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79章 诅咒
    嗡!

    躺在水晶棺中的那具木乃伊,黄金面具上那两个空洞的眼眶里,陡地爆起了血芒,如同是两道血色的闪电,猛地凝注到了张横身上。

    刹那,空间振荡,血气暴舞。整个空间象是突然凝滞了,张横浑身剧震,脸色变得骇然无比:“这,这是四品顶峰强者,才可以达到的域!”

    张横确实是被震憾了,木乃伊眼眶中射出的血色光柱,让他整个人猛地僵化了,就仿佛是四周有无数座万钧巨岳,朝着自己轰然压来,让张横再也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甚至张横原本早就准备好的瞬间挪移,也在这一刻完全失效,根本无法从这里挪移出去。

    张横大骇,能让神通失效的力量,那完全是超越了他现在的境界。根据从王一鸣老祖曾经修练的经验中,只有达到了四品顶峰的绝世强者,才可以让一片空间成为领域。在领域中,操控者就是这一领域内的神。

    张横怎么也没想到,这具躺在水晶棺中的木乃伊,竟然如此的可怕,已然能产生域的力量。

    心中惊骇,张横却那里肯就此束手,心念一动,想驱动镇海印,借助王一鸣老祖的神魂力量,来抗衡身周这股恐怖的威压。

    但是,心念一动,镇海印竟然在心神中一阵哀呜,却并没有现出形来,甚至与王一鸣老祖的联系,在此刻也变得无比的阻涩,根本不象以前那样能随心所欲。

    这下,张横是真的被惊得目瞪口呆。在这具木乃伊的域内,竟然连意念都受到了影响。如此可怕的情形,还是自张横出道以来,从所未曾遇到。

    “九阴神鼓!”

    张横猛地咬破了舌尖,一口精血喷了出来,竭尽所有的神魂之力,敲响了江山社稷图中的九阴神鼓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一声仿佛是来自元古的沉闷鼓声响彻,以张横为中心,一圈圈血色的波纹,刹那弥漫开来,朝着地面那具水晶棺轰然涌去。

    嗤嗤嗤!

    异响骤急,血光狂闪,水晶棺上那流转的奇异符篆,猛地暴起了冲天的血光。但是,躺在水晶棺中的那具木乃伊,好象是丝毫没有受到影响,黄金面具上眼眶中的两柱血光,不仅没有减弱,反尔变得更加的炽烈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这东西难道真的只是一具尸体,没有神魂?”

    张横骇然惊魂,脸色已是变得难看无比。

    九阴神鼓为万邪之尊,它产生的鼓声,可以震摄任何邪祟的邪念,对神魂有着极其可怕的攻击力。

    但是,在敲响九阴神鼓的鼓声后,这具木乃伊竟然不受影响。这只能有一个解释,它就是一具没有神魂的尸体,并不存在神魂。所以,可以不受九阴神鼓波及。

    可是,这怎么可能,没有神魂的尸体,又怎么能产生域的力量,这已是完全违背了玄学界的常识。这回张横的震骇已然是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“哈哈,姓张的,想不到你身上的宝贝还真不少。”

    苗神宫中,此刻苗王谢卫兵已回到了正殿。在他的面前,一座白玉屏风上,光芒闪烁,发生在地底秘宫金字塔内的情形,纤毫毕现地展映在了上面。

    望着白玉屏风上出现的影像,谢卫兵疯狂地大笑起来:“哈哈,只可惜你遇到的是本王精心蕴育的埃岛法老王的木乃伊,这可是本王将来掌控天下玄门的倚仗。岂是你区区一名四品初期的小子可以对付。哈哈哈!”

    谢卫兵狂笑不以。他之所以四十八年窝居在古苗,当年更是化尽心思,夺得苗王之位,就是为了蕴育这头他得自埃岛的法老王木乃伊。

    经过这么多年用各种毒物的精血滋养,法老王的木乃伊,早已力量达到了四品的顶峰,只差最后一步,就可以让它苏醒,从此走出金字塔,跟随着他横扫天下玄门。

    此刻,见到张横在金字塔中,遭到法老王木乃伊的攻击,谢卫兵精神大振。说实话,虽然蕴育法老王木乃伊这么多年,他也清楚这具木乃伊的力量已无比的恐怖。但是,它到底能发挥出多少的力量,连谢卫兵自己都难以渡测。

    现在,有张横这位达到四品初期的超级强者来做试验,正好让他真切地感受这具法老王木乃伊真正的实力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,谢卫兵的眼眸变得无比的炽烈,目光死死地瞪在白玉屏风上。他倒要看看,张横这位新巫神,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。

    “拼了!”

