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77章 太阳星
    面对出现在地宫中的金字塔,张横毫无头绪,只能细细地观察着,想从中看出点端倪。

    “这些符篆图案好奇怪!”

    渐渐的,张横的神情更加的凝重,他终于看出金字塔表面,那如符如篆的图案,有着无比怪异的地方。

    雕刻有两种手法,一为阴刻,一为阳刻。阴刻的手法就是所刻的图案或文字,都是深深地陷入表面。阳刻却正好相反,所呈现的文字或图案,是突出表面。

    这座金字塔上所刻的奇异纹路,全部是阴刻。而且,张横竟然发现,这些阴刻的图案,似乎全部贯通。

    就以张横现在所看到的一面来说,整个表面的图案,仿佛是一笔呵成,纹路与纹路间彼此沟通,看起来实在是怪异之极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凑近了金字塔,张横的嗅觉中,嗅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。好象这些金字塔的表面纹路,曾经被某种动物的鲜血浸透过。

    “难道?”

    张横的心头猛地一震,陡然似是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微一沉吟,张横沿着金字塔的地基,向后面转去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当身形转到金字塔的后面,张横浑身剧震,神情也急剧地变化起来:“这么多毒虫毒物的尸骨,这得要多少数量的毒物,才能堆积成这样的规模?”

    张横真的被震憾了。此时此刻,出现在眼前的情形,确实是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只见,连绵堆积如山的各种毒虫毒物的尸骨残骸,堆积成了几座小山,数量之恐怖,根本难以计数。

    细细看去,骨骸中有蛇蟒的森森白骨,也有巨型蜘蛛,蜈蚣以及蝎子和各种叫不出名字的毒物的断肢甲壳,一层压一层,也不知下面到底有多少层。

    这些毒物的遗骸有的看起来已然风化,显然是不知多少年前的残骨,也有的却十分的新鲜,似乎还是最近才被丢弃在这里。

    不过,所有的毒虫毒物的残骸,都有一个特点,那就是只剩下了甲壳或骨头,身上的血肉已然全部消失。

    “莫非苗王这些年,向各寨各洞征收的数量恐怖的毒虫毒物,就是全部用在了此处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,心中很是震动。

    他可没忘了,石世敬他们曾经说过,苗王自夺位以来,这数十年里,一直在向九寨十八洞的首领,每年强征无数的毒物,以至于弄得各寨各洞怨声哉道。

    张横一直想不通,苗王为什么要征收数量恐怖的毒物。此刻,看到这座金字塔背后的毒物遗骸,却似乎是明白了那些毒物的去处。

    可是,另一个疑问又浮上了心头:“如此数以亿万计的毒物,苗王用于此处。那么,他的目的何在?而这些毒物与这座金字塔,又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心中疑虑重重,张横的目光望向了金字塔后方。举目一望,神情又是陡然一滞。

    金字塔的后方,有一处石阶,可以直接通往金字塔上方,因为角度的关系,张横只能看到石阶的部分,却看不到金字塔顶部的样子。

    望望四周,并没有觉察这片山野有什么可去之处。似乎这里的所有秘密,就全在眼前的这座金字塔中。

    微一沉吟,张横也不再迟疑,拾阶向金字塔的上面走去。

    一路小心翼翼,却并无发现什么不妥,石阶上也没有布置任何的机关阵势,只是一会儿功夫,张横就踏上了金字塔的塔顶。

    但是,当他的身形刚出现在金字塔上方,举目四望,看到金字塔塔顶的情况,他整个人顿时僵在了当场,嘴也刹那张成了蛤蟆:“神啊,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整个金字塔的顶部,是一个方圆有近百平米的正方形。不过,这里却被砌成了一个池。此时此刻,这一正方形的池中,满满的是一池血水。各种毒虫毒物的尸骸,就浮在血水池中,情形实在是诡异之极,恐怖之极。

    并不仅如此,张横凝目一望,心头的震动更是无以复加。他可以清晰地看到,血水池中的那些毒虫毒物,正在被血水所侵蚀,它们身上的血肉,就丝丝地化为血浆,溶入血水池里。许多毒物只剩下了一半的血肉还残留在身上,更多的却已是化为了森森的白骨和残破的甲壳。

    “原来那些毒虫毒物,都是被这座金字塔的血水池给炼化了。”

    刹那的愣怔,张横陡地醒悟了过来,神情也变得震憾无比。

    他做梦也没有想到,这座金字塔的顶部,竟然会有这样的一个血水池,在不断地炼化数以亿万计的毒虫毒物,吸取它们的血肉。

    怪不得苗神殿的地底,会有一股血气散逸出来,也怪不得这片空间,连雾气都是血色的,原来都是因为这个血水池的存在。

    心中震惊,张横却也恍然了,明白了先前一直无法理解的血气产生的原因。

    而一个更大的疑问,也充塞了张横的心神:这座金字塔究竟是用来干什么?为什么在它的顶部,有这样一个血水池?那么多毒物的血肉被溶化后,拿来何用?

