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75章 地下秘宫
    张横一直就等在苗神殿的附近,目的只有一个,那就是在等苗王离开此地。

    据当日巴巴拉所提供的消息,血梦泪极有可能就是在苗神殿下面的秘宫里。但是,苗神殿乃是苗王亲自座镇之地,张横纵然最自信,可也不敢保证能在苗王眼皮底下,安然无恙地潜入苗神殿的地下秘宫,救走血梦泪。

    更何况,苗神殿地底秘宫,还有苗王亲手布置的各种阵势。

    所以,要救血梦泪,先得引走苗王,这才有机可趁。

    于是,这两天,张横搅尽了脑汁,终于想出了一个调虎离山之计,在龙突泉那边,暗暗布置了一个上古风水奇阵,营造了了一个有上古神物出世的异相,以吸引苗王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当然,为了布置那个上古风水奇阵,张横这回也是化了血本,不但使用了大量的天材地宝,更是把当日从唐手流那边获得的一件异宝量天八斗,镇在了龙突泉中,做为阵眼。

    此刻,感应到苗王果然从苗神殿中离开,张横心里乐开了花,他的目光也陡地变得凛冽起来,朝着苗王离去的方向,暗自念道了一句:“老家伙,小爷早就为你准备好了大餐,这回够你好好享受地。”

    费尽心思布置的上古风水奇阵,自然不是那么好破,纵然苗王谢卫兵的修为已达四品中期,这次也能让他好好头痛一回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的身周猛地闪起了一圈墨绿色的光氲,整个人顿时消失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从巴巴拉那儿所获得的消息,如今的苗神殿除苗王之外,其他五位大巫师,包括首席大巫师在内,尽皆到九寨十八洞前去巡察,以巡视蛮族的入侵情况,。

    所以,苗王一离开苗神殿,此地相当是一座空城,对于张横来说,已然没有了什么威胁。可以说如入无人之境。

    果然,当他的身形再次现出形来,已是在苗神殿的后面苗神宫的后院。这里是一处御花园,放眼是各种奇花异草,园内还有亭台楼阁,竟然看起来象是江南的园林。

    “老家伙还真懂得享受。”

    举目四望,张横心中暗自咕噜了一句,却也无遐欣赏四周的景色,举步向一片湖泊走去。

    湖泊位于苗王宫后院的中心,这里所有的布局,就是以这个湖泊为圆点展开。而根据张横现在掌握的信息,进入地下秘宫的入口,就在这湖泊中。

    湖泊有数里方圆,一湖清澈的湖水,湖心处有一座八角凉亭。举目望去,湖上有几艘画舫在划动,隐隐约约的,还有婉转的歌声传来。可以看到,画舫上莺莺燕燕的不少女子,穿着各式服装,有古苗的少女,也有其他各族的女子,一个个花枝招展,尽皆是国色天香。

    “哼,老色鬼。”

    张横冷哼了一声。他当然知道,苗王宫里的这些女子,都是苗王的宠妃。只不过,老家伙的胃口还真不小,收罗的美女也来自各族各地。这足见现任苗王平日生活的荒淫。

    微一沉吟,张横却也不迟疑,脚下一点,已是凌空踏着湖水,向湖中心的八角凉亭而去。

    以他现在的力量,凭空渡水,全然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只是,让人奇怪的是,那些画舫中的女子,对于突然出现的这个不速之客,就象是空气一样,完全没有觉察。歌声依旧,嘻笑依然,好象根本就没看到湖中飞渡的张横。

    只是眨眼的功夫,张横已是踏上了湖心亭,他依然如同是闲庭信步,悠然地观察起了四周。

    八角凉亭面积并不大,也就十几个平方,亭中放着一张石桌,四张石凳,看起来就如同是寻常的凉亭一样,丝毫没有什么特别。

    但是,望着眼前的石亭,张横的眼眸微微一凝,心中暗道:“好一个八极天合阵!”

    天地有八方,又被称为八极。此处的八角凉亭的八个角,正好分别位于八极的方位。而且,八角凉亭的每一个角上,都装饰了一个黄金龙头,延伸挑出亭外。

    别看这八个龙头看似一种装饰,却正是八极天合阵的阵枢所在。

    张横的目光落在了亭中的石桌上,那里刻着一幅图案。但并不是平常人们所见的围棋或其他棋盘的图像,而是一幅星晨阵图,上面星星点点的星晨,显然都是用地脉精晶所镶嵌,奕奕闪光。

    光是这石桌上镶嵌图案的地脉精晶,就绝对是价值一个天文数字的财富。足见苗王的奢侈。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一凛,目光凝注到了那幅星图上。他已然清楚,开启地下秘宫的关键,就在这幅星图中。

    微微沉吟,张横的脚下踏起了奇异的步法,绕着石桌转了起来,当踏出第九九八十一步时,他的身形猛然一滞,再次亭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正是正午,太阳直射在了湖心八角凉亭的上方,整个凉亭八个角的龙头,以一种奇异的方式,投影在了星图中,现出了八个黑点。

    张横脸上浮起了一抹欣然的笑意,手指陡然向那八个黑点点去。

    八极天合阵,乃是利用星晨方位而布置的一个风水奇阵。之所以称为奇阵,它奇就奇在它每时每刻都会随着时辰的变化而变化。

    所以,要开启八极天合阵,不但要配合阵势,而且还要把握时间。此刻八角凉亭八个角的投影,正是这一时间段,开启这一阵势的窍点所在。

    噼噼叭叭!