    眼见九阴神鼓无效,张横心中惊骇之极。他陡地一咬牙,神情中现出了一抹狰狞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张横的眉心,猛然爆起了一点银色的星点,刹那间笼罩住了他的全身。下一刻,他浑身散发出了耀眼的银光,整个人也仿佛是神灵降世,突然间多了一股凛凛的神威。

    在这危急时刻,张横什么也顾不得了,已是把所有压箱底的手段,使了出来,驱动了从蛮族神之赐福中得到的那缕神的力量。

    这已是张横最后保命的底牌,面对无比可怕的木乃伊,他不得不搏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银光爆耀,大地震动,金字塔内部好象是突然升起了一轮小太阳。一股极度恐怖,极度庞大的神威,汹涌澎湃,朝着水晶棺中的木乃伊轰隆隆地倾泄而去。

    咔喇喇,咔喇喇!

    银光到处,水晶棺的表面,猛然现出了一阵龟裂,这具古晶铸造的水晶棺,竟然无法承受这股神威,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痕。

    刹那,汹汹的银辉,已冲入水晶棺内,眨眼间就包裹住了木乃伊。

    嗤啦,嗤啦!

    一阵如同是酸碱相泼的刺耳异响响起,木乃伊全身蒸腾起了滚滚的黑烟,它的身体好象在银辉的炙烤下,正在丝丝的被焚炼。空气中也刹那弥漫了一股烤肉的味道。

    嘎嘎嘎!

    猛地,木乃伊的口中,突然发出了一阵如同夜枭般的尖锐啸声,整个身体也诡异的抽搐起来。

    怦!

    一直平躺在水晶棺里的木乃伊,猛地坐了起来,全身暴起了一团极度耀眼的血光,无数奇异的符号也刹那如同是走马灯般,在它身周缭绕旋舞,眨眼间便形成了一个血色的茧状物,把它笼罩在了其中。

    嗤啦嗤啦异响更甚,包裹它全身的银辉,与血色的诡异符号相互交溶,竟然在迅速地消亡。

    “这鬼东西竟然可以消弥神之赐福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张横的嘴已张成了蛤蟆,完全被眼前看到的这幕情形给震呆了,脑袋瓜子也是嗡然作响,一时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。

    一具可以与神之赐福所赐予的力量抗衡的木乃伊,这完全出乎了张横的想象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终于,银光与血光相互交溶,转眼间便轰然炸散。光线一暗,一切恢复到了原先的模样。

    但是,张横已是骇然惊魂,整个人僵化在了当场。此时此刻,他已然是手段用尽,可以说是黔驴技穷。

    可是,眼前水晶棺里的木乃伊,好象除了水晶棺出现密密麻麻的裂痕外,根本没什么多大的变化。一定要说有,也仅是它身上的那件金色长袍,出现了无数的焦痕。

    张横用尽了底牌,竟然仍是奈何不了这东西。

    嗡嗡嗡!

    正是时,坐在水晶棺里的木乃伊,黄金面具的眼眶中,两柱血色的光柱轰然暴涨,一股无可匹敌的威压,已然凝固了整个空间。

    血光中,一个奇异的符号,缓缓地生成,朝着张横的眉心缓缓地飞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打扰法老王的安息,你会受到法老王的诅咒!”

    一个带着苍老的声音,猛然响彻在了张横的神魂中,却如同是轰鸣的惊雷,炸得张横心神狂颤,一口鲜血也忍不住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这个时候,血光中凝化的那个符号,已飞临张横的面前,朝着张横眉心缓缓印来。

    张横惊骇之极,目眦欲裂。可是,他现在浑身难以动弹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个妖异的符号,缓缓地映在了自己的眉心上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张横浑身剧震,脑海嗡然作响,意识也在这一刻猛地出现了一片浑沌。接下来,他已轰然摔落,从上方的石阶,摔向了金字塔的地面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新巫神,这就是那些愚蠢的古苗族人信仰的巫神转世之体!”

    苗王宫内,苗王谢卫兵目光一眨不眨地瞪着白玉屏风上的影像,脸上露出了疯狂的神色。

    此刻,在白玉屏风上,出现了一幕无比诡绝的情形。只见,从石阶上摔落地面的张横,眉心陡然闪烁起了血光。渐渐的一层毛绒绒的红色细毛,就从张横的全身长了出来。

    只是眨眼的功夫,张横全身就被那恐怖的红色细毛所覆盖,看起来就象是长了一身的红毛,成了一只红毛猴子。

    仔细看去,张横身体的肌肉,正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,迅速地萎缩。转眼之间,他就只剩下了一层皮包骨头,形如一具僵尸。

    当然,全身覆盖了红毛的僵尸,这可不是普通的僵尸,张横已成了一具可怕的红毛僵。

    并没有结束!

    坐在水晶棺中的木乃伊,猛地张开了嘴来,黑洞洞的嘴刹那如同是一个旋涡,把摔落在地的张横,陡地吸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,法老王的诅咒。这就是法老王的诅咒。”

    谢卫兵狂笑,神情兴奋之极:“姓张的,就算你有通天的本领,这回也要你成为本王所蕴育的法老王的养料,哈哈哈!”乡村小神棍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