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71章 苗王所
    “是啊,其实苗王对古苗的严苛还不仅于此。”

    说起现任苗王的事,在座的人都不禁有些愤慨,何兵在一边接口道:“他除了每年要九寨十八洞的首领,交纳数量恐怖的毒虫毒物外,而且还要征收壮丁。基本上,每寨每洞一年就得被他征集上百名的壮男。这么多年来,从没有间断过。”

    “每年每寨每洞需要百名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皱得更紧,心中的疑惑也更甚:“这不是说,他每年需要征集近三千的壮劳力吗?莫非他在建设什么浩大的工程?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。”

    何兵摇头叹气:“这些年,光是从我们蝴蝶寨征集的壮丁,就有五六千人了。而且,这些人到了苗神寨后,从来就没有一个人回来过。”

    “最初的几年,陶寨主他们也怀疑,苗王是不是在暗暗建设什么浩大的工程。”

    何兵继续道:“可是,经过调查,那些被征集的劳力,似乎并不是留在苗神寨,而是秘密地被送入了十万大山,从此再也没有了音讯。因此,陶寨主他们认为,苗王可能在十万大山里,挖掘什么古迹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对此苗王的消息封锁得很严,外人根本不得所知。”

    何兵又道:“陶寨主他们也曾派人偷偷跟踪,但进入十万大山的人,却没一个人能回来。所以,到现在为止,苗王到底在干什么,还真没有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从他上位数十年的情况来看,他好象并不是为了要统治我们古苗,这才从当年的血老苗王手中,夺得了苗王之位。”何兵最后做出了一个总结:“看他的所作所为,好象是为了收刮我们古苗的资源,利用我们古苗的人力物力,在阴谋着什么,或者是在做一件对他来说,无比重大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竟然是这样!”

    张横脸上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,对现任苗王的事知道的越多,他越是对这位苗王感觉神秘起来。

    无论是他的来历,还是他所做的事,好象都不同凡响。那么,这位夺权上位的苗王,他究竟在古苗做什么?

    “张少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石世敬道:“说实话,苗王上位数十年,虽然凭着他的铁腕手段,让族人们不敢反抗。但是,其实各寨各洞,无论是首领还是普通的族人,都对他心怀怨恨。甚至从我平日里所打听的情况,人们对当年血老苗王非常的怀念。”

    “再加上这次张少您出手为古苗各寨各洞,化解了瘟役,其实现在人心所向,更偏向于我们这边。”

    石世敬叹了口气:“如果不是各寨各洞的首领,身上都有苗王的神蛊,只怕您振臂一呼,确实是会有大半首领服臣于您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张横点头。对于这种情况,他也是有所知道。血家敢让血梦泪再回古苗,想借张横这位新巫神的身份复兴血家,重夺苗王之位,就是血家也明白如今古苗的人心。

    只可惜,计划没有变化快,行动在最初的时候出了问题,血梦泪在进入蝴蝶泉,就被现任苗王的人所知晓,从而被抓获。以至于原本所有的计划,都得推翻重来,情况这才会弄得象现在这样糟糕。

    “不过,从属下这几天与寨主的交流中,也隐隐地能听出寨主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石世敬继续道:“他虽受制于苗王,但却也不愿参与此次血家与苗王之间的争斗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一旦双方真正交锋,他极有可能会袖手旁观。”

    石世敬神情变得肃然无比:“不仅是我们猛虎寨,听寨主的意思,好象其他各寨各洞的首领,也都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因此,我刚才才会说,现在的古苗,情形非常的微妙,对我们有利有敝。如果各寨各洞的首领,两不相帮,保持看戏的态度,这对我们就是最利好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如此!”

    在座的众人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如果九寨十八洞的首领,只是隔山观虎斗,这确实是对血家和张横非常的有利。不管怎么说,这总比四面楚歌,十里埋伏,步步危机来得好。

    “当然,对我们不利的地方也正是在此。”

    石世敬微叹一声:“各寨各洞的首领如果真是这样的心态,那么,原本我们这些年,化尽心思,竭力拉笼的几位首领,也可能暂时采取观望态度。我们又会少了几分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就是说,这次前往苗神寨营救少主,我们只能靠自己的力量,别人根本无法依靠。”

    石世敬做出了最后的总结。

    就在一众人在猛虎寨的这家客栈里,结合各方面的消息,商量着对策的时候。此时此刻,在苗神殿后面的那座苗王宫里,谢卫兵正暴跳如雷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一只碧玉酒盏被谢卫兵摔了个粉碎,一桌的酒菜更是被他直接推翻在了地上,碗盘乱溅,宫殿中顿时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“没用的东西,让你们全力追捕血家余孽。”

    谢卫兵愤怒地指着地上跪伏着的一个中年男子,厉声咆哮道:“你们倒好,抓些普通百姓胡乱充数。现在,你们看看,我们苗神寨成什么样子了?东边起火,西边毒物暴动。你们抓的血家余孽呢?”

