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76章 金字塔
    嗡!

    空间微漾,暗金光芒闪耀,张横的眉心出现了一个奇异的巫字符号。与此同时,他的眼眸里,金光暴耀,猛地射出了两柱暗金色的光柱,刹那洞穿了眼前的一切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整片空间骤然振荡起来,所有的影像瞬间如同是龟列般变得四分五裂,转眼间隐没入黑雾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张横可没时间在这里消耗,他可不知道,苗王被引到了龙突泉后,破解自己布置在那里的上古奇阵,需要多长时间。因此,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,张横都不敢浪费。

    所以,他采取了最直接也是最野蛮的手段,强行破开这里的幻境。

    自从修为踏入四品,张横的天巫之眼不仅拥有了真实视野,而且在攻击力上也更加的强悍。此刻正是使用了天巫之眼的洞穿异能。

    洞穿与洞察虽然只一字之差,但洞察只具有在视野上的加强能力。而洞穿却完全具备了攻击性。尤其是对神魂力的攻击,更是有意想不到的效果。

    此刻,洞穿之下,眼前的幻像全部消失,一切似乎又恢复到了先前的模样。

    不过,张横的眼眸却是一凝,他已感觉到,自己在破解了黄泉路幻像的刹那,四周其实已出现了变化。

    果然,凝目望去,身边的河流上,此时已突然多出了一座桥。桥的式样很简陋,仿佛就只是一根木头横跨在河面上,而且到处破破烂烂,好象已经历了无数年,根本就是一座危桥。

    “奈何桥!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一肃,他已然明白,这已是进入了地底秘宫的第二个阵势。

    果然,举目一望,立刻在桥边的河岸边,张横看到了一块石碑,上面有三个古朴的古苗文字,写的正是奈何桥。

    稍一迟疑,张横已然举步,向前面的奈何桥走去。不管怎么说,要想进入秘宫的核心,就必须通过奈何桥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如同先前一样,当脚步刚一踏出,四周的雾气再次汹涌变化,眼前的情形,也出现了诡异的一幕。

    只见,原本空空如也的奈何桥上,已然多出了无数的人。那些人仍然如刚才黄泉路上所见,全部神情僵化木然,身上也穿着寿衣。

    此刻,这些人正争先恐后地向奈何桥上走去。只是,许多人刚踏上奈何桥,身形就猛烈地摇晃起来,似乎脚下踏的不是桥,而是一根绳子。

    顿时卟嗵卟嗵声响成一片,那些人就摔入了河里。一阵青烟腾起,眨眼的功夫,摔入河里的人全部就变成了白骨,就这么浮沉在了河流中,随着河水向下流飘去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安然无恙地踏上奈何桥,如履平地般渡过了桥面,走入了河对面那浓得化不开的雾气里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奈何桥上分善恶,果然如此。”

    见到眼前的情形,张横的眉头不禁一扬。

    根据古老的传说,喝了孟婆汤,走过奈何桥,就是真正的进入了地府。当然,奈何桥也不是这么好过的,所谓的奈何桥上分善恶,指的就是过奈何桥时,如果是恶人,就会摔入黄泉,化为白骨,在黄泉河中经历万般痛苦。

    如果活着时行善积德,过奈何桥时自然就安然无事,到了地府也能享受一些特殊的待遇。

    此处的奈何桥阵势,想来也是按照传说所布置,这才会出现这样的现象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却也不迟疑,已是缓步踏上了奈何桥。

    此处的阵势与黄泉路不同,黄泉路完全是一个幻境,只要破解幻境就行。但是,奈何桥是实实在在的一座桥,不渡过此处,根本无法到达对岸。

    而且,到了这里,空间也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,压制住了真元。让张横根本无法凌波虚渡,只能老老实实地从桥上而过。

    脚刚踏上奈何桥,陡然一阵剧烈地震动传来,张横整个人一阵摇晃,差点就直接从桥上摔落河去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一阵阵凄厉的嘶吼,也从张横的脑海中陡然闪现,一个个熟悉的人影,猛然呈现在了意识里。

    “恶徒,你这个恶徒,还我命来!”

    伊腾魁浩那狰狞的脸孔猛地出现,满脸怨毒地恶狠狠瞪着张横,猛地就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恶徒,你这恶徒,还我命来!”