    随着张横手指的点落,那八个投影的黑点,陡地亮起了光芒,整幅星图也轰然旋转起来,一道耀眼的光芒,直冲而起。

    不过,张横早已用十二巫祖幡在四周布置了天地小乾坤阵势,遮掩了一切。这里发生的异动和异相,湖面上画舫里的女子,根本无法觉察到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声沉闷的轰隆声,石桌猛地沉下了地去,露出了一个黑黝黝的地洞来。

    “嗯,终于打开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毛陡地一挑,神情变得肃然无比。

    随着石洞的打开,张横感受到了一股浓重的血气直冲而出,甚至让他的心头,陡地传来了一种隐隐的不安感。

    “又是血气?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一震,他可没忘了,当时在小丘上遥望苗神殿,曾感应到的那股地脉中的血气。

    此刻,这股血气是如此的浓重,让他顿时警觉起来。

    微一沉吟,手指一弹,一缕金线已刹那没入了地洞里,灵犀已抢先进入了下面。

    透过灵犀的感应,张横清晰地看到了地下的情形。

    眼前是一片黑朦朦的雾气,仿佛整个地底的空间,笼罩在浓浓的云雾里。一股阴森森的感觉,刹那透入了心灵。

    “迷幻阵!”

    张横微微点头,已是恍然了,对下面的情况已有了判断。

    当下,他也不犹豫,身形一闪,就踏步进入了地洞中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脑海陡然一震,眼前的情形似乎是出现了瞬息的扭曲,当张横的[视野恢复正常,他已是出现在了一片广阔的空间里。

    与先前灵犀所觉察到的一样,身周雾气缭绕,寒气森森,仿佛是一下子掉入了冰窖中,有一种透骨的冰寒。

    举目四望,此刻张横正站立在一条宽阔的沙石路上,路的一边是一条滚滚的河流,足足有数十丈宽,河面上也是雾气蒸腾,甚至以张横天巫之眼真实视野的变态,也无法望到河对岸的情形。

    再抬头远望脚下的这条沙石路,张横的眼眸又是不由一凝。

    路无比的漫长,在浓浓的雾气里,根本看不到尽头,仿佛是一直延伸向了遥远的天际。整个空间也不知有多大,但孤零零的就只有张横一个人,更是没有任何的声响,仿佛身边河流的水声,也已完全被雾气所淹没,听不到任何流水的哗啦声。

    静,寂静,死一样的寂静!

    微一沉吟,张横便举步踏出了第一步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陡地,一圈圈奇异的波纹振荡,整个空间好象是受到了张横脚步踏动的震动,竟然微微地荡漾起来。

    下一刻,原本平静的河水,突然象是沸腾了,陡地冲起了滚滚的浪头。四周的雾气,也骤然变得汹涌激荡,仿佛雾气中出现了无数的鬼魅,正在叫嚣起舞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滚滚的河流中,此时也突然出现了异变。一具具森森的白骨,也不知从那里冒了出来,就这么在河面上浮沉飘荡。放眼望去,现在的整条河,竟然已被数量不知凡几的白骨所占满。

    还没等张横回过神来。身周的那条沙石路上,也出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。

    只见,原本空荡荡的路上,此时此刻,不知怎么的,已出现了一行长长的队伍。无数的人影,就这么排着并不整齐的队列,向着前方走去。

    这些人一个个面无表情,[神色僵化,就如同是一具具行尸走肉一般。再看他们的服饰,更是有些骇人,因为,这些人竟然全穿的是死人入葬前的寿衣。蓝布的衣裤,红艳艳的鞋,实在是让人感觉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“黄泉路,这就是此处进入的第一个阵势黄泉路吗?”

    望望四周,张横神情一凛。

    巴巴拉当日曾进入过地底秘宫,按他的说法,第底秘宫最初就是一条黄泉路。此刻,张横感应到四周的变化,心中却是恍然了。

    对于黄泉路,张横并不陌生。他在明珠的时候,为了给王红伟解身上所中的鬼符,当时就曾用香灰和无根水营造出了一条黄泉路,让王红伟经历了鬼门关一行。

    现在,轮到自己走别人布置的这条黄泉路,张横心中还是有底地。

    他自然知道,眼前的这一切,都是幻境。只要不被迷惑,就完全可以不受影响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陡地全身星光暴耀,眉心中也猛然现出了一个奇异的符号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