    谢卫兵此刻确实是气得七窍冒烟。事实上,自从血梦泪被押回苗神寨后,整个苗神寨就没有太平过。许多潜伏在此地的血家余孽,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,开始日夜不间断地破坏苗神寨的各种设施,制造混乱。更是有不少谢卫兵这些年精心培养的心腹手下,被人暗杀或莫名其妙地失踪,以至于现在的苗神寨,人心惶惶,甚至连正在全力筹备中的苗神节,都受到了很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前两天,巴巴拉一身重创,狼狈地回到苗神寨,向他汇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。先前派去抓捕血梦泪的五百精英和五名巫师,除了巴巴拉之外,全部折损。

    这更是让谢卫兵如同是被摸了屁股的老虎,震怒不以。五百精英,四名巫师,这可是他这数十年培养的力量,可是这一次却是一下子就损失了近十分之一。

    今天刚在喝闷酒,就又听到外面苗神殿附近,传来了凄厉的哭喊声。这让他的心情更加的烦闷,立刻把守护神殿的大统领给传了进来。

    当听说是苗神殿附近,出现大量的毒蟒,正在大肆攻击,谢卫兵一下子就暴怒了。

    他立刻明白,这又是血家的余孽在作怪,是想搅得苗神寨日夜不宁。

    匍伏在地的大统领浑身发抖,却那里敢吭一声。这几天苗王心情不好,许多向他汇报的统领被他一怒之下击毙。仅仅三四天,死去的统领就有六位,他虽然身为大统领,算起来也是苗王的左膀右臂。却也怕苗王一时暴怒,拿他出气。

    幸好,这个时候,一身黑衣黑袍,头戴斗笠的首席大巫师从殿外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一见到首席大巫师,谢卫兵总算忍住了怒火,朝趴在地上的大统领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苗王大人,属下必会在最快的时间内,消灭那些毒蟒。”

    大统领如奉大赦,连忙叩了个响头,向殿外退去。

    “师弟,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挥退了殿里的所有人,谢卫兵的目光望向了博格。

    “师兄,按您的吩咐,这段时间我加大了预言的散布。相信,如今的整个古苗每一个角落,都已知晓了邪神出世,即将灾难降临的占卜。”

    博格微微躬了躬身:“不过,今天我要向师兄汇报的还有另外一件更重要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不是十万大山那边有了新的进展?”

    谢卫兵猛地似是意识到了什么,神情顿时一振:“师弟,你快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师兄。从那边传来的消息。最后一道关口即将打开。”

    博格隐藏在斗笠下的眼眸,也闪过了一抹兴奋之色:“要不了多长时间,我们就可以进入那里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这太好了,太好了!”

    谢卫兵陡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整个人都振奋无比,脸上也一扫先前的阴晦,哈哈狂笑道:“四十八年了,四十八年了,本王在这鬼地方呆了四十八年了。哈哈,总算现在已有了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只要进入了那里,取得了那宝贝。本王这一生也值了。”

    谢卫兵的脸上现出了难以喻意的复杂神色:“若不是为了那东西,本王何必呆在这蛮荒之地这么多年?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谢卫兵的神情陡地一凛,目光也变得无比的凌厉:“博格,这段时间你多注意一下那边,千万不要出了差错。你我师兄弟,这么多年的心血,全在于此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师兄,您放心。”

    博格恭敬地道:“我已派了五大弟子亲自前往,务必会十万分的小心,绝不会在这紧要关头,出任何的差子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谢卫兵再次疯狂地大笑起来,目光望向了殿外的天际,眼神仿佛已是穿越了空间和距离:“四十八年了,四十八年了,本王几乎榨干了古苗这些野蛮人的血,这才能进入最后的一步这回,绝不能再有任何一丝差错。。”

    他喃喃着,陡地神情一凛:“师弟,传本王苗王令。”

    谢卫兵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无比震惊的决定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