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78章 木乃伊
    苗王殿地下秘宫的金字塔,是谢卫兵这数十年来精心布置。甚至为此,还每年向各寨各洞的首领,征收数量恐怖的毒物。

    之所以化费如此大的精力,那自然是因为金字塔内,有着一件对于他来说,无比重要的东西。因此,在金字塔中,他留下了一缕意念烙印。无论是什么人,只要打开了进入金字塔的通道,他就必然可以感应到。

    此刻,意念烙印陡然有了异动,这让谢卫兵心头大震。他立刻意识到,有人潜入了地下秘宫,开启了金字塔。

    “啊呀,本王上当了。”

    刹那的震惊,谢卫兵猛地醒悟了过来:“那来如此巧合之事,龙突泉这边有异宝现世,那边就有人潜入秘宫。”

    谢卫兵终于回过神来了,已明白龙突泉的事,极有可能是对方克意挖好的陷井,就等自己来跳。

    “姓张的,该死。”

    谢卫兵气的哇哇怪叫,他也立刻想到,这一切必然是暗中的那位新巫神张横所为。他的脸上闪过了一抹凶厉之色,神情中却露出了一丝冷笑:“嘿嘿,姓张的,你这叫聪明反被聪明误。本王倒是要看看,你敢进本王的金字塔,还有没有命能出来。”

    地宫下的金字塔,绝不是囚禁血梦泪的所在,而是苗王谢卫兵这么多年来不惜血本,蕴育的一件大杀器。张横误打误撞进入里面,谢卫兵可不以为,张横还有命能出来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谢卫兵却也不敢迟疑,龙突泉里的异宝也暂时不取了,身形一闪,刹那消失在了原地,向苗神殿急奔而去。

    虽然对金字塔内的东西充满了信心,但谢卫兵仍是有些不放心,所以要亲自回去坐镇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地下秘宫里,张横站在金字塔的顶上,细细地洞察着刚显现出来的洞口,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。

    洞口打开,丝丝的血气蒸腾而出,一股极度凶厉,极度恐怖的气息,刹那弥漫开来,让张横的心神轰然剧震,竟然有了一种心神震颤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这下面到底会有什么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眯成了一条缝,心念电转。

    从洞底散发的气息,似乎金字塔内隐藏着什么无比可怕的东西。甚至连灵犀也再次缩了回来,不敢探入其中。这让张横心头大凛。

    要知道,灵犀如今已是力量进阶,几乎已是堪比三品后期的强者。那么,能让灵犀都感觉害怕的存在,下面到底会是如何恐怖的玩意?

    微一沉吟,张横的脸上却是现出了一抹绝决。洞口都已打开,自然没有半途而退之理。以张横现在达到四品的力量,自许还是有自保的手段,更何况还有瞬间挪移的救命招数。

    所以,不管下面有什么。张横都准备下去看看。他也想弄明白,苗王在地下秘宫中,弄出这样一座金字塔,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张横踏步进入了洞口的石阶。

    进入下方,血气更浓,闻之欲呕,气温也象是突然下降了数十度,一种冰寒刺骨的感觉,刹那侵蚀了全身。

    张横的全身闪起了淡淡的星光,不得不以天星之力护住了身体,一步一步地踏着石阶,向下走去。

    石阶并不长,也就十几米,转过一个弯,眼前豁然开朗,整个金字塔的内部空间,已呈现在了张横眼前。

    “这是!”

    张横的身形一滞,望着下面的情形,整个人却是呆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金字塔在世界也是闻名,是埃岛法老的坟墓。张横虽然没有看到过它在玄门秘闻中有所记载。但是,在平时浏览网络的时候,也曾看到过不少关于金字塔的报导。甚至还看到过挖掘金字塔的一些视颦资料。对金字塔内部的结构,也算是有所了解。

    然而,眼前的金字塔却完全不象网络中搜到的资料那样,里面的情形实在是太诡异了。

    举目望去,这片空间呈现一个尖锥的形状,上方小,下面大,下方最宽的地方,足足有近千平米。空间的四壁,镶嵌了一枚枚发射着幽幽蓝光的晶体,如同是满天的繁星,把整个金字塔的内部,照得一片蓝汪汪的诡绝,看起来很是阴森恐怖。

    而让张横心中一凛的是:金字塔内部的四壁,依然象它外面的表面那样,刻满了如符如篆的图案。也依旧全部是阴刻,相互贯通,形成了一幅复杂无比的影像。

    只是,现在这些阴刻的符篆图案中,正有汩汩的血水,从上方渗透下来,沿着相互贯通的阴刻轨迹,正向下方流去。空气中弥漫的浓重血腥味,就是来自这里。

    “上面血水池里的血水,果然都渗到这里来了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一凝,更加仔细地观察起了四周。他可不以为,苗王每年征收了数量恐怖的毒物,在金字塔顶部血水池中,炼化了它们的血肉,溶为血将,是闲着没事玩恶心。这样诡异的布置,必然有着它特殊的用途。