    紧接着,江畔篱秋,江畔篱红,以及一个个曾死在张横手下,或熟悉或陌生的脸孔,在这一刻陡然现形,无比怨毒地嘶吼着,向张横扑来。

    刹那间,脑海中凄呼嘶吼一片,无数的人影,就这么争先恐后地扑向了张横。看他们的架势,是恨不得要从张横身上咬下一块肉。

    死在张横手下的人确实也不算少了,尤其是在倭岛与伊腾家族和乙贺流的争斗中,更是有不计其数的倭鬼丧命张横手中。

    如果加上这次在古苗,先前张横在毒蝎岭利用毒蝎所杀的那数百人,数量更是难以计数。

    此刻,这些死在张横手中的怨魂,象是全部复苏了过来,一个个叫嚣着,嘶吼着,不顾一切地朝张横扑来,要把张横撕碎,抓裂,情形恐怖之极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张横的神情一片凛冽,他自然不会被这突然出现在意识里的影像所摄。他也清楚,这正是奈何桥这诡异的阵势所产生的作用。一旦自己神魂被其影响,只怕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而这,也正是过奈何桥的可怕之处。黄泉路只不过是迷幻,奈何桥却完全具有攻击神魂的效果。

    “镇!”

    张横陡地一声厉喝,全身光芒暴闪,头顶上一团金光闪耀,镇海印已轰然怒旋,悬浮在了上方。

    刹那,嗡嗡嗡异鸣骤响,镇海印散发的金光陡然弥漫四面八方,把原本被雾气笼罩的空间,都照出了一片光亮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意识中那无数的人影,也如同是被沸汤浇泼的雪水,怦地一声炸了开来,迅速溶化。

    镇海印具有镇摄邪孽的作用,出现在意识中的这些邪念,被镇海印所镇摄,自然是刹那化为了乌有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所有的影像消失,奈何桥还是那根破烂的木桥,桥上所有的人影都不见了,连同桥下河水中的白骨也已然消失。

    张横的脚步变得无比的稳重,一步一步地迈过桥面,向对岸走去。只是一会儿功夫,他就渡过了奈何桥,脚步踏上了对岸的土地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眼前浓得化不开的黑雾刹那翻滚如沸,心神中也猛然传来了一阵震颤,仿佛象是穿越了某个时空。当一切感觉再次恢复的时候,张横又出现在了一个奇异的所在。

    一片广阔的山野,四周虽然仍有雾气,但颜色已变得有些血红色,看起来无比的诡异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头一颤,感受到四周淡淡的血色雾气,最初在外面感应到的那种不安,陡地变得无比的强烈起来:“难道这里就是地宫散逸的那股血气的根源?”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横顿时警觉起来,更加细细地观察起了四周。只是,望着眼前的情形,张横的脸色越来越难看。

    这片山野无比的空旷,一眼望不到边,似乎是片洪荒的原野。可是,在巴巴拉所提供的消息中,通过奈何桥后,根本不是这样的影像。

    “是小爷走错了路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眉头微微蹙起:“还是这里的阵势产生了变化?”

    微一思忖,却也理不出个头绪。毕竟,当年巴巴拉也只是跟随苗王进入过地下秘宫一次。所看到的未必就是全部。

    现在,情况出现了变化,张横如今也只有走一步算一步的份了。

    心念一动,思感刹那向前延伸出去,张横可不想在这里耗时间,要尽快地找到出路,或者是寻找到血梦泪的确切所在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脑海中一震,遥远处的影像,陡地映入了意识里,一座朦胧的建筑,出现在了心神中。

    张横那里还会犹豫,立刻朝着感应的那座建筑物奔去。一路并未遇到任何的情况,好象这片山野就是荒芜的无人之地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功夫,视野里终于出现了一团血色的朦胧物体的轮廓。远远看去,好象是一个三角形的巨大物体,就矗立在远处的地平线上。

    “金字塔?”

    迅速靠近,当终于看清那座建筑的时候,这回张横却是被惊得有些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出现在眼前的建筑,呈立体的三角形,高达十数丈,整体都是血色的巨岩砌成。从这座建筑的形状来看,不是唉岛那边的金字塔又是什么?

    可是,这里是古苗的中心苗神殿的地下秘宫,一座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金字塔,却偏偏出现在此处。这种感觉,就仿佛是出现了时空错乱,让张横无比的怪异。

    不过,如今的张横自然也不是吴下阿蒙。他经历的怪异之事也不知凡几。虽然眼前的情形有些不合常理,但他仍是很快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深深地吸了口气,张横细细地洞察起了这座类似金字塔状的奇异建筑。

    金字塔的表面,刻划了无数奇异的符号,似符似篆。但是,这些符号张横根本认不出来,它们既不是古苗的文字,也不是这一带土着蛮族的蛮文,好象是属于另一种文明。就算王一鸣老祖记忆中,也没有见识过类似如此的文字或符号。

    那么,这样一座奇异的金字塔,怎么会出现在苗神殿地底,它究竟又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无数疑问在张横心头如同是煮沸了的米粥一样,汩汩地冒着泡,但一时却那里有什么答案?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:自己竟然进入了这里,此处又是什么所在,血梦泪到底在何处?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