    “难道?”

    张横心头猛地一震,他突然想到了先前看到的金字塔表面上那些相互贯通的图案,以及在那些图案上嗅到的浓浓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“看来,这座金字塔里,一定有什么诡异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一凝,心中浮起了这样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暗自思忖,天巫之眼的真实视野已然开启,细细地洞察起了四周,他想看看,这座金字塔,到底还隐藏着什么秘密?

    陡地,张横的眼眸一凝,目光落在了金字塔顶部的一个角落里。那里有一块看起来象是青石板一样的石板,上面密密麻麻地绘制了复杂的线条。在石板的中央处,却有一枚鹅蛋大小的晶体,如同是太阳一样闪烁着光芒。

    让张横惊奇的是:石板上的所有线条,都似乎在围绕着那枚晶体在旋转,看起来神奇之极。

    “太阳星图,看来要解开这座金字塔的秘密,就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不禁一亮,他一眼就看了出来,石板上所绘的奇异图案,正是一幅太阳星图。

    这也是一种上古的阵图,与先前在湖泊八角凉亭中看到的八极天合阵一样。只要解开了这幅太阳星图,那就能开启这座金字塔。

    一念及此,张横那里还会犹豫,立刻几步跨到了石板面前,蹲下了身来,细细地研究起了面前的图案。

    进入了苗神殿的地宫,血梦泪却不知被囚在何处。眼前出现的这座诡异的金字塔,是如今张横唯一的线索。不管怎么说,张横都要开启它去查看一下。说不定血梦泪就是被苗王囚禁于此。

    石板上的图案无比的复杂,每一根线条都似乎是活的,在不断地旋转缭绕,看得让人头晕眼花。

    但是,在张横真实之眼的视野里,却能抽茧剥丝,在这眼花缭乱的线条中,寻找到根本。

    渐渐地,张横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欣然的神色:“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张横指尖猛地闪起了一点星芒,狠狠地点在了一根线条的节点上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刹那,石板中心的那枚晶体,猛地爆起了耀眼的光芒,整块石板上的图案,也骤然如同是走马灯般变幻起来。

    下一刻,隆隆的异响响彻,整座金字塔剧烈地震动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金字塔顶部的那个血水池,突然向旁移了一个位置,顶部的地方,出现了一个石洞。

    “就在这里了!”

    张横脸现喜色,他可以看到,石洞下有石阶,蜿蜒而下,直通金字塔的内部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自己已然打开了通往金字塔的通道。

    龙突泉,此时此刻气氛却是无比的紧张。

    一队近千人的苗王亲卫队,已把龙突泉附近围得水泄不通,这一片地方,已成为了禁地。

    开玩笑,苗王亲临,护卫自然会无比的严密。更何况,这次苗王来此,似乎是发现了龙突泉有什么异宝。所有的护卫更是不敢稍有怠慢,生怕这个时候会有什么不长眼的家伙闯进来,惊扰了苗王。

    龙突泉边,苗王谢卫兵已突破了那层无形的屏障,来到了滚滚沸腾的龙突泉前。他的目光死死地瞪着泉眼,脸上的神情急剧地变化着。

    他已偿试了好几种方法,想进入龙突泉的泉眼。但是,泉眼内有一股强大的力量,把他几次都逼了出来,甚至还受了点轻伤。这让谢卫兵又惊又奇。他已感觉到,这泉眼里,确实是有一件威力强大的宝物。

    “看来,不使点手段,还真以为本王无可奈何了。”

    谢卫兵冷笑,陡地手指一点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空间振荡,血光暴逸,一座巨大的皇座虚影,猛然从谢卫兵的身后现出形来。

    刹那,一股扑天盖地的威压,也轰然高涨,向着龙突泉的泉眼,轰隆隆地压下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沸腾的泉水如同是被一只无形的巨手所搅动,刹那旋转如沸,泉眼中心处那柱光住,也陡然变得扭曲变形,光柱中的无数幻像,也骤然炸了开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法老王座,万物臣服。”

    谢卫兵疯狂地大笑:“这宝贝是本王的了,哈哈哈!”

    随着皇座的出现,龙突泉内的阵势正在不断地瓦解,谢卫兵已感应到了泉眼深处那件宝物散发的气息。他心中大喜,以为下面的宝物,唾手可得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这个时候,谢卫兵陡然身形剧震,脸色也刹那变得震惊无比:“不好,金字塔被人打开了,有贼子趁本王不在,潜入了里面。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