插了口。他做为陶西明的心腹,知道许多内幕,确实是更有发言权。

    “自从苗王上位后,这些年来除了严厉统治外,还向各寨各洞索要各种繁重的苛捐杂税。”

    赵子强道:“尤其是他要让九寨十八洞的首领,每年必须向苗神寨交纳数量恐怖的剧毒毒虫毒物。这让各寨各洞的人都是怨声哉道。”

    “各种剧毒的毒虫毒物?”

    这回却是轮到张横诧异了:“他要数量恐怖的剧毒之物干什么?”

    张横自然清楚,剧毒之物,可以帮巫师或蛊师炼制药物或伺养奇异的蛊虫。但是,所需之数量,也是有限。以赵子强的说法,现任苗王竟然要九寨十八洞的首领,交纳数量恐怖的毒物,这就有些违背常理了。

    那么,现任苗王要那么多剧毒之物用来何用?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