    目光顺着四壁血水流下的阴刻向下,这才发现,下面近千平米的地面上,也密密麻麻地刻满了同样的阴刻符篆。所有流下的血水,都汇集到了地面上阴刻的沟痕里,汇向了中央的地方,最后全部隐没入了地底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只是,这近千平米的空间,空荡荡的,除了地面上这些诡异的阴刻符篆外,别无他物。

    “难道秘密在地下?”

    张横眉毛陡地一挑,猛然意识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然而,石阶就此凭空消失,此刻张横所站的地方,离下面的地面还有数十丈距离。并且,往下再没有可以通往下方的任何攀蹬物。

    如果仅是数十丈的高度,张横可以轻易地跳下去。但是,这片空间密密麻麻地刻满了那诡异的阴刻符篆,几乎没有任何可以落脚之处。张横可不敢随便就这么跳下去,他对这些阴刻一无所知。若是碰触了它们,是不是会引起什么异变。

    心念电转,张横猛地似是想到了什么,手一翻,一枚玉佩已握在了掌心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一点星光闪过,张横已是把手中的玉佩,掷向了下面,朝着中央血水消失的地方,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玉佩刹那落地,准确地落在了最中心的地方。与地面相撞,怦地一声碎成了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正是时,整个地面上复杂的阴刻,猛然象是活了过来,刹那间爆起了耀眼的血光。与此同时,流淌在阴刻沟痕内的血水,也仿佛是瞬息间沸腾了,汹汹的血气,如煮如沸,蒸腾起了漫天的血雾。

    隆隆隆!

    整座金字塔象是发生了地震,在这一刻突然震动起来,下面的地面,也发出了隆隆的异响。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张横的眼眸一凝,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。抛出玉佩,就是想试探下面的变化。可是,他仍然没想到,反应竟然如此的剧烈。

    更让张横心头暗凛的是:此时此刻,被玉佩砸中的中央地面,正在缓缓地向旁边移动,似乎又有什么机关正在开启。

    咔嚓嚓!

    终于,平滑向一边的地面,猛地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异响,原本中央的地方,现出了一个方圆有数丈的地洞,一团氲氲的血光,也从地洞中升腾而起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就在张横举目凝望,想洞察新出现的地洞中,会有什么的时候。突然,又是一阵咔喇喇的闷响从地底传来,那个地洞的下面,似乎有什么东西,已缓缓地升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水晶棺,竟然是一具水晶棺!”

    终于,地洞里的东西升到了地面,一具巨大的水晶棺,呈现在了张横的眼前。张横的身形一震,脸色变得怪异无比。

    “难道?”

    张横目光一凝,不由自主地细细打量起了那具水晶棺,神情却是越来越凛然。

    整具水晶棺的式样,与古代的棺木相仿,一头大,一头小。整体晶莹透彻,奕奕闪光,显然雕刻这具水晶棺的材料,乃是极其上品的古晶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水晶棺的表面,隐隐的流转着无数奇异的血色符篆,把整具晶棺染得一片血色的妖异,看起来透着难以喻意的邪气。

    目光透过水晶棺,张横的身形又是一震。他看到了水晶棺里,躺着一具尸体。只是,这具尸体脸上戴着一个黄金的面具,看不出它的面目。

    “木乃伊,难道这是埃岛的木乃伊!”

    细细地观察着水晶棺里的那具尸体,张横暗自咕噜了一句。

    尸体脸戴黄金面具,身上所穿的服饰却非常的怪异,一件金色的长袍,头上还有一顶蛇形的高冠。从它的打扮来看,不象华夏任何时代的装束,倒象是张横从网络上,曾经看到过埃岛金字塔里安葬的法老木乃伊。

    而且,张横敏锐地洞察到,这具尸体金色长袍下的尸身,果然被麻布给紧紧地缠裹着,就象是一个人形粽子。

    这与网络上流传的木乃伊何其相似?

    金字塔,木乃伊!张横突然有种错觉,感觉上自己不象是在苗神殿地底秘宫,而是进入了埃岛法老的金字塔坟墓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为什么苗王的地宫下,金字塔里放的就是一具木乃伊?”

    张横神情急剧地变化着,心念电转。但是,还没等他转过念来,突然,水晶棺轰然一震,一团血气猛地蒸腾而起,异变陡生。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